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49):我只對你好  
   
尾聲(二)晴陸漫漫(49):我只對你好

陸離野霸道的托高她的臉頰,肆意的將心里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擔憂,以及所有的悲痛,全數化作這一記濃的吻,彌漫進向晴的檀口間……

含含糊糊的,能聽到他貼在她的唇邊,喘著粗氣著,"我沒事,我很好!很好……"

兩個人,不知吻了有多久.

這一記炙熱焚心的吻,幾乎是要將對方融進身體里,血液內……

終于,陸離野不舍的放開了向晴.

向晴臉頰一片緋,起話來,還有些帶喘的,"你哪兒受傷了?"

"我沒事,就後背一點皮外傷."

陸離野摸了摸她的臉頰,目光落進她的水眸中,黯然了些分,沉聲道,"讓我看看你腰間的燒傷."

"我沒事!"

向晴拉了拉病服的衣擺,不讓他看.

"聽話."

陸離野堅持.

目光深沉了些分.

"都被紗布包紮了,沒什麼可看的."

向晴想了想,還是乖乖的松了拉著衣擺的手.

陸離野輕輕的掀起她的衣擺,低聲道,"弄疼了你,就告訴我."

向晴乖乖的點頭.

陸離野手里的動作,極為心,似唯恐自己會弄疼了她的傷口.

衣擺緩緩提起,露出一大~片染著血色的紗布來.

陸離野湛黑的眸色,愈發沉了些分,暗潮在眸底湧動著,薄唇崩得緊緊地.

向晴見他表有些難看,忙扯謊道,"這色的是藥水……"

"你當我是白~癡?!"

陸離野又心翼翼的將她的衣擺放了下來,一雙劍眉凜成了個川字.

替她輕輕的拉上薄被,"這些天好好休息,什麼都別想."

"嗯……"

向晴乖乖點頭,腦袋在高枕上蹭了蹭,~嘴癟了癟,問他,"你我腰上會不會留下傷疤?到時候很難看怎麼辦?"

"難看就難看點,我不介意!"

"……"

向晴眼底里露出幾許嬌羞來.

這家伙!

誰有問他介意不介意啊?!

"對了,莫里爾呢?他沒什麼事吧?!"

倒是意外的,她住院的這些天里,莫里爾亦沒來看望過她.

提到莫里爾,陸離野的臉色涼下來了些分,只疏冷道,"他沒事!得到了你平安的消息後,就飛英國了."

"哦,那就好……"

"你很關系他?"

陸大少爺似乎又有些吃醋了.

"當然了,他也算我的救命恩人,對不對?"

向晴頗為感慨,"在我危難的時候,看著你們倆守在我身邊,陪我共赴生死的時候,我當時的心理……真的很難形容!很感動,很幸福,也覺得自己很幸運,更多的是……何德何能!"

"對,景向晴,你何德何能讓兩個男人同時為了你共赴生死!"

陸離野撈住向晴的後腦勺,目光灼灼的鎖定她,認真道,"所以以後,有本少爺一個人陪著你就好!"

向晴聞他的話,忍不住笑出聲來.

這個男人,不管什麼時候,什麼況,永遠都是這副狂狷霸道的口氣.

可是,偏偏,她就是喜歡這個男人身上的這股囂張勁兒!

"陸離野,謝謝你!謝謝你那天願意舍命救我!"

"行了,別跟我煽了,咱們之間不太合適!"

"……"

太沒風了吧!!

"弄點實際的,陪我睡一晚吧!"

"靠!"

向晴要能動,一定狠狠地一腳踹飛他.

可結果,她還真的就這麼被他賴了一晚.

陸離野讓云璟去陪護房休息了,他就陪著向晴在她的病*~上睡著.

她的傷口在左側,他躺在她的右側,很心的睡著,睡得很淺,就是以防自己觸到她的傷口,又或是,她有需要照顧的時候,自己卻不知道.

夜深——

向晴又一個輕微的動作,把陸離野驚醒了過來.

"怎麼還沒睡著?"

他側了側身,眯著有些惺忪的鳳眸,問向晴.

向晴眨著疲倦的水眸,與他慵懶而迷人的雙眸對望著.

"回自己的病房去睡吧!你這樣睡不好的,我會經常擾到你."

向晴看見了他眼底的血絲,有些心疼.

"我要回房去了才真睡不好."

陸離野輕輕的托起她的腦袋,讓自己的胳膊枕在她的腦後,問她,"是不是傷口疼得睡不著?"

"有點……"

向晴如實點頭.

"既然睡不著,那就聊聊天吧!"

向晴眨眨眼,"你不困嗎?"

"困啊……"

他著,還誇張的打了個哈欠,"不過,看著你這樣子,再困本少爺也沒心思睡啊!"

