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0):30秒的吻  
   
尾聲(二)晴陸漫漫(50):30秒的吻

人群中央,他穿著一席經典款的白色襯衫,衣衫領口隨意的散開三顆紐扣,衣懶懶的挽至手肘之上,露出半截精壯的手臂來.

挺拔的身軀,慵懶的倚在皮質沙發上,站姿很是隨性,不經意間滲透出一股不羈的風雅之氣.

眉目微垂,目光瀲灩,高+挺的鼻梁下,性+感的薄唇+間半許玩味的笑,正低頭與沙發里一名嬌豔的女子耳鬢厮+磨的聊著些什麼,惹得那女孩兒時不時*的嗔笑出聲來.

"哎呀!黎少,你好壞啊!"

女孩媚眼兒含羞,作勢嗔怪的推了陸離野一把.

陸離野嘴角的笑意,更壞,更迷人.

他們在聊什麼,才會讓那女孩露出那樣嬌羞的媚+態來呢?

*的黃腔?

*的私話?

這些,不都是他陸離野最擅長的嗎?!

向晴登時就覺胸口像被什麼猛烈的撞擊了一下,腦子里更是如同被千萬只蜜蜂同時灌了進來一般,耳畔間只剩下那一陣擾人的"嗡嗡"聲,逼得她頭腦一片空白.

明明這種時候,她該避嫌離開的,可是……

雙腳定在原地,就像生了根發了芽似的,僵在門口,一動不能動.

"胡+總,臨城報社的記者到了!"

秘書站在門口恭敬地彙報了一聲.

陸離野適才抬眸,往門口掃了一眼.

清淡的目光掃過向晴那張略顯蒼白的臉蛋,卻沒做分毫的停留,哪怕多余的一秒都沒有,便飛快的別回了頭去,深邃的眸底沒有半許的怔愣,亦掀不起一絲漣漪,繼續旁若無人的與身旁的女孩調笑嬉鬧著.

門口的向晴,于他,就似從不相干的陌生人一般.

向晴站在門口,身體僵如化石.

就見陸離野,勾著迷人的壞笑,拿著手中那杯冰酒,*的蹭了蹭女孩兒白+皙的大+腿,惹得女孩兒羞澀的嬌笑起來,推搡著嗔怨他,"別鬧!有人看著呢……"

所謂這'人’,自然是……杵在門口的向晴!

看著陸離野那張顛倒眾生的側顏,以及嘴角那抹迷人的壞笑,一瞬間……

向晴覺得,他忽而離自己的世界好遠好遠……

恍惚間,她似聽到了自己心髒龜裂破碎的聲音.

眼眶,有些濕熱.

卻聽得有人喊她,"景姐,景姐……"

"……嗯?"

向晴這才注意到身邊喊她的秘書.

"胡+總讓你先進去!"

秘書的態度,一直都是冷冷淡淡的.

向晴淡淡的點了點頭,進了別墅里去.

比起胡彥的秘書,胡彥居然還算比較好相處的,一見向晴過來,他連忙從牌桌上起了身來,"景姐,你好."

"您好,胡+總!謝謝您百忙之中抽空給我們報社做專訪."

兩人禮貌的握手.

向晴已將剛剛的緒,適時的收斂好,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商業化的微笑.

"重了!來來,給你介紹一下這幾位朋友."

胡彥領著向晴,出于客氣,將牌桌上的幾位老總輪番介紹了一遍,轉而是沙發上品酒調笑的幾名富家公子.

而陸離野,就在其中.

"這位,黎少,太子酒店的大股東.身旁這位,黎少的女朋友,格亞姐."

女朋友……

三個字,就像三根細針,深深的刺入了向晴的心尖兒里.

陸離野性+感的唇角依舊是那抹淡淡然的壞笑,對于胡彥的介紹,他並沒有給予反駁.

不反駁,就等于默認了.

