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30):襄王有意神女無心  
   
尾聲(二)晴陸漫漫(30):襄王有意神女無心

"莫總,您好像很喜歡那個景姐啊?"

"嗯."

"……"

面對吳與生八卦的問話,他們家莫大少爺以非常淡定且從容的態度,誠實的在第一時間,面無表的給予了肯定的回答.

毫不掩飾,毫不矯.

直白的好男人!

"那需要我為您做些什麼嗎?"

吳與生恭敬地問莫里爾.

莫里爾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不需要."

"好的."

吳與生折回了頭去.

陪著莫里爾在車里耐心的等候著.

……………………………………………………………………………………………………

不消一刻鍾的時間,就見一群市民慌慌張張張的從樓盤里魚貫而出.

車內,吳與生警覺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架,提醒莫里爾,"莫總,里面好像出事了."

"看見了."

莫里爾淡淡的應了一聲,"領人下去看看!"

"是!"

吳與生著就推開車門,下了車去.

莫里爾依舊坐在車內,微低頭,從容的翻閱著IPAD里面,關于這棟樓盤的資料.

樓盤內,向晴煩躁得真想爆粗口了.

還真是驗證了'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這句話!

本來是偷※拍得好好的,可她秦瀝瀝居然一不心就把針孔攝相機掉落在了賭桌上.

這一掉,還得了!

他們一干人登時被賭民和那幾個區干部圍得水泄不通.

"誰讓你們來拍的??"

其中一名區干部囂張的走上前來,質問向晴.

"你們區的市民!!"

向晴梗著脖子回答,"領導組織市民聚眾賭博,全區的人,基本都不出去工作了,嚴重影響了他們的生活和起居!你們作為領導班子就不自省的嗎?"

那區干部冷冷一笑,"把你們的記者證拿出來看看!誰知道你們是真是假."

向晴猶豫了好幾秒.

秦瀝瀝摸著自己的實習記者證,正要交出去的時候,被向晴一把給制止了,"你瘋了吧!"

"干嘛呀!不就看個證,他能把咱們怎麼著?"

秦瀝瀝有些惱了.

"給我收起來!!"

向晴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這丫頭還真是不知外頭的凶險,這證亮出來,名字和公司全都有了,完了人家鬧事尋仇找上※門去,到時候怎麼死的還不知道.

秦瀝瀝被向晴這麼一喝,還當真嚇得又收回了包里來,把自己的證件捂得緊緊地了.

那區干部笑了起來,臉上的肥肉都要擠成山了,"假的是吧?!既然是假的,那就把剛剛拍的那些東西全部給我刪了!!今兒要不刪了,就休想踏出這張門半步!!把他們的器材都給我砸了!!"

該死的——

話音一落,就見一群暴民朝他們湧了過來,不由分的就去搶他們手中的攝影器材.

要知道,對于一名記者而,攝影器材就是他們的生命和信仰.

再者,實在的,這器材可老貴了,隨便砸壞一個,也能讓他們陪得傾家蕩產啊!尤其是向晴懷里這個,貴得要命!!

向晴死死地將器材護在自己懷里,大聲沖其他同事們喊著,"把素材都護好了,不能就這麼隨隨便便被刪了!!"

"不把東西交出來是吧!那就給我打!!"

區干部吆喝了一聲,緊跟著,幾個拳頭就朝向晴砸了過來.

而其他同事自是好不到哪里去.

秦瀝瀝在那頭痛得直掉眼淚,"我交,我交——"

她著,就把手里的內存卡交給了滿臉橫肉的區干部.

拿到內存卡後,被他一腳就給踩得粉碎,完了又朝向晴走了去,正揚手要揍向晴的時候,卻忽的,被一只大手死死扣住.

"他媽誰啊!!是不是想一起挨揍啊??"

區干部罵罵咧咧著,回頭去看,下一瞬,登時噤了聲.

不,准確來,是樓里所有的人,都同時靜了音.

因為……

此時此刻,正有一把冰冷的手槍,抵在了區干部的頭顱上.

而執槍的人,正是吳與生.

吳與生冷涼一笑,"再動,崩了你的腦袋!!連我們老大的女人都敢打,簡直活膩了!!"

老大的女人??

向晴狐疑的覷著跟前這個男人……

總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見過!

"吳先生??"

好幾秒後,向晴總算是想了起來.

吳與生,莫里爾的貼身特助.

向晴摸了一把犯疼的臉頰,見到吳與生登時有種見了親人般的親切感,"你怎麼來了?"

吳與生收了手里的槍支,恭敬地朝向晴來了個半鞠躬,"景姐,不光我來了,莫總也來了!"

話音才一落下,就見一排排黑衣人一臉沉靜肅殺的從外面井然有序的走了進來,分開在兩側而立,將樓里所有的人,圍得水泄不通.

一抹身著華服正裝的俊美男人,從外面沉步走了進來.

