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4):你好像胖了一圈?!  
   
尾聲(二)晴陸漫漫(54):你好像胖了一圈?!

胸口悶得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她重重的吸了口氣,忽略掉秦瀝瀝嘴里的那些詛咒,沖她道,"這事兒要真是莫里爾所為,我自會還你個公道!!"

她著,踩著高跟鞋就往領導辦公室去了.

"老大,遣走秦瀝瀝是誰的意思?"

向晴一進辦公室,連基本的寒暄都沒有,單刀直入的問領導.

"怎麼啦?有什麼問題嗎?"

領導大概是礙于莫里爾的臉面,對向晴是和顏悅色的.

"是莫里爾的意思嗎?"

向晴問他.

"這……"

領導的臉上有些難為之色.

這樣一,向晴就明白了.

又是莫里爾的意思.

這回,不知那家伙又給他們領導塞了幾個數字的錢.

向晴什麼話都沒,便直接退出了領導辦公室去.

才一出辦公室,就撥通了莫里爾的電話.

"退走秦瀝瀝,是你的意思嗎?"

那頭,電話才一接通,向晴劈頭就問他.

莫里爾沉吟了片刻,才緩聲應了一句,"是."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向晴有些不開心了.

"我莫里爾做什麼事,一定得要個為什麼?"

電話那頭,莫里爾一貫沒有緒的嗓音里多了些冷涼.

"我不明白."

向晴皺眉,"如果你真的是因為我的話,你大可不必這樣……"

"如果我我為了我自己呢?"

莫里爾直接截斷了向晴的話.

"什麼意思?"

向晴不解.

"上次照片的事,我沒話,不代表我不清楚!敢在背後玩我莫里爾,那她就早該有付出這份代價的准備!"

莫里爾的嗓音里,透著幾許讓人膽寒的陰冷.

"原來你知道……"

其實這一點,向晴倒也不詫異.

"……嗯."

莫里爾沉吟了一聲.

向晴歎了口氣,剛剛悶在心里的火氣倒也消散了不少,她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試探性的與莫里爾商量著,"其實那事兒我已經給過她教訓了,今兒革職這事兒能不能就這麼算了?"

"你還想留著她?"

"……我只是覺得,她沒犯工作上的過錯,就不至于要被革職."

"好!"

莫里爾答應了,甚至于沒有半分的猶豫.

向晴訝然的同時,倒還有些感恩.

"我可以讓她留下來!但,你最好離她遠點!"

莫里爾提醒她.

"嗯?"

"她看你的眼神就不對!哪天,如果你讓她逮著了機會,她一定會拼勁全力的,一口咬死你!"

莫里爾的話,讓向晴背脊有些滲寒.

握著手機的手,驀地收緊了些分,"謝謝,我會注意的."

"……嗯."

"莫里爾!"

掛電話之前,向晴又叫住了他.

"?"

向晴頓了頓,舔*了舔唇,才繼續,"其實我真的很感激你對我的心,我知道,很多次沒有你,可能我景向晴真的就已經死了,可是,愛這種東西,不分先後,也不分貧賤,更加與感激無關的!我愛的人,是黎野!哪怕他平時再壞,再霸道,可我還是愛他,而且,除了他,我沒辦法再對任何男人動心!莫里爾,有一天我會結婚的,可是,我的新郎只會是他!對不起!"

她道歉.

很真誠的表示自己的歉意.

電話那頭,莫里爾靜默了許久.

向晴以為他不會再話了,卻忽而聽得他沉聲,"景向晴,你愛誰跟我沒有關系,就像我愛誰,也跟你沒任何關系一樣!這是我的事,我自己會做主!"

完,"砰——"的一聲,他就將電話給掛了.

聽著電話里"嘟嘟嘟——"的忙音,向晴呆呆的愣了好一會兒.

再回到辦公室的時候,秦瀝瀝身邊的人也已經散了,她又坐回了自己的辦公桌上,剛剛被整理好的東西,又回歸了原處.

