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31):談談,說說愛  
   
尾聲(二)晴陸漫漫(31):談談,說說愛

吳與生作為這對'侶’的旁觀者,一瞬間恍然大悟.

原來,這居然是一場,襄王有意神女無心的悲劇啊!!

可是,看著他們家莫大少爺眼神里那份單純的愛慕,好像……根本還沒理解人家女孩兒的心思!!

還正誤以為人家女孩兒也把她愛得死去活來呢!

這就是盲目自信遭來的慘痛後果啊!!

"莫先生,我到了,謝謝你送我."

向晴著,掙開了莫里爾的手,推門要下車.

卻反被莫里爾給扣住了肩膀,他的力道不重,甚至于,有些溫柔,"以後叫我Ler."

他強調.

目光淡淡的投射+進向晴的水眸中,那一秒,向晴明顯聽到了自己心髒漏跳一拍的感覺.

這個男人……

確實,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讓人無法抵擋的魅力!

哪怕只是簡單的一句話,一句'叫我Ler’,也足以讓女孩們為之傾心.

向晴大腦頓時有些缺氧,敷衍的應了一句,便匆匆下了車去,頭亦沒回的進了公司.

直到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在了拐角處,莫里爾才緩緩地收回了視線來.

"與生,你覺不覺得她跟其他女人都不一樣?"

吳與生遲疑了一下,心翼翼的問莫里爾,"莫總,我能實話嗎?"

"."

莫大少爺准了.

"其實,在我眼里,景姐跟其他女人也沒有多少差別,頂多漂亮一點,身材更完美一些……"

提到'身材’二字,吳與生能清晰的感覺到一束陰森的目光就朝他銳利的投了過來,他忙糾正道,"莫總,我的意思是,景姐穿著打扮方面比其他女孩更出色一點!"

見莫里爾的表微微緩和了些,吳與生適才繼續道,"您看景姐特殊,是因為景姐在您心里的位置特殊!這跟她與別人是不是一樣,根本沒有太多的關系!就像我,我對景姐沒有特殊的感,所以,我並不覺得她比常人特殊到哪里去."

莫里爾眯了眯眼,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而後又蹙緊了眉頭.

"是這樣嗎?"

"是這樣!"

吳與生肯定的點頭.

忽而,發現了座椅上一件奇怪的東西,"莫總,那是什麼?"

他指了指後座椅上,莫里爾身旁的一個手機掛件,"好像是景姐掉下來的東西."

莫里爾狐疑的將東西拾起來看了一眼.

下一瞬,劍眉深深的蹙了起來.

那東西,不是別的,而是一個相當精致的手機掛件……

一個'陸’字!

"陸?"

吳與生表示不解.

莫里爾眸色幽暗了些分.

"查查,她認識的人里,有沒有一個姓'陸’的男人!"

他淡淡的吩咐一聲.

"是!"

吳與生接收到命令,立刻撥通了下屬的電話,命人趕緊去搜查.

掛了電話,吳與生問莫里爾,"莫總,這東西要給景姐送上去嗎?"

"不用了."

莫里爾將掛飾收在手心里把+玩著,忽而又補充了一句,"景姐要問起來,就沒見過."

"是."

吳與生點點頭,應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一整個下午,向晴和所有加班的同事,忙得焦頭爛額,總算在六點時分將所有的稿子整理了出來.

直到向晴接到自己老媽的電話時,向晴才猛地意識到自己手機上的掛件不見了!!

"晴子,你到底還回不回來吃飯啊?飯菜都上桌了!"

"媽,你們先吃吧!我一時半會鐵定回不來了!"

向晴一邊打著電話,一邊急得不停地翻找著自己的辦公桌.

沒有,沒有!

到哪里去了?

"你還在加班呢?"

向南心疼的問自己女兒,忍不住又多叨叨了兩句,"你這丫頭平時注意點身子,別那麼拼命!就你這年紀也該好好談個戀愛了!有合適的就找了,知道嗎?"

