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3):幫他洗白襯衫  
   
尾聲(二)晴陸漫漫(43):幫他洗白襯衫

陸離野像是明白了向晴從昨兒開始就不接自己電話的理由了,目光深斂著,看定她,"對于我的過去,我給你時間好好考慮,我不逼你……"

他到這里,頓了頓,聲音沉啞了些分,"過去所犯下的錯誤,誰也沒辦法抹除!它已經發生了,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等你的答案."

他完,轉身,開門,出了向晴的臥室,"你收拾行李吧,我去外面等你."

陸離野出去了.

向晴癱軟的坐在*上,頭低著,十指嵌在發心里,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坐了約莫五分鍾,向晴這才開始收拾行李.

外面,秦瀝瀝已經回來了.

一見廳里的陸離野,她蒼白的面容上閃過一抹笑意,連忙迎了上來,"離野,我幫你倒杯水,你先坐會."

她著,就要去廚房給陸離野倒水.

"不用了!!"

陸離野拉住她的手臂,制止了她的行為,"我不渴."

完,連忙松開了自己的手.

秦瀝瀝看一眼他的大手,又看一眼自己的胳膊,眉眼間閃過幾許明顯的落寞.

她是毒蛇猛獸嗎?還是蝕人的毒藥?

不過碰她一下而已,需要迫不及待的松開手去嗎?

"那我去替你洗些水果來……"

秦瀝瀝著又要去忙.

"不用了."

陸離野涼聲拒絕,淡淡的掃了秦瀝瀝一眼,只道,"我還是出去等她吧!"

完,不再理會秦瀝瀝的熱,出了她們的公寓去.

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秦瀝瀝一陣悵然若失.

陸離野倚在門外的牆上,纖長的手指間燃著一根細長的煙,頭微低著,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

青色的煙圈,嫋嫋上升,迷蒙了他湛黑的深眸.

眸底,複雜的愫暗暗湧動著,幾許煩悶隱在他俊朗的眉目間,深沉,不易察覺.

一個時後——

向晴拎著行李箱走了出來.

陸離野見狀,忙扔了手里的煙蒂,去接她手中的行李.

向晴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他腳邊上成堆的煙蒂,輕聲了一句,"沒事少抽點煙."

"我有分寸."

陸離野拎過行李,問她,"就這點行李?"

"嗯."

"那走吧!"

陸離野拉著向晴的手,就要下樓.

"離野!!"

兩個人才要走,秦瀝瀝忽而從里面沖了出來,一把就從背後抱住了陸離野.

向晴怔鄂的看著眼前這副畫面,心里登時就跟打翻了五味瓶一般,百般不是滋味.

手被陸離野牽著,握在手心里,她不適的掙紮了一下,卻反被陸離野握得更緊.

陸離野的表,陰沉了下來.

另一只手,不耐煩的將圈在自己腰間的手,剝開.

而後,緩緩地松開了向晴的手,從褲口袋中將車鑰匙掏了出來,遞給向晴,"你去車上等我."

向晴愣了一下,怔忡的看了他一眼,而後,從他手中拿過車鑰匙,緩步下樓.

游經樓道消火栓的時候,向晴看見了里面倒影著自己那張蒼白的面孔……

秦瀝瀝顯然沒料到,陸離野會遣了向晴離開,頓時,心中一喜,"離野……"

"秦瀝瀝——"

陸離野直接冷打斷她要的話.

他優雅的從兜里拿出一遝支票單,又從容不迫的從西裝的內襯口袋中拿了一支精制的金屬鋼筆出來,沒有抬頭看她,直接問了一句,"要多少?"

"什……什麼意思?"

秦瀝瀝的臉色,登時煞白.

陸離野這才拾眼看了看她,"補償費!"

"我不要——"

秦瀝瀝大聲拒絕.

眼眶通,泫然欲泣.

