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37):要不我堵了你的嘴,要不你閉嘴!  
   
尾聲(二)晴陸漫漫(37):要不我堵了你的嘴,要不你閉嘴!

"向晴?哎呀,好名字,來來,趕緊坐下,坐下……"

李云婳拉著向晴在自己身邊坐了下來,不留余地的'欣賞’著自己的未來兒媳婦,看著乖巧又漂亮的向晴,她更是樂得合不攏嘴來.

要知道,這可是她兒子這麼些年來,第一個願意帶出來給他們瞧兩眼的女孩啊!

雖然這子混了黑=社=會讓他們倆老操碎了心,但如今也總算有一件事是讓他們稱心的了!

她李云婳好久沒像今天這麼開心過了.

面對李云婳肆意打量的目光,以及對面陸父那審度的視線,向晴有種芒刺在背的不適之感.

尷尬,窘迫,羞赧,緊張,懊悔,不解……

真是什麼感覺都有了!!

這也畢竟是她第一次見人家長啊!

而且,還是在她毫無預兆的況下!

早知道,她至少也得好好梳妝打扮一番吧!也不至于現在這般狼狽.

"媽!你看怪物呢!別那麼盯著人家看,也不怕把人給嚇跑了?!"

陸離野看出了向晴的不自在來.

"少給我插嘴!你不把人氣跑就不錯了!"

李云婳沒好氣的瞪了自己兒子一眼.

轉而又和顏悅色的沖向晴笑道,"向晴啊,這子要敢欺負你,你只管跟媽講,媽幫你收拾他!"

"……"

向晴窘迫的覷了一眼旁邊的陸離野,尷尬的笑笑,不知該如何作答才好.

這稱呼,她聽起來,多少有些別扭.

"向晴啊,你是A市的人?"

李云婳又笑米米的問著向晴.

"對!伯母,我是A市的,我爸是醫生,我媽是設計師,我哥也是醫生,我嫂嫂是離野的朋友,她是名優秀的料理師."

向晴同李云婳如實的介紹著自己家里的況.

"聽聽,聽聽……"

李云婳笑得更開心了,同自己老公道,"一聽就是有涵養的家庭,不是醫生就是設計師,料理師的,比咱們這些經商的強多了!!

"伯母,您謙虛了!"

"向晴啊,那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呢?"

李云婳到底是過來人,對于一段婚姻而,前提一定是知根知底,如果能夠門當戶對,那自是更好.

"記者.伯母,我是臨城報社的一名記者."

向晴如實交代.

"媽,您查人戶口呢?"

陸離野實在有些聽不下去了,這才截斷了老媽的盤問,同自己老爸道,"爸,你認識他爹,早些年我上大學的時候,你也跟他哥和她嫂嫂照過面了!她哥就是景向陽,當年咱們S市的傳奇醫生,她嫂嫂就是我朋友,云璟!"

陸川行聽兒子這麼一,才恍然大悟,忍不住多看了對面的向晴兩眼,笑道,"原來是景孟弦醫生的二千金啊!"

"原來伯父您與我爸是舊識呀!"

這麼一,向晴心里的緊張又稍稍緩解了些.

"是是!從前有過照面的!"

陸川行連連點頭.

如是便越看這媳婦就越順眼了.

很快,包廂門被服務員敲響,緊跟著就有服務生端著各色菜盤上了來.

"都這個點了,伯父伯母還沒吃飯的呀?"

向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這都晚上八點多了呢!

"可不是嘛,剛從S市過來的,一下高速就這個點了!本來啊,一想到這混子吧,心里就不大痛快,倒沒想到他居然給帶了個女朋友過來!這心里啊,頓時順暢了不少!"

李云婳作勢撫了撫心口,不難看出,她對自己兒子的那份痛心和惋惜.

"伯母,您放心吧!離野這麼大個人了,這什麼事該做,什麼事兒不該做,其實他心里比誰都清明,只是很多事,他有他的苦衷,不能道予人罷了!我跟你們保證,你們不在A市的這些日子,我一定幫你們照顧好他,好不好?"