向晴含脈脈的凝著他,"陸離野,你真好……"

"好嗎?"

陸離野充滿血絲的眼睛里,泛起了淺淺的笑意.

"好!從我第一次認識你開始,就覺得你是個好人……"

"哈哈……第一次被人誇好,還真他媽有些不太習慣."

陸離野著,流/氓似的往向晴的懷里蹭了蹭.

他的動作,逗得向晴直樂.

"景向晴,本少爺可從沒被人誇過是好人!"

"為什麼?"

向晴疑惑的問他.

"因為本少爺對其他女人,不這麼好……"

這句話,陸離野看著向晴,得格外認真.

以至于,惹得向晴一顆心,"撲騰撲騰"的在心房里,胡蹦亂跳著.

心窩里,也暖暖的.

"陸離野,你真是個……泡妞高手……"

如果不是,怎麼會就連這樣一句話,都能讓她亂了心緒,了臉頰去呢?

陸離野只看著她笑,不承認,也不否認.

泡妞高手?!

他陸離野活了二十多年,還真沒主動泡過一個妞呢!

當然,除了她景向晴!

"你什麼時候可以不當臥底了啊?"

向晴忽而問陸離野.

陸離野頓了頓,思忖了幾秒後,搖頭,"未知數."

"這樣啊……"

向晴的眼底,閃過幾許明顯的黯然.

她失望的緒,自然是逃不過精明的陸離野.

他攫起她的下巴,迫使著向晴的目光正對上自己的視線,"你好像不太喜歡我的工作?"

"實話啊?"

向晴心的看了他一眼.

"嗯."

"應該沒有誰會喜歡你這份工作吧?"

"……嗯."陸離野點頭,"我也很討厭."

"我主要是擔心你!"

向晴歎了口氣,"這次的事,誰能保證以後就沒有了呢?!這次咱們還活著也算是運氣好,以後呢?誰又敢保證我們以後我們還會這麼好運?"

"沒有我們!只有我!!"

陸離野認真的糾正向晴的話,"這次的事,不會再有以後了!!我陸離野絕不允許自己的女人再踏入這樣的虎穴!"

"可是我也不希望你再踏入這樣的龍潭虎穴!"

向晴到這里,目光黯然了些分,目光垂垂,又道,"但我知道,這是你的工作!你也左右不了的."

"嗯."

陸離野點頭,拉過她的手,置于自己的手心里,"我向你保證,我會盡快結束這份工作!"

"好……"

向晴安心的把頭靠近他的懷里,淺淺的睡了去.

這夜,向晴被傷口的疼痛折磨得夠嗆,即使有陸離野作陪,卻也沒睡得怎麼好.

陸離野自是也沒睡多少,向晴一動,他就醒了.

看她傷口疼起來,他比誰都著急,卻偏偏,他拿著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躺在她旁邊,不停地跟她聊天,講點實在不擅長的冷笑話,轉移向晴的注意力.

六點時分,云璟從陪護房里出來,兩個人居然還躺在*~上在講冷笑話.

"這一天,烏龜和兔子又在賽跑,兔子很快就跑到了前面去,烏龜爬啊爬,突然就看到一只蝸牛,爬得很慢很慢很慢,于是烏龜就好心的對蝸牛,'你上來吧,我背著你!’于是,蝸牛就爬上了烏龜的殼.烏龜又爬了一會兒,就又遇上了一只螞蟻,于是,好心的烏龜又對螞蟻,'你也上來吧!我背你!’于是螞蟻也上來了.螞蟻上來以後,看到上面的蝸牛,對他了句,'你好’.然後,你猜蝸牛回了他一句什麼?"

"什麼?"

向晴像個好奇寶寶似的,眨著眼興奮的問他.

"蝸牛,'你抓緊點,這烏龜好快……’"

"哈哈哈哈……"

向晴忍不住大笑出聲來,"陸離野,你講笑話的樣子,比笑話更逗……"

陸離野看著向晴的笑顏,也忍不住跟著她笑了.

云璟倚在門沿邊上,看著*~上笑得前仰後合的兩個人,唇角不自覺浮出一抹會心的笑.

忽而,她就有些羨慕他們倆了……

"三兒……"

向晴發現了倚在門口的云璟,"這麼早就醒了?是不是我們倆吵到你了啊?"

云璟走過來,在*沿邊上坐了下來,"我還擔心吵到你們倆了呢!"

陸離野翻身從*~上坐了起來,抓了抓有些凌~亂的短發,"幾點了?我是不是該走了?伯父伯母也該過來了吧?"

"你趕緊回病房去休息吧!"

看著他滿眼疲倦的血絲,向晴心疼他,"記得再睡會."

"嗯."

