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2):如果我懷孕了怎麼辦?  
   
尾聲(二)晴陸漫漫(42):如果我懷孕了怎麼辦?

秦瀝瀝不知怎麼的,忽而一下子就哭出了聲來,"景向晴,你跟陸離野其實都是一路貨色,你們倆都是混賬!!!明明是你們先對不起我的,為什麼總到最後被逼到無可退路的人就是我!!你們倆這麼對我,就不怕我那孩子的孤魂來找你們嗎?!!"

秦瀝瀝的話,讓向晴腳下的步子,驀地一頓.

回頭,冷涼的看著對面滿眼淚痕的秦瀝瀝,"什麼孩子,什麼孤魂?!"

秦瀝瀝冷笑,"陸離野就沒告訴過你,我曾經為他懷過一個孩子嗎?"

向晴怔鄂的瞪著她.

對于這突來的往事,向晴好長時間,都消化不過來.

她雖然知道陸離野同這個女人的往事,可……她從來沒想過,原來他們之間,曾經還有過如此深刻的牽連.

要……心里不嫉妒,那一定是假的!!

不在意?怎麼可能!!

"秦瀝瀝,你告訴我這些,想明什麼?"

向晴不著痕跡的深呼吸了口氣,抬眼,冷幽幽的看著她,"想我退出?還是想用你悲涼的過去驚醒我?如果是前者……"

她搖頭,"別做夢了!如果是後者,我先謝過你!但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會像你這樣把自己弄得如此狼狽……"

她完,轉身,推開/房門要進屋.

卻聽得秦瀝瀝在她身後尖喊,"景向晴,你到底還有沒有一絲絲的良心?你心里怎麼就過意得去?!!!"

向晴聞,猛地回頭,慍怒的沖秦瀝瀝大聲喊道,"我他/媽為什麼要過意不去??讓你懷*孕的人是我景向晴嗎?還是我景向晴拉著你,非逼著你去流/產的??!"

"是陸離野!!是他!他是我孩子的爸爸,你怎麼還好意思安安生生的跟他在一起!!?"

"秦瀝瀝——"

向晴冷涼的叫住了她,非常不耐煩的打斷了她那些荒謬的話,決絕道,"你跟陸離野的過往,我從沒參與過,也不想去參與,別他媽硬生生的,把我拽進去!!而我跟陸離野的現在,你也別夢想著參與進來!!就算你從前多了個孩子又怎樣??那只是從前!!別他媽把屎盆子往我頭上扣!!句難聽點的,如果你嘴里的那個混蛋足夠愛你,你肚子里的孩子,大概現在都能叫媽了吧?!"

向晴狠心的完,不等秦瀝瀝再話,"砰——"的一聲,就將房間門摔上,將她完完全全的阻隔在了門外.

向晴抵在冷涼的門板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心口,宛若被刀絞著一般,難受到了極點.

剛剛那些話,她自知自己得太狠了,表面上總想掩飾著自己的不在意,可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在意……

而且,她在意得不得了!!

他陸離野和秦瀝瀝的過往,她從來沒去刻意的了解過,也根本不想了解.

卻忽而知道原來他們之間曾經有過一個孩子,這感覺……

很悶!!

悶得讓她有些透不過氣來.

忽而就明白了,為什麼她秦瀝瀝總想抓著陸離野不放……

一個女人,願意為一個男人懷*孕,那不是因為愛極了嗎?!

而那個男人呢?

能讓女人為其流*產的男人,一定不會是個好男人!!

門板後,傳來秦瀝瀝歇斯底里的痛哭聲,那一道道的抽泣聲,就如同一把把的鋸刀,剜在了向晴的胸口上……

忽而,向晴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是陸離野撥過來的.

光在黑暗的房間里,不停地閃爍著.

光線明明很弱,卻閃得向晴的眼睛那麼疼……

她直接按下了掛機鍵,沒有接聽.

