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1):私定終身  
   
尾聲(二)晴陸漫漫(51):私定終身

向晴從別墅區里出來,坐著俱樂部的代步車,到了地下停車場里.

在包里翻了好一會兒,直到向晴有些急了眼,才把車鑰匙給尋出來.

一邊開車鎖,一邊郁結的抱怨,"都跟我過不去,是不是?你一串破鑰匙也跟著他們欺負我!!"

太討厭了!!

向晴暈暈乎乎的開了車門,一屁※股坐進車里去後,腦袋一栽,就趴在方向盤上莫名其妙的哭了起來.

為什麼哭?

心里難受唄!

只是,哭了沒幾秒,向晴忽而抬起了頭來,一抹自己臉上不爭氣的貓尿,一邊發車,一邊罵自己,"哭什麼哭,有什麼好哭的!不是都分手了嗎,人家找女朋友多正常的事……"

車鑰匙在鑰匙孔邊來來回回的插了好幾次,結果,這鑰匙孔都好像故意跟她過不去似的,怎麼都插不中.

向晴氣得把鑰匙往車窗台上一扔,※嘴兒一癟,委屈的眼淚就一顆顆的滾落了出來,"該死的!!連你都欺負我,連你都欺負我……嗚嗚嗚……"

她到底還是沒能忍住,讓自己哭出了聲來.

倏爾,車門被人從外面拉了開來.

還來不及待向晴反應過來,她整個嬌身已經被人抱著丟到了一旁的副駕駛座上去.

再然後,就見陸離野已貓著腰身,坐了進來,把她駕駛座的位置給霸占了.

向晴著眼,瞪著身旁突然出現的男人.

輕靈的水眸里,瞬間霧氣更濃,下一瞬,※嘴兒一癟,眼淚差點就滾落了出來.

"你占了我的位置……"

她著眼,控訴他,"你讓開!我要自己開車."她著,伸手就去推他.

手才一探過去,就被陸離野的大手一把給扣住.

"不許鬧."

他低聲哄她.

聲線很磁.

大手握著向晴的手,手心里,一片冰涼.

湛黑的幽眸,深深的盯了向晴一眼,目光愈發深沉了些,半晌,放開了她的手,欺身過去給她系安全帶.

"你下去……"

向晴不依,眼眶通,"我不要你送!!你去送你的女朋友——"

陸離野不管她的抗拒,自顧自的替她系好安全帶.

而後,啟動車身,車如離弦的箭一般,飛快的駛離了出去.

他不話,向晴就覺得鬧得沒意思,加之本就喝高了緣故,意識模模糊糊的,渾身不得勁兒,干脆腦袋一偏,不再搭理身邊的男人,稀里糊塗的就睡了過去.

陸離野將向晴送到了她家樓下.

向晴靠在椅背上,沉沉的睡著,完全沒有要醒來的意思.

她漂亮的羽睫輕輕的陰掩著,耷在眼瞼處,投射※出一圈動人的暗影.

粉瓷的臉頰,泛著迷人的色澤,連帶著俏挺的鼻頭上都氤氳著淺淺的※潤……

他深邃的鳳眸,幽暗了些分.

目光掃過她的臉頰,游離過她瓷白的勃項間,定格在了那條精致的項鏈上.

項鏈,是他送的.

那個'陸’字,輕輕的帖服在她水嫩的肌膚之上,那感覺,仿佛是從她的身體內衍生而出一般.

交相輝映著,美不勝收.

向晴睡得很深,陸離野也沒吵她,就任由著她睡著.

不知到底睡了多長時間,向晴還完全沒有要轉醒過來的意思,陸離野思忖了數秒後,再次啟動車身,往喜來登酒店駛了去.

陸離野在酒店給向晴開了間房.

才一進房間,門都沒來得及關上,向晴就從陸離野懷里驚醒了過來.