"媽,我還年輕,不急!現在手里還有點急事,先不跟你聊了!"

"一跟你點正事,你就要掛電話!"

"真掛了!待會再給你回電話,拜拜……Iloveyou!"

向晴急急的完,也不等她老媽做回應,直接就將電話給掛了.

該死的!

她的手機吊墜上哪去了?

向晴看一眼掛在自己手機上的墜子,繩子還在,只是那個鎖鏈連帶著那個'陸’字卻不翼而飛了.

向晴焦急的把整個辦公桌都翻了個底朝天,甚至連桌子底下和所有的抽屜都沒放過,卻依舊尋不出任何蹤跡.

"向晴姐,你在找什麼呀?"

秦瀝瀝恰好進來,見向晴像只無頭蒼蠅似地,正漫無目的的搜尋著什麼.

她似乎已經預見了,不過只是明知故問而已.

"瀝瀝,你有沒有見過我的手機吊墜!"

向晴焦急的問她.

"手機吊墜?"

秦瀝瀝搖頭,故作不知,"什麼樣子的?我都沒注意誒!"

"就是……"

向晴才想,就是一個'陸’字的,可忽而就猶豫了,搖搖頭道,"算了,你大概也沒見著,我還是自己找吧!"

向晴這一吞吐,登時就給了秦瀝瀝心里所有的懷疑一個肯定的回答.

這個'陸’字,定是她心心念念的那個陸離野了!!

秦瀝瀝眸仁一冷,涼聲道,"那你自個找吧!"

完了,轉身就走.

她的異樣,向晴自然沒有察覺.

她只顧著找東西了,哪里還有心思管她呢!

尋了一圈確定沒有後,向晴撥通了莫里爾的助理吳與生的電話.

聯系方式是上次專訪時留下來的.

"吳先生,是我!"

電話才一接通,向晴也懶得同他過多的寒暄,直截了當的就問他,"請問您有沒有見過一個水晶的手機吊墜呢?"

吳與生心里呐喊,見過!見過!可是被咱們霸道的莫總大人給拿走了!!

"對不起,景姐,我沒見過!"

吳與生一本正經的否認.

前面這句'對不起’是為了後面那句'我沒見過’而道歉.

"哦,那算了!謝謝."

向晴很是失落,才想要掛上電話,卻被吳與生給喊住了,"景姐."

"您."

"其實沒別的事,我就想替我們家莫總兩句好話."

"?"

向晴不解.

"你別看平日里咱們莫總好像妻妾成群……"

向晴囧.

妻妾成群!吳先生,你確定是來給莫總好話的嗎?

"可是他真正喜歡的人,除了你就沒了!"

"……"

向晴無.

"我跟隨著莫總這麼些年,可從沒見過他對哪個女人像對您這樣上心的!他雖然女人不少,可是,戀愛經驗……毫不誇張,為零!"

"……"

向晴安靜的聽著.

"景姐,不是我自賣自誇,像莫總這樣優質的男人,尋遍整個亞洲怕也難尋出第二個來,是不是?"

所以,吳與生現在是想要賣掉他們家的總裁大人嗎?

"我的意思就是,您跟著他,定不會委屈了您的!所以,還希望您別讓他的心里難過!換句話,就是希望您能接受他對您的愛!"

向晴這回總算是把話聽明白了.

了這麼多,就是想告訴她,他們家的莫總心性單純,千萬讓自己別傷了他弱的心靈.

向晴歎了口氣,"吳先生,我感謝莫先生每一次對我的出手相救,可是……"

她頓了頓,道歉,"感的事是沒辦法勉強的."

"不勉強,但能好好培養!"

向晴笑笑,"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吳先生,我還有事,就先不聊了,再見."

完,向晴就兀自掛了電話去.

這頭,吳與生的電話才一掛上,就聽得莫里爾坐在沙發上淡幽幽的問他,"她怎麼?"