向晴這話,其一,是為了安撫倆老.

其二,自然是希望陸家二老與陸離野的關系稍微增進些.

她並沒有忘記,陸離野那天晚上跟她過的那些話,他他想家了,想自己的爸爸媽媽了.

陸離野聽聞向晴的話,只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目光依舊微涼.

"媽,先吃飯吧."

李云婳歎了口氣,看一眼陸離野,"找了個這麼好的媳婦,你子也總算有一件事讓你爸媽安心了!"

李云婳著,又給向晴端了一碗米飯,笑道,"向晴啊,你陪媽吃點吧!你看你這麼瘦,多吃點,養胖點好看……"

向晴笑笑,沒有推拒,"謝謝伯母."

這一頓飯,從起初的窘迫尷尬到後來漸漸的緩和,再到其樂融融,向晴緊張的心,總算徹底落了下來.

但,所謂緩和和其樂融融,絕對只在于她與陸離野的爸媽之間.

而她跟陸離野……

從上車,到下車進酒店,再到吃飯,吃完飯……

兩個人也沒有搭過一句腔!

甚至于,他陸大少爺多看兩眼向晴都沒有.

這讓向晴當真有些難以猜透他的心思了.

生氣,不肯跟她話,她倒還能理解,可是……

忽而帶她來見他爸媽又算怎麼回事呢?

難道真的只是帶自己來一博他爸媽的開心?

看著桌上陸離野那張冷涼的臉,向晴越發肯定了這個想法.

而意識到這個可能性的同時,向晴的心里莫名就覺失落了些分.

很快,陪著陸父陸母用完了餐,又給他們開了一間VIP總統套房.

臨走前,李云婳拉著向晴的手還有些舍不得,"向晴啊,我跟你伯父啊,這一個星期里就在這里呆著了,咱們四處玩玩,你要有空啊,就多過來陪陪我,好不好?"

"當然沒問題!"

向晴笑笑,"我有空了,一定過來陪您!"

"好好好……"

李云婳開心的直點頭,又看了看自己的兒子,不放心的叮囑了幾句後,方才舍得讓他們離開.

向晴緊隨著陸離野下樓,經過大堂,驀地伸手,一把拽過向晴的手腕,拉著她就往前台走去.

"干嘛??"

向晴不解的問他.

"開fang."

陸離野毫不猶豫的作答,語間似還隱著淡淡的怒意.

"喂——"

向晴被陸離野強拽著,到了前台來,拿出身份證,登記開fang的資料.

向晴隨意的瞄了一眼他的身份證,上面的名字赫然寫著'黎野’.

然後,飛快的被服務員拿過去,在儀器上掃描了一下,還真掃了出來!

顯然,警局已經給了他一個全新的身份!

很快,不等向晴多做反抗,房間已經開好.

陸離野拉著她又進了電梯.

觀光電梯里,只有他們倆個人.

"你為什麼要帶著我來開fang?"

向晴懊惱的質問他,轉而道,"我要回去!"

"閉嘴!!"

"陸離野,你到底把我當你的什麼了?"

"景向晴,要不我堵了你的嘴,要不你閉嘴!!自己選!!"

"……"

向晴氣結.

干脆別開了頭去,不搭理他了.

手,還被他拽在了他的大手中.

他的手心,一片冰涼.

拉著她的手腕,卻非常用力.

那感覺,仿佛是唯恐他一放手,她便會消失了不見一般.

刷卡,進房.

陸離野就再沒搭理過向晴.

煩躁的解扣,脫衣,進浴=室.

浴=室門闔上的那一刻,他冷幽幽的警告向晴,"你敢踏出這房間半步,我就敢去公寓找你!!"

他威脅她!!

明知她不希望讓秦瀝瀝發現他們之間的關系!