向晴有些頭疼.

揉了揉太陽穴,還是朝她走了過去.

想了想,才,"今兒這事,也是你自己之前留的禍根."

秦瀝瀝咬著唇,憤憤的瞪著向晴,不吭聲.

"別這麼看著我,你把我和莫里爾的照片賣給其他雜志社的事,他早知道了,只是一直沒出手罷了!"

"你告訴他的?"

向晴又揉了揉犯疼的眉心,"他莫里爾想知道什麼事,需要我費這個口舌嗎?"

秦瀝瀝冷笑,"所以你現在是想告訴我,今兒這事是你幫了我,讓我感激你?"

"我們談談."

向晴一臉認真的.

"下來,我在便利店門口等你!"

完,她轉身,兀自離開.

秦瀝瀝想了想,貝齒緊*咬著下唇,許久,這才起了身往樓下走.

她到便利店門口的時候,就見向晴已經端了兩杯熱咖啡坐在了門口的休息椅上正等著她.

秦瀝瀝走了過去.

向晴把手中一杯咖啡遞給她,"卡布奇諾,不知道你喜歡什麼口味的,所以隨便買的."

"無所謂."

秦瀝瀝接過來,握在手里,也沒喝.

"有什麼話你就吧!"

秦瀝瀝的態度,很冷.

向晴斂了斂眉,"咱們倆心平氣和的好好談談!實在的,在一個工作環境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如果每天都這麼劍拔弩張的,你不累,我還挺累的!"

"搶了我男朋友,還希望我對你和顏悅色?"

秦瀝瀝冷涼一笑,"這世上有這麼美好的事嗎?"

"你這人還真夠固執的."

向晴抿了口杯中的咖啡,無奈的歎了口氣,"我本無心跟你搶什麼男朋友!而且,在我認識他之前,根本不知道你喜歡他!你以為那次在KTV里是我們第一次見面嗎?如果那次真是我們第一次見面的話,我就不會愛上他了!"

"你們早就認識?"

向晴偏頭看一眼秦瀝瀝,目光清淡,"我有沒有告訴過你,云璟是我嫂子?"

"云……云璟??"

"對!你同學,云璟!我哥的老婆!我嫂子!!"

向晴點頭.

秦瀝瀝的臉色有些煞白,端著手里的咖啡,猛喝了一口,才道,"那……那又怎麼樣?"

"我和陸離野老早在多年前就認識了!他和云璟是很好的朋友,曾經到我家來玩過,不是找我,是找我哥!"

向晴非常平靜的同秦瀝瀝述著自己與陸離野的相識過程.

秦瀝瀝緊緊*咬著下唇,不吭聲.

向晴看了她一眼,惋惜的一聲歎息,"老實,我還蠻懷念我們倆從前合租的日子!我也沒料到有一天我們的關系會變成這樣……"

秦瀝瀝握著手中的咖啡杯,不由收緊了力道,"如果你還想回到從前,那已經不可能了!"

向晴水媚的眸仁漾起淡淡的波痕,"有時候,如果我們之間不那麼劍拔弩張的話,大家會不會過得相對輕松一點?"

"如果現在換做是我搶了你的男朋友呢?你還能出這麼輕松的話來嗎?"

對于秦瀝瀝的問話,向晴忍不住皺了皺眉,"當年你是不是也一直覺得是璟搶了陸離野?"

"是!!如果不是她,陸離野是不會跟我分手的!"

向晴忽而覺得,自己跟她了這麼多,其實都是廢話.

她起了身來,要走,"秦瀝瀝,如果你不試著放過自己的話,你永遠都不會活得開心的!!還有,別再把我當作你的假想敵了,我不喜歡跟人勾心斗角,更不希望迷失自我!好好工作吧!咱們做不成朋友,但好歹也是同事一場!既然留下來了,就別讓職場變成一個緊箍咒,那樣只會讓咱們倆都透不過氣來!"