她不是生氣了,只是,暫時真的沒有想好,該如何同他交流,才不別扭.

電話掛斷,又再次響起.

這回是短信,簡單的一句話,"回我電話."

向晴沒有理會,直接刪除.

五分鍾後,微信又蹦了進來,向晴干脆看也沒看,直接選擇了關機!

無力的摔在**上,用被子把自己悶得死死地,就這麼昏昏沉沉的讓自己睡了過去.

……………………

隔天周末,向晴約了云璟出來逛街.

"三兒,昨天秦瀝瀝跟我了些她和陸離野過去的一些事……"

向晴的心,有些低落.

云璟挑衣服的手,驀地一僵,回頭看她,惱道,"那丫頭故意的吧!"

"你也知道吧?"

向晴拾起眼皮看了云璟一眼.

"我知道什麼?"

云璟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秦瀝瀝懷*孕的事!"

云璟臉上的表微微變了變,半晌,才糾正向晴,"不是懷*孕,是懷過孕,把話清楚點!"

向晴失笑.

這很重要嗎?

"對,她是懷過陸離野的孩子!還是我帶她去流*產的,你哥……也知道!"

云璟了實話.

"我哥?!"

向晴微鄂.

"是!正因為你哥知道他過往的那些事,所以之前才一個勁的向我打聽他陸離野,我想大概他是不放心你!不過,我覺得這事兒卻也不能全怪他."

"嗯?"

"秦瀝瀝一定沒告訴你,是她自個在套子上戳了個洞,把陸離野給算計了,才多出了個孩子來吧!"

向晴安靜的聽著,不發表任何論,面上的表也相對比較平靜.

云璟擔憂的看了向晴一眼,這才又繼續,"實話,這種悲劇也是她自己給作出來的!當年大家都還是學生,她明知道陸離野是不可能對她負責的,她還要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根本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那陸離野呢?他當年什麼態度?"

"你希望他什麼態度?"

云璟沒有作答,反問向晴.

向晴迷茫的搖了搖頭.

云璟歎了口氣,"向晴,每一個人在每一個年齡階段對一件事的處理方式,都會有不同的,你不能憑借著他的過往去評論他的現在,這樣對他而不公平!你了解現在的他,認識現在的他,不就夠了嗎?何必在意他那些你從未參與過的從前?"

向晴覺得,三兒這話,得特別在理.

她笑了笑,點點頭,沒發表其他的意見.

"倒是秦瀝瀝那種人,你得防著點兒……"

"嗯?"

向晴狐疑的看著云璟.

云璟想了想,這才道,"其實我不太喜歡三道四的,不過現在你既然跟陸離野已經牽扯不清了,有些事還是提醒你一下比較好."

從前,她不太清楚向晴和陸離野的關系,所以也就沒同她特別過秦瀝瀝.

云璟拉著向晴出店門,在一邊的休息椅上坐了下來,這才道,"既然秦瀝瀝已經知道你和陸離野的關系了,你還是早點從你那房子里搬出來吧!別跟她住一塊兒了!"

云璟真誠的勸著她.

"怎麼啦?"

"她那人吧,心眼特別多,只要哪個女人跟陸離野稍微走近點,就准沒好果子吃!我跟陸離野不過只是好朋友而已,最後被她給虧慘了!你知道我跟你哥為什麼錯開了兩年嗎?"

"不就是那封信嗎?"

關于那封陰差陽錯的信,向晴是有聽三兒跟她提起過的.

當年她聽聞這個悲的故事後,差點就感動的抱著三兒跟她一起痛哭了,好在她是個淚點比較高的女孩.

提到那封信,云璟心里多少還有些難過.

而如今,連那封信的主人都不知身在何處,甚至于不知他是否還安好時,云璟的心里就更加難受了幾分,半晌,才聽得她緩緩道,"當年,那封信就是被秦瀝瀝掉包的……"

"什麼??"