陸離野點頭,掀開被子,下*,同云璟叮嚀道,"她疼了一整晚沒怎麼睡,實在不成,待會讓護~士給她開點止痛片,讓她睡一會."

"好,我知道了."

云璟點頭,"看你一整晚也沒怎麼睡,趕緊去休息吧!"

陸離野應了句,"那我先走了,幫我看好她,晚點我再過來……"

"去吧!"

最後陸離野不放心的叮嚀了向晴數句之後,方才不舍的離開了她的病房.

"嘖嘖……"

看著他離開,云璟忍不住感歎出聲來,"要不是自己親眼所見,我還真不敢相信這還是我當年認識的那個陸離野!"

"怎麼?"

向晴眼眸里綴著化不開去的笑意,問云璟.

"我可從沒見他對哪個女人這麼上心過!向晴,他陸離野是真對你認了真啊!"

"……"

"聊什麼呢?什麼認了真啊?"

兩個女孩兒話還沒聊完,向南就提著新煲的雞湯過來了.

"媽!"

"媽……"

兩個女孩兒不約而同的喊了一聲.

"怎麼起這麼早啊!"

向晴有些心疼自己的老媽.

向南忙把湯擱好,"你們倆都趁熱趕緊喝點.三兒,昨兒晚上累了一晚沒怎麼睡吧?待會你趕緊回去休息,補補眠."

"媽,我睡了,睡得挺好的!我不用再補覺了,就在這陪著你和向晴吧!"

云璟著,別有深意的看了向晴一眼.

"這孩子……"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的病房外,幾名警官嚴肅的守在那里.

向南和云璟一干人等都被遣出了病房,留了向晴一個人在房間里,由他們的老大佟警官給向晴做筆錄.

當然,是做筆錄而已,實則是佟警官找向晴'談心’.

"向晴啊,佟叔也不跟你廢話,有什麼就什麼了,有些話要得太直,你也別往心里去."

佟警官這麼一,倒讓向晴心里多少有些慌了.

她料不准他想跟自己什麼,但她猜得到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兒.

這預防針都已經下了,能會有什麼好事呢?

向晴沒露痕跡,淡淡的笑了笑,"佟叔,你只管就好."

"……嗯."佟老大點點頭,半晌,沉聲道,"向晴啊,離野現在是什麼身份,你也很清楚!以他的工作性質來,也確實不太適合談戀愛!且不會分心,就拿這回綁票的事來……你景向晴就是他陸離野的死穴!而你,對那些黑/道里虎視眈眈的壞人來,就是一個活靶子!你們倆如果真執意要在一起,只會害了自己,也害了對方!!倒把對手給便宜了!"

向晴聞,面色煞白,貝齒緊~咬著下唇,直愣愣的看著對面的佟警官,久久的都沒吭聲.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逝……

病房里,安靜得只聽得到牆上的石英鍾"滴滴答答"走動的聲音.

許久——

"佟叔,你的意思是讓我跟他分手?"

向晴問這句話的時候,聲音居然還有些打斗.

她吸了口氣,忽而就想到了陸離野趴在自己身邊跟她講冷笑話的樣子,眼眶竟不覺一濕,"如果我不樂意呢?"

佟警官歎了口氣,"佟叔知道讓你們倆年輕人為難了,可現在是特殊時期!你們倆要談戀愛,沒關系!等臥底工作結束了,到時候想在一起,誰都不攔著你們!可現在……你們這樣子,只會把對方往火坑里推!"

佟警官看了*~上眼眶通的向晴一眼,"就這麼吧,今兒這次你被綁的事,上頭知道後,發了很大一頓脾氣,已經下了死命令,不允許他陸離野再在工作期間談戀愛了!"

"佟叔,談戀愛也是犯法的嗎?"

向晴咬著下唇,死緊死緊.

"不犯法,可他陸離野是個軍人!!是軍人就必須得無條件服從上頭的命令!!"

"是他讓你來跟我的這番話?"

向晴忍著眼眶里打轉的淚水,問佟警官.

"不是."

佟警官歎了口氣,"我要能勸動他,也不需要再來游你了!"

"那如果我也不願意呢?"

向晴著眼,看定佟警官.

佟警官緘默了數十秒.

半晌,才沉聲道,"如果你們倆實在都不願意,那我也沒辦法,真的,棒打鴛鴦這種事,我佟叔也不樂意做,只是上頭下的令,我也沒辦法!

到時候上頭責令下來,那他陸離野也得受著,會不會影響到他的前途我是不知,但我知道,你們倆再這麼一意孤行下去,遲早有天,你們都要被對方害死!

現在離野在的地方,是龍潭虎穴,每天都是把腦袋別在腰間的,隨時都有可能跟他們的人犯沖,一個厲威就是個典型的例子,那下一個呢?下一個是誰?誰又敢保證下一次你們倆還會這麼幸運?!