不過向晴,卻也從來沒想過要走.

話落,浴=室門"砰——"的一聲,冷冷的給摔上了.

向晴呆呆的坐在沙發上,望著氤氳的浴=室門,聽著里面"嘩啦啦"的水流聲,心里卻像急流翻湧著一般,久久無法平息下來.

"景向晴——"

浴=室里,傳來陸離野低沉的喊話聲.

向晴回神,下意識的應了一句,"嗯?"

"進來!"

他命令.

語氣,強勢,不容反駁.

向晴驀地一怔,心,停跳了半拍,"有事?"

"自己進來,還是本少爺出去抱你進來?!"

顯然,今兒他陸大少爺的耐心,比尋常更差.

無奈,向晴起了身來,走至浴=室門口,站在外邊同他話,"有事嗎?"

話音一落,門"嘩——"的一聲,就從里面被人拉了開來.

就見陸離野果著精壯的身板,冰著一張魅顏,出現在了向晴的眼前,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他長臂忽而一撈,下一瞬,門外的向晴毫無預兆的就被陸離野給掠進了浴=室里去.

還不等她大聲呼叫,她的唇,便已被陸離野冰冷的薄唇,封堵得死死地.

身板被重重的抵撞在玻璃門上,下巴被他霸道的舉高,雙=唇被狂暴的抵開,濕熱的舌尖粗=魯的撬開了她的貝齒,長=驅=直=入,狠命的掠奪著屬于她的每一道氣息.

仿佛,就這樣的深吻,還要不夠她似的,陸離野一發狠,牙齒用力,一口就咬在了向晴的唇=瓣上.

向晴疼得呲牙,要躲,"疼——"

她越躲,陸離野就索要得更猛烈.

仿佛就跟她擰上了一般,牙齒也咬得更為厲害,唇=舌粗暴的纏著她,讓她根本透不過氣來.

而他的大手,死死地掐著向晴的下巴,讓她連腦袋都別想往左右兩側偏半分.

向晴被他這般折騰著,特別難受.

連呼吸仿佛都要被他奪了去,唇上傳來一陣麻痹感,幾乎已經沒了多余的其他感覺.

"陸……陸離野,你放開我……"

向晴伸手,擰著想要去推他,"你……你發什麼瘋啊!!唔唔唔————"

話還未來得及完,聲音就被他粗暴的深吻給吞沒了去.

陸離野那凶猛的架勢,仿佛是要生生將向晴拆吃入腹似的.

他的手指,狠命的掐著向晴的下巴,喘著粗氣,沖她低吼道,"對,我就是瘋了!今晚我就是發了瘋,瘋得只想狠狠地,一口一口把你給吃入腹中去!開了你的膛,破了你的肚,把你的心髒挖出來,好好的看一看,看看你的那顆心里到底裝著幾個男人!!"

他的怒意,彰顯在他那雙赤的眼底.

胸口,因怒而劇烈起伏著.

話音落下,根本不等向晴答話,陸離野涼薄的唇=瓣又再次肆意的朝她襲了過去.

大手瘋狂的撕扯著她的裙衫.

起初,向晴還有些抵抗,雙手去抓陸離野放肆的大手,"陸離野,我們……有話好好……"

她的渾身,滲出一層熱汗來.

不知是痛的,還是給累的.

向晴喘著氣兒,著眼問他,"你……非得對我用這麼粗暴的嗎?"

"本少爺怕你不動粗的,你不記事兒!!"

陸離野喑啞著聲線一聲粗吼,聲音渾厚,中氣十足.

話落,長手一揮,直接將向晴身上的裙衫給粗暴的扒了下來.

下一瞬,下=腹用力一挺……

便狠狠地將她給貫穿了!

"啊——"

在沒有任何准備的況下,向晴忽而被強行擠入,疼得她忍不住尖叫出聲來.

