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59):你離婚,我娶你!  
   
尾聲(二)晴陸漫漫(59):你離婚,我娶你!

"我結婚了——"

她,"我結婚了……陸離野,我結婚了!!"

那一刻,車廂內,仿佛所有的空氣都凝滯了一般.

陸離野的呼吸,也有短暫的停頓.

目光凝著向晴一瞬不瞬.

犀利的眸光,如刀一般,生生的剜著向晴,仿佛是要將她刺穿,刺透!!

那眼神,太銳利,于向晴而,就是一種凌遲,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許久……

陸離野重重的喘了口氣,目光陰騭,"景向晴,以後不要再給我開這種玩笑!"

他著,掛擋,預備啟動車身.

下一瞬,向晴又將手柄撥回了停車檔上,目光僵直的望著前方,"我沒有開玩笑……"

她盡可能的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靜些分.

"誰?"

陸離野沉聲問了一句.

他的胸口,起伏得有些劇烈.

向晴停頓了十幾秒,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眉心微微顫栗,出了那個男人的名字,"莫里爾."

"……"

空氣,再次凝固.

仿佛間,連呼吸,都徹底停止了一般.

陸離野的薄唇,抿得緊緊地,目光只是一直盯著向晴看,一直看……

那目光,太直接,太赤果,讓她渾身連血液仿佛都被刺痛了.

向晴覺得,再這麼待下去,她一定會窒息而亡的.

"對不起,我還有事,先走了……"

向晴著,逃逸般的推開車門,就要下車.

下一瞬,卻驀地被陸離野扣住了手腕,一把給拉扯了回來.

他手間的力道很重,動作極為粗※魯.

向晴整個人幾乎是栽在車椅中的.

"我不信!!"

他的大手,壓住向晴瘦弱的肩頭,目光狠狠地凝住她,"景向晴,我不信!!"

向晴深吸了口氣……

"不管你信不信,現在我已經為人妻了!陸先生,請你……自重些……"

向晴推了他一把,卻沒使什麼力兒.

她害怕他再同自己糾纏不清,因為,到最後,她只會把他傷得更深,更痛……

這場愛,是她,先畫上了句號.

她沒資格,再于他糾纏下去了!!

"給我個理由——"

陸離野忽而欺近她.

冰涼的大手,驀地扣住她的下巴,指間的力道有些重,掐著她的臉頰,有些痛意,"想讓我相信也可以,景向晴,給我個像話的理由!!"

他的話,一字一句的從齒縫間蹦出來.

那清冽的態度,宛若是只要向晴敢錯一句話,下一秒,他就極可能直接擰斷她的脖子似地.

向晴吸了口氣,水眸里波痕浮動,"我跟莫里爾一直以來,什麼關系你不是多少有點耳聞嗎?照片你也見過……"

向晴才了三句話,陸離野湛黑的眸仁里,已是冰霜遍布.

向晴閉了閉眼,忍了所有的痛楚,顫著聲線,繼續,"他一次次舍命救我于危難中,你不在的時候,他都在!!實話,他長得又帥,又多金,深沉,有魅力,作為一個女人,我想不對他動心都難……"

"放屁!!"

顯然,向晴的話,陸離野根本不信.

眉心間,隱隱的,青筋突跳著,彰顯著他此時此刻的盛怒.

向晴知道,他不好糊弄.

可她不願意把自己結婚的實,告訴他.

不想讓他愧疚,不希望他心里難過,這樣,只會讓他更加放不開她……

向晴閉了閉眼,手摸進自己的手提包里,也沒低頭看一眼,就胡亂的在里面翻找起來.

手指,觸到一個冰冷的本子,指間僵了僵,面色有些泛白,猶豫了幾秒後,咬了咬下唇,從包里掏出了一個色的本子,沒看陸離野,頭偏向窗外,將本子丟進了他的懷里.

"再多的愛,也敵不過這本證明吧?"

她呢喃著反問著他,也反問著自己.

車窗外,冷風拂過來,打在她的臉上,竟寒得有些刺骨.

一瞬間,就讓向晴不由自主的濕※了眼眶.

陸離野翻著結婚證的手,有些僵硬.

倆人合影的照片印入他深沉的眼底,有些刺目.

