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36):野的女朋友!【見家長啦!】  
   
尾聲(二)晴陸漫漫(36):野的女朋友!【見家長啦!】

這幾天里,最遭罪的人,莫過于隨時恭候在陸離野身側的阿祖了.

阿祖灰頭土臉的從外頭回來,栗蕪見狀,連忙迎了上去,關切的問他,"怎麼回事啊?無精打采的!"

"別提了……"

阿祖喝了口水,潤了潤喉,這才道,"野哥今兒還跟吞了炸藥包似的,整個場子的兄弟全都遭了殃,更狠的是,阿盾直接被野哥發配到了礦區去!"

"啊?這麼嚴重??"

栗蕪緊張的咽了咽口水,開始為自己祈福.

"可不是!最關鍵的是,你知道人家阿盾就了一句什麼話嗎?"

"什麼?"

"他就了一句,'野哥,莫不是里面那家伙出老千?’!"

"……"

栗蕪囧了.

"我實在不明白,這句話怎麼的就惹野哥生氣了呢?而且居然還發那麼大的火,可真是少見啊!"

單純的阿祖還有些想不明白.

"你沒看之前的報紙啊!"

"看了啊!"

阿祖點點頭,好久,這才後知後覺,一拍腦袋恍然大悟道,"瞧瞧我,這笨智商!!"

莫……里……

再加個'爾’字,可真正湊齊了'莫里爾’的名字!

難怪人野哥要發那麼大火了!!

阿盾還真有夠倒黴的!

"切記啊,咱倆不想遭罪的話,最近可千萬別在野哥面前提起這敏感的三個字啊,不然……'咔嚓’!"

栗蕪作勢拿手抹了抹自己的脖子.

阿祖縮了縮腦袋,連連點頭.

半晌,又似想到了什麼,驚恐的連連搖頭,一邊喃喃道,"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怎麼啦?怎麼啦??"

栗蕪緊張的詢問阿祖.

阿祖滿眼無神的瞅著栗蕪,哭喪著臉問她,"怎麼辦?今晚野哥本約好了莫少談下一單生意的!今晚8點,在樂城俱樂部,我到時候要怎麼提醒他這個行程啊?還是干脆不提醒了,就這麼過了?我想野哥應該不會再去赴約了吧?"

栗蕪聞,一臉同的看著他,拍了拍他的肩膀,"好自為之,保重!"

完,就幽幽的飄走,忙自己的去了.

阿祖差點當場就哭了.

…………………………

八點時分——

阿祖以防兩個可怕的男人在樂城俱樂部里發生沖突,所以,領了幾十名手下出門,護在陸離野的身後.

陸離野淡淡的掃了一眼身後龐大的陣仗,問阿祖,"干什麼?帶這麼多人,打架啊?"

"野哥,咱們到底是去談大生意的,萬一起了沖突……"

"把人給我遣回去!"

陸離野冷冷的一聲命令,跨步,上車.

"是!"

阿祖哪里敢違抗老大的命令,"留下前面十個跟我們走,其他人先回去!"

完了領著僅剩的十余名手下上了車.

樂城俱樂部——

這是一個專程只對有錢及有權勢的人開放的場所.

每個人必須手執VVIP金卡,方才能進入.

而每一張VVIP金卡的充值額度,起價為十萬元.

2088VVIP包廂門口——

身穿白色制服的服務員,手帶白色手套,恭敬地替陸離野推開了包房門,"黎少,里面請,莫少已經到了."

陸離野沉步而入.

所有的手下,皆有序的在包廂門兩側筆挺的候著,隨時等待著里面的老大下達命令.

陸離野進門,就見兩名身材火辣的姐正陪著莫里爾在打斯/諾克.

莫里爾見陸離野進門,便把手中的球杆交給旁邊的姐,闊步朝他走了過來,握手,"黎少!好久不見."

難得的,一貫面無多余表的莫里爾,今日,那涼薄的唇`瓣間,竟然帶著淺淡的笑意.

不難看出,他的心,極好.

陸離野淡漠的與他握手.

"來兩杆?"

莫里爾邀請陸離野.

陸離野淡淡的掃了一眼球桌,挑挑眉,"隨便."

莫里爾示意其中一名女郎將球杆交給陸離野.

莫里爾開杆,便是一發不可收.

而陸離野更是不弱,後來者居上,一局兩杆就這麼收了下來,倒還拼不出個輸贏來.

旁邊兩名姐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雖然只是一局斯/諾克,可怎麼就感覺火藥味拼得那麼厲害呢?

"莫少,前幾日兒看到您頭版頭條的新聞了,景家千金真的是您的女朋友啊?"

氣氛太沉重,其中一名女人打算聊點讓人愉快的話題,緩緩節奏.

卻不想……

話一出口,對面黎大少爺一張冷峻的面容瞬間陰沉了下來.

"砰——"一聲,雙球重重的撞擊,發出一道悶響,落袋,力道過重,彈了幾秒後方才停穩了下來.