泛著醉意的水眸,木訥的將房間掃視了一遍,而後,目光定格在陸離野那張冷峻的面龐上.

向晴漂亮的秀眉輕輕蹙起,下一瞬,伸出手,下意識的推了他一把,不安分的在他懷里掙紮了起來,"放開我……"

陸離野的手,鉗住她扭動的※腰身,不許她動彈半分.

抱著她,往房間中央的大*走去.

才一將她擱置在大*※上,向晴整個人就像皮球似的,立馬反彈坐起了身來.

不理會陸離野,下*,就往外走.

因醉意,腳下的步子還有些凌※亂.

陸離野眸色暗沉了些分,伸手,拉過她的手臂,一把將她反身過來,面向自己,"去哪?"

向晴不吭聲,唇抿得緊緊地,眉目微垂,也不看他一眼,甩開他的手想走.

陸離野干脆伸手,一把圈過她的※腰※肢,將生著悶氣的她,置于自己懷里來.

"要去哪?"

"我要去哪里都不歸你管!!"

向晴的聲音,陡的就拔高了好幾個分貝.

一嗓子吼完,眼眶不爭氣的瞬間就了.

她推他的力道,更重了些,"你走開!!你別管我,我不要你管,你也沒資格管我——"

她沒去看他,只低著頭,拼盡全身的力氣的掙紮著.

長長的發絲,凌※亂的散著,隨著她的動作,打在她浸※濕的面龐上,有些狼狽,有些落魄.

卻偏偏,不管再怎麼用力掙紮,卻始終逃不出他的禁錮.

他們倆之間的力道,懸殊實在太大了,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犟不過他,向晴就不爭氣的哭得更厲害了.

向晴討厭這樣的自己.

可那眼淚就跟開了閘的洪水一般,怎麼抑都抑不住.

陸離野只是擰著她的腰※肢,不話.

越是不話,向晴心里就越氣憤,越委屈.

仿佛他的沉默,就是在向她承認他的花心一般!

"滾開——"

掙紮得太用力,向晴全身都已被汗水浸※濕.

心里的怒意高漲,哭得愈發撕心裂肺,"別抱著我,陸離野,我現在已經不是你的玩/物了!你放開我,你應該抱的人是你現在的女朋友——"

向晴推開他,跌跌撞撞的要走.

陸離野從背後一把將她圈住,下巴抵在她的發心里,幽幽的歎了口氣,低聲呢喃道,"要分手的人,明明是你……"

一句話,讓他,心頭澀然.

胸口,一陣鈍痛!

這丫頭,不會知道,當她出那句'我們分手’的時候,他的心里,有多難受,有多煎熬……

"對,對……"

向晴點頭,眼淚顆顆滾落而下,"分手的人是我,所以我現在確實不該生氣的……"

她一邊著,一邊不停地給自己抹眼淚,強顏歡笑,一邊諷刺著自己,"我現在在做什麼,都已經分手了,根本沒資格再生氣了……"

向晴強裝堅強的呢喃著,唇微張,卻倏爾,陸離野旋身過來,一俯身低頭,薄唇深深的攫住了她被淚水染濕的唇.

向晴反應過來,水眸瞪大,伸手,慍怒的去推他.

"放開我——"

"不放——"

猿臂撈著她的腰※肢,力道愈發收緊了些.

唇,也吮得更深.

"放開……"

向晴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淚如雨下,卻拗不過他,貝齒干脆去咬他的兩片薄唇,雙手緊握,篡成拳頭,一拳一拳泄憤般的砸在他結實的胸膛口上,"陸離野,我討厭你!!討厭你——你就是個沒心沒肺的花花大少,才分手多久,你就可以跟別的女孩子卿卿我我……"

一想到那些*的畫面,向晴的心髒就疼得似被一雙無形的手拼命的擰著一般.