陸離野皺了皺眉,沒理會她的拒絕,兀自低頭,在支票上'唰唰’寫了數個零,撕下來,遞給秦瀝瀝,面無表的沉道,"聰明的女人,會拿下我這張鈔票,只有愚蠢的女人才會奢望得到我的愛!如果你堅持選擇做後者,那你的結果,將會是一無所有!"

秦瀝瀝聞,眼淚一滑,終究是抑制不住的哭了出來.

她潔白的貝齒,重重的咬了咬顫抖的下唇,淒絕的問他,"陸離野,你真的有用心愛過一個女人嗎?"

"你沒愛過,所以你根本不能理解這種切膚之痛!!"

秦瀝瀝著,伸手奪過了陸離野手中的支票,將其撕成粉碎.

陸離野湛黑的深眸中,掀不起半分漣漪.

不再多,轉身,邁開雙腿,下樓.

頭亦沒回.

他冷漠的時候,足以將人凍傷,而他,卻還能像個局外人一般,冷眼旁觀.

望著他冷涼的背影,秦瀝瀝傷心欲絕的痛哭出聲來.

這個男人,是真的沒心沒肺,才能做到如此冷絕吧!

秦瀝瀝卻不知,再冷漠的男人,也有溫暖的一面……

只是,他想要暖的人,從來不是她!!

………………………………………………

陸離野拎著行李下樓來的時候,向晴已經在副駕駛座上坐好了.

他打開後備箱,將行李擱了進去,方才上車.

向晴坐在車里,雙眼怔怔的看著前方,沒有任何焦距,哪怕陸離野上了車來,她亦沒有偏頭來看他一眼.

"吃飯了沒?"

陸離野問她.

"嗯."

向晴點了點頭.

陪云璟在商場吃過了,不過,她沒吃什麼,沒胃口.

陸離野啟動車身,"那陪我再去吃點吧!"

他著,驅車就出了公寓,往他選定的餐廳駛去.

車,在一家熱鬧的火鍋城前停了下來.

向晴有些詫異,他居然會選擇在這種人特別多的餐廳里用餐.

兩個人在服務員的帶領下,進了靠里的包間.

包房不算,環境也算乾淨舒服的,但到底是火鍋城,哪怕開了空調,還是有些沸熱.

陸離野顯然不是頭一回來這個地方了.

他褪了身上的西裝外套,隨手擱在一旁的椅背上,問向晴,"想吃什麼?"

"你常來這吃?"

向晴忍不住問他.

"心不好的時候就來."

所以,他現在心也很不好嗎?"每次來這都能吃出一身大汗來!"他繼續.

"你心不好?"

向晴故作隨口一問.

陸離野抬眼看了看對面的她,"你覺得這樣,我心能好?"

向晴轉動了一下眼波,又問他,"你剛剛跟她了什麼?"

陸離野看定向晴,如實道,"給了她一張支票."

"……"

向晴愕然.

"你在侮辱她的愛."

向晴.

對于向晴的指控,陸離野卻不以為然,出了一句非常實誠而決絕的話,"兩相悅的才叫愛,單戀不過只是犯賤而已!"

向晴怔怔的望著跟前的男人,不得不承認,哪怕就是這樣壞透了的答案,卻也讓她,控制不住的,怦然心動.

是不是,每個女人的心中都住著一個惡魔,向往著征服這樣冷靜理智的壞男人?!

"我發現你對感,理智得有些可怕!"

向晴搖頭,失笑,喝了一口跟前的檸檬水,一聲歎息,"不敢想象,哪天如果我們分開了,你會是怎樣決絕的態度……"

"那就不要分開!"

陸離野不假思索的回答她.

湛黑的幽眸,深深的鎖定向晴那雙盈盈的水眸.

眉眼間,是認真,是篤定.

而那份魅人的篤定,就如同一顆拋入向晴心池里的石子……

瞬間驚起層層浪花,久久的讓她心緒無法平複.

