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3):我要結婚,新娘一定是你!  
   
尾聲(二)晴陸漫漫(53):我要結婚,新娘一定是你!

向晴正埋首在認真工作,忽而外頭傳來一陣騷※動聲,就見辦公室的女孩兒們,紛紛將頭探出窗外,在好奇的張望著什麼.

"哇!我的天啊,好大的陣勢……"

"誰啊!這簡直就跟皇帝出行似地!太誇張了吧?哪個明星?"

明星?誰啊?

向晴聞,也不由好奇的張起腦袋,往窗外的樓下瞧了瞧.

嘖嘖……果然,好強大的陣容!!

十幾台數百萬的黑色賓利,有序的排成一條直線朝他們的報社駛了過來.

車,在報社的正門口前,穩穩停下.

為首的賓利,副駕駛座打開,飛快的,一抹黑色身影走了出來,繞過車身,彎身,恭敬地打開了後座的車門.

而後,一抹頎長的高大身影從里面優雅的邁了出來.

男人身著歐華質地的淺灰色正裝西服,合身的剪裁裹著他勻稱的健軀,將他修長的身形映襯得愈發挺拔,西褲包裹下的兩條長※腿,更是性/感筆直,分毫不遜色于任何國際舞台上的魅力男模.

淺薄的陽光下,棕褐色的淡眸,如若剔透的寶石,惹人注目,教人看著,便挪不開視線去.

這人,好眼熟……

"天!!好像是咱們報社前段時間訪問過的莫總!!"

"真的是——天啊!本人比照片更帥啊!"

"好有氣質啊!!"

"向晴,向晴!!你男朋友——"

"天啊!你男朋友出行的排場也未免太大了點吧……"

一下子,整個辦公室里炸開了鍋.

向晴登時一個頭兩個大.

倏爾,一束銳利如刀子般的目光就朝向晴剜了過來.

她幾乎不用去看就知道這人是誰了!

除了秦瀝瀝,還能有誰呢?!

"水性楊花!!"

就聽得她罵了一句.

不等向晴回口,她抱著一疊資料,轉身就出了辦公室去.

"……"

向晴無語了.

心里默默地罵了句三字經.

很快,就見單位的領導出門接待了莫里爾.

向晴提起的心,也稍稍落定了些分.

他來,大概是有公事在身吧!

向晴回到了自己座位上,低頭繼續工作.

正當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來,主編李雯走了進來,"向晴,趕緊出來一下,莫總找你!"

"……"

不是吧?

向晴坐在辦公桌前,沒起來,一時間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雯雯姐,他找我什麼事啊?"

"這我哪知道呀!反正是領導讓我來通知你的!你趕緊去接待室吧!"

"這……是工作上的事嗎?"

工作的時間里,要談私事的話,容易被同事落下話柄的!

"咱們領導都開了口,能不是公事嗎?你別婆婆媽媽了,趕緊的過去啊!讓人等急了,怪罪下來,我可擔不起!"

"……好呢!"

話都這份上了,向晴要還扭捏著,似乎都有點不過去了.

在眾人複雜的視線中,向晴硬著頭皮,糾結著出了辦公室,往一樓的接待室走去.

一樓接待室的門口——

一排排訓練有序的黑衣人分左右兩排筆挺的候著,門邊,吳與生挺直著腰杆守在那里.

一見向晴過來,他忙迎了上去,"景姐,莫少正在里頭等著呢……"

"吳助理,好久不見!"

向晴是真好久沒到他了.

"多日不見,人好像清瘦了不少,也黑了點!"

"呵呵……托景姐的福,莫總派我去敘利雅(國家名不讓寫)免費游玩了一圈."

不知是不是向晴的錯覺,吳與生將'游玩’二字,咬得極重.

去敘利雅游玩……

莫里爾的手段還真……有夠陰狠的!

向晴笑笑,"吳助理受苦了,這亂世求生的日子不好過吧……"

"……"

吳與生為什麼覺得這話聽起來,怎麼就有種幸災樂禍的意思呢?!

向晴推門,進了接待室去.

接待室里,就見莫里爾疊著修長的雙※腿,閑散的坐在沙發里……

玩……游戲!!

"……"

可以想像一下這個畫面:一名長相俊美,體魄修長的男人,穿著一套優雅別致的正裝,手里捧著一個迷你平板,卻低頭,正專注的打著游戲,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迅速飛舞著.

這畫面……怎麼看,怎麼都不協調!

他玩得許是太過專注的緣故,以至于向晴的出現,都沒能驚擾到他.

向晴忍不住微傾身,探著腦袋往他的屏幕上看了一眼……

這回換游戲了!

不再是從前那個'笨鳥先飛’,換成了弱智的塔方游戲.

真的,這種游戲,向晴還挺不屑的.

"坐——"

原來,莫大少爺早就注意到了進門來的向晴.

他終于願意騰出一只手來,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目光,卻始終定格在他的屏幕上,沒有抬起頭來看向晴一眼.