"你沒有心!!你那些張口就來的話,全都是騙人的!!騙子,騙子,大騙子!!!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以後都不要信了……嗚嗚嗚……"

向晴一句句指控的話語,就像一把把的尖刀,穿過陸離野的心髒……

漆黑的眸色,徹底黯然了下來.

他的呼吸,變得有些沉重.

大手,捧著向晴的臉蛋,額頭抵著她的額頭,深沉的目光死死地凝著她,啞聲低吼著,回她的話,"是,我陸離野是沒有心……"

向晴聞,重重的一聲抽泣,差點痛哭出聲來.

卻又聽得他,"因為我陸離野的心,早就被一個叫景向晴的女人給偷走了……"

他的聲線,沙啞得有些厲害.

喉嚨,仿佛被刀割破了一般.

眼眶里,一片猩.

向晴一下子忍不住放聲大哭了起來,眼淚如雨般,宣泄而下.

又來了,又來了……

還是那種張口就來的話,可是……為什麼她偏偏就是相信了……

心,都快要被他一句話,給徹底化了!!

"我不要再相信你了……"

她絕對,只是嘴上而已.

陸離野抱緊她,"聽話,別哭了……"

哭得他的心,都快碎了.

"如果心在我這,那你的女朋友算什麼?"

一想到那個女人軟在他懷里的嬌俏模樣,向晴就無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她在意,她真的在意得不得了……

她討厭那個女人跟他靠得那麼近,更加討厭她窩在他健壯的胸膛里……

陸離野才想要張口什麼,卻倏爾,"嘔——"的一聲,毫無預兆的,向晴直接趴在他的懷里,吐了出來.

"……"

陸離野雖不至于有潔癖,但……

被人吐了一身,還是挺惡心的!

好在這女人是她景向晴,要換做是別人,早被他一氣之下給摔出十幾米遠的地方去了.

"看你還喝不喝這麼多酒!"

陸離野有些惱她.

攙著滿身汙濁的她,就往浴※室里走去.

三下五除二的,幫她把身上汙穢的裙子給脫掉後,把她丟進了浴缸里之後,方才整理同樣髒兮兮一身的自己.

脫了被她弄髒的襯衫,撩進洗衣桶里,才一回身,就見向晴從浴缸里爬了出來.

"干什麼?"

他斂著眉問.

向晴眼底還含※著淚水,從浴缸里爬了出來,一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手揪扯著脖子上的那根項鏈,賭氣的著,"還給你——"

陸離野眉頭皺得更緊了,"景向晴,你敢扯下來試試——"

不刺激她還好,一刺激,向晴就越發來氣了.

這事兒明明就是他先錯的,他倒還好意思來朝她叫囂?!

向晴抓著鏈子一扯,也不知是花了多少氣力,還真被她一下子就給扯斷了.

"sh/it……"

陸離野氣得七竅生煙,還不等他爆粗口,那根鏈子就已經朝他的雙※腿砸了去,"還給你!!我不要了,給你那些女朋友去——"

提到他的女朋友,向晴就愈發難受起來.

陸離野沒料到這女人還真把自己送的鏈子給扯斷了,登時心里的火氣也有些往腦門上串,抬腿就把鏈子給踹了回去,"不要你就扔掉!!"

本來陸離野只是賭氣而已,哪知向晴還當了真,一把抓過他踢回來的項鏈就往馬桶里一丟,雙手絕的往抽水按鈕上一摁……

"嘩啦啦——"一聲響,項鏈還真就在兩人的眼皮底下被水給卷走了.

"……"

向晴的面色,煞白煞白的.

真的,手按下去的那一刻,她就後悔了.

可是,後悔都已經來不及了!

她※嘴兒一癟,眼淚一下子就從眼眶中湧了出來……

豬!!

她罵自己!!

蠢得像頭豬!!

丟還真丟了!!

向晴趴在自己的膝蓋上,嚶嚶泣泣的哭了起來.

她悔恨不該自己太意氣用事,結果,項鏈真丟了,傷心難過的還是她自己.

