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6):她是陸離野唯一致命的弱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6):她是陸離野唯一致命的弱點

屏幕上顯示,發信人:莫里爾!

陸離野一整張俊臉,徹底拉了下來.

看一眼懷里熟睡的女人,他伸手過去,將她的手機拿了過來.

屬于大男人的嫉妒心作祟,陸離野下意識的滑開了她的鎖鍵,而後,一鍵查看信息.

——明天中午,一起吃飯!

喲!!想在他的眼皮底下溝引他的女人?!!

門兒都沒有!!

陸離野咬牙思忖了少許時間,而後,飛快的編輯了一條簡訊過去:"不好意思,明天我已經同我未來的公公婆婆約好了!另外,請問您是哪位?前天剛刪了些通訊錄里不常聯系的人,可能一不心就把你給刪了."

陸離野從容不迫的將短信發送了出去.

而後,不出三秒,一條新簡訊從那頭傳了過來.

——我是她男人!

赤果果的挑釁和宣戰!!

陸離野仿佛都見到了莫里爾那張淡漠而冷酷的臉.

而顯然,他莫里爾也已經發現了這頭執手機的人,並非向晴.

陸離野想了想,到底該回什麼,方才能澆滅到這個男人的囂張氣焰.

我才是她的男人?

NO!太弱了!!

陸離野掃了一眼懷中的女人,桃花眼里掠過一抹精芒,端起手機,沖著兩人"咔嚓"一聲,拍了一張親密的合影,二話沒,點了發送鍵,送給那頭的莫里爾去了!

再然後,不等他回短信,陸離野干脆利落的就刪了他的通訊錄.

後來,再深入的想了想,直接將他納入了黑名單里,永絕後患!!

至于莫里爾後來到底有沒有發來短信,陸離野就不得而知了!

陸離野睡不著,百無聊賴的拿著向晴的手機擺弄著.

順手點開了她的微信,在聊天記錄里尋到了自己:LO是了一半的LOVE.

看了看她不起眼的微信名,又看了看自己的微信名,最後,不動聲色的將她的'晴’字,改成了'VE’.

又翻出自己的手機,把微信名改回從前的'LO’.

好一個侶名!!

而後,在自己和她的個性簽名上,編輯了同樣一句話.

直到很久之後,向晴才無意發現了他的這句話:VE是LO沒完的LOVE!

有一種男人,從不將'愛’掛在嘴上,卻早已將'愛’,浸入到了行動中,藏在了生活的點滴里.

這種男人,就叫,陸離野!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蹲在洗手間里的時候,就聽得外面有同事在議論紛紛.

正預備推門走出去,卻從她們的嘴里,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聽她景向晴做人三上了癮,一個莫里爾都滿足不了她,她居然連同事的男朋友都搶!還真有夠不要臉的."

有人開始在碎叨她.

"真的假的?誰的男朋友被她搶了啊?"

"瀝瀝的呀!她們倆前段時間不是住一起的嗎?每天同進同出的,關系不一直好著嗎?你看現在,兩個人見了面就跟敵人似的,分外眼呢!後來我聽瀝瀝起才知道,原來那景向晴趁著跟她住一塊的機會,近水樓台先得月,直接就把她男人給搶了!"

"沒搞錯吧?景向晴的男朋友可是莫里爾,她還不滿足啊?胃口至于這麼大嗎?"

"呵!連莫里爾那樣的男人都能輕易搞定的女人,你覺得會很簡單嗎?"

"這倒是……"

兩個人話才一完,向晴就推門,幽幽的從里面走了出來.

兩個女人一見鏡子中突然出現的向晴,嚇得一張臉,刷成慘白.

向晴卻不慌不忙的拿出自己的化妝包,從容淡定的站在兩名女同事旁邊補著妝.

兩名女同事顯然沒料到會被向晴抓包,一張臉瞬間羞得通.

