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8):我陸離野愛誰就跟誰!  
   
尾聲(二)晴陸漫漫(48):我陸離野愛誰就跟誰!

"sh,it!"

莫里爾爆了一句粗後,下達命令,"統統給我去山腰上候著!"

結果,話出,手下卻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莫里爾陰沉的低喝了一句,"出去!"

"老大,我們陪著你!"

"對,要死要活,我們都在一起!!"

"……"

莫里爾一貫淡然的眸子里,泛出幾許不自在的動容來,末了,沉聲道,"但凡還把我莫少當大哥的,就統統給我下去候著!不肯去的也成,從今兒起,我莫里爾就當少了你們這幾個兄弟!!"

莫里爾的手下,一聽這話,都不再猶豫,恭敬地退出了木屋去,只留下一句話,"老大,你在,今兒所有的兄弟都在,你要不在,所有的兄弟也絕不獨活!!"

完,一干人等領命,往山腰去了.

"哈哈哈……"

厲威倒在血泊里,煞白著一張臉狂笑著.

"真想不到我厲威今兒死得這麼隆重,兩個人物陪著爺一起,黃泉路上一點也不會孤獨的!"

莫里爾陰冷的掀了掀唇角,"想這麼痛快的死?太懂得享受了吧?"

他著,冷不丁的就在厲威的大腿上補了一顆子彈,冷幽幽的道,"時間每過半分鍾,你身上就多一個孔,不過你放心,這每一個孔都不會讓你致命的,本少爺一定會讓你一點一點流血而亡……"

厲威一聲哀嚎,疼得在血泊里翻滾著,臉色煞白,唇瓣烏青.

他痛苦的,大口大口喘著氣兒,腦袋暈眩著,宛若隨時會死去一般.

向晴不敢看,眼兒一閉,別開了臉去.

陸離野還在專注的拆手里的炸彈,這已經是第三條白線了,按常理而,應該再挑中兩條,就該相安無事了.

"你走吧!"

陸離野同莫里爾道,"你要真死了,你那幫兄弟怎麼辦?"

"我不是為你留下來的!我是為了我女人!"

莫里爾的視線落在向晴的臉上,目光依舊淡淡的,"這種英雄救美的好機會,怎麼可能讓你一個人獨占了!"

無疑,此時被綁的向晴是不幸的,卻偏偏,讓她幸運的遇上了這樣兩名優秀的男人!

她的眼眶,微微發燙.

心口,也一陣熱熱的,像是被岩漿傾注著一般,暖人心窩,卻又沉重得讓她有些無法承受.

"莫里爾,謝謝你,可是……"

"真想謝我,出去之後陪我睡一晚!"

"……"

陸離野手里"咔嚓"一聲,一條白線果斷的在他手里被切斷開來.

他抬目,冷幽幽的看了莫里爾一眼,問他,"照片沒收到?"

"什麼照片?"

向晴狐疑的問他們倆.

陸離野沒回答,莫里爾也沒做聲,只將目光停留在向晴那張略顯狼狽的臉蛋上.

半晌,就聽得陸離野悠悠然的回了一句,"她每天忙著陪我睡,沒空理你這種缺愛的人!你要實在寂寞,想找個人陪你睡,找我!我不介意!"

"……"

莫里爾面色都白了.

結果,向晴一個沒忍住,"哈哈"兩聲爆笑了出來.

莫里爾看著向晴的笑臉,也忍不住跟著她彎了彎嘴角.

"這麼冷的笑話,都能笑得這麼開心,白癡!!"

陸離野在背後輕輕拍了拍向晴的後腦勺,以示自己的醋意.

向晴不理會他,還在那捂嘴笑著.

一時間,木屋中壓抑的氣氛,瞬間明朗了些分.

三個人的緒,也變得不那麼沉悶.

炸彈卻還在"嘀嘀嘀嘀"的走動著,陸離野的手心里,已冒出層層細密的汗水.

"還有最後一根線……"

時間還剩三分鍾.

最後一根,他變得更為謹慎起來.

修長的手指,清理著最後的八根細線,忽而,意識到了什麼,劍眉一凜,抬頭,冷冷的掃了地上的厲威一眼,收到他一記陰狠的冷笑.

陸離野握著軍刀的手,有些僵硬,面部表也僵得如同一具化石.

呼吸,變得沉重了些分.

他不著痕跡的喘了口氣,"莫里爾,你叫你兩名手下上來!"莫里爾不解的看著他.

"有事!!快點——"

陸離野的緒有些激動.

莫里爾雖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狐疑的出了木屋.

走出木屋,不出百米遠,卻只聽得"砰——"的一聲響——

木屋爆了!!

登時火花四濺,色的焰火,晃進莫里爾的眼睛里,生疼生疼.

————————————最新章節見《添香》————————————————

這枚定時炸彈,屬于不管你剪什麼線,都會引爆的那種.

而陸離野卻是在最後讓莫里爾離開的那刻時,發現的!

所以,他厲威那會才會露出一副所有人必死無疑的自信!

