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8):我回來了!  
   
尾聲(二)晴陸漫漫(58):我回來了!

向晴渾渾噩噩的過了四天之後,第五天,終于開始上班了.

上班後,緒一直不太穩定,有時候會癡癡然的盯著桌上的日曆本看很久很久.

一個星期的時間……

轉眼,一天又一天的過去,很快,陸離野就該回來了.

他回來以後,自己該怎麼去面對他?

又該如何親口告訴他,自己已經結婚了的這個事實……

向晴捂著犯疼的腦袋,完全不知所措.

這些,她根本無從出口來!!

…………………………

一個星期又兩天.

陸離野那張熟悉的面孔,終于出現在了向晴的眼前.

下班的時候,她才一從公司里出來,就見那抹頎長的身影,裹著一件厚實的黑色長風衣,慵懶的倚在他身後那輛黑色酷勁的邁-巴/赫上.

他頭低著,正有一口沒一口的抽著煙兒.

寒風襲襲,手里的煙頭忽明忽暗著,朦朧的煙圈里,印著他那張顛倒眾生的俊顏.

他站在那兒,即使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卻已是一副讓人挪不開眼去的魅人畫面.

向晴的眼眶,驀地一濕……

仿佛是感覺到了她的這束不同尋常的視線一般,低頭抽煙的陸離野倏爾抬起了頭來.

深沉的鳳眸,正對上向晴蒙著霧氣的水眸,他湛黑的眼底閃過幾許精亮,下一瞬,飛快的熄了手里的煙頭,雙手抄在口袋里,闊步就朝向晴走了過來.

走越近,向晴越慌.

甚至于連看他的眼神里,都帶著幾分躲閃.

陸離野還沒走近,就瞧出了向晴的不對勁來.

"干什麼呢?一個星期不見,就給本少爺裝清高了?"

陸離野走過來,霸道的攫起她的下巴,調笑著問她.

轉而又皺了皺眉,"看見本少爺安安好好的出來,怎的?還不高興了?!"

"你……你別這樣……"

向晴的眼眶,已經不由濕.了半圈.

伸手,抓下他握著自己下巴的手.

能見到他安好的出現在自己跟前,真的,比什麼時候都更開心!

可是……

再開心的事,在這一刻,她也沒辦法讓自己笑起來.

"我怎麼樣了?"

陸離野斂了斂眉,看著有些奇怪的向晴,"怎麼回事?晚出來兩天,就跟本少爺鬧脾氣呢?"

"沒,我不是那意思……"

向晴低著頭,躲避著他的眼神,根本沒敢去看他.

陸離野覺得向晴實在太不對勁了.

再次霸道的握住她的下巴,另一只手圈住她的細.腰,一把將她納入懷里來,"不是好出來以後要陪我不醉不歸的嗎?怎麼一出來你就跟我鬧起別扭來了?告訴我,哪兒惹你不開心了?生氣我也至少得知道個原因吧?"

向晴扭捏的在他懷里掙紮了一下,"陸離野,你……你別這樣……"

她真的好幾次有開口想要告訴他實的沖動,可是……

讓她怎麼得出口來!

"你先放開我……"

"不放……"

他向來霸道慣了.

向晴懊惱的推了他一把,"我讓你放開我!!"

她是真生氣了,可是,生的是自己的氣.

生氣自己沒守住自己與他的承諾,生氣自己沒勇氣告訴他實……

不料,向晴才一推他,陸離野就松開了手來,腳下的步子往後踉蹌了兩步,另一只手下意識般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他的面容上,失了些血色,望著向晴的眸色卻依舊透著*溺,"景向晴,你發什麼瘋啊?打算謀殺親夫不成?"

向晴見勢才覺不對,只是那句'謀殺親夫’卻又生生的扯痛了她的心口.

她擔憂的一步迎上前來,關切的問他,"怎麼回事?我只是輕輕一推而已……"

陸離野見她終于轉柔了些,猿臂一撈,再次將她納入了自己懷里來,"受了點傷,在醫院里躺了兩天!"

