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2):野哥野嫂——刻在心上的禮物  
   
尾聲(二)晴陸漫漫(52):野哥野嫂——刻在心上的禮物

陸離野拉長尾音,邪魅的語氣問她,"多想什麼,還沒告訴我呢!"

高`挺的鼻梁故意往她的下巴上蹭了蹭,迫使著她抬起眼來看他.

"會讓我有一種……你要跟我……定下終身的錯覺……"

向晴這話的時候,目光躲閃,都不太好意思去看他.

"錯覺?"

陸離野音調微揚,劍眉輕挑,一本正經的控訴她,"你都睡了本少爺這麼多回了,難道就沒有一點要為本少爺終身負責的自覺性?"

"……"

見過不要臉的,可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明明每次都是你霸王硬上弓!!""噢?"

陸離野倏爾一把將向晴打橫抱起,置于大*`上,健碩的身軀傾身而下,"那本少爺不介意再霸王一次的."

向晴喘了口氣,手下意識的抵在他的胸口上,水波流轉間掠過幾許黯然,"項鏈又丟了……"

"……"

不這事兒還好,一,陸離野那邪魅的眉心間明顯躍過幾許怒意.

下一瞬,翻過她的嬌身,一巴掌毫不含糊的就落在了她的翹`臀上.

"哎呀,疼——"

向晴吃痛的大喊,毫不含糊的一巴掌拍在他硬`梆`梆的胸膛口上,"你敢打我——"

陸離野又憤憤的捏了捏向晴的臉蛋,"每次送你的禮物,你非得弄丟了才樂意!"

"誰讓你找女人故意氣我!"

對于那根項鏈,向晴其實心里真的是悔恨萬千,可她嘴上向來不肯服輸的.

"對了!我還沒問你呢!"

陸離野魅眼危險的一眯,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向晴,"你跟那什麼康示楊呢?到底什麼關系?"

"你什麼關系?"

向晴氣呼呼的嘟著嘴,不想解釋.

難道她像是那種見異思遷的女人嗎?

陸離野聞向晴的話,陰沉的俊顏明顯緩和了些分,修長的手指,撒嬌般的在向晴的手心里胡亂的畫著,"那你我們倆現在怎麼辦?"

向晴搖頭,眼底染著些許的落寞,同樣沒有主意.

"我等你——"

忽而,向晴道.

目光凝著陸離野,很堅定.

"……好."

陸離野眸色間有些動容,大手握著她的手,很緊很緊.

"等我,哪兒都不許去!不許到任何除了我之外的男人身邊——"

陸離野完,低頭,深深的吻住了她.

濕熱的吻,一路蔓延而下……

飛快的,攻占了向晴的領地.

兩個人,旖旎的癡纏著,空氣里氤氳著歡`愛的味道……

深深的,攻陷著兩顆柔的心.

愛是什麼滋味?

問陸大少爺,陸大少爺會告訴你:'不知道,都他媽要搞地下了,還談什麼滋味!’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向晴才一睜眼,就被陸離野給領了出去.

"你帶我去哪里啊?"

一路上,向晴已經不止三次的問過他.

車,一路往老街邊駛去.

開了大約四十來分鍾,他們在一家紋身店前停了下來.

雖是一家的紋身店,但這家店是A市最出名的老字號,已有百來年的傳承曆史.

向晴狐疑的跟著陸離野的腳步進了店里去,低聲問他,"你帶我來這種地方干什麼?"

"野哥——"

店里的老板似乎同陸離野很熟的樣子,一見他進來,連忙熱的同他打招呼.

目光又熱切的落在向晴的臉上,"喲,這位是……"

"叫嫂子."

陸離野完全是理所當然的口氣.

"……"

向晴囧了,羞澀的拉了拉陸離野的衣.

"哎呀!嫂子好,嫂子好!!"

那老板連忙恭敬地喊著向晴,"瞧我這眼拙的!嫂子,趕緊進來……"

被這男人一口一個嫂子的喊著,向晴羞得臉頰都燥了.

見向晴有些不好意思了,陸離野忙道,"行了行了,別一個勁的叫了,都把人家弄害羞了!趕緊的,給本少爺找個技術好的女紋身技師來!"

"好呢!野哥野嫂里面請."

飛快的,兩個人就被帶進了里面一間包房里.

老板退了出去,包廂里一時間就剩下了陸離野和向晴來.

"你這干什麼呢!這麼高調……"

向晴還有些憂心.

"沒事,這子自己人!"

"啊?"

向晴忍不住狐疑的往外瞄了一眼.

不得不,這種店兒,確實是打探黑/道虛實的最佳地方.

"不對呀,你干嘛把我帶這種地方來?"

向晴這才反應過來.

哪知陸離野一把扯開了向晴的襯衫領口,修長的食指在她的心口處輕輕點了點,"送你件禮物."

他溫熱的指腹,點在向晴胸口的肌膚上,有意無意的摩`挲著,讓向晴心口一悸,呼吸喘了一下,羞澀的連忙去抓他不安分的手,"什……什麼禮物??"

