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38):喂她吃飯  
   
尾聲(二)晴陸漫漫(38):喂她吃飯

向晴不知自己是什麼時候從酒店里出來的.

夜風襲來,渾身冰冰涼涼的,尋不出半絲的溫度.

她不由打了個寒噤,眼眶一,鼻頭一酸,差點就有淚滾落了出來.

但她忍住了.

她景向晴就是這麼犟,哪怕心里再委屈,沒把她逼到那種絕路上,她定然不會輕易掉眼淚的.

唇微腫,麻痹得只剩下幾絲疼痛.

身下,更是如同被人生生撕開了一般,每一步路,都疼得鑽心.

酒店值班的門童給她攔了輛出租車,見她面色蒼白,緒不對,忙擔憂的問她,"姐,您沒事吧?"

"沒事……"

向晴搖搖頭,坐進了出租車中去.

門童這才替她將車門闔上,又負責任的同出租車司機叮囑了幾聲,方才讓他開車離開.

半個時後——

車,停在了公寓門口.

向晴給了出租車費後,扶著車門下車,一步一步,艱難的上樓.

每走一步,就像針鑽著般疼.

她卻執拗的要從台階上,拾步艱難的往回走.

向晴亦不知道自己這是在跟誰擰著脾氣,疼得明明是自己……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向晴照常去上班.

隔了*,她就像個沒事兒一般,又恢複到了以往的滿血狀態,迎接著新的一天人生.

才一到公司,主編就把她叫到了辦公室.

"向晴啊,我可真是沒想到,原來你跟莫總竟是這層關系!"她開玩笑的道,"早知道這樣,你還不如把這一手消息給咱們報社呢!那也總算肥水不流外人田呀!結果,自家的新聞被其他雜志和報社給搶了去!這事兒你可得負責呀!"

提到和莫里爾的緋聞,向晴有些不是滋味,"雯雯姐,我跟莫總其實就是單純的朋友關系,我跟他的那套照片確實是被有心人給拍下來的,至于誰是所謂的那個有心人……如果是不知名的觀眾倒也無所謂,如果是我們內部的自己人,那我景向晴也絕對不是個好欺負的主!"

"自己內部的人?"

主編皺眉,"你的意思是,咱們報社的人故意賣了你的新聞?"

"不一定,但也不能完全排除這個可能性."

"向晴,正如你的這樣,如果這事兒真是出自咱們內部人員,我也定不姑息!畢竟,連自己人都能賣掉的,這種人,我也不樂意讓她做我的下屬!"

"謝謝雯雯姐……"

向晴心下有些動容.

主編李雯歎了口氣,"其實今兒找你來本想讓你借著和莫總這層關系,再深訪他一回的,但既然你都了你跟他不是那層關系,那也就算了,免了你們見面尷尬不是."

"謝謝雯雯姐的理解,那沒什麼其他事,我就先出去了."

向晴倒也不客氣.

"嗯,去吧……"

李雯揮揮手,示意向晴出了辦公室去.

才一從辦公室出來,就遇到了秦瀝瀝.

"向晴姐!"

秦瀝瀝倒是挺熱的,"這麼早,主編叫你進去干嘛啊?"

向晴深意的看了她一眼,搖搖頭,"沒什麼,就八卦一下我跟莫里爾的事,不過雯雯姐待我還真是沒話可,她了,如果那照片是咱們自己內部人員送出去的,她一定不會輕易姑息!"

向晴不經意般的完,拍了拍秦瀝瀝的肩膀,笑道,"趕緊忙去吧!"

完,側身經過她,往自己的辦公桌前走去.

秦瀝瀝看著向晴離開的背影,臉色的神微微變了變.

手,擱在身前,抖了抖……

…………………………………………………………………………

向晴接到李云婳的電話時,還有些受*若驚.

"伯母,您怎麼這會兒給我打電話呢!"

向晴正忙著整理手邊的訪問稿,將手機夾在耳朵與右肩中間,笑問她,"您找我有什麼事嗎?"

"向晴,在忙著吧?媽有沒有打擾到你?"

"……"

李云婳開口閉口一個'媽’字,讓向晴每次聽起來都覺得怪怪的,特別別扭.

但心里卻有種不出的悲涼感……

"伯母,我還好,不是很忙,您有什麼事就吧,沒事……"

"其實媽也沒別的事,我那兒子你也知道,平時忙得連個人影都沒有,媽這心里可孤單著,這不想著,今兒個在咱們這套房的廚房里給你下個廚,等你下班了,你就來陪媽吃個便飯,你看怎樣?"