向晴倒不以為然,挑眉問了旁邊那散播謠的女同事一句,"你跟秦瀝瀝關系不錯?"

那女同事點了點頭,趕忙又搖頭.

向晴拿出粉撲給自己補了個淡妝,沒去看她,只悠悠道,"既然關系不錯,那就悠著點兒,沒准哪天被她當槍給使了,自己還在幫她上膛!就比如現在!"

完,將粉盒單手一蓋,擱進化妝包里,而後,踩著尖細的高跟鞋,出了洗手間去.

下午——

實習記者的考核大會上.

所有的實習記者都在場,包括秦瀝瀝.

一般,實習記者都是先實習三個月,期滿,沒有重大過錯的,就將轉為正式職工,而公司里的正式職員也就形式般的投票表決一下.

通常,表決都是全體通過的.

前面,所有的實習生都一致表決通過,可到了秦瀝瀝這時兒,忽然就卡殼了.

"我不同意!"

向晴舉手,干脆表決.

秦瀝瀝的臉色登時有些難看.

所有的人,都將視線投注到了向晴身上來.

向晴這才幽幽的起了身來,分毫不留面的批判道,"工作能力一般,人品一般,對新聞的敏感度一般,最關鍵的問題在于,從不重視新聞的真實性,捕風捉影,顛倒是非的能力倒是不錯!"

向晴直白的話,讓坐在最下面的秦瀝瀝,一張臉登時刷得慘白.

"向晴姐,你根本就是……"

秦瀝瀝還想狡辯的,卻被向晴一把將話頭給接了去,"就是什麼?公報私仇?還是血口噴人啊?"

向晴轉而看向主編,"雯雯姐,對于秦瀝瀝的工作能力,我想有好幾名同事跟我一樣感同身受吧,上次賭場的暗訪,如果不是因為她的慌張和膽怯,不至于被曝光,也不至于丟了一段重要素材!至于人品……"

向晴到這里頓了頓,犀利的眼神剜了秦瀝瀝一眼,"連自己的同事和室友都能出賣,編造她的假新聞賣給其他報社和雜志,幫助其他同行搶占頭版頭條,雯雯姐,你這樣的職工,我們報社敢要嗎?"

向晴這話一出,李雯自然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所以,上次背地里將她和莫里爾的新聞賣出去的人,就是她秦瀝瀝!

李雯蹙了蹙眉,看向其他同事,問道,"你們有什麼看法呢?"

台下,所有的職員,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秦瀝瀝坐在最角落邊上,貝齒緊緊地咬著下唇,面色難看到了極點.

手,緊握成拳,擱在雙腿上,隱隱顫抖著.

"雯雯姐."

終于,有同事站起了身來,看了一眼秦瀝瀝,這才道,"實話,瀝瀝的資質相對來還淺了些,上次的暗訪一事,也是對所有員工能力的一種檢測!像我們做新聞的本就時刻處在危險當中,任何行事都必須心謹慎,而這一點,瀝瀝確實還需要再磨練磨練!"

秦瀝瀝聞,臉色越發煞白了些分.

李雯點點頭,目光掃向坐在角落邊上的秦瀝瀝,"既然如此,那秦瀝瀝轉正一事,三個月之後再議吧!其他實習員工照常轉正.散會!"

主編宣布會議結束,所有的同事收拾了手邊的文件,有條不紊的出了辦公室去.

唯有秦瀝瀝,一直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一雙拳頭,不停地緊握……

雙手,因怒或恨,而顫抖著.

………

向晴正要回辦公室的時候,到底還是被秦瀝瀝給攔住了.

她眼眶一片通,里面噙著盈盈的淚水,那嬌弱的模樣兒看起來尤為可憐.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明知道這個工作對我來很重要!!為什麼?"

秦瀝瀝扣住向晴的肩膀,哭著尖聲質問著她.