忽而,向晴似想到了什麼一般,瞪大眼,"你該不會想讓人在我胸口上紋個'陸’字吧?"

"……你真聰明!"

"……"

"不要!!這很幼稚!!"

向晴嗤之以鼻.

陸離野湛黑的幽眸緊眯了起來,拍了拍向晴氣鼓鼓的臉頰,"懲戒你昨兒把項鏈沖進馬桶的惡劣行為!"

"我……"

"看你以後還怎麼弄丟它!"

向晴癟癟嘴,郁悶了.

干脆雙`腿一分,就在陸離野的腿上坐了下來,同他撒嬌,"陸離野,我們再好好商量商量,好不好?這玩意兒紋女人身上真是一點也不好看!而且,你看我肌膚這麼白,紋個這麼丑的紋身在上面,多可惜了……"

好吧!陸離野承認,向晴撒嬌這招對他而,真的還蠻受用的.

但懲戒就是懲戒,不能動搖!

更何況,他是帶著私心來的.

把'陸’字,紋進她的胸口上,讓她從此以後對他,刻骨銘心,永不相忘!

這就等同于她景向晴從此就貼上了他陸離野的標簽!!

其他任何男人,都別再奢望著住進她的心里去了!!

有他,陸離野一個,就夠了!!

陸離野修長的猿臂烙緊她的細`腰,低頭,就隔著白色襯衫,在她的胸口上輕啄了一口,"沒關系,這里不需要別人看,本少爺覺得好看就好看!"

"……"

"你霸道!"

向晴指控他.

"嗯,只對你霸道!"

陸離野埋在她的胸口里,舔`著臉回答她.

忽而包廂門被拉開來,一個年輕的漂亮技師走了進來,"野哥好!嫂子好!"

她禮貌的同他們打著招呼.

"老板娘."

陸離野同向晴介紹著.

"你好……"

向晴忙羞澀的從陸離野的懷里出來,同她打著招呼.

老板娘笑笑,"想要紋什麼呢?"

"……"

她可以老實,什麼都不想要嗎?

"給她在心髒的位置上紋個'陸’字!一點,漂亮一點的,必須不能影響她的美觀!"

陸離野細心的同老板娘交代著.

老板娘會意一笑,"好呢!知道了."

"會疼嗎?"

向晴問老板娘.

老板娘將工具鋪開在桌上,笑道,"一點點."

"別嚇唬她!"

陸離野喝了一聲,伸手一把將她撈進自己懷里坐好,"敢把她弄疼了,拿你老公開刀!"

"……"

見過這麼蠻橫不講理的顧客嗎?

"OK,OK!"

老板娘彎著眉眼笑起來,"知道了,野哥的老婆,我一定倍加心的,好不好?"

老婆?

向晴一聽這兩個字,心髒就忍不住"撲騰撲騰"沒有節奏的亂跳了起來.

緋色的彩霞,染上了向晴的臉蛋,讓她有些羞于去看跟前的陸離野.

陸離野似乎因老板娘嘴里的'老婆’二字,而變得心大好.

"那我先把她交給你了,幫我好好照顧著她,我出去找你老公議點事!"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咱們嫂子的!"

陸離野又同向晴了兩句後,方才放心的出了包廂去.

也不知道他去找老板議論什麼事兒,向晴想大概是工作上的事吧,所以她便也沒多問.

陸離野一走,老板娘就熱切的同向晴聊了起來.

"嫂子,不怕吧?"

"不怕……"

向晴笑著搖搖頭.

那老板娘也眯著眼笑了起來,"真想不到野哥還有這麼幼稚的一面,你怎麼不讓他也在自個胸口上刻上你的名字啊!這樣才公平,是不是?"

"噗……我才不跟他一樣幼稚呢!"

她雖然不怕疼,但刻對方名字在身上,這種愛招在向晴看來,實在太幼稚了!

她配合,可真不認同!

"再了,像他那麼大男子主義的男人,怎麼可能會願意做這種事啊!"

她懶得白費口舌了!

"雖然幼稚,但野哥這也是在乎你的表現,希望讓自己能夠占據著你整顆心……"

老板娘著,開始預備給向晴紋身了,准備工作一切就緒,就聽得她又道,"你可是野哥帶給咱們看的唯一一個女孩兒!看他護著你的那模樣兒就知道,不得了!這回他可真栽了……"

"以前我跟我老公在一塊兒的時候吧,總懷疑像野哥這種囂張霸道的男人,將來找了老婆會不會有*力傾向啊?哈哈,倒沒想到這家伙疼起老婆來還真要命!"

老板娘嘴里一口一個'老婆’,讓向晴聽著都覺不好意思起來了,"其實我們倆還沒定下來呢……"

她解釋.

"嗨!那也是遲早的事兒!"

"……"

向晴從前從未設想過自己和這個男人的婚後生活……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想.

可現在,的人多了,她的心里,居然已經在不期然的悄悄幻想……

想著想著,向晴忍不住笑出聲來,總結道,"跟他生活,一定很辛苦!"