向晴無語.

他對游戲未免太癡迷了些.

她倒沒拒絕,在他身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莫先生,找我來應該不是讓我來觀摩你玩游戲的吧?"

觀摩一次可就夠了,她可不想再看第二回.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里,有沒有想過我?"

他頭亦沒抬的問向晴,語氣還問得理所當然.

"……"

向晴自以為自己把話得夠清楚了呢!

她才張口想作答,卻又被莫里爾搶白了去,"算了,你想不想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你了!"

他著,擱下了手里的平板電腦.

探手,*溺般的拍了拍她的後腦勺,而後,抓起她的手,起身就要往外走,"今天好好陪我!"

向晴對他真真無語了.

"不行——"

她拒絕.

去掙他的手,"我正上班呢!"

"我花了六個數字,向你領導買了你一天時間!"

"……"

向晴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莫里爾,現在是我的上班時間,我必須得先上班!你這樣莫名其妙的把我帶走了,哪怕我領導批了,你讓我同事怎麼想?我可不想烙下話柄給人家."

她只能曉之以理了.

莫里爾皺了皺眉,顯然有些不認同向晴的話.

"這樣吧,中午我請你吃午飯,感謝你上次舍命救我."

這件事,向晴一直銘記于心.

跟前這個男人,已經好些回救自己于水火了,她是該好好感謝他才是.

莫里爾定定的凝著向晴那張嬌俏的臉蛋,面上並無多余的表,好半晌,才淡聲應了一句,"……好."

"那你在這等我,我去找領導把你那六個數字的錢拿回來."

向晴一拍大※腿,起了身來,就出去直接找領導要錢去了.

這種可怕的奢靡之風可千萬不能助長!

要錢的過程吧,還算順利,向晴的理由倒很簡單,自個不請假了,自然這錢就得退回來.

領導雖是百般不樂意,可向晴這人嘴巴兒就跟抹了蜜似的,到最後錢拿回來了,人也給她哄得開開心心的.

她把錢交給了接待室門口的吳與生,"中午請你和莫總吃飯!我先上樓工作了!"

請他吃飯,就當陪個不是了!

完了,一切處理妥當之後,向晴心無旁騖的回二樓工作去了.

卻哪知,半個時之後,莫大少爺的身影卻再次出現在了她的眼前.

挺拔如松的身影立在她辦公桌前時,才一瞬,就成功的吸引住了全辦公室所有女性的目光.

他簡直就像顆通體會發光的鑽石一般,走哪,閃到哪!

而且是那種,相當高調的!!

讓女孩兒見著,就想擁有的那種!!

向晴頭皮有些發麻,壓低聲音問他道,"你怎麼到這來了?"

他沒回向晴的話,大手朝身後候著的吳與生一揚,"出去."

"是!"

吳與生趕忙遁了.

"你也跟著他一起出去啊……"

向晴眉心突跳著,能夠感覺到有一束目光剜在她的身上,幾乎是要將她千瘡百孔了!

除了秦瀝瀝又還有誰呢!

"我就在這等你!"

莫里爾一屁※股就在向晴身旁的木椅上坐了下來,"你趕緊忙工作!"

"……"

登時,辦公室里,所有的同事,開始議論芸芸起來.

向晴根本沒心思聽她們些什麼,只覺得腦袋都快炸了.

看一眼認真候在旁邊的莫里爾,向晴想什麼,頓時又覺什麼話都不出口來了.

她能什麼呢?

人家可是日理萬機的莫總,都願意把寶貴的時間耗在等她這件無聊的事上了,她哪里還好意思再去抱怨什麼.

何況,這個人可是她的救命恩人!

就算對他沒有那種意思,但感恩之心還是有的.

向晴無奈的歎了口氣,"好吧!那你就坐在這等我,不過先好了,不許隨便在辦公室里走動,玩游戲不許開聲音."

莫里爾抬眼不屑的瞟了向晴一眼,"你當我莫里爾是白※癡?"

"……"

她可沒這麼過!

向晴不再理他,埋首認真工作.

而莫里爾呢?

當真低頭,專注的刷著手里的塔防游戲.

對于周遭無數朝他投射過來的愛慕視線,權當,看不見,感受不到!

忽而,他問向晴,聲音不高,"對面那女人很討厭你?"

他亦沒抬頭.

向晴聞一愣,抬頭,看一眼他嘴里那所謂的對面的女人.

秦瀝瀝.

"還好吧!工作上我難為過她一回,關系自然不會太好!"

向晴就隨口了一句,也沒往心上去.

莫里爾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便也沒再多問.

——————————————最新章節見《添香》————————————

這似乎還是頭一回陪莫里爾吃飯.

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了這種吃飯的陣仗.

超五星級飯店里,他們才一在VIP包廂里坐定,飛快的,就有數名服務員迎了上來,以最快的速度的將桌上所有的餐具撤離,在向晴還百思不得其解之際,就見一批新的服務員恭敬地端著一套精致的全銀餐具從外面走了進來,同樣以最快的速度鋪設好之後,方才恭敬地退離出了包廂.