向晴驚愕的看著云璟,"為什麼?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初聽到這個結果的時候,她心下有些替哥哥和嫂子氣惱.

"她希望我趕緊去美國,那樣就可以離得陸離野遠遠的!她那種人就是,為了自己以為的愛,就可以罔顧別人的愛,呵!!真是個自私又討人厭的女人!!你最好離她遠點!!"

向晴瞧出了云璟的傷心,拍了拍她纖瘦的肩膀安撫她,"事都過去了,別傷心了."

"我沒事……"

"我哥會回來的!!"

"對,一定會."

這一點,她一直堅信著.

————————————最新章節見《添香》——————————————

傍晚時分,向晴回公寓里收拾行李.

才走至公寓樓下,驀地,停住了腳下的步子.

槐樹下,停著一輛熟悉的賓利車.

陸離野修長的身影慵懶的倚在那里,正有一口沒一口抽著煙.

而他的跟前,還站著一個笑靨如花的女孩……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秦瀝瀝!

兩個人,似乎在聊著些什麼.

向晴聽不大清楚,但能明顯的感覺到,是秦瀝瀝一直在費心的同陸離野答話,而陸離野並未做過多的搭理,只是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著腔.

目光總會時不時的往公寓門口瞧過來,劍眉深蹙著,似乎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

直到第三次往門口掃過來的時候,終于見到了正朝著他們走近的向晴.

陸離野二話沒,扔了手里的煙蒂,看亦沒多看一眼跟前的秦瀝瀝,大跨步的就朝向晴走了過去,"為什麼從昨兒晚上開始就不聽我電話,也不回我短信?!"

他站在她跟前,沉著臉,居高臨下的質問著向晴.

秦瀝瀝見到向晴,面上的表驀地一白.

向晴沒有急著回答陸離野的話,只微微偏頭,透過陸離野去看他身後的秦瀝瀝.

轉而又深深的盯了陸離野一眼.

這才幽幽的道,"你來得正好,今兒我正准備搬家,你幫我搭把手吧!"

"搬家?"

陸離野微鄂,眯了眯眼,審度著跟前語氣淡淡的向晴.

之前他怎麼勸她,她都不肯搬,怎麼今天突然就要搬家了?!

理由顯然只有一個……

那就是,她跟她的室友,發生了沖突!

"向晴姐,你要搬走??"

秦瀝瀝忽而迎了上來,眼眶一片通,央求著她,"向晴姐,昨兒的事是我的不對,我跟你道歉,你別生我的氣了,好不好??你留下來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那樣的事了!你別搬了……"

向晴皺眉看著跟前聲淚俱下的秦瀝瀝.

她不知道到底是秦瀝瀝真的是個性中人,還是她的戲實在演的太逼真了,都讓向晴有些動容了.

但,那樣的動容,絕對只在數秒之中.

當看到秦瀝瀝將余光再次往身旁的陸離野瞄了過去的時候,向晴忽而一下子恍然大悟,明白了過來.

她留的哪里是自己,根本就是自己身邊的這個男人!!

她留下來,陸離野才會有機會出現在她的公寓樓下……

向晴不知自己是該奚落她,還是該同她.

何苦為了一個男人,如此低聲下氣的來求一個自己討厭的人呢?!

向晴沒理會秦瀝瀝,只同陸離野道,"先上樓吧!"

陸離野點點頭,拉過向晴的手,就往樓上走.

看著他們倆緊密相牽的雙手,秦瀝瀝一張臉愈發煞白,沒了半分血色.

一進樓道,陸離野沉聲問向晴,"為什麼不接我電話?跟她有關系?"

"你們倆剛剛在聊什麼?"

向晴不答,抬頭反問他.

"我打你電話不通,所以就干脆到你樓下等你,結果你沒下來,她倒下來了,我問她你在不在,她你出去約會去了!你跟誰約會了?"

陸離野眯著眼兒,問她,長指伸出來,壞壞的勾了勾向晴的下巴,調/戲她.