格亞嬌笑著,往陸離野懷里一歪,手指挑/逗般的在陸離野結實的胸膛口上畫了數個圈,嬌嗔的怨了一句,"景姐好像看我家黎少的眼神有些不對勁呢!該不會才一眼,就想跟人家搶男朋友吧?"

被格亞忽而這麼一,向晴適才回神過來,連忙將落在陸離野臉上的視線抽了回來,淡淡一笑,"格亞姐多慮了,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好吧!她承認,最後那句話,她就是故意給陸離野聽的.

目光下意識的掃了一眼對面的他,還在試圖從他的臉上,尋些蛛絲馬跡出來.

然而,除了他的深潭愈發凜冽疏離了些分,便再無其他多余的緒.

向晴忽而覺得自己像極了那演著獨角戲的丑一般,有些悲涼,有些可笑.

"這位是阿祖."

胡彥又繼續給她介紹著.

向晴適才注意到,候在陸離野身後的阿祖.

比起向晴臉上的表,阿祖的表更加好看不到哪里去.

額上,細密的汗水,早已一層又一層.

"向晴姐……"

他主動同向晴打招呼.

比有些假裝不認識她的男人,強多了!

"阿祖."

向晴笑笑,表淡淡.

胡彥狐疑的看著他們,"你們認識?"

"嗯."

向晴點點頭,主動結束了這場介紹會,笑問胡彥,"胡+總,我們什麼時候能夠進行訪問呢?"

"景姐,你專程來掃咱們興的吧?"

格亞窩在陸離野的懷里,故意難為她道,"咱們這是出來玩的,又不是出來工作的.你這樣上來就跟咱們胡+總談工作,不誠心膈應我們嗎?"

向晴偏頭看她,嘴角微揚,一臉無害的回擊道,"格亞姐心可真,這樣也能把你給膈應到."

心,還不變相諷她心眼兒?!

"你……"格亞氣結,臉色微微變了變.

陸離野漆黑的深潭,淡涼了些分.

胡彥見兩個女孩一副要吵起來的架勢,連忙過來圓場,"景姐,訪問也不急在這一時,來,先坐下跟大伙熟絡熟絡."

畢竟格亞是他黎大少爺的人,胡彥自然不敢輕易得罪,當然也沒有得罪的必要!

向晴不想難為了胡彥,聽了他的話,在陸離野對面的一角落里,默默地坐了下來.

即使向晴不去抬眼看,卻也依舊能清楚的感受到,正有一束銳利的目光,從對面的方向,朝她直直的剜了過來.

向晴假裝察覺不出,安然的坐在那,微垂眉目,閑淡的品著跟前的果汁酒.

任由對面那束目光把她穿透成篩子,她也完完全全,視而不見.

雖不去看,但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那顆龜裂的心髒,早已被陸離野的一舉一動,一個目光,一句語,撓得又癢又疼……

此時的淡漠,不過只是她假裝堅強的外衣而已!

剝去外衣,里面早已千瘡百孔,悲傷逆流成河……

………………

也不知道是哪個沒覺悟的人提出來,要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的無知游戲.

向晴覺得幼稚極了!

胡彥來邀請她的時候,她根本不屑參加.

當然,她沒讓自己表現出來,依舊是那抹淡淡的笑,"胡+總,你們玩吧!我坐在這等著就好."

"景姐,該不會是不敢玩吧?"

格亞窩在陸離野懷里挑釁她.

向晴真真兒討厭這女人.

比秦瀝瀝還讓人厭煩!

尤其是窩在陸離野懷里的那股勁兒……

是蛇,還是蒼蠅啊,以為自己是無骨的軟體動物不成?

向晴站起身來,沖格亞勾了勾嘴角,"還沒有我景向晴玩不開的游戲!"

格亞轉頭問自己身旁的陸離野,巧笑倩兮,聲音都柔了好幾個分貝,"黎少,你玩嗎?"

陸離野攤攤手,薄唇掀動了一下,"OK."