而命格過硬的厲威,居然沒被炸彈炸死.

但莫里爾顯然不會輕易放過他的,在他流血而亡之前,他命人將厲威扔到了警署門口.

他厲威想這麼順利的死去?做夢!!

敢碰他莫里爾的人,就該有生不如死的准備!!

將來,到了監獄里,他定會讓人再好生伺候著他的!

……………………

陸離野從*上睜開眼來的那一刹那,整個人就像從噩夢中驚醒過來一般.

他"騰——"的一下,就從*上坐起了身來.

把守在*上的佟警官嚇了一跳,回神過來,驚喜道,"你可終于醒了!"

"佟叔?"

"你怎麼會在這?"

他在這,就不怕自己的身份曝光?

陸離野一邊著,一邊去扯自己手背上的針頭,"景向晴呢!她怎麼樣了?在哪號病房?"

"別扯!!你身上全是傷呢!亂動什麼?!"

佟叔有些急了.

陸離野不予理會,掀開被子,就要下*,"她在幾號病房?"

"她沒事!你先別激動!!現在已經過了探視時間了,護士你們倆都需要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吧!你先坐下!"

佟叔拉著陸離野在*上坐了下來.

"有些事,我們必須得聊聊."

"你."

陸離野終于鎮定了下來.

他沒受重傷的話,他相信向晴的傷勢應該也不會有生命危險.

當時他一刀下去是把所有的線同時剪斷,把炸彈丟開的,在炸彈引爆的前一刻,他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向晴.

照常理而,自己的傷勢,不會比她輕.

他考慮到這一點後,心緒平靜了不少.

習慣性的想要點支煙,忽而,又想到向晴之前叮囑過他少抽煙的那些話,又將火機給擱了回去.

"厲威綁架這事,你怎麼不先通知警署,就單獨行事呢?"

佟警官一臉嚴肅的問陸離野.

陸離野拿著煙在手里把玩著,"通知你們做什麼?幫我拿人?完了,我的臥底任務也不用做了是吧?"

"我們可以慢慢部署,從長計議!你現在,弄得兩個人都傷痕累累的,要真有個什麼萬一,我怎麼跟你爺爺交代!!"

陸離野皺了皺眉,"佟叔,你等我醒來,不會就為了跟我這些廢話吧?"

佟警官的臉色微微變了變,看了陸離野一眼,頓了頓,直接進入正題,"以後你跟景家二姐不要再有任何來往了!"

陸離野的頭猛地一偏,銳利的視線掃過佟警官,驀地,輕蔑的嗤笑出聲來,"有意思了,本少爺談個戀愛,你也得管著是吧?"

他又抓過*頭櫃上的火機,把自己叼在嘴里的煙給點了,"我陸離野想跟誰來往,誰也管不著!"

"離野——"

"甭跟我廢話!!你只是我上司,我的私生活,你有個屁的資格管!!我他媽愛跟誰就跟誰!!她景向晴就是本少爺的女人,誰他媽敢讓她離我遠點,心我翻臉不認人!!"

陸離野登時就有些火了.

起話來,也沒遮沒掩的,哪里還有心思顧及對方是不是自個的上司和長輩了!

"離野,咱們這也是為了你好!!"

"呸!好個屁!!"

陸離野穿著藍白間隔的病服,挺拔的身影倚在落地窗邊,囂張的罵了一句.

佟警官氣結,"你你,這回要不是因為她,你會差點送了命嗎?你現在這麼明目張膽的把自己的弱點暴露給對手,你就等于自殺!!不,不單單是自殺,還是他殺!!你不僅害了你自己,你還把她景向晴給生生推進了火坑里!!"

陸離野邪俊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湛黑的深眸,一片幽冷,"佟叔,你是不是上了年紀,腦子不好使了?兩個大活人都在呢!你誰死不死的啊?!她是我女人,我自然會把她保護得好好的!!"

"是嗎?如果真是好好的,你就不會讓她到現在還躺在*上醒不過來了!!"

佟警官也一下子被陸離野氣得沖昏了頭腦,口無遮攔的就把實給了出來.

陸離野神色一凜,一把揪住了佟警官的衣襟,"她在哪里?她在哪里——"

"離野,你先別激動!她……她現在還在重症室里躺著,暫時沒有脫離危險,你也沒辦法去看……喂——混子!!"

他的話還沒完,陸離野已經如同一縷疾風般的卷了出去.

問了護士後,找到了向晴具體的重症室.

站在長廊里,還沒走近,就已經聽到了一陣陣悲愴的痛哭聲.

"你我這都是造的什麼孽,兒子跟這病房脫不了關系也就算了,怎的好好的一女孩兒,也非得住進這里來,老天爺還讓不讓我活了!!這罪,怎麼就不讓我這當媽的全受了呢!!嗚嗚嗚——"

向南坐在長廊的休息椅上,哭得幾乎快要不省人事.

云璟不自覺的掉著眼淚,卻還不忘安撫她,"媽,快別哭了,被向晴聽到她只會更難過的……"

她的安撫,顯然不作用.

