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7):我愛你,所以娶你!  
   
尾聲(二)晴陸漫漫(57):我愛你,所以娶你!

"他還在他該在的地方,什麼事兒都沒有!"

莫里爾淡幽幽的答了一句.

卻又沒頭沒腦的補了一句,"不過你嘴里的黎野,少了個姓!他不叫黎野,他叫陸離野!!"

莫里爾危險的眯著褐色的幽眸,一瞬不瞬的緊凝著向晴,不露痕跡的觀察著她的一舉一動,甚至于,任何一個細微的表.

向晴的呼吸,一沉……

面色,有些微的泛白.

唇輕抖了一下,低低呢喃一聲,"我不知道你到底在什麼!"

她著,就要推門下車去.

莫里爾沒有阻攔她,只涼聲反問她,"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七日之後,他應該有個大動作吧?"

向晴握著門把的手,驀地一僵.

背脊,同樣僵硬得厲害.

莫里爾對于她的反應,似乎比較滿意.

薄唇掀了掀,彎出一抹性/感的弧度來,繼續,"陸離野,警~察潛進來的臥底!現在只需要我莫里爾一通電話,今兒他就能喪命在太子酒店里,一個星期之後的白粉交易,怕是也要打水漂了!"

他著,還當真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手機出來.

修長的手指,飛快的在鍵盤上按著,開鎖,而後是電話數字……

手指在摁到第三個數字的時候,大手就被向晴驀地給按住了.

她的手心里,一片冰涼.

面色,煞白煞白的,沒有半分的血色.

"你想要怎樣?!"

向晴的聲音,有些打抖.

莫里爾看著她,剛剛清淡的視線里,多了幾分灼熱.

大手,反過來緊緊地握住了她冰涼的手,另一只手,輕輕的捏住了她的下巴,涼魅一笑,"看來我剛剛猜測的一切,都是對的!"

"猜??"

一個字,有種猛然將向晴"砰——"的一下,打入地獄般的感覺.

渾身的冰涼,瞬間從腳趾一直漫進了心池里……

莫里爾彎著嘴角笑起來,手指挑/逗般的在她的下巴上厮~磨著,"對,剛剛是猜!現在是肯定!!"

"莫里爾,你卑鄙!!!"

向晴的眼眶,驀地就了.

剛剛這混蛋都只是在試探她的反應而已!!

而她這些反應,卻也恰恰給了他肯定的回答.

向晴真想一巴掌拍死自己.

如果陸離野因為自己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話,那自己這輩子都沒辦法原諒自己的.

"其實從你身上看到那個'陸’字的時候,我就已經產生了懷疑!可是,查過之後,並沒有發現你身邊任何一個姓陸的人,我想可能是我多慮了,但後來無意中讓我見到了秦瀝瀝,我調查她的時候才知道原來她跟你鬧矛盾是因為一個叫陸離野男人!而那個男人,正是黎野!!"

"一個名字能明什麼?你就憑一個名字認定他是臥底?!"

"不!一個名字,對于黑/道的人而,確實只是一個代號而已!混這里面的人,基本沒有誰會用自己的真名,所以這一點並不可疑,可是,最奇怪的是,我的人查他黎野的資料時,竟然找不到一分一毫的紕漏來!那種資料,謹慎到就好像是由專門的程序員為他所編程的一般!能把資料做得如此縝密,不露分毫痕跡的,我想除了局的人,應該還沒有誰能做到這一點吧……"

莫里爾的話,讓向晴的臉色,白了又白.

跟前這個男人……

太危險!

自己跟他玩?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向晴重喘了口氣,眸底染著一層薄薄的霧氣,她重重的咬了咬下唇,抬頭看他,"你吧,你要怎樣才能放過他?"

"去吧!去把你的戶口本拿出來……"

"什……什麼意思??"

向晴驚愕的瞪著他,"你想干什麼?!!"

她的聲音,陡的拔高了好幾個分貝.

莫里爾面上的神依舊淡淡的,掀不起半分漣漪,"我過,我莫里爾要結婚,但新娘一定會是你景向晴!"

他挑眉,淺淡的勾了勾嘴角,似笑非笑,"你不會以為我跟你著玩的吧?"

"你卑鄙!!"

向晴罵他的聲音,抖得有些厲害.

雙手,緊握成拳,指甲緊緊地摳進手心里,深深的刻出兩個煞白的月牙來.

莫里爾似不悅的皺了皺眉,"我耐心很有限!!"

"莫里爾,我們換一種方式,好不好?"

向晴顫抖著聲線,央他.

"好啊!"

莫里爾笑著,正了正坐姿,眼眸肆意的掃過向晴豐/盈的身形,"把衣服脫了……"

"混蛋!!"

向晴差點一巴掌就揚在了他的臉上,手才一伸出來,就被莫里爾給截住了.

他的俊顏也徹底寒了下來,"如果真不想他死的話,就給我乖乖的拿著戶口本上民政局去!!我給你三秒鍾的考慮時間——"

莫里爾飛快的按出一串手機號碼,最後只差一個撥通鍵,停了下來.

