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62):惡心透了!  
   
尾聲(二)晴陸漫漫(62):惡心透了!

"回答我幾個問題……"

他平靜的開口.

語氣冰寒似雪,幾乎是要將對面的向晴生生凍結一般.

"你."

向晴雙手拎著手提包,擱在身前,握得緊緊地.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里,莫里爾常去公司找你?"

向晴看一眼對面的秦瀝瀝.

秦瀝瀝抿了抿唇,避開了她的目光.

"……是."

向晴承認.

"陪他一起吃飯?"

"只是偶爾."

偶爾?

陸離野斂了斂眉,低頭,抽煙.

哪怕只是偶爾,卻也足以讓他胸悶心煩!

"那接吻呢?"

他沒有抬頭去看向晴.

語氣冰寒,性+感的唇邊漾著一絲明顯的嘲弄,"上船呢?到底是偶爾還是家常便飯?!"

他冷幽幽的吐了口煙圈……

聽起來語氣好似相當平靜,然那雙湛黑的眸仁里,卻早已冰霜遍布.

陰騭,隱在眉心里,教人聞之不寒而栗……

"陸離野,我……"

向晴想要解釋的,卻驀地被陸離野把話截了去,"滾——"

一個字,干脆利落,而又陰冷至極.

向晴水眸一緊……

握著手提包的手,收緊了力道,她喘了口氣,"陸離野,我有話要……"

"出去——"

陸離野的聲音,愈發陰寒了些分.

向晴的面色,驀地一白.

背脊,有些僵硬,雙+唇張了張,想什麼,卻聽得護理在喊,"姐,探視時間已經過了,請你們倆下午再來吧!病人需要休息了."

向晴的眼神,黯然了些分.

有些失望,又有些失落……

秦瀝瀝起了身來,往外走,經過向晴身邊,"向晴姐,走吧!讓離野休息吧!"

向晴討厭她嘴里那聲親切的'離野’,可是……

那又能怎麼樣呢?

現在的自己,還有資格什麼嗎?

別的女人一句'離野’自己就能生好久的氣,那她呢?她甚至都跟其他男人結婚了!他會不生氣,會不在意嗎?

"走吧走吧!病人該休息了!"

護理又在催促.

向晴沒辦法,叮囑一句,"你好好照顧自己,按時吃藥,別再抽煙喝酒了,對傷口恢複不好."

完,一聲歎息,轉身,出了病房.

秦瀝瀝跟在她的身後,也走了出來.

向晴站在過道上,沒走.

"景向晴!"

秦瀝瀝叫她.

向晴回頭看她一眼.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他?"

秦瀝瀝替陸離野聲討著向晴,"你以為你是誰啊?你有什麼資格玩弄離野的感?!!你不是口口聲聲喊著喜歡他嗎?結果呢?你跟莫里爾又是怎麼回事?真是讓人惡心透了!!"

秦瀝瀝毫不留余地的辱罵著她,眼底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鄙夷.

向晴卻什麼都沒.

沒解釋,更沒為自己辯解什麼.

她總在想,是不是自己哪一步走錯了,才讓她淪落到如此兩難的局面……

向晴轉身,往外走.

"你為什麼不話?"

秦瀝瀝懊惱的追了上去.

向晴停下腳步看她,"你希望我什麼?"

秦瀝瀝頓了頓,厭惡的瞟了向晴一眼,"你真惡心!"

完,頭亦不回的離開.

向晴腳下的步子,僵住.

呼吸,有好幾秒的停頓.

有那麼一瞬間,仿佛整個人就要窒息了一般……

不需她秦瀝瀝什麼,她景向晴忽而都覺得自己有些惡心了!

身上背著婚姻,卻還在奢望著另外一個男人的愛!

向晴無力的蹲在地上,重重的喘了幾口氣……

心髒,悶得像被人用那種毫不透氣的薄膜裹覆著一般,讓她每喘+息一口氣,都艱難得幾乎是要費勁全身所有的力氣……

腦子里,回蕩著陸離野那句清冷的話語:

——那接吻呢?上船呢?到底是偶爾還是家常便飯?!

是不是,自己在他陸離野的心里,自己其實早就不是個乾淨的女人了……

眼淚,到底沒能忍住,沾濕+了眼眶.

但倔強的她,沒讓淚水流下來,仰高頭,抬起臉,強迫著自己將眼淚吞了回去.

而後,找了個休息椅,坐了下來,休憩著.

手,不期然的覆上自己的腹,感受著里面那個神聖的生命.

唇角忍不住漾開一抹淺淡的笑,忍不住低聲呢喃道,"就算這條路再艱難,只要有你在,媽媽就一定能撐下去……一定可以!!"

——————————————最新章節見《添香》———————————————

隔天——

向晴再去醫院探視的時候,卻不想,得到的消息是,陸離野已經出院了!

向晴很是失落.

她甚至都不知道陸離野現在的住處在哪里.

從醫院出來,心里滿滿都是挫敗和落寞,忽而想起了阿祖,向晴連忙給阿祖撥了通電話.

濕+了

"阿祖,你知道離野現在的住處在哪里嗎?我來醫院看他,可他已經出院了."

"這……"

阿祖在電話里,似乎有些支吾.

躲躲閃閃的,不太願意同她實話.

向晴聽出來了,"怎麼了?他不讓你告訴我他的住處嗎?"

心,微微沉了些分,有些難受.

向晴重重的咬了咬下唇.

"沒,沒有."

阿祖忙搖頭,"可是……"

阿祖看一眼廚房里忙碌的那個女人,一時間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向晴姐,野哥的身體好很多了,你不用太擔心……"

阿祖是不希望向晴過來的,免得見著了廚房里的女人,心生誤會.

"還是不打算告訴我他的住處……"

要向晴不失望,那一定是假的.

她籲了口氣,胸口悶悶的,語里掩不住的失落,"那既然這樣,就算了吧!他好就好,麻煩你和栗蕪好好照顧他了……"

"唉,算了,向晴姐,還是你自己過來看看他吧!我把地址發給你."

阿祖到底還是心軟了.

向晴一喜,"好的,謝謝!!"

掛了電話,飛快的,向晴收到了阿祖發過來的地址,直奔而去.

車才一在別墅前停下,向晴便迫不及待的推門下車.

門鈴摁響,向晴卻怎麼都沒想到,來給自己開門的人,竟然是秦瀝瀝.

秦瀝瀝見到她的時候,卻沒有任何的驚愕,只冷涼的了一句,"進來吧."

向晴卻僵在門口,杵了很久,都沒有要進屋的意思.

腦子里,有片刻的,空白.

"誰來了?"

里面,傳來陸離野的問話聲.

聲音,依舊是從前那般磁性動聽,卻讓向晴覺得,凜著一把刀似的,割進她的心髒里,疼得有些劇烈.

連她都不知道他的住址,而她秦瀝瀝……

卻仿佛女主人一般的,替她打開了這扇大門.

"進不進來?"

秦瀝瀝似乎有些不耐煩了.

向晴眉心蹙了蹙,心口一疼,最終,什麼都沒,轉身,走了.

飛快的,車如疾風一般,駛出別墅區,遠離了陸離野的視線……

湛黑的眸仁,深深的陷了下去,複雜的眸光在眼潭里變幻莫測,眸色一點一點幽暗了下來.

秦瀝瀝關了門走了進來.

"好像是做推銷的."

她胡口亂編.

陸離野沒理會她,剛剛那抹身影,他早已看清,卻懶得戳穿她的謊,兀自點了支煙,"你走吧!"

【老媽今兒複檢,更新完了點.】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1):懷孕將近三個月了!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3):努力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