下次如果照例拿你景向晴當誘餌,怎麼辦?!

只要你在,永遠都會是他陸離野的死穴,弱點!!就永遠給敵人一個制勝的機會!!而他,就更多了一分送命的危險!!"

佟警官的話,字字珠璣,讓向晴本就沒有多少血色的面龐,愈發煞白了些分.

倆手,擱在身前,纏得很緊很緊,目光垂落著,唇~瓣緊抿,不一句話.

"向晴,話到這里,你還是好好想想吧……"

"佟叔,我有點累了……"

她是真累了.

向晴著,緩緩地掀了被子,背著佟叔躺下,閉上眼,掩了眼眶里那片晦澀的通和一圈圈的淚水,低聲輕喃,"我就不送了……"

佟叔看著她纖瘦的背影,歎了口氣,"希望你能理解佟叔!好好養傷,再見——"

完,佟警官邁步,出了病房去.

很快,領著警隊離開.

向南和云璟憂心的回了病房來,關切的問向晴,"晴子,佟警官都問了你些什麼啊?"

"……"

向晴沒做回應.

云璟偏頭過去看了一眼,沖向南做了個口型,"媽,她好像睡了……"

"那就讓她睡吧!"

兩個人的聲音,變得更輕了些分,唯恐會擾到了休息中的向晴.

向晴是閉著眼的,眼淚卻還是止不住的順著眼角滑落了下來……

一滴一滴,滲透在白色的枕巾上,染成了一朵朵透明的薔薇花.

她是真的不太輕易掉眼淚的,可是,一想到陸離野心翼翼給她查探傷口的樣子,還有躺在她身邊給她不厭其煩的講冷笑話的樣子,她就抑制不住的想掉眼淚……

雖然她真的討厭佟叔跟她的這番話,可是……

卻不得不承認,他的那些話……每一句,都到了她的心坎里!

陸離野為了她,同生共死,連眉頭都不曾皺一下.

這樣的他,自己真的就舍得成為他的累贅,他的負擔嗎?

不,嚴重一點,或許未來的某一天,自己就是殺死他的那把匕首!

想到這里,向晴就覺此時此刻,正有一把鋒利的匕首刺穿著她的心髒,那種錐心刺骨的疼痛,折磨著她,讓她完全透不過氣來.

她艱難的順了口氣,低聲央著自己的母親,"媽,我想出院了……"

向南以為自己的女兒睡著了,忽聽得她出聲,還愣了一下,轉而才意識到她的哭腔,"怎麼了?晴子?好好兒的,怎麼要出院呢?"

向南連忙在自己女兒的*沿邊上坐了下來,云璟也關切的守在一邊.

向晴輕微的翻了個身,睜開眼來,眼眶里,一片通.

"怎麼哭啦?"

向南忙心疼的給自己女兒抹眼淚,看著她哭,自個心里更不好受.

她女兒可是不愛哭的人,這一哭,簡直把她的心都哭化了,"告訴媽,受什麼委屈了?剛剛佟叔跟你了什麼?"

云璟連忙給向晴遞紙巾.

"媽,我沒受什麼委屈……"

向晴搖頭,接過云璟手里的紙巾,眼底里水霧卻更重了些,"我就想出院了,在這呆著膩,我想回家……"

"好好好,你別哭,你想出院,我讓你爸給你安排,好不好?"

"……嗯."

…………………………………………………………

向晴要出院,誰也沒多什麼,直接就給辦了出院手續,回家休養去了.

畢竟家里醫生多,回家養著也不是不行,家住條件也自然比醫院好,家里人也都還省心省力.

在醫院里收拾東西的時候,陸離野遠遠的看見了.

他隨手拉了一名護~士問她,"護~士,怎麼回事?46房的怎麼就出院了?"

護~士是認識陸離野的,畢竟他是整個住院部里最帥的一位病患,她笑靨如花的回答陸離野,"景醫生的二千金呀!不肯住了,非鬧著回家不可!你你們倆是不是都商量好的呀,一個鬧著要回家,一個鬧著不肯回家……"

陸離野皺眉.

這丫頭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就不肯住院了?這又唱的是哪出戲啊?"她出院手續辦了嗎?"

陸離野問護~士.

"嗯,上午已經辦完了."

"行,那待會也給我的辦了!"

"你真願意出院了?"

護~士不知該是喜多一點,還是悲多一點.

按理,他的身體早就痊愈,該出院了,可哪知人家人民幣一揮,怎的都賴著不肯出院.

這回可終于舍得出院了,護~士們又不開心了,畢竟,這一大帥哥走了,以後靠什麼來養眼啊!

向晴坐在*~上,遠遠的就見到了長廊上正拉著護~士話的陸離野.