莫里爾一向話不多,這回,卻難得的回了那女人一句話,"嗯!"

一個字,肯定的點頭.

"哇!能被莫少您看中的女人,一定有她的過人之處吧!這可是您第一次在公眾面前承認的女朋友啊!"

那女人,一臉的豔羨,問著莫里爾.

莫里爾淡淡道,"沒什麼過人之處,甚至于比尋常的女孩都笨,性格沖動,又倔強,而且,每次見到她,都在她非常落魄狼狽的時候……"

提到那個女孩,莫里爾的眼底,有了些許的笑意.

"哇!那你們是怎麼相愛的呢?會結婚嗎?"

這女人簡直就像個專業的八卦記者.

"兩``相`悅!"

"兩``相`悅?"

陸離野收下球杆,隨手擱在一旁,眯著鳳眸,笑問莫里爾,"莫先生知道什麼樣的感覺,就叫兩``相`悅嗎?"

莫里爾彎身打球,偏頭,看向陸離野,掀唇淡淡一笑,"我喜歡她,她也親口喜歡我,這算不算兩``相`悅呢?"

話音落下,才一開杆,忽而,就見一個水晶掛件從莫里爾上衣口袋中掉落了出來.

陸離野一眼就捕捉到了.

因為,那個掛件,不是別的,正是自己送給景向晴的那個'陸’字!

他冷冷的盯著那個掛件,銳利的視線剜著,如同是要將它刺穿.

莫里爾注意到了陸離野森冷的視線,從球桌上拾起那個掛件,抓在手里把`玩著,問陸離野,"黎少見過?"

"開個價!"

陸離野不想跟他廢話.

"你的?"

莫里爾眯了眯眼,精銳的問陸離野.

"我女人的!"

陸離野毫不猶豫的作答.

訕訕一笑,挑眉問他,"莫少好像完全不知道這掛飾的來曆?她沒告訴過你嗎?"

莫里爾暗了暗棕褐色的幽眸.

其實,他早讓吳與生查遍了向晴身旁所有認識的人,卻沒有任何一個姓'陸’的人存在.

可為什麼她手機上一個掛件,偏偏吊的不是其他字,而是一個'陸’字呢?!

有什麼特殊含義?!

他實在不懂.

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就懷疑這掛飾是他黎野送的,可是,吳與生有特別去查他的資料,但結果,查不出任何端倪來,也與所謂的'陸’字,毫無一絲瓜葛.

"這掛飾,是當年我女人的祖父送給她祖母的定信物!這東西是他們家的傳承之物!不過……"

陸離野到這里,忽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從莫里爾的手中將那個'陸’字搶了過來,不等包廂里所有的人反應過來,他長臂一揚,毫不猶豫的就將掛件拋出了窗外去,這才冷幽幽的道,"不過到如今,這東西已經再沒什麼用處了!"

除了能讓跟前這個男人借機要挾她景向晴之外!!

直到掛件從窗外飛了出去,莫里爾才緩然回神來.

在場的兩名女人,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嚇到了,一時間摒住了呼吸,不敢吭一聲.

卻未料,莫里爾不怒,反而淡淡的笑了.

收回空了的手,淡幽幽的道,"黎少,鹿死誰手還暫未有個定論,不過,能跟你一較高下,我倒覺得相當有趣!"

"還有……"

他到這里微微頓了頓,而後,下結論,"我會娶她!"

這世上,只有他莫里爾不想要的,就從來沒有他得不到的!

而這個女人,他要定了!!

陸離野漆黑的眸仁深邃了些分.

他意外,莫里爾居然會出這樣的話來.

娶她?!

他對景向晴認真了?

那自己呢?

自己對景向晴又抱著什麼樣的心思?

到底只是玩玩,還是當了真?!

如果只是玩玩,那為何自己在見到那些照片,以及那句所謂的'兩``相`悅’時,心差至了極點呢?!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好些日子都沒再收到陸離野的任何來信.

好幾次,點開微信里的那個'LO’的頭像,糾結著要不要給他發條短信過去問候一下的,但最後,提不上勇氣,只得作罷了!

出了報紙上的那事後,對于自己與陸離野的關系,向晴更難以定位了.

如果自己打電話給他解釋,結果人根本不當回事呢?

他們倆畢竟就不是男女關系!

可是,不解釋,真的就好嗎?

對!不管他怎樣看待他們倆之間的關系,但自己必須得問心無愧才是.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如是一想,向晴連忙點開了微信,打開他的對話框,開始編輯短信.

——我跟莫里爾只是普通朋友.

向晴輸入了這一欄字後,又覺得好像進入話題太直接了,趕忙又刪了去,思忖了一下,忽而像是想起了什麼,又飛快的拿起手機編輯了起來,"陸先生,你上次找到了我的手機掛件,打算什麼時候還給我呢?"

這時候的向晴,還完全不知道他陸大少爺早就把她的手機掛件給扔了.

而且,是扔進了河里!

因為,樂城的包房外,就是一條江河.

要在河中央打撈一個手機掛件,那就像是在印度洋里撈馬航MH370.

