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6):如果未婚先孕  
   
尾聲(二)晴陸漫漫(56):如果未婚先孕

完事兒後,向晴是徹底累癱了,連翻個身都覺得要耗盡全身氣力了,他倒好,精神奕奕,比剛剛好像更加意氣風發了.

只是看著她這副疲+軟的模樣,他又開始心疼了,"怎麼回事?是不是生病了?看你一副提不起勁兒的樣子……"

"我都困成這樣,你還要折騰我,陸離野,你……沒良心!!"

向晴惺忪著眼眸,指控他.

"好了,不鬧你了,趕緊睡吧!待會我就走了."

陸離野著,替她掖了掖被子.

向晴一聽這話,再困也睡不著了.

"你就走啊?"

腦袋軟進他的懷里,手臂圈著他的腰身,緊了又緊.

明顯的舍不得放他走.

"等你睡著以後再走."

陸離野也抱緊了她.

"那我不睡了……"

陸離野被她一臉認真的樣子給逗笑了.

"睡吧!"

他心疼的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一個星期後我再過來看你……"

向晴享受般的歪在他的懷里,撒嬌般的呢喃一聲,"你給我再講個笑話好不好?"

陸離野失笑,"你怎麼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呢?"

語里卻盡是*溺的味道.

向晴也跟著笑了起來,臉頰貪戀般的往他懷里蹭了蹭,聞著他身上獨屬于他的淡淡的荷爾蒙的味道,軟聲央求著他,"再一個吧……"

陸離野覺得自己對這樣的景向晴是一點抵抗力都沒有的.

只要她眨巴眨巴兩下眼睛,再糯糯的上兩句央求的話,他就怎麼都沒辦法開口個'不’字了.

"最後一個了,聽完乖乖睡覺."

"好……"

向晴埋在他的懷里,乖乖點頭.

"一群螞蟻爬上了大象的背,可是,才一坐好就被大象給搖了下來,最後只剩下一只螞蟻還死死地抱著大象的脖子不肯放,下面的螞蟻見著了,不停得給他打氣大叫,'快!!掐死大象!!掐死他!!樣兒,還敢造反了!!’"

陸離野完,自己就先笑了.

"哈哈哈……好冷!!"

向晴環住他的脖子,彎著眉眼,笑得前俯後仰.

陸離野抱住她的細+腰,眯著鳳眸壞笑著,"你將來咱倆要生了個寶寶,不會一到晚上的,你們娘倆就鬧著要本少爺給你們講冷笑話吧?"

向晴嬌羞的推了他一把,"誰要給你生寶寶了?!你想得倒挺美!!"

"這可是遲早的事兒."

"嘁,八字都還沒一撇呢!"

後來,向晴同陸離野爭著爭著,就歪在他脖子里睡著了.

那天晚上,她做了個夢,夢到一個可愛的女孩兒,牽著她的手,追逐在她的身後,不停地喊媽媽,媽媽……

………………………………

向晴是被門外自己老媽的准時鬧鍾給叫醒來的.

睜眼的時候,旁邊的被子里已經空了.

陸離野走了.

向晴的心里,忍不住有些失落,但他的味道仿佛還殘留在她的被子里,讓她空落落的心里還不至于那麼難受.

深呼吸了口氣,聞著獨屬于他的陽剛之氣,心窩窩里,暖暖的……

"別賴*了,不然得遲到了!"

向南耐著心思喊著還在被子里賴*不起的女兒.

"嗯,來了……"

向晴雖然特別不舍得從有他味道的被子里出來,但再怎麼依戀班還是得上的.

無奈,掀開被子下*,光著腳丫子進了浴+室洗漱,很快出來,便已經將自己打理完畢了.

長長的黑發,隨意的綰在腦後,盤成一個松散的丸子頭,不顯凌+亂,倒給她平添出幾分慵懶的氣質來.

習慣性的工裝,白色襯衫,黑色包身短裙,腳踩一雙四公分長的高跟鞋.

從簡的裝扮,卻很精致.

裹在向晴這種前+凸+後+翹的嬌身上,將她襯得愈發性/感火/辣,美豔不可方物.

"爸,媽,你們瞧瞧我,是不是胖了不少?"

向晴下樓來,走到餐廳里,在自己爸媽跟前轉了一圈後,憂心的問他們.

景孟弦只低頭看手里的報紙,眼也沒抬的道,"胖什麼胖,瘦了可不好看!"

"就是!骨瘦如柴的就好看啦?你這身材可是標准得不得了,比你老媽當年還辣呢!趕緊的,坐下吃飯!"

向南拉著女兒就在自己身邊坐了下來.

"媽,就是因為身材好,所以才要保持!我要真胖了,多虧啊!!我可不要!!"

"不胖!真不胖!!"

向南得可是實話.

雖然是比較于之前圓潤了些,但就這樣那也算不上'胖’吧?

"趕緊吃飯!"

向南著,塞了一根油條進了向晴跟前的粥碗里.

看著這根油條,向晴忽而就覺得胃里滑膩膩的,搗鼓著,有種想吐的沖動.

