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7):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尾聲(二)晴陸漫漫(47):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四周,能聽到森林里夜游動物的鳴嗚聲,像是烏鴉的叫聲,那一聲又一聲的,聽起來怪滲人的!

向晴要自己不怕,那也一定是假的!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

每一秒,讓向晴都如同活在刀尖口上.

她的呼吸,越來越重……

而守在她身邊這些男人的腳步也越來越沉.

兩個時後——

只聽得木門"嘎吱——"一聲響,就見厲威推門從外面走了進來.

"厲哥!"

所有的手下,恭敬地喊了他一聲.

"嗯……"

厲威沉吟一聲,目光掃向角落里的向晴.

向晴淬著冰的眸子冷幽幽的剜了他一眼,而後,別開了臉去,似不願再多看他一秒.

厲威哂笑一聲,"景向晴,沒想到你還真有點用處,他黎野當真單槍匹馬的就過來了!不過,他就是再厲害,過了今晚,那也橫豎就一死尸了!"

卑鄙!!

人!!

向晴不停地掙紮著,沖著厲威大罵著,但由于-嘴被堵塞,出來的話語全成了"唔唔"聲.

厲威懶得理她,只叮囑手下,"你們把人給我看好了!要有個什麼萬一,拿你們是問!"

"是!!"

"山下已經把人部署好了,他黎野想要上來救人,唯一一條路就是從山腳下爬上來!!只要他一進入視野,就能把他打成篩子!明年的今日,就是他黎野的祭日了!"

厲威完,最後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

他厲威等這一天,實在等得太久了.

向晴聽得有些觸目驚心.

心下只祈禱著他陸離野別當真上了他厲威的當才好.

只是,卻不想,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卻始終不見他黎野有任何的動靜,而山腳下更是聽不到半點槍聲,整座山峰,靜得有些出奇.

太安靜,讓厲威和他的手下多少有些按捺不住了.

"厲哥,黎少真的會來嗎?"

手下忍不住憂心的問厲威.

這眼見著天都快亮了,卻始終不見他的身影,能不著急嗎?

實在的,厲威也有些沉不住氣了.

他黎野向來精明,這會兒還真不知道他在背地里到底在盤算著什麼.

越是安靜,就越是讓人毛骨悚然.

"給我把人盯緊了!!"

厲威一聲厲喝,犀利的眼眸,四處掃了幾眼,濃眉緊斂著,端著槍來來回回的在木屋里走了好幾次.

登時,木屋里所有的人,神經都緊繃了起來.

連向晴也變得緊張了些.

她相信,陸離野那樣聰明的人,是決計不會輕易上他厲威的當,更加不會這麼輕而易舉的被他束縛住,但她更相信,他不會就這麼丟下她不管的!

所以,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呢?!

…………………………

陸離野確實沒有從酒店里帶任何的手下出來,甚至連阿祖都沒帶.

他厲威了,必須得單槍匹馬,要發現他多帶了一名手下,那他手里的向晴,自然性命不保.

而酒店里,四處都是厲威的人,他陸離野有沒有帶手下出門,只消幾分鍾的時間,就能傳到他厲威耳中去.

陸離野自然不會輕舉妄動.

但他比誰都清楚,自己要真單槍匹馬的去了,不單單他是死路一條,想要救出向晴,那簡直是在做夢!

找佟叔拿人?

那他臥底的身份就等于徹底曝光了!

最後,他陸離野想到了一個人——莫里爾!!

找莫里爾救人,他承認,私心而,他千萬個不樂意.

但,這關乎景向晴的生命問題,再多的私心,也已經顧及不到了!

也無疑,莫里爾是他救人的,最佳同伴!!

廳里——

偌大的茶幾上,攤著一張山地地形圖.

莫里爾指間燃著一根雪茄,淡然的吸了一口,問陸離野,"你想怎麼救人?"

"如果從下面走,我們的人還沒達到山頂,她景向晴大概就已經被厲威撕票了!"