語氣雖平靜,可那雙一貫沉斂的棕褐色眸子里卻掀起了從未有過的殷切.

毫無疑問,他們家這位心性高傲的大少爺,真的墜入了深深的愛河里.

他吳與生又怎麼忍心傷害他呢?

吳與生頭微低,恭敬地回應莫總大人的問話,"景姐,她與莫總您初始不久,但還是挺喜歡您的,至于更深的感覺,還希望兩個人在往後的日子里多多培養培養!"

莫里爾掀了掀唇,開心的緒不自禁的從眼眸中流瀉而出,面上卻還故作鎮定,"你下去吧!"

"是."

……………………………………………………………………

莫里爾那沒有,向晴唯一能想到的地方就只有那個賭場了!

在那種混亂的場面,一不心被扯絆掉下來,也不是不可能的.

向晴想到這里,匆忙出公司,打了車就往廢棄的樓盤去了.

再回到這里,其實多少是有些害怕的.

畢竟下午的時候發生了點沖突,還見了血,如今雖被警+察封鎖了,但也因為整棟樓盤空無一人,夜里進來多少還是有些恐怖的.

向晴摸著黑,進了樓盤.

借著手機那微弱的燈光,沿著牆壁去搜尋樓里的燈,好不容易摸+到燈掣,打開,沒反應.

向晴不甘心,再試,樓里依舊一片漆黑.

怎麼回事?

她皺眉.

這里不是號稱雨畫區的第一賭場嗎?難道連個燈都沒有?!

向晴卻不知,這廢棄大樓被警+察封鎖了後,就一並把電閘也給拉了.

沒了燈,向晴郁悶得直抓頭,碎碎罵了一句,"連老天爺都跟我過不去!"

猶豫著要不要等明天白日里再來找的,但最後,還是決定硬著頭皮上.

要沒找著,她今天一定會睡不著的.

向晴借著手機那點微弱的光,開始沒頭沒腦的在樓盤里搜尋了起來.

秦瀝瀝那被砸壞的內存卡的殘尸還在,可她的那個掛件卻怎麼都沒尋著.

于是,向晴又耐著心思,再搜了一遍.

畢竟這麼大一層樓,不確定每一個角落都有搜索到.

整棟黑暗的樓盤里,鴉雀無聲,安靜得近乎詭異.

向晴貓著腰身,細致的搜尋著,能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在房子里沒有節奏的響著.

"咚咚咚——"

一聲又一聲,時而快,又時而緩慢……

向晴緊張的屏住呼吸,加快了搜索進程.

忽而——

"叮呤叮呤——"

一陣急促的鈴音猛地在安靜的樓盤里響了起來.

鈴音很大,很尖銳,突然跳出來,嚇得向晴差點就把手里的手機給扔了.

她重重的喘了幾口氣,試圖讓自己的心跳平穩些分,捂了捂胸口,才去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

來電顯示,未知號碼?

向晴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陸離野.

心,漏跳了一拍.

之後,卻更加緊張了起來.

掛件丟了,要被他知道了,一定會責怪她的吧?

向晴有些心虛了.

猶豫了半晌後,還是接聽了他的電話.

"喂……"

"在干什麼?"

電話里,陸離野直接問她.

"啊?"

向晴一愣神,"那個,我……我在……"

"景向晴,你在做壞事吧?話吞吞吐吐的!"

向晴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陸離野給打斷了,"干嘛?背著本少爺偷/漢子了?"

"你才偷/漢子呢!!"

向晴羞惱的罵了回去.

陸離野在電話里低聲笑了,"諒你也不敢!"

"你打電話給我+干嘛!我這正忙著呢!"

向晴唯恐自己會露出什麼馬腳來,恨不得馬上就掛了他的電話去.

"忙什麼?"

陸離野問她.

"忙……忙工作!"

向晴隨便扯了個謊.