"怎麼呢?"

老板娘好奇的笑問向晴.

"霸道,不可一世!什麼都得聽他的!要真跟他結婚了,我的家庭地位一定不會高……"

向晴光想想就覺得有些頭疼.

可,頭疼之余,卻又怎麼會覺得那麼幸福呢?!

真正的愛,大抵就是這個意思吧!

…………………………………………

而這邊的包廂里——

"野哥,我沒聽錯吧??"

老板驚愕的瞪著陸離野,"你……你,你要在自個胸口上刻上咱嫂子的名字?"

陸離野的臉色,有些陰沉,"你聲點!深怕別人聽不到啊!"

老板偷笑起來,"知道丟人還做這種幼稚的事兒!"

"……你信不信本少爺揍你!"

陸離野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趕緊的,別給我婆婆媽媽的!"

"行行行,這可是你自個要求的啊,可別到時候又跑來鬧著要洗掉啊!"

"滾犢子的!洗個屁!!"

這貨,敢是在詛咒自個和景向晴分手呢!

"是是是,我嘴欠,錯了話!洗個屁!野哥和野嫂定當白頭偕老,地久天長一輩子!"

他著,就自個給自個兒掌著嘴.

這還差不多!

"今兒這事你要敢給第二個人聽,看我不廢了你!!"

陸離野警告他.

實在的,在自己身體上紋對方名字這種事兒,在他看來……

還真有些,腦殘!

也不知自己腦子怎麼的就那麼一抽,想出了這麼個招兒!

想了就想了吧,可讓她一個人紋,陸離野又覺著沒意思.

侶紋身,不就該配對的嗎?!

再了,那也不能讓她獨自一個人疼不是!要真疼,還有他陪著呢!

"是!這事兒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至于嫂子會不會知,那可是你們之間的事兒了……"

老板笑得一臉的邪惡.

"少跟我貧了!趕緊!"

………………………………………………………………………………………………

陸離野進包廂里來找向晴的時候,她恰好完成了最後一步,正在給自己的襯衫扣紐扣.

他一步上前來握住了她的手,"我看看."

"別……"

向晴有些害羞.

畢竟,那字刻的位置,有些偏.

而且,還有旁人在呢!

"害什麼羞,又不是沒見過!"

陸離野著,又幫她把領口下方剛扣好的紐扣給解了開來.

"喂喂!你們要恩愛也得等我先走了再吧?"

老板娘一邊抗議,一邊收著東西.

"那你還不趕緊走!"

陸離野毫不客氣的橫了她一眼.

"正收著東西呢!野哥,你找我老公聊了這麼久,聊什麼呢!"

"……趕緊滾!!"

"粗`魯!!"

老板娘收拾完東西後,扭著翹`臀出去了.

向晴忍不住抱怨他,"你怎麼跟個痞子似的!"

"你不常本少爺是軍痞嗎?"

陸離野掀開她的襯衫,往胸口處瞧了瞧.

雪白的肌膚上,綴上五瓣緋的花瓣,花瓣的花梗,就由形態異化的'陸’字構成,形成了一朵嬌豔欲滴的格桑花.

顏色太性/感,將她通透的肌膚,襯得愈發白`皙光潔,美不勝收.

"真好看……"

陸離野忍不住由衷的贊歎出聲.

喉頭滾動了一下,眸仁幽暗了數分,"很性/感!"

他如實評價,又補了一句,"讓人單單只是看著,就想……一口吞掉!"

"……你又使壞!!"

向晴羞赧的瞪他,要拉上自己的衣衫.

卻被陸離野給阻止了,手指輕輕的覆上花紋四周,啞聲問她,"這是什麼花?很美……"

"……格桑花."

向晴的眼底,綴著羞赧的淺笑,低聲道,"代表堅強,代表聖潔的愛,代表幸福."

陸離野深沉的眸仁里泛起一束精光,下一瞬,捧起她的臉蛋,在她粉色的鼻頭上,啄了一個吻,"我很喜歡!"

一想到這份美麗,獨他陸離野所有,他的內心就澎湃得有些難以壓抑.

轉而,又在美豔的格桑花上落下了一記淺淺的吻.

即使緒很激動,但他也依舊吻得很心,唯恐自己會弄疼了她.

被他輕輕的吻著,向晴忽而覺得心里酸酸的……

是一種……傷痛過後,幸福的酸意!!

手,下意識的圈住了他的腰`肢,腦袋窩進他的懷里,輕聲問他,"下次我們見面要什麼時候?"

還沒分開,她就有些舍不得了!

"盡快!"

陸離野覺得,對于她的不舍,自己的那種感,或許更甚.

真恨不能,能夠每天把她揣在自己懷里,不離半步.

他讓向晴靠在自己的胸膛里,微低頭,替她一顆一顆整理好襯衫的紐扣,"疼不疼?"

"一點也不疼……"

"再弄丟,我可真要生氣了!"

這是刻在她心上的禮物,他絕不再給她任何弄丟的機會!!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1):私定終身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3):我要結婚,新娘一定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