這話,聽得向晴心里莫名酸酸的.

"伯母,快別這麼,我下班之後就帶您和伯父下館子吃吧,您要親自為我下廚的話,那得多麻煩……"

向晴哪好意思讓李云婳給自己親自下廚啊!

"不麻煩,不麻煩!這有什麼好麻煩的呀,反正又不需要自己去市場買菜,待會就有服務員負責送新鮮的食材過來,你告訴媽,想吃什麼,媽給你做."

向晴很是感動.

雖然自己和陸離野昨兒晚上打鬧了一架,但對于他母親的熱,她哪里還好意思推脫,忙笑道,"好,謝謝伯母,我吃什麼都好,您只管看著做就成,但千萬別做太多了,我一向吃不了什麼菜的."

"好好,就做幾個家常菜,那媽等你……"

"好."

李云婳為了不打擾向晴工作,也就沒跟她多聊,約好之後便匆匆掛了電話.

然後,又飛快的撥通了自己兒子的電話.

她跟兒子,還真有一年多沒見著了,再見時,最為驚喜的自然就是自己這未來兒媳婦了.

可昨兒晚上跟他們倆吃了一頓飯後,卻總覺得氣氛有些不對勁兒.

倆年輕人明顯都在冷著對方!

吵架了!

她過來人是一眼就看明白了,自己這兒子是真喜歡上了這姑娘.

她這當媽的,哪能不給兒子多撮合撮合點呢!

起初,打電話給陸離野的時候,他太忙,可能要晚上吃過飯後才能過去看他們倆老,結果,李云婳一哭二鬧的,就差沒上吊了,可終于把自己兒子這尊大佛給請動了,答應來陪他們一起吃這頓晚餐了.

但她沒告訴他,向晴也會過來.

就當給他們倆年輕人一個驚喜了!

下班後,向晴先是去了一趟水果市場,買了些時下最新鮮的水果,這才往酒店去了.

她到的時候,李云婳還在廚房里忙碌著,陸川行正一個人坐在廳里看報紙.

"伯父,伯母!"

向晴忙熱的同他們倆老打招呼.

"哎呀,是向晴來了吧?"

廚房里,就聽得李云婳在喊著.

"嗯,是!"

向晴笑著應合了一聲.

陸川行忙起身招呼向晴,"來就來,還帶什麼水果啊.來來,坐著,伯父給你倒口水去!"

"伯父,別忙了!我自己來就好."

向晴著,就直接往廚房里去了.

李云婳正洗手預備出去迎接向晴的,一見她進來,忙道,"快快,出去,廚房里油煙重,出去坐會,很快就好."

"沒事,伯母,我幫您打打下手!"

向晴沒出去,拿過一旁還沒來得及洗淨的菜,就兀自忙碌了起來.

李云婳怎麼勸她都勸不動,最後也只好作罷,笑呵呵的同未來媳婦一起忙了起來.

"你這丫頭,怎麼就這麼賢惠呢!"

李云婳當真是對自己這媳婦贊不絕口,"向晴啊,一定是我兒子把你給賴上的吧?"

向晴怔了怔,正猶豫著到底要不要跟李云婳老實交代自己與陸離野真正的關系,可最後,還是罷了.

所謂真正的關系又是什麼呢?

難道跟人家當媽的,我跟您家兒子其實什麼關系都不是,不過頂多無聊的時候滾個*單,玩玩對方?

要真這麼了,讓人家長輩心里怎麼想呢!自己的臉面又往哪兒擱呢?

何況,他陸離野都沒急著解釋呢,她在這瞎操什麼心啊?

向晴笑笑,"伯母,你快別這麼誇我了,我這人啊,可真跟'賢惠’二字扯不上邊兒,其實這飯我都不怎麼會做,也只能幫您打打下手了."

"如今的丫頭那可都是家里爹媽的心頭肉,真正懂得下廚的沒幾個,正常!我當年嫁他爹的時候,還不照樣什麼都不會,煮個飯連水都沒飯,開鍋後米還是米,別提多窘了!哈哈哈……"

向晴看著李云婳笑得這麼開心,自己也不由跟著笑了.

曾經向晴聽自己的媽媽過這樣一段話,這女人啊,找老公光看自己老公人品如何還不成,還得看看這家里的公公婆婆是怎樣的人,要這公婆不好相處,那這男人不管多優秀那也找不得,因為很多時候啊,美美的一段婚姻有可能就這麼被公婆兩人給生生拆了,到時候受傷的還是她們這些女人.