向晴完,仰高頭,踩著尖細的高跟鞋,進了公司里去.

途徑垃圾桶的時候,順手將咖啡杯扔了進去.

秦瀝瀝呆坐在椅子上,怔怔的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半晌,有些緩不過神來.

這個女人,明明只比自己大一歲而已,可偏偏,無論是氣場還是工作上的作風,都比自己要明顯干練許多,一一行中,比她而,確實更多些成熟*女人的魅力……

是不是,男人都喜歡這樣的女人呢?

秦瀝瀝將手里所剩的咖啡,一飲而盡.

味道苦澀,漫進她的喉管里,讓她忍不住皺了皺眉,卻慢慢的,苦澀過後,是濃烈的香蜜味……

在她的唇*舌之間淺淺的化開來,香而不膩,還有種曆久彌新的味道.

這種味道,是不是就像景向晴那樣,讓人淺淺的品灼過後,每一分更新更深的認識,都是一種別樣的驚喜和魅力……

如果她能做到,那自己,為什麼不可以呢?!

她秦瀝瀝也同樣更夠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迷人!

秦瀝瀝進了辦公室去,向晴正低頭在忙著整理文件,她走過去,頓了頓,這才道,"以後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可以找我!"

向晴詫異的抬頭看她,眉眼間皆是不解.

秦瀝瀝明白她的疑惑,臉上的神也有些尷尬,但她還是了實話,"你的話,我認真想過了,我打算在這個職場上一直走下去,所以,也不太希望自己的頭上帶著個緊箍咒,但這樣就不代表我是放手了!相反的,我會讓自己變得更出色,想辦法讓自己把那個男人抓得更牢!!"

向晴迷著媚眼笑了,毫不客氣的將手里一踏資料塞到她的懷里去,"想辦法讓自己把那個男人抓得更牢的人,應該是我!!而你,應該是想辦法把鋤頭磨鋒利了才是!他現在可是我的男人,歡迎你隨時來撬他,但是,撬不撬得走,各憑本事!"

秦瀝瀝只深深的看了向晴一眼,而後,抱著那遝資料轉身走了.

坐在自己辦公桌上時,忍不住長舒了口氣,卻倏爾發現,心里糾纏了幾許的郁結,已經在悄然化開……

很多時候,是不是放過了別人,就等于放過了自己?!

向晴起身,將旁邊的玻璃窗推開來.

窗外,徐徐的微風拂過來,吹在她的臉上,向晴忍不住閉上眼,深吸了口氣,漂亮的嘴角彎出一抹淺淡的弧度來……

心,甚好!!

再睜開眼來,忽而就想到了那個男人……

陸離野.

好久不見他了,不知他是否還安好.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站在花灑下沐浴.

鏡子中,氤氳的水珠,順著她雪白的肌膚,滲透而下,晶瑩剔透的漫過她胸口上那朵獨特的格桑花……

她伸手,下意識的,觸摸了一下.

性*感的'陸’字,儼如從她的體內自然滋生一般,長進她的肌膚里,刻在她的心坎兒上.

嘴角,忍不住彎了彎.

又想起了囂張,不可一世的陸離野!

想到他,一陣窩心,卻飛快的,被陣陣落寞和孤寂所取代.

她真的快有大半個月的時間沒再見過他了!

難怪都'一個人不孤獨,想念一個人時才孤獨’……

向晴覺得,這話,如今的自己,當真是深有體會的.

就在向晴思緒亂飛實際,忽而,聽得外頭傳來一陣異樣的響聲.

"咚咚咚——"

三聲響,似敲門的聲音,卻又不像.

向晴以為是自己聽錯了,沒在意,繼續洗澡.

"咚咚咚咚——"

聲音再次響起,她驀地關了花灑,把耳朵豎起,認真的聽了聽.

還真有聲音,但確實不是敲門聲.

"誰啊?"