景孟弦一把將自己老婆攬入懷里來,任由著她趴在自己懷里哭著,大手輕拍她的後背,慰藉著她,"沒事,吉人自有天相,晴子會好起來的……"

"老公……嗚嗚嗚……"

向南趴在自己老公胸膛里,扯著他的白色襯衫,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陸離野站在長廊上,遠遠的看著這一幕.

漆黑的深潭里,眸色黯然了些.

腦子里,就像放映一般的,不停地回放著佟叔剛剛的那句話:"你不僅害了你自己,你還把她景向晴給生生推進了火坑里!"

實話,如果不是因為認識了自己,現在她景向晴怎麼可能又會躺在重症室里醒不來呢?!

湛黑的目光里,掠過幾許從不屬于他陸離野的落寞.

忽而,他覺得有些挫敗!

連自己的女人,都沒辦法好好保護的男人,又有什麼用呢?!

煩躁的翻了翻自己病服的口袋,想摸根煙出來抽的,卻發現自己走得太急,忘了帶出來了.

卻倏爾,一支白色的煙,遞到了他的跟前來,"抽吧!"

聲音,有些熟悉.

陸離野回頭去看,愣了幾秒,才道,"什麼時候看到我的?"

他問話的聲音,有些沉啞.

伸手,接過了云璟手里的煙.

"剛過來就看到了."

云璟背著手,站在他旁邊.

陸離野微低頭,將煙點燃,眯著深邃的眸子,抽了一口,嫋嫋的青煙緩緩上升,迷離了他有些渾濁的暗眸.

他舔了舔干澀的唇瓣,沉聲問云璟,"她怎麼樣了?"

"暫時還沒脫離生命危險!不過,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她不會有事的!"

云璟肯定.

安慰著他,也安撫著自己不平的心.

陸離野緊皺眉頭,又重重的抽了幾口煙,憋悶的胸口有些讓他透不過氣來.

云璟看他一眼,低聲道,"少抽點,向晴不會想看到你這樣的."

"嗯……"

陸離野點點頭,算作應了.

"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云璟知道向晴是被綁架才出事的,至于什麼緣由她不知道,警方那邊也沒細.

直到看到穿著病服的陸離野,向晴才想明白,大概是跟眼前的他,脫不了干系了!

"我沒事,一點輕傷而已!"

陸離野輕描淡寫的回應著.

"那你趕緊回去休息吧!向晴這有我們守著,沒事的."

"不用了,我就在這候著吧,心里也好受點!"

陸離野堅持,不願走.

雙臂倚在窗台上,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手里的煙.

黯然的雙眸有些空漠,望著窗外光禿禿的玉蘭樹,心里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掏空了一般,什麼都沒了,空落落的,不太好受.

………………………………………………

向晴在重症室里躺了整整三天.

第三天後,終于醒了過來,脫離了生命危險,被推出了重症室.

由于她父母都在的緣故,陸離野到底不太方便露面,以至于很多天,陸離野都只在向晴的病房外,遠遠的守著她.

看著她一天比一天好著,比什麼都強.

這日,云璟好歹的,才勸得向南答應了今夜讓自己守夜,照顧向晴.

為了這一天,她可磨了自己婆婆好多天了,可婆婆一直不放心向晴,又怕累著她,非得自個兒守著,這可把云璟給苦慘了.

當然,苦慘的絕對不是她,而是在外頭偷偷候著向晴好些天了的陸離野.

向南和景孟弦前腳才一離開醫院,陸離野便已經悄然的打開了向晴所在的VVIP高干病房.

門推開的那一刹那,向晴還正同云璟熱聊著些什麼.

一見陸離野,愣住,話的聲音也戛然而止.

陸離野邁步走近她.

二話沒,捧高她的臉蛋,俯身,就在她的唇上,印了一記*的熱吻.

向晴一時間還沒反應過來,被他這麼一強吻後,登時就有些呼吸不過來了.

感覺到向晴的呼吸不順,陸離野適才放開了她.

云璟坐在一旁,輕咳嗽,打趣他們,"干什麼呢!秀恩愛,也得稍微顧慮一下旁邊單身的人吧?"

向晴被云璟這麼一,頓時羞得臉都了.

"那你可以再找個新的."

陸離野可是一點面都不留!

"好樣兒的!!等她哥回來,我一定把這句話如實轉告給他!看你到時候怎麼進我們家門來!"

云璟哼笑一聲,轉身,就出了病房去,留了個獨立空間給好些天不見的兩個人相處.

云璟才一走,向晴的眼眶,不由就了數圈.

"你沒……"

才預備問陸離野,話才到嘴邊,就被陸離野狂狷的吻,給吞沒了去.

陸離野霸道的托高她的臉頰,肆意的將心里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擔憂,以及所有的悲痛,全數化作這一記濃的吻,彌漫進她的檀口間……

……………………………………………………………………………………………………

【親愛的們,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2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7):願意把自己交給我嗎?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9):我只對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