"混賬——"

向晴大罵,長發凌=亂的披散在肩頭,劉海被淋漓的汗水染了個透濕,黏在臉頰上,狼狽極了,"出去!!給我出去——"

回應她的,卻是陸離野更加凶猛粗暴的撞擊.

向晴的後背,一次又一次,被他狠狠地頂在浴=室的玻璃門上,發出陣陣搖曳的聲響,與陸離野粗重的喘=息聲交融在一起,此起彼伏的響著……

向晴起初疼得快承受不住了,最後,抵抗無效,干脆死死地纏著陸離野,一張嘴,就報複性的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咬一口仿佛是不過癮一般的,再咬一口,又咬一口……

直到,唇齒間里傳來一股血腥的味道,向晴適才住了嘴.

而下面的撞擊,更是隨著她粗暴的回敬,而變得愈發凶猛起來,那架勢,幾乎是要將她給生生吞噬.

兩個人,就這麼在浴=室里邊愛邊斗……

向晴累得大汗淋漓.

陸離野更是興奮熱汗揮灑.

卻偏偏,兩個人,都是發擰的人.

向晴不肯服輸,咬著牙,承受著他給自己帶來的這一波又一波的沖擊.

疼,忍著!!

亢奮,也忍著!!

赤著雙眼,惡狠狠地瞪著眼前的男人,"陸離野,只會在這種事上欺負女人的男人,不算個男人!!"

陸離野攫著她倔強的下巴,冷笑,"連這種事上都沒辦法征服一個女人的漢子,那也配叫'男人’?"

這*,向晴幾乎被陸離野折騰得死去活來.

後來,怎麼洗完了的澡,又怎麼回到的*=上,向晴幾乎已經不太去記得了.

只知道,整間浴=室都差點被他們倆給砸了.

浴巾散亂了一地,丟得到處都是.

兩個人都是擰巴的人,誰也不肯向誰低頭認輸,以至于滾落到了*=上時,倆人依舊還在咬牙對峙著.

陸離野把向晴壓在*=上,單臂擰著她的手,舉高至頭頂讓她完全動彈不得.

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質問她,"你跟莫里爾到底什麼關系?"

"你覺得是什麼關系,就是什麼關系!!"

向晴被他徹底給惹火了!

這家伙向來在事上就不尊重她,這回,更甚!!

簡直就把她當成了發泄=欲/望的工具!!充/氣/娃娃!!

她就算從前再有心思解釋,再這一刻,也徹底沒了!

"我再問你一次,你跟他到底什麼關系??"

陸離野擰著她的下巴,質問她.

"那我再回答你一遍,我跟他什麼關系,從來就跟你陸離野沒有任何關系!!你認為我跟他什麼關系,就什麼關系!!你現在這麼對我,不就是證明你已經清楚的認定我跟他什麼關系了嗎??"

向晴梗著脖子,著眼眶,倔強的朝他吼著.

"我問你——你跟莫里爾,到底什麼關系?!!!"

陸離野渾厚著嗓音,再次朝向晴吼問了一聲.

聲音大到幾乎能讓隔壁的住客都能聽到.

他的眼眶,血絲很重.

胸口,劇烈起伏著,怒意隱在眉眼間里,化都化不開去.

那模樣,像頭被惹怒的雄獅,仿佛是只要她再敢錯一遍話,他便能活生生的將她拆吃入腹!!

向晴死死地咬著下唇,拒絕再回答他的問話,只是赤著雙眼,冷冷的,沒有任何溫度,沒有任何表的盯著他看.

一直看著……

甚至于,連眼神里都尋不出半分多余的緒來!!

陸離野赤著雙眼,與她對峙著.

兩個人的呼吸,粗重的教纏在一起……

很久——

陸離野猛地翻身從她身上坐了起來,就聽得他一聲粗暴的低吼,"滾——"

安卓用戶的親們,趕緊把手里的票子砸下來吧!!1翻3的哇!!有了票子,明天給大家加更的哈!!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6):野的女朋友!【見家長啦!】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8):喂她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