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60):該不會是懷孕了吧?  
   
尾聲(二)晴陸漫漫(60):該不會是懷孕了吧?

莫里爾松了她的腦袋,卻纏著她細`腰的手,更緊了些分,目光炙熱的凝著她,一貫清淡的眼底,掠過一道暗芒,"向晴,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愛你……"

懷里,向晴的嬌身,因他的話有些僵硬.

莫里爾……

向晴甚至不清楚他到底是個怎樣的男人!

霸道?卑鄙?不折手段?

可是,卻每次都救她于水火之中,甚至不惜生命……

向晴不知道這是不是就是他嘴里所謂的愛,可是,這樣的'愛’得她越多,就讓她越發透不過氣來,且讓她心里背負的虧欠感,也越來越重.

"回家."

莫里爾.

他的話,向來簡單扼要.

"不,我已經睡了,我不過去了."

受了重傷的陸離野此刻還躺在她的房間呢!她怎麼可能會跟他走?怎麼可能安心的走掉!

"上車——"

對于向晴的話,他直接選擇了漠視.

"莫里爾,我,我不去!"

向晴有些急了.

"必須去!今晚陪我——"

他磁性的嗓音里,透著強勢,卻極富冷魅之氣,下一瞬,捧高她的臉頰,一低頭,就霸道的攫住了她因懊惱而微微撅起的粉唇……

"唔唔唔——"

向晴掙紮,想要掙開他的強吻.

卻偏偏,相對于他而,自己的力道,實在太,她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不安分的雙手,被他單手禁錮著,背在她的身後,讓她分毫也動彈不得.

無奈,向晴只好用腳.

毫不含糊的朝著他的腿,悶悶的踢了一腳,卻聽得他一記吃疼的悶`哼後,下一秒,摟著她一個旋身,就將她重重的抵在了車身上,雙腳並攏,夾住她不安生的腿,讓她再也不能造次.

而吻住她的薄唇,變得愈發肆意……

濕熱的舌尖,迅速的竄入她的檀口,攻占著他所向往的領地.

"放……開……"

向晴想要大叫,卻偏偏,唇被他封得死死地,讓她發不出一絲救援的聲音來.

因為掙紮得太用力,以至于她的氣息有些不平穩起來,渾身早已被汗水浸`濕……

直到最後,所有的氣力,消失殆盡.

向晴再也沒有一絲余力掙紮,只能無力的癱軟在他的懷里,任由著他,予取予求.

一吻,終于結束.

不等向晴抗爭,下一瞬,整個人已經被莫里爾打橫抱起,丟進了車里去,而後,飛快的他也坐了進去,"開車——"

他關上`門,完全不理會向晴的叫喊,命令司機開車.

車,絕塵而去……

只留下,引擎啟動的余音.

纏繞在陸離野的耳邊,讓他,胸口悶堵著,如若藏著一口巨石.

他站在陽台上,轉身,從口袋里扒拉了一盒煙出來,點上.

低頭,猛抽了兩口,深深的將煙吸進了肺里,試圖用這濃濃的煙草味來麻痹心里那種尖銳的痛感.

樓下,剛剛那恩愛的一幕,他親眼見著了.

兩個人抵在車身上,吻得那般纏`綿……

有那麼幾秒的沖動,他幾乎就要沖下樓去,把她從他懷里奪回來!

可是,轉念一想,他陸離野以什麼身份去?男朋友?還是/人?

他抬起頭,朝天吐了口煙圈.

青煙迷蒙了他有些渾濁的深眸.

不管是男朋友也好,/人也罷,在'老公’這個稱謂面前,他永遠都站不住自己的腳跟!!

老公……

呵……

景向晴與他莫里爾之間,到底是襄王有意神女無心,還是真的正如莫里爾從前所的那樣——'兩``相`悅’!

陸離野真的看不清楚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車上——

"停車!!讓我下車,我要回去——"

向晴不停的掰著車鎖,想要下車,卻見司機沒有任何要停車的意思,她急得不停地拍打著司機的座椅,"停車!!聽到沒有,我讓你停車——"

莫里爾疲倦的靠在椅背上,閉著眼兒,任由著向晴胡鬧著.

長臂攬上她的蠻腰,拍了拍她,似在安撫著她狂躁的緒,"安靜點……"

他似命令,卻又似輕哄.

向晴拉開他攬在自己腰間的手,低頭,委聲央他,"莫里爾,你讓我回去好不好?就今晚……今晚讓我回家住!明天我再跟你一塊兒回別墅."

向晴實在被他逼得沒有法子了.

放任著受傷的陸離野在自己家里,她真的放心不下!

向晴的話,成功的讓莫里爾睜開了眼來.

一貫清淡的眸仁,此刻森冷得有些滲人,他危險的眯了眯眼眸,"陸離野在你家里?"

他還沒等到向晴的答案,轉而又繼續,"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現在身負重傷,大概連下*都有些困難!如果我這個時候對他動手的話,想要他的命,應該輕而易舉吧?"

向晴的面色,驀地一白……

"你威脅我?"