向晴狐疑的問了一句.

干脆隨手扯了條長浴巾往自己嬌身上一裹,就開門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才想去門口探探的,結果,那聲音就從她的落地窗口傳了過來.

向晴是拉著窗簾的,忽而從窗口傳來一陣"咚咚"的聲音,真的,怪滲人的!

向晴的背脊都寒了些分.

"誰啊!"

她又問了一句.

才響起自己的落地窗都是隔音玻璃,自己在這頭話,外面真有人也聽不到的.

向晴真想拔腿出去叫她老爸老媽的,可這個點兒,他倆一定正在房間里辦正事兒,向晴干脆心一橫,惦著腳兒,就往窗口挨了過去.

深呼吸了口氣,給自個兒壯了壯膽,抓過窗簾,"嘩啦"一聲,就把它給掀了起來.

是人是鬼,見了再!!

結果,在見到落地窗那頭的況時,向晴只差沒驚喜的飛撲了過去.

"陸離野??"

她喜出望外.

這算心里想什麼,就來什麼嗎?

"你怎麼會過來?!!"

她站在窗子里,問外面的陸離野.

陸離野:"……"

這女人在跟自己什麼,他是一句也聽不到.

不過,看她欣喜的表,就證明,她見到自己還是挺開心的.

嗯!這也不枉他深更半夜的,爬窗過來見她了!

他勾手敲了敲窗,示意向晴開門.

里面,向晴這才恍然大悟.

太開心了,居然忘了給他開窗了.

向晴連忙將窗戶打開,探了腦袋出去,叮囑他,"心點,別摔下去了!你怎麼爬上來的呀?"

陸離野從容的邁了進來.

目光灼灼的盯著向晴,眸色沉了又沉.

向晴這才注意他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臉頰上閃過一抹薄,沒好氣的瞪他一眼,"看什麼看,都是你,突然跑過來敲人家窗戶,害我澡都沒洗完就跑出來了!"

陸離野勾手,二話沒,就一把將她撈了過來.

臉,貼在她濕漉漉的發心里,饜足的深呼吸了口氣,歎道,"好香……"

向晴在他懷里扭捏了一下,"別蹭,頭發都濕著呢!"

"咦?我的錯覺嗎?十來天不見,好像腰上多了一圈肉."

陸離野著,還當真輕輕捏了捏她的細*腰.

"啊?真的嗎?"

向晴緊張了,也郁悶了.

"糟糕了!好像真的肥了!可我最近食欲實在不是太好啊!怎麼回事啊,反而還長了!!"

隔著浴巾,她也捏了捏自己的肚腩.

還別,好像真胖了一圈呢!

看來她得找時間好好減減肥了!還沒出嫁呢,可不能讓自己這麼胖下去!

"沒事!胖了好,肉肉的,不擱手!"

陸離野好心的安撫她.

"騙人!男人都喜歡看起來瘦瘦的,摸起來比較有肉的女人!"

"好吧,那我承認,男人確實都喜歡這樣的!不過,如果你景向晴擋不住長胖的趨勢,那本少爺也會將就的!"陸離野捏著她圓潤的下巴,眯著鳳眸笑了起來.

向晴喜歡看他笑.

邪魅里噙著幾許調/的意思,總讓向晴忍不住就迷失了自我.

她歪在他懷里,環住他精壯的腰*肢,仰著頭笑看著他,"那我要努力保持好的身材,在你面前做最完美的景向晴!"

向晴的話,讓陸離野心一動,黑眸里掠過幾許灼熱的旖旎.

修長的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狹長的鳳眸緊眯著,"在我這里,不管景向晴變成什麼模樣,永遠都是最完美的!!"

"騙人!老了呢……"

"老了也美!"

陸離野環緊她,俯身低頭,殷切的吻住了她的香*唇.

【今兒還有一更.下午來刷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3):我要結婚,新娘一定是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5):決定一輩子跟我在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