恰時,包間門被服務員推開來,禮貌的送了兩份菜單過來,便又退離了出去.

"想吃什麼,自己點."

陸離野纖長的手指,越過中間的鴛鴦鍋,點了點向晴跟前的菜單.

向晴發現,他的手指,真的很長很漂亮,還很乾淨.

指骨分明間,卻又格外透著屬于男人的剛勁美.

"看什麼?"

許是她看得太專注,以至于被陸離野抓了個正著.

他問她,唇角掛著一抹性/感的笑.

蒼勁的手指,著已覆上她的面頰,挑/逗般的撫弄了一下,邪惡的問道,"喜歡我的手?"

指腹輕輕滑過她的肌膚,酥酥/麻麻的,惹得向晴的心,跟著他性/感的動作,一陣不受控制的突跳著.

向晴呼吸一緊,臉上漫過幾朵暈,去抓他不安分的手,"別鬧……"

"不鬧!"

陸離野完,捧起她的臉蛋,貓著修長的身形,越過方形餐桌,俯身低頭,深深的攫住了向晴微張的唇.

濕熱的舌尖,肆意的在她的檀口間,攻城掠地,汲取著屬于她的每一分芳香.

陸離野則像是久旱遇了甘霖一般,急不可待的采掘著她.

服務員進來收單的時候,撞見了里面濃的一幕,臉上一,連忙又尷尬的退了出去.

向晴羞惱的去推身前的男人,"鍋都沸了,你快讓開,不然油水要濺身上了."

陸離野終于舍得放開了向晴的唇,點了點她的下巴,"你幫我洗."

"想得美……"

向晴嗤他.

腦子里,卻居然鬼使神差的開始幻想著自己為他搓洗白襯衫的畫面……

向晴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回神過來,就見陸離野已坦然的坐回了對面的位置上,正盯著她壞笑,"別自個腦補了,以後有的是機會讓你幫本少爺洗!連帶芮褲一起,都是你的……"

"……"

被他看穿了心思,向晴的臉,瞬間漲得通,"誰要幫你洗了?!你少臭美!"

很快,點單完畢.

食材也被端上了桌.

兩個人,一頓火鍋,吃得不亦樂乎.

陸離野似乎酷愛吃辣,但他一吃辣就總流汗,以至于一頓飯下來,他已汗流浹背.

淋漓的汗水,染濕了他白色的襯衫,貼著他精壯的身板,卻分毫不顯狼狽和落魄.

看在向晴的眼底,反而覺得這樣的陸離野才更真實,更親近.

飯後,陸離野送向晴回家.

車,在別墅區門口停了下來.

向晴下車,被陸離野拉住了手,"什麼時候給我答案?"

向晴想了想,歪頭,問他,"如果我給的答案是接受不了,你會怎麼辦?"

陸離野愣了半秒,而後,扣緊了向晴的手腕,沉聲道,"我會讓你再好好想想."

"那好吧!"

向晴忽而就笑了,"明天再告訴你答案!"

陸離野眯了眯眼,沒肯放手,"故意讓我今晚睡不著,是吧?"

"誇張!"

向晴拍落他的手,"我進去啦!"

陸離野下車,幫她把行李從後備箱中拖出來,"我送你進去!"

"啊?"向晴緊張的看著他,"要是我爸媽問起你,我怎麼?不行不行,你現在身份特殊,還是少露面比較好."

向晴替他擔心.

從他手里將行李箱拿了過來,"行了,箱子能拖著走,我費不了什麼勁的."

陸離野單臂隨意的撐在行李箱上,問向晴,"要是你爸媽問起我,你會怎麼?"

"……"

這問題……

向晴想了想,"你怎麼跟你爸媽的,我就怎麼跟我爸媽!"

陸離野挑挑劍眉,彎了彎性/感的嘴角,顯然,陸大少爺對于向晴的答案,還是比較滿意的.