應下來的時候,目光深深的盯了向晴一眼.

登時讓她渾身有些不自在起來.

游戲游了好幾輪,也沒游到向晴這.

向晴倒樂得悠哉,時不時的有人向她敬酒,她倒也不推脫,來者不拒,全數一飲而盡.

她酒量很低,本不該喝酒的,可看著對面耳鬢厮+磨,不停地咬著耳朵的一對'狗男女’,她心就好不到哪里去.

心不好,自然就想借酒澆愁.

好吧!'狗男女’,她承認,自己用詞過分了些!但那也是她心里最真實的感受!

一杯才一下肚,結果,魔王牌就游到了她手里來.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啊?"

有人迫不及待的問她.

"大冒險!"

需要想嗎?

真心話……

狗屁!如果別人問她喜歡的人是誰時,怎麼辦?

難不成她真指著對面那正忙著跟別的女人恩愛的男人,大喊我愛他?!

命能丟,人不能丟!

雖然喝了點酒,但也不至于醉糊塗了!

"好,大冒險,挑在場的一位男性,舌吻三十秒!!記住,是舌吻!!"

Sh/it!!

向晴覺得自己頭皮一陣發麻.

剛剛她就不該答應玩這破游戲的!結果,還是把自己給坑進來了!

這話一出來,一瞬間廳里就炸開了鍋,慫恿的慫恿,歡呼的歡呼,鼓掌的鼓掌……

陸離野慵懶的倚在沙發里,雙臂隨意的展開,搭在沙發靠背上,湛黑的鳳眸緊眯著,銳利如鷹隼,幽冷的注視著向晴.

向晴飛快的掃了一眼在場所有的男士,心一橫,喊道,"阿祖!!你來——"

"什麼?"

阿祖正在喝酒,聞向晴的話,嘴里一口酒都來不及咽下去,直接毫無形象的噴了出來.

"向晴姐,你可別笑啊……"

阿祖臉上陪著笑,卻時不時的用余光去瞄他左側不遠處的黎大少爺.

果然……

一陣陰風掃過,阿祖背脊陡的一寒,整個身體左側瞬間就被凍得沒了知覺.

額上,冷汗涔+涔……

連唇+瓣,都開始不由自主的打抖,"向晴姐,你別那我開涮了……"

阿祖真的快要哭了!

向晴姐,求求您了,還留的一條活路走吧!咱真不想被流放到非洲去啊!!

面對阿祖的央求,向晴盈盈一笑,"我可真的,不逗你玩!這種游戲,咱們玩得起!"

對面,陸離野一張冷峻的面龐,愈發陰沉了些分.

幽深的黑眸里,冰霜遍布,寒潮湧動.

陰翳的氣場,更是讓人,不寒而栗.

阿祖一個激靈,哭喪著臉,低聲央求她,"向晴姐,求你了……"

結果,旁人開始看不下去,瞎起哄了,"阿祖,不就一舌吻嗎?你看看人家向晴多玩得開,你作為一男人,怎的還躲躲閃閃的,難不成還虧了你?!"

"不,不,絕對不是……"

天啊!!

阿祖覺得自己一定是最近拜少了張飛大老爺,惹他老人家生氣了,才讓自己淪落到如此苦逼的境地來.

你好好的,倆口吵架,怎的最後拿他來開刀呢?!

他又沒做錯什麼事兒!

"磨磨蹭蹭的,是不是個男人了!"

這話,是向晴的.

她站起身來,似女漢子般的一把抓過對面的阿祖,就要吻下去.

乖乖!!喝了酒的女人,還真真兒如狼似虎啊!!

那一勾人的唇印下來,沒勾到阿祖的心,卻差點把他脆弱的心髒給嚇了出來.

就在雙+唇僅離半寸遠的距離時,卻忽而,阿祖只覺後頸一緊,整個人就被提著往後摔了去,而後,向晴的下巴,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掌給緊緊地扣住.