這會,向晴忍不住想,如果自己真嫁給了陸離野,那便定然沒有這樣的憂慮了吧!

很快,向晴就被自己這個大膽的念頭給駭住了.

嫁他?

他們倆連八字都還沒一撇的事兒,她居然會想著有一天嫁他……

向晴趕忙回神過來,低頭,洗菜.

卻忽感覺,有一道冰冷銳利的視線從身後朝她剜了過來.

向晴下意識的回頭去看,微微怔住.

門口,站著的不是別人……

正是剛剛自己腦海里一閃而過的……陸離野.

他雙臂環胸,冷冷的立在門邊上,一雙漆黑的鳳眸如若卷著狂風,幽幽的盯著向晴看著.

目光銳利,如刀似刃.

向晴又想起了昨兒夜里他的那句所謂的'滾——’,心口頓時一疼,連忙別開了眼去,折回身子,低頭繼續忙.

"哎呀,野來了!來來,趕緊進來,幫媽做點事!"

李云婳看一眼向晴,忙招呼著陸離野進廚房.

陸離野依舊倚在門框邊上,不肯動.

"還杵在那干什麼?快點,幫媽把這湯水搗出來!"

李云婳見自己不動,只得上前來拉他.

"伯母,還是我來吧!"

向晴著,就要去開那燉湯的砂鍋.

大概是心不在焉的緣故,向晴根本想都沒想,雙手往砂鍋蓋上一搭,下一瞬,"啊——"的一聲驚呼,燙得她急忙收了手去.

下意識的,手,去捏自己的耳朵,卻不等她反應過來,只覺自己的手被一只冰冷的大手強勢的拉住,拽著她就往盥洗池前走.

水,打開.

陸離野抓著她兩只手伸進涼水中,一邊吼道,"不會做就別逞強!"

他冷魅的眉眼間還隱忍著明顯的怒意.

"沒事吧?燙得厲害嗎?我看看,我看看……"

李云婳擔心得很.

向晴的手,被陸離野的大手握著,熱燙的感覺,仿佛飛快就從指尖消失,直接蔓延到了她的心尖兒上.

"伯母,我沒事……"

向晴沖李云婳笑笑,"您別擔心."

她的手在陸離野的大手中不著痕跡的掙紮了幾下,抬頭,看一眼身邊的陸離野,正巧,他也正低著頭,冷冷的瞪著她看.

"別給我亂動!!"

他警告她.

聲音冷得如寒冰,沒有半許溫度.

李云婳見著倆人這份親昵的模樣,會心一笑,忙道,"野,你把向晴帶出去吧!這里我一個人能搞定!"

"伯母,我沒事的……"

"你別給我媽添亂了!"

陸離野冷幽幽的聲線又再次從向晴的頭頂響了起來.

話都被他到這份上了,向晴哪里還好意思在這廚房里呆著了.

很快,她被陸離野拉拽著從廚房里走了出來,經過大廳,直接進了里面的廳去.

"在這坐著!"

陸離野指了指沙發,冷涼的命令她.

而後,進了臥房里的洗漱室去,再出來,手里多了一只牙膏.

他把牙膏丟給向晴,"擦點!"

"其實沒什麼事兒……"

向晴嘴上是這麼著,但還是照著他的話,乖乖的給自己的手抹了點牙膏.

左手抹完後,再給右手抹時,就顯得有些不方便了,擔心把手指上的牙膏抹走,動作就木訥了些分.

但她就是沒肯開口請陸離野幫忙.

陸離野站在一旁,面無表的看著.

許是實在有些看不下去的緣故,忽而彎身,一把將她手里的牙膏搶了過來,在她身旁坐下,抓過她的右手,沒話,只自顧替她抹起了牙膏.

還好,她的手燙得不是很厲害,沒見水泡,降了溫後就能好轉了.

"沒有金剛鑽,就別攬那瓷器活!干嘛?爭表現啊?!"

陸離野不留余地的譏諷著向晴.

語間隱忍著明顯的怒意.

"我不是那意思!"

向晴辯駁.

"也對!你爭什麼表現啊,那是我媽,又不是你=媽!"

陸離野給她上好牙膏,順手往沙發上一丟,冷涼的回她的話.

"你話不用句句帶著刺,今兒過來我本不知道你會來的,既然這麼不歡迎我,我走就是了,你也別不開心."

向晴著,起身要走.

"你給我站住!"

陸離野一聲高喝,起身,一把粗暴的將向晴給擄了回來.

"干什麼?!我讓你走了嗎?!"