"不過如果我爸媽問起你的職業來,我怎麼回答?總不能告訴他們你是臥底吧?所以我只能告訴他們你是混黑/社會的,這麼一的話,我想從此以後我爸媽應該會在我的腿上栓上兩條大鐵鏈,然後勒令我,再敢見你,就打殘我兩條腿……"

向晴還越越來勁了.

"算了,算了,我就不送了,你還是自己進去吧!"

陸離野沖向晴揮揮手,示意她走.

向晴彎著眼睛笑了起來,"那我先進去了,拜拜."

"喂——"

陸離野又喊了她一聲.

向晴才一回頭,就感覺眼前一黑,一件衣衫往她腦袋上罩了過來.

就聽得陸離野喊道,"你爸媽要問起莫里爾干什麼的,你就這麼回答他們,懂嗎?"

"……"

向晴把頭上的東西抓了下來,看一眼,無語.

居然是他身上的那件白襯衫.

再去看他時,他早已不知什麼時候坐上了車去.

上半身還赤果著,性/感的肌理線格外分明.

"你干嘛?!"

向晴無語,看著車上的他,哭笑不得.

"幫我洗了!"

話落,車,如疾風般駛離了出去,飛快的消失在了向晴的眼前.

"……"

向晴看著自己手里的白色襯衫,嘴角忍不住漾開一抹笑意來.

突想起剛剛在火鍋城里,他汗流浹背的模樣.

拿起他的襯衫,貼到鼻尖處聞了聞,沒有她以為的汗臭味,有的依舊是她所熟悉的那股淡淡的,獨屬于他的男性荷爾蒙的味道.

向晴還覺得,這味道……聞起來讓她很舒服,很心安.

她想,或許她真的中這個男人的毒,太深了吧!

以免自己的爸媽瞧見盤問她,向晴將陸離野的襯衫整整齊齊的疊好,收進了包里.

拖著行李才要往自家去的時候,忽而,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是老媽打來的.

向晴心里閃過一抹慌張,四處張望了一下,確定沒有老媽的眼線,這才放心了下來.

接起電話,還沒來得及話,就聽得自己母親在電話里一頓開了,"你在哪里呢?趕緊回來,家里來客人了!"

"我已經在家門口了!誰來了啊?"

向晴心下狐疑.

什麼客人啊?重要到非得她出面不成?

向晴忽而想到什麼,心里登時警鈴大作,"媽,你不是吧?你女兒才多大啊,就給安排相親?!咱們速度是不是太快了點?你要這樣,我可不回去了!"

"都有男朋友的人了,還相什麼親啊!你趕緊回來就對了!"

"啊?"

向晴一愣,"媽,你怎麼知道我有男朋友的?你把話……喂喂喂——"

結果,話還沒完,電話就被那頭的向南給掛斷了.

向晴心急火燎的拽著行李箱就往家里走.

她老媽怎麼知道自己和陸離野之間的事兒?難道剛剛真的看到了?如果待會她真的問起陸離野的事業,自己要怎麼回答?就子承父業?嗯!子承父業,就這麼定了!!

向晴連辭都已經想好了,這才拖著行李往家中走去.

遠遠的就能見到露天的停車場上停著一輛黑色的保時捷,車牌號碼是六個八.

這誰啊?

好像是大人物來著?

可是,為什麼要見她?

向晴滿腹狐疑的往家里走.

"媽,我回來了!"

旋開門鎖,向晴拎著行李進屋,然,再見到廳里的來人時,向晴登時扼在了原地.

鏡子的新文終于出黑屋子拉!!!《醫手遮天,腹黑教授別野蠻!》文/鄰鏡

期待大家的支持拉!!鏈接地址如下,novel./a/816227/【直接複制就能打開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麼麼噠!別忘記先收!!占坑】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2):如果我懷孕了怎麼辦?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6):她是陸離野唯一致命的弱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