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65):我需要你  
   
尾聲(二)晴陸漫漫(65):我需要你

"你爸媽?"陸離野的懷里,向晴的呼吸,很是不順暢.

他的吻,太霸道,太狂狷,讓她有些難以承受.

下意識的想要逃開去,讓自己喘口氣,卻哪知,下一秒,就再次被他精准的捉住,而後是更深更強勢的深吻.

濕熱的舌尖,靈活的竄入她的檀口間,侵占著她的每一寸香甜的領地,仿佛是要生生將她吞入腹中去一般.

無疑,他的吻,是噙滿著魔力的……

稍一瞬的時間,向晴便沉浸在他粗暴的深吻里,抽不出身來,嬌-軟的身段,綿綿的化在他的懷里,只能任由著他,予取予求……

不知什麼時候,向晴的裙擺被掀了起來.

當一股炙熱朝她席卷而來的時候,向晴嚇了一跳,"你……你要做什麼?"

向晴徹底駭住了.

她沒料到陸離野竟然會……

在這種地方,如此大膽的,索要她!!

陸離野沒理會她的問話,眸仁深沉,握住她抗拒的手,下一瞬,抱住她的細-腰,沉下來,不由分的……

就讓她,將自己……

深深的,吞噬掉!!

向晴嚇壞了,坐在他身上,掙紮起來,"陸離野,你瘋了?"

天啊!!

這可是在餐廳的包房里!!

這家伙,每次都要如此不分場合?!

何況,樓下,她自己的父母,還有她名義上的丈夫,以及婆婆……

向晴不敢再去細想.

突然就有一種……在他們眼皮底下偷晴的感覺……

有些罪惡,又有些刺激……

而更多的,羞惱!

她喘了口氣,隔著襯衫,一口重重的咬在陸離野的肩膀上,"你知不知道這是哪里?"

"門已經上鎖了,你給我專心點!!"

"……"

他居然還好意思指責她的不專心?

陸離野托住她的細-腰,讓她一次又一次,深深的將自己淹沒掉……

湛黑的深眸里,谷欠念的焰火在炙熱的突跳著,他沉啞著聲線陰沉的問向晴,"跟我做,比較爽,還是跟莫里爾?"

他一只手,攫住向晴的下巴,強逼著他,直迎自己銳利的視線.

向晴沒料到他會突然問出這樣的問題來……

他腰間的頻率,依然沒變化,甚至于,語氣平靜得仿佛就在問著一件……非常尋常的事一般.

就像,今兒天氣如何?吃了午飯沒?

向晴的心尖兒,隱隱的刺痛著!

她不知道,陸離野問這話的時候,到底是因為在乎,還是因為好奇……

單純的,只是好奇?!

他覺得自己就是那種能夠和莫里爾與他同時保持姓關系的女人?!

而他,對這一點……卻也不在乎?!

那他從前,到底有沒有愛過她景向晴?

又或者……

到底是愛著她的身,還是她的心?!

向晴真的有些看不明白跟前這個男人了!!

陸離野緊迫的深眸,一瞬不瞬的凝住她,手指掐著她的下巴,也越來越用力,"告訴我!!誰給你的感覺更爽!!"

向晴的眸仁里明顯掠過一抹失望……

最終,她緊-咬著下唇,不肯吭聲.

閉上眼,不再去看他,默默地承受著他給自己所帶來的身體上的歡愉……

愛,與不愛,她早就沒資格再去追究那麼多了!!

得不到她的答案,陸離野似乎真的有些生氣了,以至于,要著向晴也愈發賣力起來.

【好了,寫到這里,有親要質疑關于懷-孕不能那什麼的問題了……不多了,事不是絕對,自行百度百科.】

……………………………………

這一次,事,並沒有持續多長的時間.

陸離野可謂稱的上速戰速決.

半個鍾頭不到的時間,兩個人便已經整理好了著裝,安安分分的端坐在了餐桌前.

在向晴的意識里,這似乎是陸離野最快的一次,也是最敷衍的一次,那感覺就像是完全為了發泄他自己的需求一般.

而她景向晴,就好比一個充氣的橡膠娃娃……

向晴的心里,就如同倒翻了五味瓶一般,百般不是滋味.

"我……我該走了……"

估計,下頭的人,找她都找瘋了!

她本只是想去洗手間一趟的,便也沒帶手機出來.

沒帶也好,落個清靜.

向晴起身要走,卻驀地被陸離野扣住了手腕,"還沒開飯."

一句話,向晴就定住了腳下的步子.