向晴望著眼前晶瑩剔透的餐廳,驚訝得合不攏嘴來.

錯愕的看著身旁的男人,"為什麼還得換一套餐具啊?"

莫里爾不理會她的問題,將菜單往她身前一擱,"想吃什麼,自己看看."

向晴打開菜單看了一眼,才發現菜單是女士專用,不帶任何價格的.

"你每次吃飯都有專屬餐具?"

向晴又把問題轉到了餐具上.

莫里爾點點頭,理所當然,"乾淨."

"……"

那敢他們從前是有多不乾淨了?

向晴忽而覺得自己離這個男人的世界還蠻遙遠的.

她笑笑,將菜單闔上,"我吃什麼都沒所謂,你點吧!今兒我請你!"

"Sure?"

"Of,course!"

向晴非常肯定的點頭.

"OK!"

莫里爾點點頭,沒推脫.

向晴忽而發現,他的英語倒是得挺純正的.

用他那種獨特的渾厚嗓音出來,還別有一番特殊的味道.

直白一點就是,非常迷人!

"莫里爾,上次你救過我之後,一直想找機會謝過你來著,不過聽你回英國去了,所以才一直耽擱了……"

"我母親幫我在英國找了個未婚妻."

"啊?"

這消息,可來得真夠突然的!

"那你豈不是很快就要結婚了?"

莫里爾偏頭看她,忽而問了一句,"你希望我結婚嗎?"

"我?"

這個問題,向晴其實真的沒有想過.

因為,他婚與不婚,跟她,本沒有多大的關系,不是嗎?

向晴搖頭,如實道,"我沒有想法,這得看你自己!婚姻是一輩子的事,你喜歡就結婚,不喜歡當然不能隨便把自己的一輩子就這麼給折里面了!"

莫里爾目光淡淡的定格在向晴的臉上.

倏爾,伸手,摸了摸她嫩白的臉頰,似一聲歎息,"我會結婚!但新娘,必須是你!"

"……"

向晴一怔.

腦子里,有片刻的恍惚,半晌,回神過來,"可是……"

"點單!"

莫里爾截斷了向晴要的話,"好好陪我吃頓飯."

"……好."

向晴不知道莫里爾的母親是怎樣的人,可是,她卻明顯的從他的眼底察覺出了幾許無奈的神來.

是她的錯覺嗎?

………………………………………………………………………………………………………

飯後,莫里爾的車隊,送了向晴回單位.

才一進辦公室,就見秦瀝瀝正在哭哭啼啼的收拾著東西,旁邊圍滿了同事,都在勸慰著她.

"瀝瀝,別哭了,以後會早到更好的工作的."

"嗯嗯!你這才剛畢業呢!還怕出去以後沒更好的機會?"

"就是,就是……"

結果,哪知秦瀝瀝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

怎麼回事?

向晴皺了皺眉.

想了想,最後還是朝秦瀝瀝走了過去,涼聲問了她一句,"出什麼事了?"

秦瀝瀝聽到向晴的聲音,猛地拾起頭來看她.

目光凶狠,似仇敵.

那視線,敵意太明顯,讓向晴倍感不舒服.

她稍稍拔高了些音調,"到底怎麼回事?"

"瀝瀝無緣無故就被領導給開了……"

終于有人開了口.

向晴蹙眉,問秦瀝瀝,"你犯事兒?"

秦瀝瀝狠狠地瞪著向晴,冷笑,"景向晴,別再裝什麼好人了!怎麼?還怕同事知道你的卑鄙行為嗎?"

她一句話出來,登時,所有的同事都用一種質疑的眼神瞅著她.

向晴登時有些惱了,"你給我把話清楚點!!"

"有同事親眼看著莫里爾的助理進了領導的辦公室,再出來我秦瀝瀝就被革職了!你敢這事兒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嗎?"

秦瀝瀝著,吸了口氣,眼底含淚,楚楚可憐的模樣,還真叫人心生幾分憐意,"景向晴,你這種女人,真夠下作的!!在兩個男人身邊周※旋的感覺,很爽嗎?!我咒詛你,詛咒你有一天,為你這種惡心人的行為,付出慘痛的代價!詛咒你這輩子都得不到真愛!這輩子都沒辦法跟自己相愛的人厮守!!"

聽著秦瀝瀝一句又一句詛咒的話,向晴的心,就像被什麼重物猛烈地撞擊著一般.

明明知道她的這些統統都不作數,可偏偏,腦子卻在不聽使喚的想著,如果自己這輩子真的沒辦法與陸離野厮守……

向晴不敢再往下去細想.

胸口悶得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她重重的吸了口氣,忽略掉秦瀝瀝嘴里的那些詛咒,沖她道,"這事兒要真是莫里爾所為,我自會還你個公道!!"

她著,踩著高跟鞋就往領導辦公室去了.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2):野哥野嫂——刻在心上的禮物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4):你好像胖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