陸離野指了指山頂,"我們得直接從這兒上!!"

莫里爾蹙了蹙眉,思忖了幾秒,"從山頂上,確實是個辦法,但是,怎麼上?"

"直升機!"

這也就是陸離野找莫里爾幫忙的原因!!

只有他能輕而易舉的遣派直升機出動,哪怕是佟叔,辦事也沒這麼高的效率!

"直升機?"

莫里爾深蹙眉頭,搖搖頭,顯然不太同意陸離野的提議,"直升機那麼大的動靜,一靠近,不就是打草驚蛇嗎?"

"跳傘!"

陸離野直道,"你派幾個會跳傘的狙擊手給我,讓他們去打靶場候著!"

"干什麼?"

莫里爾斂了斂眉.

"試靶."

"這個點了,還有時間試靶?"

莫里爾看了看牆上的石英鍾.

這會,已經凌晨三-點了!

她景向晴被綁去已經整整四個時了!

"你就不怕她有個什麼萬一?"

"我不到,厲威不敢動她分毫!耗的時間越長,他們的人越慌,精神也只會越疲勞!走吧,去打靶場!"

他必須要確定他們每一個人的狙擊實力,才能放心的將自己女人的性命,交到他們手里!

莫里爾深沉的目光看了一眼對面的陸離野,飛快的,招呼了手下往打靶場走去.

他忽而意識到了一點……

所幸,這遇事處變不驚,冷靜得實在有些過分的陸離野,此時此刻,並非他莫里爾的敵人!!

有這樣一名敵人,對誰而,都不會是一件幸事.

而他厲威,就是被自己的愚蠢和自大,給作死的!

陸離野在前去救人的時候,對莫里爾了這樣一句話,"今兒是我黎野欠你的!!來日,哪怕留下這條命,也定當還你今日恩!"

直升機上,狙擊手五名,加上陸離野六名.

幸運的是,山頂上木屋里的頂是半封的,而木屋里的況,早已被精密望遠鏡窺探得一清二楚.

"木屋里留守的,包括厲威,一共六個人!"

陸離野向狙擊手們描述著里面的具體況,轉而冷靜的指揮道,"1號負責左一右一,2號負責左二右二,3號負責最中間那名看管人質的!最後,厲威我來負責!余下的4,5號負責清掃屋外的殘余!"

"是!"

所有人領命,領頭的問了陸離野一句,"留不留活口?"

陸離野頓了頓,而後,下達命令,"一槍斃命!!"

"是!!"

不是他狠,而是他不得不狠!

下面這群人,每個人身上都揣著兩把槍支,稍一不留神,就可能直接要了向晴的命!

所以,為了護她周全,他必須,搶先拿下這些歹徒.

而現在,當真就是在爭分奪秒的與他們賽跑,拼著他們的狙擊能力!!

"記住,制服歹徒,我們只有一顆子彈的機會,並且子彈必須得齊發,絕不容許失敗!!"

一槍過後,便會驚動所有的歹徒,只要這一槍沒搞定他們所有人,那麼,接下來,該去閻王殿里報到的人,就是她景向晴了!

他絕不允許她死!!

直升飛機飛到一定高度的時候,所有人檢查好裝備之後,准備降落.

陸離野曾經在特種部隊中接受過這種專業訓練,看著手腕上的風向風速標,到達指定的點後,陸離野一聲令喝,"跳!!"

六個人,端著槍,領命,往下墜.

飛快的,降落傘打開,隨著風向,緩緩地往下掉落.

漸漸的,透過云層,能模模糊糊的瞧見木屋了.

再近一些,恍惚間能見到木屋底下走動的人影了.

在凌晨將近四點時分,天還未亮,而他們卻能看得如此清晰,只是因為他們每一個人都佩帶著一副夜視眼鏡.

陸離野早料到這樣的況了!