許久——

"滾——"

單音節的字語,從他的唇※縫間陰冷的蹦出來.

冷得,不含半許溫度,仿佛下一秒就能將她凝結成冰一般.

向晴心髒劇縮了一圈,蒼白的臉蛋上愈發沒了血色,推開車門,幾乎有些踉蹌的從車上逃了出來,腳下的步子,盡是狼狽.

卻不等她反應過來,色的結婚證明已從窗口飛落而出,打在她的身上,下一瞬,霸道的邁巴/赫絕塵而去,分秒之間已消失在了盡頭……

向晴再也抑制不住的,蹲在地上,捂著臉,失聲痛哭起來.

車上,陸離野的手機一直響個不停.

電話是醫院和佟叔撥過來的,陸離野只覺煩不甚煩,下一瞬,干脆抓起手機,就丟出了窗外去.

終于,他的世界,徹底安靜了.

車窗玻璃上,倒影著他冷峻的面龐,凌厲清冽的輪廓線,寒得有些滲人.

握著方向盤的手,青筋還在突跳著,手指間,一片駭人的慘白.

陰翳的眸色,暗了又暗……

當結婚證亮出來的那一刻,陸離野徹底明白了,正如她景向晴的那樣,什麼樣的愛,在這張帶著法律證明的證書面前……

所有的一切,都成了廢墟!!

愛得再深,也不過就是……一場婚姻的,第三者!!

如此不堪而已!!

鮮血,不停地從他的胸口滲出來,將白色的紗布徹底浸※濕,陸離野卻分毫不覺得疼……

因為,他的心口上,此時此刻,有一個更疼更深的傷口,正狠狠地揪扯著他,讓他對于其他的疼痛,早已麻痹.

他從煙盒里扒拉了支煙出來,點燃,抽上……

一口,接著一口.

嫋嫋的青煙,徐徐上升,朦朧間,他湛黑的深眸,越漸猩……

緊跟著,他越抽越厲害.

………………………………………………………………………………………………………

向晴在自己家里睡得迷迷糊糊之際,忽而,接到了一個陌生的來電.

接起電話,有些意外,竟然是阿祖.

"向晴姐,你趕緊來一趟樂巢吧!"

"出什麼事了?"

向晴從被子里坐起身來.

電話里,阿祖的聲音聽起來顯得很慌張.

"野哥喝醉了,醉得很厲害!關鍵是他傷口流了好多血,現在還高燒著."

向晴聽得心里有些發怵,握著手機的手,不停地收緊力道,"阿祖,你趕緊把他送醫院去……"

"不行啊!向晴姐,我怎麼勸他,他都不聽,還非要繼續喝!我要有法子,這個點兒也不跟你打電話了!你趕緊過來吧,再這麼喝下去,真的會死人的!!"

那頭,阿祖的聲音都急啞了.

向晴一聽,再也顧不上任何的東西,隨便換了件衣衫,裹了外套,就往外沖,"阿祖,你盡可能的讓他少喝點酒,他傷口那麼嚴重,怎麼還能喝酒呢!"

"向晴姐,你趕緊來吧!野哥真的流了好多血……"

"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向晴整個腦子都有些亂了.

"爸——爸————"

向晴在長廊里不停地喊著自己老爸,聲音里還帶著隱隱的哭腔.

"怎麼了?都這個點了還不安生?"

熟悉,而又久違的聲音,忽而在樓下響了起來.

有那麼一刻的,向晴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哥?哥?是你嗎?哥——"

向晴驚喜的喊著,一會哭一會笑的,連蹦帶跳的從樓上奔了下來.

果然,一下樓,就見景向陽拎著個行李箱,完好無損的站在那里,清俊的面容上還掛著一抹久違的笑,"是我,我回來了——"

向晴差點喜極而泣,下一瞬,激動的飛撲入自己哥哥的懷里,而後,揪著他的衣襟歇斯底里的痛哭起來,"哥,你知不知道我們有多想你,多擔心你……"

景向陽伸手,將自己的妹妹緊緊地擁入懷里.

忽而,向晴猛地從自己哥哥的懷里抬起了頭來,哭著問他,"哥,你的身體怎麼樣了?"

"好得差不多了."

向陽老實回答.

"那太好了!!"