向晴被她搖得有些頭暈了,不悅的拿開她扣著自己的手,涼聲道,"我不管這個工作對你而到底有多重要,我只知道身為一名新聞工作者,新聞的真實性對普天民眾有多重要!我只知道身為公司職員,一名品德高尚的共事伙伴對于我們而有多重要!!如果你真問心無愧的把自己做好了,那麼,今天誰有資格,誰有權利阻止你轉正?!"

"你根本就是在公報私仇!"

秦瀝瀝哭得泣不成聲.

向晴淡淡的看著對面的她,好半晌,才答道,"是,我不排除我有公報私仇的成分在里面!那又怎樣?"

向晴冷冷的掀了掀嘴角,"我早就告訴過你,我景向晴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主!!"

她完,懶得再同秦瀝瀝廢話,轉身,就往辦公室走去.

才走了兩步,忽而,又頓住,沒有回頭,只同秦瀝瀝道,"還有,跟人我搶了你的男朋友的時候,麻煩你把'男朋友’和'前男友’兩個概念分清楚一點!!如果非賴著'前男友’當'男朋友’,在外人看來,還真……挺不要臉的!"

向晴完,頭亦沒回了,踩著高跟鞋走了.

她承認,今兒她確實有公報私仇的成分在里面!

煩她秦瀝瀝算計她,怒她秦瀝瀝當年把她哥和三兒當猴耍,也厭她背地里嚼她舌根.

她景向晴向來有冤抱冤,有仇報仇的,但絕不跟她一樣低級.

她至少,坦坦蕩蕩的明著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太子酒店內——

厲威召集了幾名得力手下過來商量大事.

他燃了支煙,深深的抽了兩口後,看一眼自己的得力干將,直道,"我打算直接把黎野干了!"

所有的手下聞,倒沒有半許的慌神,依舊很是鎮定.

想必,對于這一決定,厲威也不是第一回提出來了.

"厲哥有好招?"

厲威思忖了數十秒,吐了口煙圈,這才緩緩道,"要想直接拿下他黎野,顯然不太可能!他這人向來精明得很,從不把自己的弱點示于人前,如果就想這麼硬碰硬的會他,咱們定然斗不過他!不過……"

手下期待的看著厲威,靜待他的下文.

厲威將手里的煙蒂,重重的熄滅在了煙灰缸里,手指饒有節奏的在沙發椅的扶手上敲擊著,一聲冷笑,"不過,他黎野現在終于有了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景向晴!!"

"一個女人?"

手下微鄂.

"對!就是一個女人!!"

幾名手下面面相覷,顯得有些不贊同,"厲哥,你確定人黎少會因為一個女人而上咱們的勾嗎?"

混黑/社會的,哪個男人不是把女人當玩具?

怎可能舍得為一個女人而斷送自己的性命呢?

他們的懷疑,也不是不無根據的.

就連厲威也如此懷疑過!

但,他最後決定,放手一試.

橫豎都得拼得你死我活,這回好不容易揪住了他的弱點,他厲威怎可能輕易罷手!

"那厲哥想要我們做什麼?"

"很簡單!綁了她女人做誘餌!引蛇出洞!"

"好!"

"今晚行動!!"

"是!"

"完了後,直接撕票!做得乾淨利落點,不許留下任何痕跡!!"

厲威謹慎的吩咐.

"是!!"

手下領命.

…………………………

向晴獨自下班回家.

剛一從公交車站下來,走了才沒兩步,忽而一輛黑色的商務車從她身邊疾馳而過.

門'嘩’的一聲,拉開,甚至不等她反應過來,一條手臂就從她的身後勾住了她,下一秒,向晴嚇得一聲尖叫,人就已經被擄到了車上來.

整個擄人的過程,不出三十秒!!

"你們是……唔唔唔…………"

向晴才想問話,嘴才一張開,就被塞了一塊濕布進了嘴里,然後,飛快的,連著那塊濕布,嘴直接被幾層膠布封得死死地.