"哦?"

陸離野一聲疑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樓盤里忙工作?忙什麼工作啊?你的工作什麼時候這麼見不了人了?"

向晴一愣,下意識的四處張望,"你在哪里?"

話才一問出來,就聽得一道沉斂的腳步聲從樓下至樓上,由遠及近的緩緩靠近了過來.

向晴心下微驚,"是……是你上樓了?你怎麼會知道我在這里?"

話落,電話"嘟——"的一聲就被那頭的人給掛斷了.

就見一道頎長的黑色暗影,從樓道上來,沉步朝向晴走了過來.

即使沒有燈,向晴卻依舊能輕而易舉的從夜光里辨別出那道熟悉的身影來.

真的是陸離野!!

向晴面上一喜,跑著朝他迎了上去,"你怎麼會來這里??"

"這話該是我問你才對!"

陸離野大掌直接拍在她的腦門上,"你為什麼這麼晚還會出現在這種三教九流的地方?還跟我在工作?跟我,這是什麼工作?"

向晴癟癟嘴.

謊被拆穿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那你先告訴我,你怎麼會在這里的."

"配合警+察剛好過這邊來拿人的!經過這里,恰好就看見你從出租車上下來……"

"呵呵,真是猿糞啊!"

向晴笑著跟他打馬虎眼,推了推他道,"那你趕緊去忙吧!"

"那你是不是也該先告訴本少爺,你在這種地方忙什麼工作呢?"

"……"

所以,還是難逃一劫?

"我……我在這找內存卡!"

向晴靈機一動,編了個合合理的理由,"是這樣子的,今兒下午我和同事一起過來偷+拍這個賭場的況,結果不心被發現了,露了底後就跟他們起了沖突,再然後他們就把我們千辛萬苦拍下來的素材給毀了!這不,我趁著夜黑風高沒人的時候來探探,看那些毀了的素材是不是還能用!"

"結果呢?"

陸離野涼淡的問她.

"結果內存卡碎了,大概用不了了."

"那走吧!我送你回家!"

陸離野牽起她的手,就要走.

她景向晴大概不知道,自己在謊的時候,會急著用笑容來掩飾,所以,一般她謊的時候,臉上的笑顏會格外燦爛些.

陸離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但也不急著揭露她,就等著讓她自己露出馬腳來.

"啊?你送我回去?"

向晴不依了,手被他拉著,雙腳撐在地上,身子下意識的往後靠,"你不是還忙著嗎?我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你趕緊去忙吧!"

"真不巧,剛忙完."

陸離野皮笑肉不笑.

"……"

果然,真有夠不巧的!

"那還是你先回去吧,我再找找,看看還有沒有別的器材丟在這里的."

向晴繼續瞎編謊.

陸離野干脆放開了她的手,冷涼的瞪著對面黑暗里的向晴,"你再給我繼續編!"

"……"

他生氣了!

向晴一顆腦袋心虛的耷+拉了下來.

就知道,什麼都逃不過這個男人精明的法眼!

"吧,你到底在找什麼?"

陸離野沉著臉,居高臨下的質問她.

向晴抿了抿唇,不吭聲.

不敢吭聲.

"景向晴!"

陸離野警告的喊了她一聲.

劍眉蹙起,瞪著她,"挑戰本少爺的耐心呢?嗯?"

"……"

那磨牙的森冷模樣,讓向晴有些發怵.

好久……

終于……

她緩緩地,將自己手里的手機,遞交給了陸離野.

起初,陸離野還有些不明所以.

下意識的瞄了一眼自己送她的那個掛件時,一張冷峻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

向晴腦袋壓得很低,趕在他發飆之前,老實交代,"我一不心把掛件弄丟了!可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景向晴,你怎麼不把你自己也給丟了算了呢!"

陸離野怒得拿手指,不停地戳著她的腦門.

"疼,你輕點——"

向晴戳著自己受傷的腦門,向他討饒.