他身材修長,挺拔如松,氣質沉斂淡然,卻極具王者氣息,只需站在那里,不語,就能讓人為之膽寒.

在場所有的人,都被這個男人的氣質給震懾住了.

那領頭的區干部已經滿頭冷汗.

顯然,他們這回惹上了大人物!!

而這幾名記者,包括向晴和秦瀝瀝,對于莫里爾的出現,都有些看呆了.

他們是見過莫里爾的,在報紙和雜志上!

這個傳奇的人物,總能輕而易舉的霸占頭版頭條.

他緩步朝向晴走近.

"你怎麼來了?"

向晴有些動容.

每次她況緊急的時候,這個男人總會像《美少女戰士》里的夜禮服假面一般,從天而降,解救她于危難之中.

莫里爾沒有回答向晴的問話,伸手,摸了摸她挨了打的臉頰,問她,"誰打的?"

向晴猶豫了一下,指了指一旁揍她的那個區干部.

那人驀地一哆嗦,否認道,"我沒有打你!!不是我打的!你別汙蔑我!!"

莫里爾冷冷的掃了那人一眼,問他,"哪只的?"

"我沒有!!"

他打著抖繼續否認.

莫里爾微微皺了皺眉,給吳與生遞了個眼神過去.

吳與生領命,"砰——""砰——"兩道槍聲,直接打在了那區干部的左右手臂上,登時鮮血四濺,疼得他一聲慘叫,而樓里其他的人更是嚇得抱頭倉皇的躲閃.

向晴的臉色也驀地一白.

她倒沒叫.

槍戰的場面,在太子酒店見得似乎也不少了!

旁邊,秦瀝瀝直接給嚇哭了.

"走吧!"

莫里爾攬過向晴,就要走.

"他們怎麼辦?"

向晴不甘心就這麼走了.

"警※察很快就到了."

"你報警啦?"

向晴詫異.

這個男人不是號稱頭號教父嗎?居然會報警?!

"剛剛那兩道沒消音的槍聲,不就是警報嗎?"

"……"

莫先生,您這招報警的手法,還真是有夠狠的!

不得不服啊!

"走了."

莫里爾霸道的攬住向晴的細※腰就往外走.

秦瀝瀝怔怔的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手機悄無聲息的拿出來,對著他們"咔咔"拍了一連串的照片.

…………………………

樓盤外,莫里爾的車前.

對于剛剛樓上發生的事,向晴還心有余悸.

端著攝相機看一眼剛剛錄下來的素材,還好,都在.

她長舒了口氣,沖莫里爾笑笑,道謝,"剛剛的事,謝謝你,要是沒有你的話,今天的素材就真的一定保不住了."

"上車."

莫里爾要求.

"不用了!"

向晴忙搖頭拒絕,"我還得隨同事回公司一趟,把資料整理整理才行."

向晴指了指候在不遠處的同事.

"景姐上車吧!莫總會送您回公司的."

吳與生忙替向晴打開了後座的車門,熱的邀請著她.

莫里爾不語,只是深切的看著她.

向晴實在有些不好意思拒絕了,"那好吧,你等等我,我跟同事交代一下."

她完,轉身就往秦瀝瀝那邊去了.

"你們先回吧,我跟莫先生走."

秦瀝瀝拉著向晴的手,還心有余悸,"向晴姐,你跟她走,沒事吧?"

顯然,她對剛剛那兩槍徹底給嚇住了.

"沒事,你們走吧!"

"嗯,嗯,那你自己心點."

秦瀝瀝叮囑她.

"我知道."

向晴送走了他們,這才折回了莫里爾的車邊來.

莫里爾已經坐進了車內候著她.

吳與生恭敬地招呼著向晴上車.

"謝謝."

向晴道謝,坐上了車去.

車,一路往向晴的公司駛去.

"你們怎麼會在這里啊?"

向晴覺得自己的運氣實屬太好.

"恰好經過."

莫里爾看了看她挨了打的臉蛋,還好,沒有腫.

皺眉,不悅道,"以後誰敢打你,就給本少爺打回去!敢還手,一槍斃了他,出了事,本少爺替你擔著!"

"……"

向晴微微仰目看他.

試圖在他溫淡的面孔上,尋出一絲玩笑來.

但顯然,他是認真的!

其實這種話,每個女人,聞都會心動的.

向晴亦不例外.

但是……

"咱們在一個有法制的國家里,總不能隨隨便便喊打喊殺吧?"

向晴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很輕,頭皮有些發麻.

畢竟,跟黑※道老大討論法制,就像跟※三討論倫理道德,跟蒼蠅討論吃不吃※屎的問題一樣,結果,都是讓人惡心!

"剛剛那群人眼里有法制嗎?"

莫里爾淡淡的問向晴.

"……沒有."

向晴搖頭,緊跟著又忙補充了一句,"可他們還是跟你們不一樣!"

莫里爾眯緊了深眸,看她.