水眸偏了偏,心口還痛得有些厲害.

"媽,我去醫生辦公室一趟……"

向晴著,掀開被子,心翼翼的下*.

向南見狀,嚇了一跳,"你這是干什麼啊?非把傷口給扯疼了不可,坐下坐下,去辦公室干什麼?媽替你去!"

"不用了,媽……"

向晴的聲音,晦澀了些,"我沒事!我自己去."

云璟一眼就瞧出了端倪來,連忙挽過向晴的手,扶住她,沖向南道,"媽,我攙著向晴去,你別擔心了,我陪她去."

"那好吧!你們倆可得心點!好好兒的,去什麼醫生辦公室啊!"

向南還在嘮叨著,云璟就已經攙著向晴出了病房來.

一出來,陸離野就見到了向晴.

她的臉色,有些蒼白.

秀眉輕輕斂著,顯然是因為走路扯痛到了傷口的緣故,連呼吸也變得不太平順起來.

額上,已經冒起了層層細密的冷汗.

"怎麼回事?就這個樣子,為什麼還鬧著要出院?"

陸離野順手從云璟的懷里,把她扶過來.

一見她這副弱不經風的模樣兒,剛還硬著的聲喉一下子軟了些分,"來,趴我懷里來,身子別使力,讓我抱著你走,要去哪?"

"先去你的病房吧,我有話要跟你."

"……好."

陸離野和云璟一路攙著向晴往他的VVIP病房走去.

病房里,空無一人.

陸離野就是為了方便佟警官的探視,所以沒留下任何人來陪護.

兩個人攙著向晴在他的病*~上躺好.

向晴這才感覺舒適了些分,額上卻依舊冷汗涔~涔的,陸離野見狀,扯了紙巾替她把額上的汗水拭去,低聲怒斥道,"又跟誰在鬧脾氣呢?就這副樣子,還鬧著出院?!"

"我有話想跟你……"

",我聽著!"

陸離野深沉的目光,落定*~上的她.

云璟聞,忙道,"你們先聊著,我去外面等吧."

著,就出了病房去.

云璟走了,向晴卻依舊只是愣愣的看著身前的陸離野,唇~瓣微微張了張,卻不出一句話來.

是不想,不願,而更多的也是,舍不得.

"費了這麼大的勁出來,到底想跟我什麼?"

陸離野見她不話,又問了一句.

向晴目光黯然了下來,睫毛微微垂落,不去看陸離野,只低聲道,"我們分手吧……"

"?"

陸離野幾乎要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他勾手,攫住向晴的下巴,抬起來,強迫著她迎上自己銳利如刀的視線,"我沒聽清楚,你再一遍!!"

"我……我們分手……"

向晴對上他的深眸,微著眼眶,再重複了一遍.

"再一遍!!"

陸離野的牙關,咬得緊緊地.

"我們,分手……"

向晴的呼吸,變得有些不順暢起來.

不知是心里難過,還是因為身體的疼痛……

"話我已經完了,我累了,你讓云璟進來扶我回去吧……"

向晴著,掀了被子,要下*,卻被陸離野按住了肩膀.

他的力道不重,但足以桎梏住她.

陸離野俯身,靠近向晴,重重的喘~息了口氣,湛黑的眸仁渾濁了些分,他問,"佟叔跟你了些什麼?"

向晴也沒打算瞞著他,"就跟我分析了一下我們現在的境況……"

"景向晴,我不介意你當我陸離野唯一的死穴!!"

他的聲音,不由拔高了幾個分貝.

"可我介意!我怕!"

向晴顯然是沒太多的氣力同他話,目光淡淡的看著他俊美的面龐,輕聲道,"你不怕死,我怕……現在就這麼一個簡單的燒傷,就已經把我折磨得夠嗆了!我不能下*走動,沒辦法高聲話,連大笑都會扯痛到傷口……陸離野,這感覺,真的不太好受……"

陸離野從*沿邊上起了身來,坐到了一旁的木椅上.

從*頭上抽了支煙出來,垂著頭,點上,重重的抽了幾口,沒回應向晴的話.

嫋嫋的青煙,徐徐而上,朦朧了他俊美的容顏,渾濁了他那雙湛黑而迷人的深眸.

"景向晴,你想清楚……"

他的聲音,沙啞著.

喉嚨仿佛是被刀片劃破了一般.

他又深深的吸了口手里的煙,吐出一口煙圈,"你要守在我身邊,我自會舍命護你!你要不願意……我尊重你!"

畢竟,性命攸關,他不強求!

向晴心下一痛,眉心顫動了一下,眼淚差點就從眼角滑落,但她還是強逼著自己吞了回去,點點頭,"謝謝,我已經決定了."

"好!"

一個字,鏗鏘有力!

絲毫不拖泥帶水.