向晴抹了一把淚,提過大廳里老爸的專用藥箱,拉著哥哥的手,就往外走,"哥,趕緊跟我走!!"

"去哪——"

他才剛進屋,連杯茶都沒喝,招呼都沒跟他爸媽打呢!

"救人————"

向晴二話沒,拉著自己哥哥就匆忙出門了.

到達樂巢的時候,陸離野果然喝高了.

真的,向晴是第一次見到他醉酒.

倒不如她以為的那般狼狽,他沒吵沒鬧,就那麼安安靜靜的睡了過去.

"向晴姐,你可算來了!"

阿祖焦灼的迎了過來,見到她旁邊的景向陽,還有些錯愕.

"我哥,醫生."

"那太好了!"

"哥!你趕緊過去給人瞧瞧,他胸口受了重傷!"

向晴拉了自己哥哥一把.

景向陽自然是第一眼就認出了陸離野來,飛快的湊上前去,替他探了探體溫,又把了把脈,最後才解開了他胸口的繃帶.

皺眉,"明知道自己受了傷,還喝酒?簡直是在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向晴抱著陸離野,讓他倚靠在自己懷里休憩著.

"哥,他沒事吧?"

她揪心的問景向陽.

"這麼重的傷,你有事沒事?"

景向陽深意的睨了自己妹妹一眼.

紗布全部拆下來,景向陽心翼翼的替他清洗傷口,消毒……

卻在見到傷口旁邊,那個藍色的'晴’字時,兩個人同時一怔……

下一瞬,向晴的眼眶,就不由濕※了半個圈.

她甚至不知道,這個'晴’字,是他在什麼時間,什麼況下刻下來的……

景向陽塗抹傷口的手,頓了頓,覷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卻什麼都沒,繼續替他止血.

很快,處理好傷口之後,景向陽和阿祖,一個在左,一個在右的攙扶著他.

向晴負責提醫藥箱.

"阿祖,你別擔心,我哥是醫生,會好好照顧他的."

向晴安撫著阿祖.

"嗯!向晴姐,你在我就放心了."

阿祖連連點頭.

"阿祖,你……沒事嗎?還有栗蕪……"

"我沒事!"阿祖知道向晴的是什麼事兒,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野哥保了我,至于栗蕪,本身就沒什麼事兒,現在……咱們倆在一起了……"

"真的?"

向晴很是欣慰,"太好了!真替你們倆高興!往後好好工作,知道嗎?"

"嗯!一定!"

阿祖點點頭,又道,"向晴姐,希望你跟野哥也好好的!真的,野哥特喜歡你!我真沒……"

"阿祖——"

向晴打斷了阿祖後續的話,淡淡一笑,"放心,我們都會好好的……"

只是,自個好好的而已!!

…………………………

倆人攙了陸離野上車.

景向陽負責開車,向晴坐在後座上,負責照料他.

他出了厚厚一層熱汗,向晴顧不上扯紙巾,就直接學著他,用衣給他拭汗.

他的呼吸,很燙,很燙.

拂在向晴的勃項間,讓她有些亂了心神.

"哥,我們去哪?"

向晴問駕駛座上的景向陽.

"你知道他在哪家住院嗎?"

"不知道."

向晴搖頭.

"去咱們醫院?"

景向陽征求自己妹妹的意見.

向晴點點頭,"……好."

景向陽又從後視鏡里瞥了自己妹妹一眼,無聲一道歎息,"算了,還是先帶他回家吧!"

"……嗯?"

"就算你把他送醫院去,你也不放心走,不還得陪著他嗎?還不如在自己家里,好歹不用那麼辛苦,想睡的時候還有個地兒給你睡,再了,家里好些個醫生呢,比那些實習護※士強多了!"

向晴抿了抿唇,低頭看一眼懷里的男人,不再多什麼.

飛快的,倆人到家.

扶著陸離野進屋,卻沒想向南和景孟弦早已經下樓候著了.

向晴那會喊的時候,景孟弦就已經醒了,哪知下樓來沒見著女兒的身影,倒見到了兒子的行李.

打電話又沒接,倆夫妻就只能死死地在家里守著了.

一見自己兒子,就喜極而泣的只顧著噓寒問暖,聊表思念之了.

這樣正好!!