隨著緩緩地*,他們靠得越來越近……

而他們,顯然還沒發現黑暗中,在緩緩逼近的六人組.

呼吸,緊繃著.

每一個人,手中執著兩把狙擊槍,瞄准著他們的狙擊對象.

就靜待著,陸離野的一聲令下.

再離歹徒僅剩三十米距離之遠的時候……

陸離野一聲令下,"開槍——"

登時,十一顆子彈如密雨一般,朝木屋里掃射而出.

五顆子彈,直擊木屋里五名負責看守的歹徒,一顆不落,顆顆爆頭,當場死亡.

而陸離野的兩顆子彈,精准的掃射在厲威的雙肩之上,血,登時崩了他一臉,而他卻顯然還沒來得及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

還有剩下的四顆子彈,分別送給了木屋外留守的四名手下.

同樣,一顆彈頭結束了性命!!

厲威駭得面色慘白,腳步踉蹌了幾下,失控的大喊,"黎野,給我滾出來!!"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根本不是這個男人的對手!!

他差點就被他要了命去,而自己,居然連他的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而向晴呢?

忽而就見這麼多人悄無聲息的從身邊倒下,血濺了一地的時候,她嚇得想要失聲尖叫,卻因-嘴捂著,只剩下"唔唔——"幾道無助的聲音響起.

就在這時,厲威的雙-腿也被射-進了兩顆子彈,他應聲倒地,就見陸離野領著五名狙擊手,從天而下.

山腰上,響起了槍鳴聲.

顯然,莫里爾也已經出動了!!

向晴一見如神般從天而落的陸離野,差點就激動得哭了,眼眶一瞬間染得通.

陸離野連忙朝向晴迎了過去,蹲下-身來,替她解捆繩,然而,解到一半的時候,他手里的動作,驀地一僵.

因為……

他在她的後背上,見到了一個……

定時炸彈!!

炸彈,已經在"嘀嘀嘀"的響了起來.

僅剩下,最後的,十分鍾!!

而向晴,顯然還不自知.

倒在血泊里的厲威哈哈大笑起來,"黎野,讓我死,也沒關系!!反正十分鍾後還有你女人來跟我陪葬!!"

向晴不理解厲威的話,回頭,"唔唔"兩聲,詢問著陸離野.

對于厲威的話,陸離野權當聽不到,只低頭,繼續給向晴拆繩子,而避開了她身上的那枚定時炸彈.

飛快的,扯了向晴嘴上的膠帶,還有她封口的布巾.

"離野——"

向晴一聲哽咽,飛撲進陸離野的懷里,抱著她,忍不住放聲大哭起來.

"沒事了."

陸離野輕拍向晴的肩膀,心,卻沉得如同綴著顆大石.

"就剩下十分鍾不到的時間了,好好恩愛一場吧!!哈哈哈……有你黎大少爺最重要的人陪著我一起死,那也不算太寂寞了!!"

厲威虛弱的大笑著,卻不想,陸離野"砰"的一聲,直接一槍打在他的胸口上,避開了死穴,冷聲喝到,"閉嘴——"

陸離野的陰冷,讓向晴瑟縮了一下.

忽而間,聽到了那急促的"嘀嘀嘀"聲,她驀地才反應過來,她的身後,被厲威不知在什麼況下,裝了一個定時炸彈!

而炸彈,已經被開啟!!

所以,僅剩下,十分鍾不到的時間?

"離野,你走,你帶著他們走——"

向晴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與厲威同歸于盡,但,絕不能牽連陸離野,而這些不相干的人!

"別沖動——"

陸離野一聲冷喝,一把將向晴按了下來,讓她在自己跟前坐好,"慌什麼!有我在!!"

向晴急了,"只有十分鍾了!!十分鍾一過,我們都得死!"

陸離野面不改色的替向晴檢查著她身後的炸彈,沖莫里爾的手下命令道,"你們用繩子把厲威捆起來,速度快點,完了下山去接應你們老大!"