"三——"

"二——"

他冷聲倒數,面色冰寒如撒旦.

"我去……"

向晴的聲音,抖得特別厲害,連帶著她的身體,也顫抖得像搖搖欲墜的篩子,"我去,我去——"

她忽而就像是一頭得了失心瘋的野獸,沖莫里爾嘶聲大吼,"你不是要跟我結婚嗎?我成全你!!可是,如果我跟你結婚後,你還把他賣了,那我景向晴一定會有千萬種方法讓你陪著我生不如死!!!我到做到!!"

向晴完,一摔車門,就下了車去.

莫里爾看著她堅韌的背影,剛剛她警告的話,猶在耳畔間響著.

薄唇不由勾起一道性/感的弧度,眸仁愈發深了些分,果然是他莫里爾喜歡的女人,不賴!

"與生!"

莫里爾將車窗滑下,命令吳與生道,"跟著少夫人進去,看看她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讓他吳與生跟著向晴,明則是幫忙,實則是監視她,以防她與陸離野隨時取得聯系!

一句'少夫人’讓向晴纖弱的背脊,僵硬得有些厲害.

心,也冷涼得沒有了半分溫度.

手指,掐進手心里,幾乎快要滲出.血來.

腳下的步子,一步一步,如同灌了鉛一般,往自己家里去,每走一步,都鑽心的疼……

…………………………………………………………………………………………………………………………………………

在結婚協議書上,簽完自己名字的那一刹那,向晴整個人如同死了一回……

鉛字筆從她的手心里滑落,她呆呆的坐在那里,望著白紙黑字上,那個扭曲的'景向晴’三個字,心髒不由自主的抽痛起來,那種痛,絲毫不亞于抽筋扒皮,削肌剔骨……

她以為,她的新郎會是陸離野……

他們明明好,一個星期以後,她陪他回家過年,她帶他回來見她爸媽的!!

她明明做好了准備,要跟他過一輩子的!!

可是……

最後的結局,怎麼突然就成了這樣?

怎麼就成了這樣?!

向晴想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了……

眼前的一切,變得模糊不堪,她的頭,也暈痛得厲害,仿佛隨時都要昏厥過去一般.

就在她要栽倒的前一刻,一堵冰冷結實的胸膛,將她穩穩的承接了下來.

"怎麼了?"

清淡的問話聲在向晴的耳畔間響起,向晴皺眉,抗拒的一把將莫里爾推離,"走開!!別碰我——"

"爸媽來了……"

莫里爾忽然了一句.

向晴一僵.

爸,媽?

誰的爸媽?!!

當她還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就見自己的爸媽風風火火的從民政局門口邁了進來,"晴子,你到底在搞什麼鬼?!"

"你叫我爸媽來的?!!"

向晴忽而偏頭,大聲質問莫里爾.

態度很差.

莫里爾棕褐色的眸仁暗了暗,卻什麼都沒,只起身,禮貌的沖景孟弦和向南喊了一聲,"爸,媽!"

"不許喊!!他們是我爸媽,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誰讓你叫他們來的!誰讓的————"

向晴的緒,再也無法控制,徹底達到了崩潰邊緣.

她就像個無理取鬧的孩子一般,不顧一切的在民政局的大哭大鬧起來.

卻沒有人知道,這段婚姻,對于她而,是多麼的殘忍,慘痛!!

景孟弦和向南沒料到見到的竟是女兒如此痛苦的一幕……

"晴子,別哭了,我們不是莫里爾叫來的,是李阿姨通知我們來的."

向南連忙走過來,一把將自己哭壞的女兒抱了個滿懷,"到底出什麼事了?好端端的,怎麼哭得這麼厲害?還有,你們突然結婚,又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點風聲都沒透露給咱們呢!"

李阿姨,是向南的好閨蜜,恰好在民政局里上班.(《驕陽似璟》出現過,就不多介紹了!)

"媽,別問了,什麼都別問了……"

向晴撲到在自己母親懷里,歇斯底里的嘶聲痛哭起來.

一旁,莫里爾只斂了斂眉,卻什麼都沒多.

同自己的岳父岳母頷頷首之後,領著吳與生先行離開.

下午,向晴沒有再去單位上班.

她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關了整整半天,不管向南和景孟弦怎麼敲門,她就是不開.

直到吃晚飯的時間,向晴才腫著一雙核桃眼從自己的臥室里走了出來.

下樓的時候,腳下的步子還有些輕飄,眼神空洞,尋不出半絲的光彩.

這模樣可把向南給嚇壞了.

"向晴,你別這樣,你先跟媽,今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向晴坐在沙發上,懷里抱著顆抱枕,將頭悶進枕頭里,差點忍不住嗚咽出聲來,"媽,沒什麼事,你也見到了,我結婚了……"

她真的結婚了!!

向南和自己老公擔憂的對望了一眼,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她,"你今天早上的男朋友,就是莫里爾?"