向晴攙著陸離野往樓上走,就希冀著自己爸媽把自己身上掛著的人直接忽視掉.

但,她實在把陸離野的存在感想得太薄弱了!

她才一送了陸離野回自己房間,將他安頓好後,出門,就被自己的媽媽在門口堵得嚴嚴實實的.

"那孩子……"

"朋友."

向晴闔上※門,不等老媽開口,就直接回了她一句.

"三兒的朋友!"

向南眼尖,一眼就瞧出來了,"是離野那孩子吧!"

向晴是有些佩服自己老媽的記憶能力的,都這麼多年了,就見過一次而已,她居然還記得.

連她景向晴當時都忘了呢!

"怎麼回事?比起你,他難道不是和三兒的關系更好些?怎的醉酒就睡咱們家來了?"

向南饒帶深意的問向晴.

向晴低著頭,有些心虛,沒敢去看自己老媽,顧左右而他,"媽,他不單單只是醉酒,他受傷了!你知道,爸和哥的醫術都比較精……"

"你墨叔和杉姨的醫術更不賴."

精明的向南且不是好糊弄的主,睨了自己女兒一眼,歎了口氣,"晴子,你跟媽老實話,你前些日子,跟媽提過的男朋友,其實就是離野這孩子吧……"

向晴抿著唇,不吭聲.

胸口,一陣揪扯著,難耐的痛意,直往她眼底席卷而來,飛快的,眼眶不由又濕※了一圈.

"媽看得出來,你根本不愛莫里爾……"

"媽……"

向晴強忍著要哭的沖動,勸慰自己的母親,"沒事,你別擔心我!我會處理好自己的感問題的,你趕緊下去陪哥吧,我去煮點醒酒湯."

"我去煮,你在這看著他!受傷了怎麼還喝那麼多酒呢,你們現在這些年輕孩子就是不懂得珍惜自己的身體,唉……"

向南一邊著,一邊歎著氣兒往樓下走.

向晴倚在身後的門板上,聽著母親一聲聲的歎息,卻到底忍不住,淚水從眼眶中滑落而下,沾濕※了她蒼白的面頰.

整理好緒之後,向晴方才進屋.

闔上※門板,一回身,霧眸毫無預兆的撞見一潭深幽的黑眸中去.

*※上的陸離野,不知什麼時候醒了過來,他半躺著,倚在*頭,目光深沉,清冽的盯著向晴看.

許久……

他抬手,拍了拍旁邊的*位,示意向晴,"過來."

許是流血過多的緣故,即使是醉了,他的臉色此刻看起來也有些蒼白.

向晴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在心底給自己打了打氣,方才抬步朝他走了過去.

她的步子,走得實在太心,讓陸離野看著不由有些來氣,皺了皺眉,不悅的問了她一句,"怎麼?結了婚以後,見到我就是洪水猛獸了?!"

陸離野的話,如尖針一般,深深的刺入到了向晴的心髒里,疼痛來得有些尖銳.

"我不是那意思……"

向晴解釋.

站在*邊,頓了頓,卻還是順從著他的話,在*沿邊上坐了下來.

她:"阿祖打電話給我,你喝高了,又受了傷……"

"真多事!"

三個字,不知他的是阿祖,還是的她景向晴.

向晴頓覺有些尷尬.

"剛剛門外的是你※媽?"

陸離野忽而問了一句.

"嗯."

向晴點頭,"我媽給你去煮解酒湯了……"

陸離野掀了掀被子,悶聲道,"都沒醉,喝什麼解酒湯呢!"

如果自己真醉了,他的意識,怎麼會這麼清楚呢?

他怎麼還會記得跟前這個女人,早就已經瞞著他把自己給嫁了呢?!

他現在在干什麼?躺在一個已婚女人的閨*※上?

"你干什麼呀?傷口才剛綁好,你要再動,又該流血了!!"

向晴有些急了.

陸離野坐在*沿邊上,抬了抬眼問向晴,語氣冰寒,沒有半許溫度,"干什麼?想留我在你家住下了?睡你*※上?!你老公要知道了,能同意嗎?"

他的每一字,每一句里,都飽含※著濃濃的諷刺.

向晴眉心觸動了一下,重重的咬了咬下唇,"那你走吧."