"云怪——"

回頭,喊了門口的云璟一聲.

云璟應聲進來,"聊完了?"

一看*~上的向晴臉色不對,又忙關切的問了一句,"怎麼回事?吵架了?"

"沒……"

較于向晴起伏的緒,陸離野就顯得平順多了,宛若是什麼事兒都沒發生似得,只有一口沒一口的抽搭著手里的煙.

"云怪,你去跟她爸媽一聲,她不出院了!"

向晴抬頭,不解的看他.

云璟也眨著眼兒,疑惑的看著他.

陸離野悶著頭,抽了口手里的煙,"就你這副林黛玉的樣子,還出什麼院啊?我的出院手續已經辦好了,你別瞎折騰了!"

向晴聞,臉上的表,微微變了變.

陸離野知道,她出院是因為不想再遇見他的緣故……

心頭,驀地一痛……

那里,宛若被什麼重物給狠狠地撞擊了一下.

云璟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但還是聽聞陸離野的話,回了向晴的病房,去通知她公婆去了.

陸離野將煙頭摁滅在煙灰缸里,低著頭,不吭聲.

向晴也不話.

兩個人就這麼靜默的坐著.

終于,陸離野按捺不住了,才道,"景向晴,其實你沒必要在我面前這些廢話!你是什麼人,心里在想些什麼,我陸離野清楚得很!但既然你已經做好了決定,那我尊重你!"

雖然知道她是為了自己才放棄的這段感,但正如佟叔的那樣,沒有自己,她就不用承受這些不必要的傷痛.

既然,她已經做好了決定,他自然不能再強求.

哪怕,心里再難過,再憋悶!

他是男人,他就得受著!

他是男人,又有什麼傷痛是承受不住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那日之後,似乎一切都又回到了原點.

卻又覺得……一切都回不過去了.

所謂和平分手,大概,就像他們這樣的.

沒有吵,沒有鬧,甚至連眼淚都沒有,就這麼平靜的,毫無波瀾的了再見.

微信里,LO一直在,名字從未變更過.

VE也在,名字依舊是他取的那個'VE’.

個性簽名,也未變更,依舊是他的那句'VE是LO沒完的LOVE!’

這句話,是向晴在他們分手的第二天才發現的.

那日,她抱著手機,把自己哭得不像樣子.

她從前甚至設想過千百種陸離野愛的方式,卻從不想,只一次,就讓她,如此痛徹心扉.

後來,她又在醫院里養了大半個月的傷.

出院後的第二個星期,她回了報社上班.

回單位上班的第一天,她就把自己忙得不可開交.

臨近下班的時候,康示揚朝她的辦公桌走了過來,"忙完了嗎?"

"快了快了,你准備下班了嗎?"

向晴抬頭沖他笑笑,又低了頭去繼續忙.

"身體才剛修養好,別只關顧著忙了."

康示揚對她依舊很關切,"走吧,先吃飯."

"我正打算叫外賣呢!"

"我請你,當慶祝你身體康複."

"這怎麼好意思……"

向晴還在同他客氣著.

"走吧!順便慶賀我上個月高升!"

"你升職了?"

向晴很是替他高興.

"你不在的時候升的,所有的同事都請過了,就差你了!"

話都已經到這份上了,自己再不去,好像就實在有些不講面了.

"那你等等我,我把包收拾一下."

"好,那我先去把車開出來,門口等你."

康示揚笑著出了辦公室去.

向晴正收拾著自己的辦公桌,把一些不必要的文件擱進抽屜里.

抽開抽屜,里面還躺著一包上個月沒用完的衛生棉.

向晴忽而才意識到,自己這個月的月事好像又推遲了.

不過她也沒往心里去,對她而,月事延遲一個星期似乎都不是事,反正她也沒太准時過.

闔上抽屜,拿起手提包,出了公司去.

康示楊已經在車里候著了,見向晴出來,連忙下車給她禮貌的打開車門.

"謝謝."

向晴道謝,彎身坐進去,系好安全帶,康示楊這才繞過車身,回了駕駛座上.

偏頭,問向晴,"想吃什麼?"

向晴搖搖頭,沒有主意,"你決定吧!"

"好,那就帶你去吃個口味不錯的店."

康示楊完,啟動車身,就帶著向晴往目的地而去.

向晴是怎麼都沒想到,康示楊會帶著自己來這家火鍋城.

曾經,她和陸離野一起來過的地方!

還沒踏進火鍋店,向晴腦海中倒影的膠片機就已擲地有聲的響了起來,記憶的片花,不停地倒流……

他汗流浹背的性/感模樣,猶在眼前.

他嬉皮笑臉的調/戲她,'待會回去幫我把襯衫洗了,連芮褲一起.’