"這頓飯我在這你們也吃得不會開心,再了,這是你們的家庭聚餐,我在這呆著也不太合適."

面對他的粗吼,向晴就顯得平靜多了.

"那你來之前怎麼就沒覺得不合適啊?"

陸離野慍怒的反問她.

"那你昨兒突然帶我來見你爸媽,怎麼也沒覺得不合適呢?!"

向晴聞,也有些上了火,話的聲音不由提高了好幾個分貝.

這一問,還真讓陸離野怔了數秒.

眼眸深陷了下去,眸仁瞬間暗沉了幾許.

他扣緊向晴的手臂,"吃了飯再走."

向晴微鄂,抬頭看他.

"我媽喜歡你."

"……"

向晴心里微微一痛.

扯了扯嘴角,半晌,點頭.

而後,轉身,出了房間去.

兩個人出來,飯菜已經上了桌,李云婳忙招呼著他們倆上桌,"來來,趕緊的,吃飯了!"

"好香啊……"

向晴像是剛剛什麼事兒都沒發生過一般,依舊笑得甜如蜜.

"趕緊的,坐."

李云婳拉著向晴上桌,看一眼她剛塗完牙膏的手,呼道,"哎呀,向晴的手這受了傷,又塗了牙膏,我看吃飯是不怎麼方便了,野,坐過來!!你負責給向晴喂飯!"

"啊??"

向晴窘迫的看著對面的陸離野,忙擺手道,"伯母,不用了,不用了!!我的手沒什麼大事,我去把牙膏洗洗,馬上就來!!"

她著,起身就要去洗手.

肩膀卻忽而被一只大手給按住,"坐下!"

冷幽幽的嗓音,從頭頂上飄來,黑影閃過,就見陸離野在她左側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向晴登時有種連氣壓都強了好些倍的錯覺.

李云婳見狀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來來,趕緊吃飯,吃飯……"

向晴窘迫得只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她的手確實沒什麼大事了,還被他們這樣伺候著,她心里多少有些別扭和尷尬.

"張嘴!"

正想著,一團米飯帶著一片肉就塞到了向晴嘴邊來.

向晴愣了一下,看一眼陸離野,又不好意思的瞅了一眼對面的李云婳和陸川行,見他們都面無異色的只吃著自己的飯,向晴趕忙張嘴,把那口飯吞咽了下去.

什麼味兒,她其實真沒多少感覺.

一門心思就想著這喂飯的事兒了.

陸離野漆黑的鳳眸深意的瞥了她一眼,而後,就著她用過的筷子和碗,沒所謂的往自己嘴里夾了口飯菜.

向晴張嘴微鄂的看著他,想什麼卻又實在礙于他爸媽在場,她只好悄悄的拉了拉他的外套衣擺.

陸離野低頭看一眼自己的衣擺,而後,視線上移,落在她的臉上.

向晴在桌下,悄悄的指了指他手里的碗筷,陸離野淡淡的掃了她一眼,故作不解,忽而,大聲問她,"干嘛?"

"……"

李云婳和陸川行同時轉了頭過來看向晴.

向晴登時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

趕忙賠笑,搖頭,"沒……沒事……就是覺得,喂飯有點別扭,我還是自己吃比較好……"

話音才一落,唇=瓣都來不及緊閉,一團米飯又再次朝她的=嘴塞了進來.

貝齒磕在他伸過來的竹筷上,他斂眉,低沉的命令道,"把嘴張大點!"

三雙眼睛盯著她,向晴只能尷尬的張大嘴,把他送過來的飯乖乖的吞咽了下去.

手去抓他手里的筷子,"我自己來就好……"

陸離野反擒住她的手腕,平靜的看著她,幽幽的警告她道,"景向晴,還想安安生生吃頓飯,就別再給我瞎折騰了!再折騰,我=干脆就連筷子都不用了,直接用嘴來!要試試嗎?"

"……"

這話,他居然好意思敢當著他爸媽出來!!

無恥,厚臉皮!!

向晴著臉兒,在心里不斷地腹誹著他,然,面對他喂過來一口又一口的飯,她再也不敢拒絕,也不敢多什麼,只能乖乖的吞掉……

這頓飯吃下來,最為開心的莫過于李云婳了.

"野,待會你負責送向晴回去!"

向晴偷偷瞄了陸離野一眼.

陸離野沉吟了一聲,什麼都沒,就當應了.【中午之前還有一更,求月票】

【親愛的們,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2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7):要不我堵了你的嘴,要不你閉嘴!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39):景向晴,誰他媽跟你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