陸離野深深的盯了她一眼,起了身來,往外走.

明明喝醉了,明明受了傷,卻為何,連離開的背影,都能走得如此瀟灑,冷硬?!

門推開,未料,印入眼簾的竟然是向晴的父親,景孟弦.

陸離野愣了愣.

"怎麼起來了?"

景孟弦沉聲問陸離野,聲線並沒有多余的起伏.

目光平靜的掃過他沒有血色的魅龐,又看了看杵在房間里的向晴,轉而沖陸離野道,"受傷了還亂動什麼?回去,躺好."

他以長輩的口吻,命令他.

"伯父."

陸離野難得的,隱了他平日里的那些乖張,禮貌的同景孟弦打了聲招呼.

"向晴——"

景孟弦見房間里的女兒沒動,沉著臉喊了一聲,"過來,扶他過去躺好."

"不用了!"

陸離野拒絕,"我現在感覺已經好多了."

"陸先生,我是一名醫生,不會眼睜睜的放著病人的生死于不顧的!聽我兒子你流血過多,再不好好修養的話,不排除有生病危險的.請吧!就算要走,也不急于這一個晚上了."

景孟弦對待病人,向來嚴謹.

向晴一聽自己爸爸這話,連忙緊張的上前過來攙他,低聲勸他,"有什麼事,等明天再吧,今晚先住下來……"

景孟弦拿了體溫計進來,沒理會還僵持在門口的陸離野,遞給向晴,"幫他測個體溫,含嘴里.還有這些藥,待會睡前讓他服下."

"好……"

向晴一一記在心里.

"十分鍾後把溫度計拿給我."

"好."

景孟弦叮囑完畢,便出了門去,還不忘替他們倆把臥室門帶上.

"先躺下吧……"

向晴不知該些什麼好,扶著陸離野,央了他一聲,向他示弱.

陸離野倒沒拒絕,將向晴一把置于自己懷里,仿佛是報複性的,把全身的重量全部壓在了向晴的身上.

向晴被他馱著,累得喘不過氣來.

走到*沿邊上時,兩個人一同栽倒在了*※上.

向晴嚇了一跳,唯恐自己會扯到他的傷口.

"你沒事吧?"

她下意識的就想坐起身來,卻驀地,被陸離野一把撈住了她的細※腰,"為什麼要跟他結婚!"

他問.

聲音沉斂,嘶啞.

呼吸,還有些不平穩.

向晴被他握著的腰※肢,微微有些僵硬.

半晌——

"婚都結了,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她坐起身來,回答他的問話.

陸離野一把將她按了下來,強勢的置于自己懷里.

"跟他離婚!"

向晴怔住.

水眸瞪大,愕然的看著他.

"跟他離婚!我娶你!!"

他又.

目光深深凝著向晴,堅定而又強勢.

向晴水眸眨了眨,眼底飛快的蒙上一層霧氣,"我……如果我離婚,就等于是二婚……"

陸離野的手指輕捏她的下巴,"我不嫌棄."

那一刻,向晴的心里,真的,一種不上來的激動緒在胸口里盤踞著.

如果能離婚,她真的比誰都想從這段沒有愛的婚姻里跳出來,可是,莫里爾會願意嗎?

他如此費盡心機的把自己留在他的身邊,真的會這麼輕易地放她離開嗎?

"如果他不肯呢?"

向晴著眼問他.

"法庭起訴離婚."

"如果起訴失敗呢?"

"我會給你找最優秀的律師!!"

"如果真失敗了呢?"

失敗這種概率,並不是不可能的.

"那我不介意給他莫里爾戴一輩子的綠帽子!"

向晴眼眶微濕,輕斥一聲,"你打算跟我耗一輩子嗎……"

"你不是早就打算要跟本少爺過一輩子了嗎?"

向晴的眼眸黯然了下來,"可我在中途……轉彎了……"

向晴的話音一落,房門被敲響.

向晴忙從陸離野的懷里出來,起身,去開門.

向南端著一碗醒酒湯從外面走了進來.

"伯母!"

陸離野忙禮貌的喊了一聲.

"醒了?"

向南盈盈一笑,又習慣性的嘮叨了一句,"身上帶著傷怎的還喝那麼多酒呢!來,趕緊把這碗湯先喝了……"

"謝謝."