"他們至少心里還是畏懼法律的,可你們……囂張到根本不把法律放眼里……"

向晴後面的話,得很輕,聲音低如蚊蚋,幾乎只有自己能聽到了.

不過,她得卻是大實話.

話音落下,莫里爾還沒什麼表現,前座的吳與生就率先笑了出來.

向晴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

自己剛剛的話,有笑點嗎?

向晴覺得他們每一個人的笑點都特別奇怪.

"笑什麼?"

莫里爾淡幽幽的問了吳與生一句.

吳與生咳嗽一聲,忙坐直了身子,如實道,"只是覺得景姐的話,得對極了!"

"是嗎?"

莫里爾掀了掀唇,"既然如此,與生,剛剛那兩槍,待會別忘了去警局自首."

"……"

"噗——"

向晴沒忍住,在一旁捂著嘴笑出了聲來.

吳與生臉都白了,干笑兩聲,"莫總,開玩笑的吧?"

"兩個月後,我會親自去監獄接你!"

莫里爾皮笑肉不笑.

向晴抿著嘴,幸災樂禍的看著吳與生.

吳與生有些急了,"景姐,你幫我跟莫總好話吧!我可不要進號子里去,那地兒可真不是人呆的."

"不想去你還拿槍指著人家!用槍聲報警,明明就是在挑釁警※察嘛!該進!!"

向晴故意落井下石.

吳與生都要哭了,"咱還不是為了給你報仇嘛!!你可千萬不能見死不救啊!!"

向晴看著他這可憐模樣,忍不住笑起來,"就算我願意給你好話,也改變不了莫先生的主意啊!"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呢?"

吳與生可憐巴巴的請求著.

兩個人你一我一語的,完全把在坐的莫總當成了透明.

向晴實在被吳與生央得無奈了,只好委身替他向莫里爾求饒,"莫先生,要不……您再考慮考慮?"

"磨人的妖精……"

驀地,就聽得莫里爾低著頭,兀自呢喃了一句驚世駭俗的話.

"什麼??"

向晴幾乎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話.

磨……磨人的妖精?她?還是他吳與生啊?!

向晴囧了.

徹底被可愛的莫大少爺雷得外焦里嫩了.

而吳與生更是像見到了火星撞地球般的神奇景觀似地,一張嘴張得比鴨蛋還大.

磨人的妖精……

呵呵,還磨人的洗潔精呢!!

"莫先生?"

向晴試探性的喊了一聲莫里爾.

莫里爾瞪了吳與生一眼,"下不為例!"

吳與生登時喜笑顏開,連連點頭,"謝謝莫總!!謝謝景姐!!"

被吳與生一道謝,向晴就窘了,忙擺手,"我什麼都沒做,你不用謝我."

"莫總自然是看在您的面子上才饒了我的,對不對,莫總?"

吳與生偏頭問莫里爾.

莫里爾的視線淡淡的落在車窗外,半晌,才傲嬌而又深沉的應了一句,"嗯."

"……"

吳與生朝向晴投來一記*的眼神.

那眼神太古怪,讓向晴登時覺得別扭起來.

忽而,向晴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是秦瀝瀝打來的.

"向晴姐,你到了嗎?我們都已經到了."

"哦,我也快到了!你們先忙吧."

"好,你自己注意安全啊!"

秦瀝瀝在電話里叮囑著向晴,末了,又補充了一句,"你跟莫先生很配!如果真的喜歡他,就抓牢一點,別再瞻前顧後,三心二意了!"

她完,亦不等向晴答話,就自顧自的將電話給掛了.

"喂——"

向晴本還想問她這話什麼意思的,無奈回應她的卻是那一道道機械的"嘟嘟"聲.

電話才一掛斷,向晴就收到了來自莫里爾的熱切視線.

"剛剛她的話,我聽到了."

他平靜的.

嘴角微微揚起一彎淺淺的弧度.

"嗯?"

向晴心里'咯噔’一下,開口就像解釋的,卻哪知,他忽而一伸手,就拉住了向晴的手.

然後,就聽得他了一句,"給你機會,把我抓牢點!"

完這話,他又收緊了握著她手的力道.

向晴腦子里登時嗡嗡作響.

他們之間,好像哪里出了點問題.

"莫先生!!"

向晴掙紮,欲從他的手掌里把自己的手抽回來,"我想你……"

"景姐,到了."

向晴的話,還未來的及完,忽而,車停了下來,前頭的司機好心的提醒她.

"啊?好."

向晴窘得連臉頰都了.

莫里爾低眸看著她緋的臉蛋兒,殷切的眸光里,綴著淡淡的笑.

吳與生作為這對'侶’的旁觀者,一瞬間恍然大悟.

原來,這居然是一場,襄王有意神女無心的悲劇啊!!

重點推薦《總裁的秘密愛人》——流云諾.簡介:某男:"你可以讓你提前享受做我老婆的權利,比如,你買東西我付錢.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29):花花公子的三觀很正!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1):談談,說說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