她的聲音,有些打抖.

莫里爾淡淡的掀了掀唇角,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乖乖的坐下,別再鬧騰了,我累……"

向晴雙手擱在身前,握得死緊.

真的,不敢再鬧騰.

他莫里爾得沒錯,現在的陸離野確實身負重傷,而且,身為黑/道教父的他,本就與陸離野誓不兩立,兩個人真要有個什麼火拼,也不是不可能的!

而顯然,真要干起來,身負重傷的陸離野,決計是討不到什麼好處的!

且,以莫里爾這種卑鄙的程度,下手,一定不比陸離野輕!或許,對他而,殺個人且不算個什麼事兒!

莫里爾深意的覷了向晴一眼,棕褐色的眼眸明顯黯然了些分.

這個女人的死穴,永遠都是他陸離野……

卻不知,他陸離野哪是那麼容易對付的主!!

就在前兩天,他莫里爾差點就栽在了他陸離野的手上,所幸的是,陸離野回他上次舍命救向晴的恩惠,子彈沒有穿透他的心髒而過,卻直直落在了他的左腿上.

就因為子彈只落在了他的左腿上,才至于,他發最後一顆子彈時,落進了陸離野的心口,偏離要害的三公分之處!

莫里爾也同樣沒要他陸離野的命!並非他讓自己在先……

而是,他知道,他陸離野,是景向晴的死穴!!

如果他真死在了自己手上,大概,她景向晴這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因為她愛,所以,他選擇了讓步.

景向晴,你永遠不會知道,自己藏在我的心里,有多深……

"過些日子,就過年了……"

他忽而開口,打破了車內的沉寂,伸手,抓`住向晴涼透的手,不顧她的掙紮,放進自己手心里搓了搓,"跟我回英國."

向晴驀地一怔.

登時,渾身僵硬如化石.

"不,不要."

她費力將自己的手從他的大手中抽離出來,別開臉去看窗外,"我哥哥好不容易回來了,我想在家陪自己的家人."

"好……"

莫里爾卻沒有半分猶豫的,答應了她.

他太爽快,讓向晴有些錯愕.

回頭看他,他無奈的挑挑眉,"那我只好請把爸媽來這邊看看他們的媳婦."

"……"

向晴心里,登時不知什麼滋味兒.

其實,她不上什麼味道,只覺得,特別不好受……

按理,她根本可以不顧莫里爾任何感受的,卻偏偏見他為難的時候,自己又覺有些狠心了.

可狠心又怎樣?

這段錯誤的婚姻,本來就是他自己造就的!!

向晴的緒,煩不甚煩.

………………………………

進了別墅,向晴坐在廳里就不動了.

莫里爾拍了拍她的腦袋,"不一直吵著困了嗎?回房去睡吧."

向晴猶豫了半會,忽而道,"莫里爾,我們離婚吧……"

莫里爾棕褐色的眸仁暗了暗,沒理會她的問話,催她,"快去睡覺!"

"莫里爾,回答我的問題……"

向晴站起身來,不容許他忽略掉自己的問題.

莫里爾皺了皺眉,目光深深的凝著她,半晌,吐出三個字來,"不可能!"

"我可以起訴離婚!!"

向晴堅持.

"我跟你結婚是被逼的,如果我現在起訴離婚的話,我一定能贏!!"

莫里爾淡淡的看著她,"跟我結婚,真的就為了護他陸離野的安全?"

他幽幽的問了向晴一句.

被他忽而一問,向晴的心,一震……

"是."

她點頭,如實回答他,"我是為了護他才跟你在一起的.莫里爾,你明知道,明知道我根本不愛你……我們做朋友,就不好嗎?"

明明他們之間,可以那樣和諧的.

為何,最後偏要落得這樣一種對抗的關系?

每天這樣子過日子,真的,好累好累……

"你愛不愛我,沒關系!重要的是,我愛你!景向晴,我莫里爾愛你,就夠了……"

他著,一把撈過她,置于自己跟前來,低頭,目光攫住她的水霧的眼眸,"好好跟我過日子,我會盡最大的努力,給你你所向往的幸福……"

向晴喘了口氣,"莫里爾,你別這樣,有些東西,它並不是你想要,就一定能有的!例如……愛……"

"我莫里爾想要的,就一定會有!!"

他很堅持,單臂抱緊她,低頭,湊近她的鼻息,真摯道,"你給我時間,給我機會!就一定會有!"

他堅信!!

不知為什麼,向晴忽而有種想哭的沖動.

她愛著陸離野,卻偏偏同莫里爾結了婚.

承受著他給予自己那份深沉的愛,讓她有種溺水的感覺,窒息……

她吸了口氣,"莫里爾,你明知道,我愛的人是,陸離野……"

"我會讓你也慢慢的愛上我!我會試著讓你的心,分一半給我……"

"莫里爾——"

"乖,去睡覺,我還有事要忙……"

待會,醫生要過來給他上藥.

他的腿,被向晴剛剛一踢,還真有些扛不住了.

"我會請律師幫我起訴離婚的!"

向晴堅持.