向晴猛地一個激靈,這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被綁架了!!

雙手飛快的去撥車門,手才一觸到門就被一名魁梧的大漢扯了過去,雙手被他桎梏得死死地,飛快的纏上了膠帶,再用一條粗繩綁得死死地.

向晴急得用腳踢,結果,雙腿飛快的就被一根粗麻繩給捆死,分毫也動彈不得.

一時間,整個人就像一條頻臨死亡的魚,正在努力的打著挺,抓住一切機會,努力的想要活下去.

"唔唔唔————"

向晴掙紮著,想話,卻偏偏,嘴堵著,不出一句話來.

她想問問這群人到底是誰來著,為什麼要綁她,可偏偏,她連發聲的機會都沒有!

向晴又急又怕,眼眶都不由了一圈.

她自認自己除了秦瀝瀝之外,沒得罪什麼人.

但她相信,就憑那個膽怕事的丫頭,是決計不敢對她做出這種事來的!

那綁她的人,到底是誰??!

向晴的腦子里,突的就竄出了兩個人來.

一個是厲威,一個是妖!!

而這陣仗,還真跟這兩個人有些相似!

如果是妖的話,向晴還真是有些害怕的.

被那女人抓了,自己只有兩個下場,一個是直接殺了,還有一個是,先j後殺!

最後,橫豎都是一死!

媽的!!

但如果是被厲威抓了的話,那在陸離野出現之前,她景向晴至少還是安全的.

因為,他厲威抓她景向晴只有唯一的一個理由,那就是……制服他陸離野!

可他陸離野真那麼好制服嗎?

那也太他媽看人了!

"厲哥了,把人拖山上去!"

"行!"

所以,她真的是被厲威的人給綁過來的?

向晴緊張的心,稍稍安定了些分.

至少,現在這一秒,她是安全的!

接下來,她更擔心的人,是陸離野!

"也不知道這女人關鍵時刻能不能派上點用場!"

那名大漢著,掃了向晴一眼.

向晴著眼,瞪了回去.

"我看懸!"

開車的男人,開了口.

他的右臉有一條特別猙獰的刀疤,繼續道,"厲哥是想讓黎少單獨來救人的!"

單獨救人?!

向晴聞,心下一沉,心里登時焦躁起來.

她自然是希望陸離野能夠來救自己,可是,如果真來了,那不是送死嗎?

她當然更不希望他死!!

………………

車,一路搖搖晃晃的,開到了一個深山老林中.

到了的時候,都已經是深更半夜了.

向晴不知到底幾點了,只知道外頭早已是伸手不見五指.

她被好幾男人拖拽著往山頂上一個破屋子里走去.

幾個大老爺們,都不是什麼憐香惜玉的人,要向晴走得慢了,就是一腳朝她踢了過去,一個踉蹌就能把她踢得老遠.

有時候向晴真想一頭朝他們撞過去,撞死一了百了,也省得陸離野再來救人了.

可一想到自己的爸媽,和哥哥嫂子,她又哪里舍得死了呢!

到達木屋的時候,她已經累得上氣不接下氣了,癱坐在地上,不停地吸著氣兒.

一排排的黑衣人,端著槍不停地在她跟前走來走去,眼觀八方,時刻警惕著周遭的況.

一把冰涼的手槍,抵在向晴的腦門上,著實讓她大氣都不敢喘.

四周,能聽到森林里夜游動物的鳴嗚聲,像是烏鴉的叫聲,那一聲又一聲的,聽起來怪滲人的!

向晴要自己不怕,那一定是假的!【今日更新完畢】

鏡子的新文終于出黑屋子拉!!!《醫手遮天,腹黑教授別野蠻!》文/鄰鏡期待大家的支持拉!!鏈接地址如下,novel./a/816227/

【直接複制就能打開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麼麼噠!別忘記先收!!占坑】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3):幫他洗白襯衫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7):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