"所以,你深更半夜的跑來這種鬼地方,就為了找這個?"

他揚了揚手里那只早就不見掛件了的手機.

向晴咬唇,有些委屈,又有些郁悶的點了點頭.

"你也不怕被鬼捉了去?!"

"你別嚇我啊!這世上哪有什麼鬼怪!!迷信!!"

向晴嫌棄的瞪他.

陸離野'嗤——’的一聲笑了,"白+癡——"

"……"

向晴郁悶了.

生氣就生氣,不帶人身攻擊的吧?

"不就一手機掛件嗎?至于非趕在這個點兒來找?干嘛?故意想讓本少爺感動啊?"

陸離野故意調+戲她.

"……"

向晴發現這家伙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

"如果我,我是覺得那玩意兒看起來實在太貴了,就那麼丟了覺得有些可惜了,所以才來找的,你還會覺得感動嗎?"

"貴?"

陸離野挑眉笑出聲來,微低頭,湊近向晴仰著的腦袋,"難道我沒有告訴過你,那玩意兒是在街邊買的嗎?一百塊十個,什麼姓兒都有,任君選擇,包君滿意!"

"……"

向晴眨眨眼,"真的假的?"

她是記得這家伙過,在街邊看到就順手給買了來著,可是……

"廢話!走了,不找了!改天給你批一打去!"

陸離野著,拉起向晴就往外走.

真的,向晴起初以為陸離野在知道自己弄丟了他送的掛件後一定會生氣的,可是,沒料到他卻是這副不以為意的態度.

以至于讓向晴真有些懷疑這個掛件的價值了.

又或者,只有自己把這掛件的意義想得太過獨特,而對于他而,就正如他自己的那樣,順手給買了回來,再順手扔給了她……

所以,在與不在,于他而,毫不相干.

"還愣著干什麼?走了!"

陸離野見她不動,又拉了她一把.

"可是……"

向晴多少還有些不甘心.

"別可是可是的了!夜黑風高的,與其浪費時間找那玩意兒,還不如抓緊時間談談,做做/愛!"

"……"

向晴無語了!!

"陸先生,是談談,愛,好嗎?!語文是體育老師教的?"

"語文老師死得早!"

他笑得恬不知恥.

"……"

陸先生,你這麼咒你的語文老師,真的好嗎?

……………………………………………………

向晴到底是被陸離野從樓盤里拉了出來.

路燈下,向晴倚在杆邊上,心低落到了谷底.

她悶著腦袋站在那里,也不吭聲,左腳只顧郁悶的揣著腳邊的石子.

"景向晴,把你臉給我抬起來看看!"

陸離野站在她跟前,命令她一句.

話語嚴肅.

"干嘛?"

向晴郁結的抬起腦袋來.

陸離野蹙眉,看她.

微弱的暖光燈下,她那張嬌+媚的面孔上,亦不知什麼時候掛了道彩.

臉頰沒腫,但稍微有擦破了塊皮.

她的肌膚本就嫩如蜜+桃,白如凝脂,暗色的傷疤掛在臉上,雖,卻也極為明顯.

他伸手,捧住她的臉頰,抬高,問她,"怎麼回事?"

"什麼?"

向晴還有些不明所以.

"傷!"

"這個啊……沒事,不疼,就是今兒下午跟里場子里的人起了點沖突."

向晴輕描淡寫的著,也心翼翼的避及了莫里爾,不去提他.

"起了沖突?還挨了打?!"

陸離野漆黑的眸仁幽暗了些分,似還隱著些許的怒意,"景向晴,你到底干什麼的?你不是警+察,不負責打黑的,你只是一個記者,你在報社里只是一名普通員工!!你不需要為了你的工作,三番四次的玩命吧?你就不能好好照顧著自己,讓我省心點?!"

【下午還有一更!求月票了!!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2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0):襄王有意神女無心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2):你大姨媽走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