其實,是受了一點點傷,其實是重傷,在醫院里昏昏沉沉的睡了兩天兩夜沒怎麼醒,直到今兒第三天了才稍微好一點,至少能動了,但還在高燒著,也沒出院,這會是偷偷溜出來見她來著.

"受傷了?"

向晴臉上掠過明顯的憂慮,"讓我看看,傷哪兒了,嚴重不嚴重?"

看著她一臉擔憂的模樣兒,陸離野覺得自己受再重的傷,其實也值當了.

伸手,抓過她緊張的手,納入自己溫燙的手掌心里,"干什麼?想就在這撩.開本少爺的衣服檢查啊?先上車……"

他拍了拍向晴的腰.肢,示意向晴上車.

向晴遲疑了半秒,而後,隨著他坐上了車去.

許是剛剛拉扯到了他胸口處的傷口,這會上車的時候,還有些疼,但他忍了.

額頭上,冒出細密的冷汗來,看得向晴有些心驚膽戰.

她扯過紙巾,連忙替他拭干汗水,一摸.他的額頭,嚇了一跳,"你高燒得好厲害……"

"沒事,出來的時候吃了退燒藥."

"讓我看看你的傷口!"

向晴的臉色有些發白.

"不用了!"

"讓我看看——"

向晴堅持.

陸離野有時候覺得這丫頭真挺擰的.

"確定要看?"

"嗯!"

"成!看完後不許哭!要麼就不許看!"

規矩還這麼多!

"……好."

向晴點頭.

陸離野沒再隱瞞.

拉開風衣,解開襯衫的紐扣,覷了一眼緒緊張的向晴之後,方才將襯衫拉了開來.

襯衫後,是一層又一層裹著的紗布.

然,許是剛剛向晴用了些力,才至于傷口崩開了,刺目的鮮血將白色的紗布染了個透.

觸目驚心,讓向晴眉心突跳了幾下,她倒吸了口涼氣,染滿薄霧的眼眸歉疚的看著他,"流了好多血,我們先回醫院吧!"

"沒事,問題而已."

陸離野云淡風輕的著,"不回醫院了!好不容易才逃出來的!"

他著,就低頭扣襯衫,"找個地方吃喝玩樂去,就咱倆!"

"就你這樣,還怎麼吃喝玩樂啊?"

此時此刻,向晴的內心,五味雜陳,什麼味兒都有.

吃喝玩樂……

現在的景向晴,以什麼身份來陪他吃喝玩樂?!又有什麼資格來陪他吃喝玩樂了呢?

"別拿自己的身份開玩笑,回醫院去!我來開車……"

向晴的目光有些躲閃,根本不敢去看陸離野.

著,就要下車去駕駛座.

"等等!"

陸離野制止了她.

大手霸道的抬起她的臉頰,即使受了傷,但力道卻一點也不弱.

強逼著向晴舉目看他,皺了皺眉,表示不滿,"怎麼回事?今兒上上下下,從里到外的都特奇怪!連看本少爺一眼都覺心虛……"

陸離野危險的眯了眯鳳眸,睨著向晴,半開玩笑的道,"景向晴,該不會做了什麼對不起本少爺的壞事兒吧?"

"……"

向晴心一窒,被陸離野中了心事的她,有一種沖動……

想要逃!

手,抓著自己身上的手提包,很緊很緊.

特想告訴他實,卻又害怕……

害怕從此以後,他們倆,徹底成為陌路人!!

不……卻滿心都是愧疚,都是歉責……

看著向晴緊抿著唇不話的樣子,陸離野微微側了側身,調笑她道,"怎麼?給本少爺帶了頂綠帽子?"

這話,他絕對是開玩笑的.

向晴偏頭看他,水眸里瞬間染上一層薄薄的霧氣.

貝齒,咬著下唇,更緊了些分.

陸離野見她一副要哭的模樣,有些急了,"干嘛干嘛!我跟你鬧著玩的!你哭什麼呀!"