拿到洗淨的襯衫的時候,他一本正經的質問她,'沒穿著睡過吧?’

太多太多的回憶,一瞬間同時朝向晴湧了過來,登時讓她有些措手不及.

"向晴,你沒事吧?"

康示楊察覺出了向晴的不對勁來,連忙關切的問了一句.

"不喜歡吃火鍋嗎?不喜歡我們就換一家吧!"

"不!"

向晴拉住了康示楊,"我很喜歡,而且,很喜歡這里!"

康示楊笑了,"那就好,看你臉色不好,還以為你不太喜歡呢!"

兩個人肩並肩,走進了火鍋城.

今天的人,比那次她和陸離野來的時候,還多.

已經沒有包房了,所以只能做大廳.

倆人挑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了下來,飛快的點了單後,服務員就端了各色的食材上來.

康示楊的心似乎不錯,一直同向晴熱絡的聊著,"我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歡吃火鍋,反正我覺得冬天吃起來,挺爽的!特別大快人心."

其實向晴沒聽到康示楊了些什麼,坐在餐桌上,就一直在走神,滿腦子的都是自己和陸離野曾經的那些美好回憶.

想得太入神,以至于,窗前閃過一抹熟悉的黑色身影,她都沒有察覺.

直到,那抹頎長的身影,在他們桌前,坐了下來.

眼前,忽而出現的邪魅面龐,與自己腦海中那張回憶的容顏重疊在一起時,向晴一瞬間才猛地回了神過來.

陸離野輕車熟絡的給自己倒了杯水.

阿祖和一票黑衣手下,恭敬地在他身後候著.

陸離野淡淡的問向晴,"男朋友?介紹一下."

語氣毫無波瀾,面色平靜,沒有半分漣漪.

康示楊似乎被突然出現的陸離野給震住了.

愣了好半晌,才回神過來,看一眼他身後一群黑衣保鏢,又掃了他一眼,忙遞了自己的一張名片過去,微微一笑,自我介紹:"康示楊."

陸離野沒接,銳利的目光停留在向晴的臉上,一瞬不瞬.

康示楊有些尷尬,最後,還是向晴替他圓的場,將他手里的名片取了過去,低聲介紹,"黎野."

她的目光,始終沒太敢去看對面的男人.

即使不看,卻依舊能感覺到他那束銳利而灼熱的視線,落在她的身上,讓她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陸離野淡然無痕的收了視線,低頭,抿了口杯中的茶水,重複的又問了向晴一句,"男朋友?"

向晴拾起眼來看他.

目光掃過他身後的那群手下,許久,垂了眉目,緊抿著唇,沒吭聲.

那心虛的樣子,就等于,默認了!

陸離野俊朗的面龐掠過一抹陰沉,漠然的深眸里迅速布上一層寒霜,教人單單只是看著,就覺不寒而栗.

視線,投射在向晴的身上,宛若是要生生將她刺穿刺透一般.

旁邊,阿祖看得冷汗直流.

向晴心虛得只一個勁兒的喝水,倒水.

手心里,早已是涔~涔薄汗.

康示楊坐在身側殷切的給向晴不斷的添水,整一桌子人,就屬他心不錯了.

"名片呢?給我."

陸離野把手朝向晴探了出去.

向晴防備的看著他,"干嘛?"

"干嘛?怕本少爺吃了他啊?"

"……"

向晴將手邊上康示楊的名片遞了出去.

陸離野接過,隨意的掃了兩眼,沒再多什麼,起身,領著一干手下出了火鍋城去.

從火鍋城里出來後,陸離野的臉色就一直陰沉著,沒有過半分的緩和.

阿祖在一旁候著,完全不敢吭氣,甚至于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唯恐自己一個不心就惹怒了他黎大少爺.

惹怒了事,怒後事大!

分分鍾被流放的節奏啊!

"把他的資料調出來!"

陸離野將手中的名片遞給阿祖,"越詳細越好!"

"是!"

阿祖領命,分毫不敢怠慢.

火鍋城內——

向晴舒了口氣,發現胸口還壓抑得有些難受.

剛剛自己為什麼不否認呢?

還不是為了告訴太子酒店的這群人,自己和那個男人,已經再無瓜葛了.

"向晴,你沒事吧?"

見向晴臉上的血氣不佳,康示楊擔憂的問了一句.

"沒,我沒事."

向晴搖頭,同康示楊道歉,"對不起,剛剛我應該第一時間否認的."

"沒事!我倒希望你第一時間承認呢!"

康示楊半開玩笑的著,又好奇的問向晴,"剛剛那個人,誰啊?男朋友嗎?"

他假裝無所謂的詢問著,低頭又喝了喝杯中的溫茶.

"不是."

向晴搖搖頭,眼底漫過幾許晦澀,掀了掀唇,"不知算不算得上前男友……"

"……這樣啊!"