而陸離野呢?

他確實沒想到向晴當真會一賭氣就把項鏈給沖了.

要他不生氣,那一定是假的!

面色陰沉,如暴雨將至.

卻偏偏,看著哭花的她,他還真就再也提不起一絲絲的火氣來.

彎身,抱起地上的她,往浴※室外走.

薄唇,抿得緊緊地,崩成一條直線,一不發.

向晴伏在他的胸膛口里,"哇——"的一聲,放聲大哭起來.

"陸離野,我好難過……"

她嗚咽著,哭著絮叨著,"我不喜歡你交女朋友,我心里難受,我討厭那種感覺……"

還有,她真的不是故意想要把鏈子丟掉的,她只是腦子一熱……

陸離野眸仁一暗,心,一動.

他驀地將她放了下來,圈住了向晴的腰※際,喑啞著聲線要求道,"把剛剛的話,再一遍給我聽……"

向晴垂著淚眼,※嘴委屈的癟著,任由著淚水不停地往外流,她抽抽搭搭的重複的控訴著,"我不喜歡你交女朋友!我不喜歡,特別不喜歡……"

著著,向晴又覺委屈更甚,結果,沒能忍住,嗚咽的抽泣了起來.

聽著她內心最真實的想法,陸離野有種心潮澎湃的感覺.

捧高她的臉頰,欣喜的吻去她臉上的淚水,"有你在,我哪里還有心思交別的女朋友?"

"騙子!!"

向晴又捶了他的胸口一拳.

她還記得那女人在他的胸口上,挑/逗的畫著圈圈呢!

討厭,真討厭!!

陸離野抱緊她,無奈的一聲歎息,"那些女人不過都只是幌子而已!我向你保證,我從來沒有碰過她們,連手都沒牽過……"

"她們?"

向晴眨了眨淚眼,抬頭,看著他,眼眶浸※濕,"還不止一個……"

"……"

陸離野忽而有種百口莫辯的感覺了.

大手捧起她哭花的臉蛋,幽深如古井般的黑眸攫住她,無聲的一道歎息,"你知道,我只想要一個……"

聞,向晴的心,掠過一道明顯的悸動……

眼波里,柔旖旎.

他的額頭,抵住她的,"回來我身邊!我守護你!!"

這不單單是一種請求,還是一種……

保證!

她不在的這些日子,表面上,他陸離野看起來依舊風平浪靜,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在每一個午夜夢回里,他是如何落寞的熬完這一個又一個的深夜……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像她的那樣,很討厭很討厭!!

心里時而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空落落的什麼都沒有,卻時而又像被灌了鉛似的,沉甸甸的,壓得他完全透不過氣來……

他的請求,讓向晴驀地就濕※了眼眶.

很久,她搖頭,"你守護我,誰又來替我守護你呢?"

陸離野漆黑的眼底,漫過一道明顯的失望.

艱難的喘了口氣,而後,捧住她的臉頰,封住了她微濕的唇.

"等我——"

"工作一結束,帶我去見咱爸媽——"

"……"

向晴聽聞這話,眼淚一下子就從眼眶中蹦了出來.

這回,不是生氣也不是委屈,而是……

一種難以的感動.

手抵在他的胸膛口上,稍稍拉出半寸的距離,呼吸了口氣,撒嬌般的嗚咽道,"你這樣……會讓我多想的……"

"多想什麼……"

陸離野又在她的鼻尖上啄了個吻.

向晴有些嬌羞的斂了斂水眸,在他懷里扭捏了一下,抿著唇※瓣,不話.

"嗯~?"

陸離野拉長尾音,邪魅的語氣問她,"多想什麼,還沒告訴我呢!"

高※挺的鼻梁故意往的下巴上蹭了蹭,迫使著她抬起眼來看他.

"會讓我有一種……你要跟我……定下終身的錯覺……"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0):30秒的吻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2):野哥野嫂——刻在心上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