他著,連紙巾都沒扯,也不嫌棄就直接用自己的衣給她擦眼淚,卻哪知這眼淚越擦越多.

陸離野當真有些慌了,"別哭了!本少爺真逗你玩的!就算不相信你,但本少爺也相信自己這點魅力啊!有本少爺這麼優質的男人,你哪還舍得*啊!""……"

真是見過自戀的,但沒見過像他陸大少爺這般自戀的男人!

向晴被他逗得又哭又笑,心里卻愈發沉重了些分.

陸離野捧過她的臉頰,低頭,就在向晴冰冷的唇上烙了一記熱吻.

突來的吻,讓向晴驀地一僵.

背脊發涼,明明想要推開他的吻,卻偏偏,沉溺在他給予自己的這份旖旎中,舍不得抽開身去.

忽而之間,向晴覺得自己是卑劣的.

明明是個已婚女人了,卻偏偏,還在與他糾纏不清,還在給他這些不必要的希望……

正當陸離野濕熱的舌尖,殷切的竄入了向晴的檀口間來時,向晴頭一偏,避開了他的侵占,結束了這一繾綣的濕吻.

頭低著,沒去看他.

陸離野不滿意的皺了皺眉.

今兒的景向晴,顯然不對勁兒.

但她不,他也就不問.

再次攫住她的下巴,密集濕熱的吻,迅速朝她落了下去,捕捉著她逃離的.嘴.

向晴又逃,他又追.

直到最後,似被陸離野追得有些心煩了,向晴低眉,著眼,忽而道,"陸離野,我們分手吧!"

她不是被他的吻鬧得煩躁,而是,鬧的心煩意亂……

離得越近,她越痛苦,越是舍不得放手,心里就越發愧疚.

向晴忽而出的話,讓陸離野追吻的動作,驀地一窒.

漆黑的眸仁,也有片刻的呆凝.

似乎,沒料到向晴會突然出這樣的話來.

向晴沖他發怔之際,開了車鎖,就要下車,卻驀地,手腕被一只冰冷的大手給鉗住.

"你這又在鬧哪一出戲?"

陸離野的聲音,寒涼如冰.

驀地一用力,就將向晴扯回了車上坐好.

"你輕點!!你這麼用力,會崩到傷口的!!"

向晴有些著急.

哪知陸離野驀地一翻身,就輕巧的壓在了她的嬌身上,將她嚴嚴實實的抵在了身後的椅背上.

向晴緊張的喘了口氣.

濕熱的氣息,與他粗重的呼吸交織著,登時讓她亂了心緒.

"都要分手了,還這麼關心本少爺的身體,不太合適吧?"

他緊.咬著牙關,一字一句,陰陽怪氣的從唇.間溢出來,問向晴.

向晴深吸了口氣,眼眶微濕,雙手下意識的輕抵著他的肩膀,央他,"你先回醫院去,好不好?你的傷口流的血越來越多了……"

"剛剛的分手,什麼意思?"

陸離野直接無視了她關切的話語.

冷峻的面龐,陰沉到了極點,湛黑的深眸里,風云殘卷著,讓人有些森寒.

"就……字面上的意思.我們分手,從此以後,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向晴狠下心,再重複了一遍.

"你再一遍——"

陸離野漆黑的眸底,風雨欲來.

大手驀地一把攫住向晴的下巴,迫使著她的視線直直迎上他駭人的冷眸.

向晴凝著他銳利如刀的目光,心里凜痛得如刀割一般,唇張了張,想要把剛剛那句話再重複一遍時,卻發現,面對著他犀利的眸仁,喉嚨就像被刀片割破了一般,讓她根本沒辦法再出口來.

水波一轉,別開眼去.

感覺到她的示弱,陸離野握著她下巴的手,才稍稍松了力道.

"剛剛的話,我就當沒聽過."

他的聲線,沙啞得有些厲害.

眸仁,望著向晴,深沉如大海,看不到底.