結果是,沒有結果!

向晴緊張的等待的回信.

三秒後——

"叮——"的一聲,伴隨著震動,一條微信蹦了進來.

向晴呼吸一緊,匆忙點開.

"下來."

信息來自于"LO".

下來??

難道他已經在自己樓下了?

向晴沒做過多的考慮,匆忙回房拿過陸離野那件已經洗乾淨的風衣,往外走,一邊換鞋一邊同正在浴`室里洗澡的秦瀝瀝交代一句,"瀝瀝,我先出去一趟,你睡覺記得把門鎖好!"

浴`室里,秦瀝瀝聞,"啪——"的一聲,把水閘一關,面上陡然閃過幾許陰沉.

下意識的朝窗口望了一眼,就見一輛黑色的越野車停在了樓下.

一道熟悉的黑色身影正倚在那里,低著頭,抽煙,等人.

很快,他等的人,出現了!

正是剛從這個家里走出去的女人,景向晴!!

秦瀝瀝面色微白,貝齒緊緊地咬著下唇,眼眶里不覺一片通.

心髒里,就像千萬只蟲蟻狠狠地啃噬著自己一般,疼得無以複加.

驀地,她"砰——"的一聲,重重的將窗門摔上,下一瞬,眼淚抑制不住的就往外湧了出來.

不看,就不疼.

她如是安慰著自己!

…………………………

向晴才一出公寓大門,就見到了陸離野.

今日的他,不同于以往的黑色著裝風格,取而代之的是一席軍綠色的長風衣,風衣沒有敞開,腰間反而還系著一根精致的腰帶,勾勒出他性`感的倒三角身形來,搭上深色的修身長褲,襯得他愈發挺拔而精神.

他慵懶的倚在車身上,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手里的煙.

見向晴過來,這才將手里的煙蒂扔了,用腳碾滅.

向晴這才發現,他的腳邊已經堆了好幾枚煙蒂了.

他來很久了?

為什麼她給他發信息的時候,他才叫自己下來呢?

"你在這等很久了?"

向晴忍不住問了他一句.

陸離野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道,"上車."

"去哪?"

向晴狐疑的問了他一句.

沒有得到答案.

向晴乖乖的跟著他上了車去.

車內的氣氛,有些壓抑.

他不話,向晴也不敢問話.

起初問了幾個問題,卻始終沒能讓他開金口,最後,向晴干脆也不話了.

陸離野只專注的開車,目光看向前方,不偏不倚.

薄唇抿成一條直線,崩得緊緊地,能輕易的看出,大少爺今天心特別不好.

車,在希爾頓酒店的大堂前停了下來.

飛快的,酒店的門童迎了過來,彎身,禮貌的替他們打開了車門.

向晴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我……我們為什麼要到這里來啊?"

陸離野沒做解釋,臉上的表依舊冷沉著.

把鑰匙遞給身邊的泊車人員,而後,拉過向晴的手,就往里走.

"喂——"

向晴被他拉著,完全不知所措,"你干什麼呀?為什麼突然帶我來這種地方?"

向晴怎麼都沒料到,這家伙居然二話沒,就帶了自己來酒店開放.

他到底把自己當什麼了?

發/泄`欲/望的工具嗎?

有需要的時候,二話不,就可以把自己扯到酒店里來做一晚?

向晴越想越惱火,一惱火,她便顧不上場合,朝他吼了出來,"陸離野,你是不是把我當成了你的發泄工具啊?!動不動就拉著我來開放,你到底想干什麼?"

向晴質問的話語才一落,他們跟前一間包廂門順勢被陸離野推了開來.

里面,正坐著的兩名年長之人.

一男一女.

而兩名長輩,顯然是聽到了向晴剛剛的問話聲,幾乎是同一時間,不約而同的朝他們倆看了過來.

"我爸,我媽!"

陸離野站在門口,淡淡幽幽的給向晴介紹了一句,語氣平靜得仿佛剛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

"……"

可以想象當時向晴是什麼心嗎?

簡直想立刻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都還嫌費時了.

所以,自己剛剛那些話……

全被他爸和他媽聽到了?!!

而向晴,也怎麼都沒想到,他居然會帶著自己……就這麼毫無預兆的,見了他爸和他媽!!

向晴尷尬得一張臉撇得通,一時間僵在門口,完全不知所措.

呆了十幾秒後,這才猛地回神過來,著臉同對面的長輩打招呼,"伯父伯母好!"

陸川行和妻子李云婳更是沒料到,自己兒子會突然就帶了個女孩兒過來.

兩人面面相覷了幾秒後,還是李云婳最先反應過來,"哎呀,野的女朋友?來來,趕緊進來!"

李云婳著,起身就熱的起身來拉向晴.

女朋友?

向晴不知所措的看向身邊的陸離野.

以為他會反駁的,哪知他只是淡淡的同母親介紹了她一句,"景向晴."

【親愛的們,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2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5):無恥的陸大少爺!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7):要不我堵了你的嘴,要不你閉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