陸離野忙接過向南遞過來的湯水,一飲而盡.

喝完之後,向晴遞了體溫計給他,"含在嘴里."

陸離野將溫度計捏在手里,忍不住皺了皺眉,顯然,他不太喜歡這玩意兒.

"快點……"

向晴催他.

向南笑了笑,"我先下去了,有事記得叫我."

"嗯.謝謝媽."

其實,向晴一直以為自己爸媽要知道自己和陸離野的關系後,一定會不太開心的,畢竟自己已經是結過婚的女人了!

于道德而,她就已經等同于同她的愛,了再見!

向南端著空碗出去了,陸離野糾結了數秒後,方才將體溫計含進了自己嘴里.

他躺回了*※上去.

口里含※著一根奇怪的棒子,睜著鳳眸,瞪著向晴.

向晴也低著眉目看他.

"唔唔唔——"

陸離野還在支支吾吾的著什麼.

"別話,先量體溫,什麼我也聽不清."

向晴在他的*邊上坐了下來,用手摸了摸※他的額頭,皺眉.

還高燒得厲害呢!

果不其然,高燒四十度.

誇張得很!!

景孟弦又給陸離野開了些退燒藥,他吃過藥後,昏昏沉沉的就睡了過去.

他睡著了,向晴卻沒敢睡.

她記得她那會生病的時候,躺在醫院里,陸離野就是徹夜徹夜不眠的陪著她,同她話,講笑話……

想盡一切辦法的逗她,想方設法的替她緩解傷口的疼痛.

忽而,*頭櫃上的手機鈴音突兀的響了起來,將向晴的思緒一瞬間從過往里抽了回來.

她拿起手機,看一眼來電顯示,下一瞬,僵住.

電話,不是別人打來的,正是……莫里爾!

向晴掃了一眼*※上熟睡中的陸離野,按下靜音鍵,糾結了許久後,方才去了陽台將他的電話接了起來.

"在哪?"

那頭,莫里爾劈頭蓋臉的就問她.

向晴皺眉,"你沒資格打聽我的動向!"

電話那頭,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許久,"下來——"

他在電話里命令她.

向晴心一悸……

"你在哪?"

她緊張的詢問他.

站在露天陽台上,目光下意識的往樓下搜尋,卻在一樓見到了那輛熟悉的賓利.

向晴的心,一沉再沉……

"我已經睡了,你走吧!"

她不願多搭理他.

"要麼你下來,要麼我上去!"

莫里爾的態度,向來強硬.

向晴聞真的有些上火了,握著手機的手,扣得緊緊地,"好,我下去!!"

她不願意被陸離野見到莫里爾,而並非不敢讓莫里爾見陸離野!

掛了電話,她連外套都沒穿,就出了門,沖到了樓下.

一樓,莫里爾站在賓利車外,耐著心思,等她.

寒風拂過他冷硬的發絲,將他清冽的輪廓線吹得越漸凌厲,深刻.

目光看著向晴,深沉,複雜,又似夾著幾許無奈.

一見向晴,二話沒,一把就將她扯進了自己懷里來,一手纏著她的細※腰,另一只手抵著她的後腦勺,讓她埋在自己懷里,感受著他胸膛口里的溫暖,以及那顆因她而急切跳動了心髒,"有沒有想我?"

他問.

問得非常認真.

聲音,低沉,喑啞,仿佛還透著幾許滄桑和疲倦.

確實,向晴有好些日子沒見他了,她甚至不關心他去了哪里,干了什麼.

在她眼里,這個男人的一切,都跟自己沒關系!!

"莫里爾,你放開我——"

向晴掙紮.

迫切的想要逃出他的禁錮.

莫里爾松了她的腦袋,卻纏著她細※腰的手,更緊了些分,目光炙熱的凝著她,一貫清淡的眼底,掠過一道暗芒,"向晴,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愛你……"【更新完畢】

【親愛的們,月底來了,手機和客戶端投月票翻倍的時候又到了,特別明下,如今電腦投票不管你是月底還是月初月中都已經不翻倍了,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哈!客戶端還能1變3,嗯,喜歡鏡子的文就投上票票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8):我回來了!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0):該不會是懷孕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