手指輕輕劃過她越漸圓潤的下巴,眸色暗了又暗,卻聽得他沉聲低喃道,"以後別再跟我這種話了……"

他的劍眉,微微蹙了蹙,"戳進心里,比傷口迸裂了還疼……"

向晴聽完他的話,再也抑制不住的,咬著自己的手指,失聲痛哭起來.

陸離野的眼眶,布上一層猩,低頭,吻去她的眼淚,"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

向晴的淚眸,深深的凝住他.

下一瞬,伸手,抱住他的後腦勺,唇欺過去,不顧一切的吻住了他的薄唇……

如果注定要痛,那就在痛之間,再好好溫存一下他的味道吧!

就當……

最後的別離!!

向晴吻得很深,很急切.

那感覺,仿佛是要將身上的男人,活生生的吞噬掉一般.

太急亂,有些讓陸離野喘不過氣來.

他好笑又好氣,伸手捏了捏她的.嘴,勸她,"你慢點,本少爺又不會跑……"

是,他是不會跑,可是,她卻已經沒有資格再靠近他了……

向晴抽噎了幾聲,卻聽得他的勸,緩下了步調.

陸離野圈住她的.腰.肢,將這一記柔的吻,再加深些……

直到,向晴有些氣喘連連時,他才不舍得放開了她的.嘴.

"來之前,我給我媽打了通電話……"

"?"

向晴眸色暗了暗.

"她過年讓我帶你回家一趟,帶你去見見咱老爺那堆子人."

陸離野這話的時候,表里是真特別幸福,特別期待著的.

認真的,他活了這麼些年,閱過的女人無數,卻偏偏,還是頭一回,讓他有了這種想要帶回家認祖宗識親戚的沖動.

向晴忍著想哭的沖動,不讓自己哭出來.

眉心顫栗了一下,眼淚差點滾落,她死死咬著下唇,強逼著自己吞咽了進去.

"知道我老爺是什麼樣的人嗎?"

陸離野笑問向晴,眼底染著明顯的驕傲.

"……嗯?"

向晴真喜歡聽他自己的家事.

那感覺,仿佛離得他很近很近,就好像總有一天,自己也能夠融入他口中這個大家庭去一般.

"當年蜥蜴特戰隊的首領,名副其實的軍人一枚,渾身上下,全是一股子嚴謹味!孩子一見著他就哭,時候我也沒少挨他揍!這不,把我送到軍隊里去折磨,就是他老人家想出的好點子!到時候你見著他也別怕,他要敢吼你,你就吼回去!他那人吃軟怕硬,尤其對女人……"

"……"

向晴無語了.

這麼自己爺爺,真的好嗎?

"我奶奶那人就特好相處了,到時候你見著她的時候,嘴巴甜一點,她老人家就能開心的合不攏嘴了,特別好哄!"

陸離野著捏了捏她的蠻腰,鳳眸眯起來,"那你呢?你什麼時候帶本少爺去見你爸媽?"

被他這麼一問……

向晴胸口一疼.

那兒仿佛正被攪拌機攪著一般,把她的心髒,攪得四分五裂……

她重重的吸了口氣,掩了眸底的霧氣,唇張了張……

許久,"過年我不能跟你回家了!我也沒辦法再帶你回家見我爸媽了!"

陸離野漆黑的眸色幽暗了幾許,"為什麼——"

他冰涼的問了三個字.

三個字,卻讓向晴再也抑制不住的,哭出聲來.

"我結婚了——"

她,"我結婚了……陸離野,我結婚了!!"

……………………………………………………………………………………………………

【親愛的們,感謝大家手中寶貴的月票,(安卓最新客戶端4.3版本)現在每天都是(1翻3)的哈!另外,據這個月月底用(電腦)投月票是(不翻倍)的哦!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才能翻倍,所以有票子的親們可以用安卓客戶端丟下來了哇!沒有安卓手機的,大家就把自己手里的月票先藏一藏,等28號再用手機網頁版丟下來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7):我愛你,所以娶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9):你離婚,我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