"是!"

幾個人領命後,飛快的用繩索將厲威捆住,直到他分毫動彈不得了,這才端著槍下了山去.

"你也走吧!"

向晴懇請身後的陸離野.

面色慘白著,唇-瓣沒有分毫的血色.

"給我閉嘴!!"

陸離野一聲冷喝,"怕什麼!就算是死,還有你陪著本少爺!"

陸離野在部隊里是徒手拆過定時炸彈的.

炸彈通常由火線和零線組成,只需要剪斷一根火線便安全了,可是,這枚炸彈顯然是經過了改裝的,沒有所謂的藍線來區分火線和零線,有的,只是清一色的白色線,而且有十來根左右!

要拆除,無疑,相當棘手!!

"我不要你陪著我死!!如果我們倆都死了,豈不是虧了?憑什麼讓我們倆陪著這混蛋一起死!!"

向晴嘴里的混蛋,指的是厲威!

厲威疼得在那不停地喘著氣兒,卻還不忘大笑,"黎野,還真沒想到,有一天你居然會栽在一女人手里,哈哈哈……"

陸離野不理會向晴,也更加不理會厲威的嘲弄,只專心致志的研究著向晴背後的炸彈.

他始終處變不驚,臨危不亂,仿佛,他手里拆卸的不過就是訓練時的一個假炸藥包似的.

拆不下來,頂多被老大揍一頓罷了!

看著自己身後冷靜自持的男人,向晴心下一片動容,慌亂的心,一點點被他傾注的溫暖而平靜了下來.

忽而就覺得,這樣沉靜的他,較于尋常,愈發帥氣逼人,英俊非凡,性/感萬分……

他沒來由的沉聲問了她一句,沒有抬頭,"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向晴心驀地漏跳了一拍,回頭,看他.

而他,也正好抬頭,看著她.

兩個人的目光相撞,火花迸裂,他,"把你的生命交給我!!是死是活,我們一起!"

向晴只覺眼眶一燙,差點就有眼淚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她點頭,聲音有些哽咽,"好……是死是活,我們都在一起!!"

陸離野強勢的一把捧過她的-臉,在她干澀的唇-瓣上印了一記纏-綿的深吻,而後,飛快的低頭去理線.

沒再猶豫,從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把軍刀,下一瞬,一劃……

白色的線,在他手中割裂.

炸彈沒爆,而時間也沒停止,"嘀嘀嘀"的聲音,依舊在兩人的耳畔間響著,就像是一種閻王的宣判,以及生命最後數分鍾的倒計時——

每一聲,都像一種殘酷的刑法,折磨著兩個人繃緊的神經線和心弦.

當陸離野又是一刀要下去的時候,忽而,木屋門被踹開來.

就見莫里爾領著一大部隊人馬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厲威,"砰砰砰——",五聲響,毫不留的就在他的手腳上補了五顆子彈!

疼得厲威躺在血泊里嗷嗷叫.

他就算不被炸藥包給炸死,也非得流血過多而亡!

聽聞槍響,陸離野頭亦不抬,依舊不聲不響的專注的給向晴拆卸著炸藥.

莫里爾問陸離野,"能搞定嗎?"

"你的人里有拆彈專家嗎?"陸離野依舊頭也沒抬.

莫里爾皺眉,"時間不夠!"

"領著的人,去外面候著吧!"

"你不會?"

莫里爾蹙緊了眉頭.

"sh,it!"

莫里爾爆了一句粗後,下達命令,"統統給我去山腰上候著!"

鏡子的新文終于出黑屋子拉!!!

《醫手遮天,腹黑教授別野蠻!》文/鄰鏡

期待大家的支持拉!!鏈接地址如下,

novel./a/816227/

【直接複制就能打開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麼麼噠!別忘記先收!!占坑】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6):她是陸離野唯一致命的弱點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8):我陸離野愛誰就跟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