"算了,媽,我不吃了,太油了,容易長胖!"

對于自己異常的反應,向晴真沒太往心里去.

"不吃油條,那也得喝點粥吧!"

向南著,忙將她碗里那根油條夾進了自己碗里來,"趕緊的,喝點粥,早上可不許餓著肚子!"

"……哦."

向晴雖然吃不下,但還是聽著母親的話,乖乖喝了幾口粥之後,這才上班去了.

出門前,忽而又想到了什麼,折了回來,"對了,媽,有件事我想提前跟你備一下底……"

"什麼?"

向南狐疑的看著自己一臉笑意的女兒.

"那個,我有男朋友了!!"

"?"

一直埋在報紙里沒抬頭的景大醫生這會也終于抬起了眼來看自己女兒.

"男朋友干什麼的?多大了?家里是做什麼的?"

景大醫生擱下手里的報紙,迅速問了自己女兒一連串的問題.

向晴本以為這話應當會是自己老媽問的,可沒想居然老爸還搶在了她老媽面前.

看來,平日里再從容淡定的男人,在面對自己女兒的終身大事時也實在沒辦法再鎮定下來啊!

"這個我得先保密!"

向晴不.

"怎麼?還跟你爸媽賣起關子來了??"

向南皺了皺眉,有些不愉快了.

"行了,你們倆放心吧,他是好人,對你們女兒我也特別好!我保密肯定是有我自己的原因的!我答應你們,不出意外的話,一個星期以後,就帶他來見你們,好不好?"

"你們倆在一起多久了?發展到什麼地步了?"

景大醫生繼續追問.

向晴郁結的翻了個白眼,"爸,這是我的私事,拒絕交代!"

"翅膀硬了?!"

景醫生嚴肅的瞪了自己女兒一眼.

這可真是他第一次在女兒面前擺譜.

"媽,你看看爸……"

向晴見老爸一副不好糊弄的樣子,只好找她老媽撒嬌了.

"你別指望我!你老爸還不是擔心你!"

向南干脆拉著自己女兒又坐回了餐桌前來,"你爸這是擔心自己女兒被壞人給搶走了,所以才這麼激動,你得體諒體諒!"

"他不是壞人,他是你女兒喜歡的人!"

向晴極力辯解.

"行了行了!!別張口一個喜歡,閉口一個喜歡了!"

景大醫生聽得有些不耐煩了.

好好兒的,自己養了幾十年的女兒,就這麼被一壞子擄了去,關鍵是誰,長什麼模樣他都不知道,萬一真是個騙錢騙身體的壞蛋怎麼辦?

要真是,他非得打得那混子連他媽都認不出他來不可!

難怪都岳父和女婿是天生的敵!

這可不是嗎?還沒見著,他這當爹的心里就酸酸的了!

"別等一個星期了,今晚就帶回來,大家瞧瞧!"

他提議.

"不行,必須得等一個星期,他現在忙,出差去了!不在國內!"

向晴都覺得自己還真挺機智的.

但她真心後悔這麼早把自個有男朋友的消息透露給爸媽聽了!

唉,還不是因為太興奮,有些迫不及待了?!

"行!那看看照片總可以吧!"

"……"

向晴真真兒第一次覺得她家老爸這麼難纏.

"爸,你看人照片干什麼呀!不用看了,人長得特別帥!不比你和哥差,身高一八八,也很不賴!"

這點向晴還是非常引以為傲的.

"我看面相!"

景孟弦沒好氣的瞪了自己女兒一眼.

"爸,你什麼時候改行不做醫生,做看相師了?算命呢!"

向晴著指了指自己的臉蛋兒,厚著臉皮道,"那你給我看看唄,看你女兒我啥時候能結婚."

"……你這丫頭,非得氣死你爸不可!!"

向南都有些聽不下去了!

"行了行了,別磨蹭了,趕緊上班去!一個星期後帶回來瞧了再!"

自己的女兒,自己了解,她咬定了不想的事,就算把刀架她脖子上,她也定然不會吐露半句的.

"謝謝媽,那我先走了!"

向晴著,抓著包就要走.

景孟弦冷峻的面龐陰沉到了極點,"等等!"

他叫住了自己女兒,"最後一個問題,必須得回答,你跟他睡過沒?"

"老公……"

向南沒料到自己老公居然會問得這麼直白.

"……"

向晴登時也有些無,頭頂一群烏鴉飛過之後,她認真的回答了自己老爹的話,"這都什麼年代了?爸,你可不是思想古板的人!當年你還能讓我媽未婚生下我哥呢,現在你問我有沒有跟人睡過,你覺得呢?"

話才一落,換來的是老媽的一記爆栗,警告她道,"你要敢未婚先孕,看我不打斷你兩條腿!!"

"疼……"

向晴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癟癟嘴,"媽,我知道,我們有措施的,你放心吧."

放心,放個鬼心.

向南氣不打一處來.

景孟弦還想問一句自己女兒什麼時候來的月+經時,哪知她早就拎著包逃逸般的跑了.

唉,果然,俗話得好,女大不中留啊!