向晴瞠目,驚愕的瞪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陸離野.

就見他陰沉的勾了勾嘴角,驀地,朝阿祖一聲低吼道,"計時——"

話音一落……

薄唇一張,根本不待向晴抗議,他便已狂狷的封住了向晴那雙愕然的+嘴.

一時間,在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

格亞著眼瞪著眼前的這一幕,氣得七竅生煙,卻偏又不敢上前去阻止.

"30……"

阿祖開始慢吞吞的給倆人倒計時.

"唔唔唔————"

向晴適才反應過來,掙紮著要逃出陸離野的禁錮.

然,她一掙紮,陸離野那掐著她下巴的手掌愈發用力了些分,如鐵鉗般鉗住她的下顎,不許她動彈分毫.

"29……"

Sh/it!

明明十秒都過了!

"你……干什麼!我選的人,又……又不是你……"

向晴喘著氣兒,推拒著,"你……你這算犯規……"

"……閉嘴!!"

陸離野一聲粗吼,"老子就是規矩!"

"……"

這話一出,誰還敢有任何異議?

顯然,這頭深林野豹發怒了,而且,怒不可遏.

誰敢再惹,那就是……找死!!

就連一貫膽兒肥的向晴,都不敢再惹他了!

也能任由著他在自己唇上肆意撚轉,似吻非吻,似咬非咬……

折磨得她,心肝兒一陣亂顫.

"28……"

"……"

靠!

一分鍾都過了!!

"27……"

"……"

"…"

"10……"

向晴已經被他折磨得有些透不過氣來了.

"9……"

"8……"

"……"

"…"

"3……"

"2!"

"1!!!"

阿祖最後一個'1’字落下來,陸離野及時推開了向晴.

那感覺,仿佛是多親她一秒都不樂意似地!

呵!!

十多分鍾都過了呢!!

向晴就不相信這家伙不知道!!

道貌岸然!!

向晴一邊喘著氣兒,一邊在心里不停地腹誹著他.

後來,游戲又輪了數圈,向晴一直玩得心不在焉的,受了驚嚇的阿祖干脆直接退出了游戲,默默地坐到一旁誠心給自己的未來祈福去了.

之後,格亞一直玩得不太開心,變著法兒的想讓陸離野也親她一次,結果,不知是他陸大少爺實在太不解風還是怎的,總把這種好機會給推了出去.

哪怕她被人吻了,也完全一副旁觀者的姿態,絲毫沒有要為她挺身而出的意思.

格亞氣得夠嗆,卻偏偏不敢發作,只惡狠狠地瞪著對面的向晴.

向晴才懶得搭理這種妒婦.

沒勁兒!

她就窩在那兒,旁若無人的喝著酒兒.

酒精浸在她腫的唇+瓣上,那兒仿佛還透著獨屬于陸離野的狂狷之氣,讓她不自覺的還有些神游飄遠……

結果,采訪沒訪到,向晴倒把自己給生生灌醉了.

真夠失敗的!!

"胡+總,訪問稿我已經交給您的秘書了,改天您有時間了,再約.今天已經不太適合再談工作了……"

向晴昏昏沉沉的從沙發上站起了身來,"時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她著,跌跌撞撞的,就要往外走.

"景姐,你喝高了,我讓司機送你回去吧!"

胡彥確實算個貼心的好男人.

"不用了!"

向晴忙擺手,"不用送,我清醒得很!謝謝."

清醒個屁!

向晴知道自己走路都已經搖搖擺擺了,但看著陸離野坐在那,只顧著跟人美女調/,完全沒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向晴心里就像嘔著一口氣,擰著死活不肯讓人送.

她就是這麼一個執拗的人!

總因為別人跟自己過不去!

向晴特不喜歡自己這一毛病,但偏偏,腦子發熱的時候,什麼就顧不上了.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49):我只對你好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1):私定終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