向晴諷笑,"她得沒錯,我確實跟人約會去了!不過這人是我嫂子!"

她秦瀝瀝還真是無時無刻的不想著挑撥他們之間的關系!

"云怪?"

"嗯."

向晴點頭.

"她還好嗎?"

陸離野問向晴.

"還好,但我哥不在,心難免有些低落,不過你放心吧,她很堅強,比我們任何人都堅強!"

向晴著,用鑰匙開了門,領著陸離野進了家里去.

秦瀝瀝還沒上來,不知干什麼去了.

陸離野高大的健軀站在她不大的廳里,顯得越發挺拔了些分.

他雙手叉腰,將整個大廳掃視了一遍,這才又將視線回落到向晴的臉上來,"現在能告訴我,不聽我電話的緣由了嗎?還有,為什麼忽然搬家?新家地址選好了嗎?"

"沒有."

向晴直接忽略掉了陸離野前面所有的問題,直接跳到最後一個問題,回答他.

"打算先回家里住上一段時間再."

向晴著,就自顧進了自己的房間.

陸離野滿腹狐疑的跟了上去.

進臥室,闔上*門,拉過向晴,霸道的拽進自己懷里來,"干什麼?在跟誰生悶氣?"

"沒……"

向晴搖頭否認.

掙紮著要出他的懷抱,卻被陸離野反手纏得更緊,"不許騙我!!"

向晴平靜的水眸,對上陸離野深沉的幽眸……

眸底,掠過幾許波瀾.

向晴居然鬼使神差的問了陸離野一句……

"如果我現在懷*孕了,你會怎麼辦?"

"……"

話音落下,那一瞬,時間仿佛徹底定格了.

臥室里,變得出奇的安靜.

呼吸聲,在耳畔間響著,一下又一下……那麼清晰可聞.

許久……

陸離野平靜的同向晴道,"不可能."

而後,放開了懷里的向晴.

向晴微微愣了愣.

半晌,就聽得陸離野沉聲道,"我打了避*孕針."

"……"

向晴聽到這話,心中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她牽強的掀了掀唇角,露出一抹淺淡的笑,"我騙你的……"

"你想知道什麼?"

陸離野盯著向晴的目光,變得銳利了些分.

"你怕我會懷*孕?"

向晴又問他.

如果不是害怕,他又怎麼可能會去打避*孕針呢?

"對,我不希望你懷*孕!"

現在的他們,根本不適合懷*孕.

他的工作性質,根本不允許!

一旦懷*孕了,怎麼辦?

讓她獨自一個人生下來,還是直接流/產?!!

提到流/產兩個字,陸離野忍不住皺了皺眉.

卻忽而,聽得向晴問她,"秦瀝瀝曾經為你懷過孩子?"

陸離野似乎沒料向晴會突然問這個,他有片刻的怔鄂,數秒後,點頭,"對."

半晌,又沉聲補了一句,"孩子流了,我做的決定."

他沒有欺瞞,亦不需要欺瞞.

事實就是事實.

對于他的如實回答,向晴一時間不知該做何反應.

生氣?

她有什麼好生氣的,這事兒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都與她沒關系!

難過?

她不是聖母,心不至于寬成那般.

大概是憋悶和別扭在作祟吧!

陸離野像是明白了向晴從昨兒開始就不接自己電話的理由了,目光深斂著,看定她,"對于我的過去,我給你時間好好考慮,我不逼你……"

他到這里,頓了頓,聲音沉啞了些分,"過去所放下的錯誤,誰也沒辦法抹除!它已經發生了,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等你的答案."

鏡子的新文終于出黑屋子拉!!!《醫手遮天,腹黑教授別野蠻!》文/鄰鏡期待大家的支持拉!!鏈接地址如下,novel./a/816227/【直接複制就能打開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麼麼噠!別忘記先收!!占坑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1):你偷看我的手機?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3):幫他洗白襯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