景孟弦歎了口氣,問自己老婆,"她月+經什麼時候?"

"好像是月中吧!你干嘛呢,疑神疑鬼的,人家才有男朋友,難不成你就懷疑她懷+孕了?"

向南實在覺得自己老公太誇張了.

"謹慎點好!要真懷+孕了,就結婚!流+產對女孩身體不好."

景孟弦畢竟是醫生,所以對于這種事較為敏感.

"這倒是,晚上回來我好好給她上堂課,讓她注意一點."

"……嗯."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開車去公司的時候,半路上忽而覺得胃里有些不舒服,搗騰得特別厲害,讓她有些想吐.

她難受得皺緊了眉頭.

來也奇怪,最近胃口不佳也就罷了,可總想吐是什麼意思呢?

難道是腸胃出了什麼毛病?

忽而之間,向晴想起了自己出門之前,她老爸老媽過的那段什麼未婚先孕的話……

腦子里的思緒,驀地一亂……

腳下猛地一個急刹,在路邊將車停了下來.

想來這事兒還真有些詭異,自己的月+經好像停了一個半月多了,平時事兒實在太多,讓她居然直接忽略掉了這一點.

可是……

他陸離野不是打過避+孕針的嗎?她又怎麼可能懷+孕呢?!

會不會真的只是腸胃出了毛病啊?

向晴決定,今兒下班之後再去醫院好好查查.

想透之後,向晴再次啟動車身,往單位去了.

不管什麼事兒,總之,等下班去了醫院就知道了,所以,現在還是好好的認真上班吧!

中午時分,向晴意外的,又接到了莫里爾的電話.

"下樓來."

電話里,他連基本的寒暄都沒有,直接下達命令.

向晴愣了一下,下意識的透過窗戶,低頭往一樓看去,就見一輛黑色的賓利停在了他們單位的門口.

這回,莫少爺的出行非常低調,低調得有些不似他的風格.

"莫先生……"

"下來!"

向晴還想什麼,就被莫里爾給截斷了.

卻又聽得他陰翳的補了一句,"如果還想黎野活著——"

向晴的心里,驀地掠過一絲森寒,下一瞬,掛了電話,飛奔著就往樓下跑.

一路上,撞到同事,連'對不起’都來不及喊.

"向晴,出什麼事了嗎?臉色這麼難看……"

"沒……"

面對同事好心的詢問,向晴完全沒心思去回應,敷衍的答了一句之後,直往門口奔了去.

賓利車上,吳與生在副駕駛座上坐著.

莫里爾閉著眼,倚在後座的靠背上休憩著.

溫淡的俊顏上,沒有半許多余的神.

仿佛是感覺到了向晴的出現一般,倏爾,就睜開了眼來.

棕褐色的深眸,攫住向晴,眸仁沉了又沉,半晌,才掀了掀薄唇,"上車."

"莫里爾,你剛剛的話……"

"上車!!別讓我再重複第二遍."

莫里爾的臉色,愈發冷涼了些分.

向晴分毫不敢怠慢,坐上了車去.

畢竟,他嘴里的是人,是他,陸離野!

"開車——"

莫里爾命令司機.

向晴不知道是去哪的,卻又不敢再多問.

坐在車內,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心里,更像是被撓著刺著,想問什麼,卻又礙于有吳與生和司機在,她不能隨便開口.

畢竟,陸離野的身份是特殊的!!

她必須得謹慎行才是!

車,一路往不知名的方向駛去.

只是,越走,向晴就越發覺得這段路熟悉得有些不像話.

"這……這不是往我家的方向去的嗎?"

向晴錯愕不解的看著身旁的莫里爾,"你到底什麼意思啊?"

她察覺不出,但這種陰陽怪氣的氛圍,讓她心煩得很.

莫里爾只淡淡的睨了向晴一眼,"到了就知道了!"

然後,就再也沒有多余的任何一句話了.

越是這樣,向晴的心里,就越是沒辦法平靜下來了.

不出半時,車已經在向晴的別墅樓下停了下來.

家里沒人.

老媽上班去了,老爸去了醫院.

"現在可以告訴我理由了嗎?"

向晴已經明顯失去了耐心.

莫里爾微微正了正身子,沖前面的司機和吳與生命令一句,"你們倆先下去候著!"

"是——"

"站遠一點!沒有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靠近!"

"是!"

莫里爾森寒的命令,讓向晴不由有些膽寒.

她實在料不准,這個男人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藥.

飛快的,吳與生和司機下了車去,才一合上車門,向晴就迫不及待的問了一句,"黎野在哪?他到底出什麼事了?!"

"他還在他該在的地方,什麼事兒都沒有!"

莫里爾淡幽幽的答了一句.

卻又沒頭沒腦的補了一句,"不過你嘴里的黎野,少了個姓!他不叫黎野,他叫陸離野!!"

【親愛的們,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另外,(安卓最新客戶端)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有票子的親們,又能翻倍的況下,歡迎丟下來哈!】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5):決定一輩子跟我在一起了!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7):我愛你,所以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