向晴抽噎的動作,驀地一頓.

手,抱著抱緊,更緊了些分.

十指之間,泛出駭人的慘白.

許久……

向晴悶在靠枕里點頭,"嗯……"

她不想讓自己的爸媽再替她擔心了.

"撒謊!"

向南看著自己女兒這副樣子,心里也難受到了極點,抱住女兒的雙肩,哽咽著道,"晴子,你告訴媽,是不是莫里爾讓你受什麼委屈了?要是的話,爸媽去跟你討回個公道,咱們不想結婚就不結婚!是不是?你別這樣子為難自己,你這樣,爸媽心里都不好受……"

"不!!沒有,媽,我是自願跟他結婚的,你們別去找他了……"

向晴連忙抬頭拉住了自己的媽媽.

正想什麼,倏爾,門外響起一陣引擎聲.

一輛黑色的賓利,在別墅門口停了下來.

飛快的,後座的車門打開,就見莫里爾從容的從里面邁了出來.

而後,闊步進屋.

吳與生恭敬地跟在他的身後.

一進來,他便禮貌的同向南和景孟弦打招呼,極為自然的喚了一聲,"爸,媽……"

向南的表,有些尷尬.

景孟弦只淡淡的掃了他一眼,便未做應答.

"我是來接向晴回家的."

他得理所當然.

沙發上,向晴抱著抱枕,咬牙,死死地瞪著他.

眼睜睜的看著他,一步一步朝自己走近,向晴的嬌身,因抗拒而顫抖著,下一瞬,整個人順勢落進了莫里爾冰冷的懷里去.

他低聲,咬在她的耳邊,輕喃道,"你現在是我的妻子,所以,必須得履行做妻子的義務!如果,你還希望他陸離野好好活著的話……"

他完,打橫就將向晴給抱了起來.

"卑鄙!!"

向晴的眼眶,一片通,可是,她卻什麼都不能,只能忍著,強忍著!!

向南是極不願意自己女兒走的,可是向晴要跟著他莫里爾走,她也沒辦法,畢竟這兩個人現在也已經是夫妻了!

那天夜里,莫里爾把向晴帶到了郊區一座臨山的別墅里.

將她安頓好之後,沒有任何交代的,就領著吳與生走了,只留下幾名女傭,還有幾十名黑衣保鏢在外頭候著.

與其是保護她,不如是監控她.

向晴沒再去上班,連假都沒心思去請,就那麼醉生夢死的躺在*上.

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傭人們進來給她送飯,她也不理會,也不願意吃一口,有時候她甚至想,還不如就這麼死在這張*上,多好.

許多個夜里,她都會做夢……

一連串的夢境,不斷的竄入她的腦海中來……

她夢見陸離野在外面敲著她的窗戶,她打開落地窗,他把自己擁進懷里,不停地親吻著她.

吻著吻著,向晴就哭了.

哭著哭著,就醒了……

一醒來,眼角邊兒,全是淚.

卻倏爾,一雙冰冷的大手,替她拭去了眼臉上的淚水,下一瞬,整個人墜入一堵冰冷的胸膛里去,莫里爾清冽的聲音,沉沉的在她的耳畔間響起,"讓你跟我結婚,就這麼痛苦嗎?"

"對,不單單只是痛苦,還有惡心!!惡心透了……"

向晴睜眼,清冷的水眸里噙滿著憎惡,毫不掩飾的瞪著他.

下一瞬,整個人就被莫里爾壓到了身下.

他的身形,非常魁梧,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何況,她已經好些天沒吃過東西了,此時此刻的向晴,連幾句話都覺得累極了,何況是跟這個男人斗力呢?

"景向晴,可我莫里爾,就是喜歡你……"

他炙熱的眼眸,灼灼的凝住身下的向晴.

那目光,太火熱,幾乎是要將她向晴燙傷.

手指,鉗住她的下巴,下一瞬,濕熱的吻,就朝她強勢的席卷而去.

舌尖才一竄溜進向晴的嘴里來,就被她一狠心給死死咬住.

意外的是,莫里爾卻也不躲,就這麼任由著她咬著.

向晴起初還松了松口,可是,見他不躲,心里的怨氣就更大,貝齒間的力道就更重了些分.

直到咬出了血來,她也沒有要松口的意思.

後來,許是她實在太累的緣故,終究……向晴還是松了口.

眼淚,卻早已不聽使喚的,沾濕了眼角.

莫里爾卻依舊沒有放開她,再痛,卻依舊毫不退縮的吻著她,席卷著她的柔唇,攻占著她香甜的檀口……

"我愛你,所以娶你!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的心,跟我一樣……"

向來,他莫里爾認定的事,就沒有不可能的!!

就像,擁有她,娶她一樣!!

可是……

"莫里爾,你永遠都等不到這一天的……"

從要娶她的這一刻起,他莫里爾就注定,永遠都失去她景向晴了!!

……………………………………………………………………………………………………

【親愛的們,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3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6):如果未婚先孕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8):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