"算了,算了,不他了,我們吃飯吧!"

"嗯,好!多吃點,你待會還得回去加班吧!"

康示楊殷切的給向晴的碗里添了些菜.

…………………………………………………………

太子酒店,別墅區內——

夕陽垂暮.

陸離野散漫的倚在陽台上,正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手里的煙.

殷虹的夕陽,篩落進他那雙迷人深邃的鳳眸里,多添了幾許教人參不透的複雜緒.

似傷愁,似無奈,似閑漫,又似漠然.

"野哥!"

阿祖拿著一堆資料朝他走了過來,"關于康示楊的資料,全齊了."

陸離野沒有回頭看阿祖,揚了揚手,"況."

"家世不錯,父親是做皮具生意的,這些年里也是有成績,康示楊本人也是海歸回來的博士,工作上的表現堪稱優異."

阿祖著,額上已經滲出細密的汗水來.

誇太多,唯恐自己會落下一個流放的下場.

陸離野許久,都沒話,只是一個勁的抽煙.

阿祖以為他不會再話了,卻聽得他又沉聲問了一句,"花邊新聞多不對?適不適合做人男朋友?"

"……"

阿祖這會來後知後覺的明白了過來,原來,他們家黎大少爺是不放心向晴姐找的這位新男友,所以才特意讓他私底下調查調查的.

阿祖忽而就覺得心里澀澀的,他還真有些心疼起他們老大了.

"沒有花邊新聞,看著好像挺~實在的一個人."

阿祖如實回答.

陸離野皺了皺眉,有些煩了,"行了,把資料放著,下去吧!"

"是……"

阿祖走了.

陸離野悶在陽台上抽煙.

圓幾上的資料,他也沒心思去翻,主要一見到'康示楊’那三個大字,心里就煩不勝煩.

他承認,她景向晴找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做男朋友,要比找他陸離野做男人確實強上千百倍,至少不用擔心生命安危,不是嗎?

可他陸離野心里確實是實實在在的不爽!

特別不爽!!

可不爽又能怎樣?

他陸離野過,要尊重她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的工作,一下子變得越來越忙.

她幾乎是恨不能把報社里所有的工作全部攬在了自己身上做完才好,這樣她就沒有任何喘氣的機會了,沒有喘氣的機會她才不會胡思亂想.

這天,她又接了個訪問.

是訪問一家成功的電商老總胡彥.

這名老總工作似乎特別繁忙,直到晚上十點才敲定了訪問地點.

秘書來電給向晴,讓她到樂城俱樂部里找他.

向晴沒有樂城俱樂部的VVIP卡,但人老總似乎已經猜到了,所以早早就讓秘書在門口給候著了,給了她一張副卡.

向晴順利刷卡進了俱樂部.

俱樂部里,一切奢靡的景象,都是她平日里所沒見過的.

一座座的獨立別墅,租給富豪們吃喝玩樂.

向晴坐在俱樂部的代步車上,被胡~總的秘書領著,往他所在的別墅而去.

他的秘書心的同向晴交代著,"胡~總正在陪幾位大人物玩牌,待會你先在一旁候著,等閑了的時候胡~總自會來找你,當然,至于訪問稿,如果沒有特殊況的話,一向由我來代勞."

向晴皺了皺眉,"抱歉,我們報社要訪問的人是胡~總."

秘書諷刺的笑了笑,沒再多什麼,向晴也不再話.

代步車,在一座色琉璃磚瓦的別墅樓前停了下來.

向晴緊跟著胡~總的秘書下了代步車,往別墅樓里走了去.

門,才推開,就見一群人正隨意的坐在沙發上慵懶的品著酒,旁邊一桌麻將正在奮力厮殺著.

只是……

讓向晴意外的是……

第一眼,她見到的並非她的受訪人,而是……

陸離野!!

人群中央,他穿著一席經典款的白色襯衫,衣衫領口隨意的散開三顆紐扣,衣懶懶的挽至手肘之上,露出半截精壯的手臂來.

挺拔的身軀,慵懶的倚在皮質沙發上,站姿很是隨性,不經意間滲透出一股不羈的風雅之氣.

他眉目微垂,目光瀲灩,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間半許玩味的笑,正低頭與沙發里一名嬌豔的女子耳鬢厮~磨的聊著些什麼,惹得那女孩兒時不時*的嗔笑出聲來.

鏡子的新文終于出黑屋子拉!!!

《醫手遮天,腹黑教授別野蠻!》文/鄰鏡期待大家的支持拉!!鏈接地址如下,novel./a/816227/【直接複制就能打開了哦!期待大家的支持,麼麼噠!別忘記先收!!占坑】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8):我陸離野愛誰就跟誰!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0):30秒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