"你不會."

莫里爾篤定.

淡淡一笑,"除非你想讓他們死!"

"莫里爾!!"

向晴氣惱.

"黑/道教父,向來殺人不眨眼!快去睡吧……"

莫里爾著,轉身,就往自己的書房走去.

這時候,向晴才發覺,他的左腿好像有些不對勁.

微頗.

她斂了斂眉,還是多嘴的問了一句,"你的腿怎麼了?"

莫里爾腳下的步子一頓.

棕褐色的眸仁里,閃過幾許不易察覺的光亮.

"沒事."

他淡淡的回予她.

"……哦."

就這樣?

莫里爾的眸色再次黯然了下來.

拖著受傷的左腿,往樓上書房走去.

莫里爾上樓去之後,向晴忙掏出手機給陸離野撥了通電話,結果,手機停機.

向晴這才意識到他可能出來後便已經換了號碼,只是自己還來不及問他的聯系方式.

向晴又趕忙撥通了家里的座機.

"晴子,你去哪了?"

才一接電話,那頭,向南就焦急的盤問著自己女兒,又道,"電話也一直打不通,還以為你出什麼事了呢!"

"媽,我到郊區的別墅來了."

"……這樣啊."

"陸離野呢?你幫我叫他聽電話好不好?"

其實,向晴甚至都沒想好,待會要怎麼跟他解釋.

"他已經走了."

"啊?他怎麼走了?你們怎麼能讓他走了呢?!"

向晴有些急了.

"你不在,哪攔得住啊!!"

向南歎了口氣.

向晴郁悶了,"算了,媽,我先掛電話了."

"嗯!晴子,你在那邊好好照顧著自己啊……"

"嗯,我會的!媽你放心."

向晴著就要掛了電話去,卻還是被母親給叫住了,"晴子."

"嗯?"

"其實有些話,媽真的不知該不該."

"媽,你吧……"

向南微微歎了口氣,頓了頓,這才,"其實媽知道,你喜歡的人是離野那孩子!可現在你確實已經結婚了,你跟莫里爾在法律上來就已經是夫妻了,我知道,這婚姻雖然不是你樂意的,可拋開愛來,莫里爾那孩子確實是不錯的!咱們不長相和家世背景這些,就論他對你的好……"

"媽……"

向晴想打斷自己母親的話.

"你先聽我把話完!"

"……好,你……"

"在過去的那些年代,男女之間幾乎都是奉父母之命結婚的,甚至在婚前都從來沒見過對方一面,可最後呢?從前那些時候的離婚率比咱們這個年代還低許多呢!有時候婚姻這東西,真的不一定非要跟愛有關!有些人,再深的愛卻到最後還不歸咎于離婚這條路?你現在把自己夾在愛與婚姻之間兩難全,不如試著走走那條簡單的路……咱們擺脫不了你不想要的婚姻,那麼,何不試著去慢慢的學著接受呢?或許,你換個心境再走下去,可能真的就不那麼累了,也會發現,其實這條路,真的沒你想象得那麼艱難……"

"媽……"

向晴的眼眸底里,蒙上了一層薄薄的水霧,"你是在勸我……背叛我的愛嗎?"

電話那頭,向南沉默.

"我承認,您的這番話確實有道理,可是……如果現在換做是你,愛的對象是我爸,您會做什麼選擇呢?我相信,你的選擇會跟我一樣……"

確實……

她的選擇,依舊會是景孟弦!!

哪怕,這段這條路會很艱難,哪怕這條路注定沒有結果……

她依舊會義無反顧,毫無畏懼!!

向南在電話里苦笑,"你到底是我的女兒……"

"媽,早些睡,晚安……"

"晚安!"

掛了電話,向晴沒有回房去睡.

找不到陸離野,她躺在廳里的沙發上,輾轉難眠.

他突然離開,不知是不是因為她不見的緣故,會不會甚至是見到了自己上了莫里爾的車?

如果真是,他會怎麼想她?

會以為她景向晴本來就是個沾花惹草,水性楊花的女人嗎?

向晴越想,心里就越煩.

卻忽而,覺得胃里一陣倒騰得難受.

有種想吐的沖動.

怎麼回事?!

向晴捂著嘴,以最快的速度沖到了洗手間里,揭開馬桶蓋,嘔吐了起來.

終于吐盡……

抬起頭來,向晴看著鏡子中面色有些慘白的自己,倏爾,一驚……

猛地意識到了什麼……

她好像……有整整兩個月沒來月事了!!

最近發生了一連串遭心的事兒,她居然把這事給徹底忘了!!

天……

她該不會是……

懷`孕了吧?!!

猛然間,向晴心跳開始加速,仿佛隨時就要從自己的胸口中奔出來一般!

【親愛的們,月底來了,手機和客戶端投月票翻倍的時候又到了,特別明下,如今電腦投票不管你是月底還是月初月中都已經不翻倍了,必須要用手機和客戶端哈!客戶端還能1變3,嗯,喜歡鏡子的文就投上票票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59):你離婚,我娶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1):懷孕將近三個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