"景向晴,跟我在外面偷/晴,心里會愧疚嗎?"

倏爾,陸離野又問她.

面上,沒有多余的表.

向晴重重的咬了咬下唇,看著他,卻發現,自己實在沒辦法從他的神里捕捉到任何緒來,她完全看不懂他.

停了停,向晴到底還是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你希望我給你的回答是什麼?"

她問話的語氣,同樣也淡淡的.

陸離野不以為意的挑挑眉,倒了杯熱水,依舊是下意識的遞給她,目光緊迫的攫住她,面無表的道,"我喜歡跟你做love的感覺!"

向晴面色一白,沒有去端他遞過來的水杯,"所以,陸離野,不管在什麼地方,我什麼身份?!是只要你想要,就可以分毫不顧及我的感受,向我索要的嗎?!"

向晴真有些生氣了.

向晴沒接他手里的水杯,陸離野倒也沒動怒,兀自喝了一口後,擱下水杯,"剛剛你有不想要嗎?別跟本少爺矯!你的身體,跟我一樣!!"

"……"

向晴有種雞同鴨講的感覺.

可是,卻又不得不承認,他的確是事實……

剛剛的自己,不僅沒有反抗,甚至于……還在不自禁的迎/合,索/要……

她跟他一樣……

迫切的,想要對方!!

陸離野把自己喝過的水,遞到她的嘴邊,"喝口溫水,驅寒."

向晴沒道謝,接過他遞過來的水,喝了個底朝天.

果然,冰涼的心口,有稍微的回暖,問他,"我們什麼時候能上菜?有點餓了."

"快了."

陸離野又給自己添了杯水,"等我爸媽過來."

"你爸媽?"

向晴瞠目,錯愕的看著他.

來不及等陸離野解釋,包廂門已經被人從外面敲響.

陸離野起了身來,去開門.

門打開,就見陸川行和李云婳已經站在了門外.

"爸,媽……"

陸離野喊了一聲,讓行,示意他們倆老進來,而後,不著痕跡的順手將門掩上.

"伯父伯母!"

向晴連忙起身來,有些窘迫的同他們二老打招呼.

真的,向晴現在心里就跟揣著只兔子似的,上竄下跳的,緊張得不得了.

擱在身前的手,都已經不自覺的滲出了汗水來.

向晴怎麼都沒料到,陸離野嘴里所謂的陪他吃年飯,居然還捎上了他爸媽.

以自己現在這麼尷尬的身份,再坐在這張飯桌上,她心里怎麼過意得去呢?

而且,她還不確定陸川行和李云婳是不是已經知道了自己已婚的事實……

向晴心里七上八下的,當真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向晴啊,已經等很久了吧?唉,高速公路上堵得忒厲害,你們倆怎麼還沒上菜呢!早知道就該先打電話給你們,讓你們倆先吃了,是不是都餓壞了?"

李云婳一見向晴,剛剛路上堵車的那些不愉快一下子就拋到了腦後.

拉著向晴的手,就在她身邊的位置上坐了下來,"哎呀,好久沒見著你這妮子了,可想得不得了……"

李云婳依舊還像從前那般熱如火.

就這反應,向晴就明白了,自己已婚的事兒,陸離野還根本沒有同他爸媽提過.

陸川行已經在他們對面的位置上坐了下來,示意自己的兒子,"准備上菜吧,你-媽早就在喊餓了."

"嗯."

菜是一開始陸離野就已經定好了,飛快的,服務生就端了各類食盤進來.

李云婳不停地給向晴夾菜,"來來,多吃點,女孩兒胖點好看……是媽的錯覺嗎?怎麼覺得一段時間不見,你的氣色不如從前好了?"

"啊?"

向晴尷尬的笑笑,摸了摸自己的臉頰,"還好吧,可能最近累著了!"

"女孩兒可得注意休息!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知道嗎?"

李云婳打心眼里的疼惜著向晴.

這讓向晴心里越發的愧疚,聽著她的叮囑,自己只能一味的點頭,心下就有種欺騙了長輩的罪惡感.

向晴時不時的偏頭去看一旁的陸離野,相對于她的緊張,陸離野就顯得平靜許多.

"媽,你別再跟她添菜了,她碗里都要裝不下了!"

陸離野著,就從向晴的碗里挑走了幾根青菜,"本來她就成天在鬧著要減肥,等你們一走,她又該拼了命的餓自己了!"

聽著陸離野似不經意的話,向晴的心,微微作疼.

現在,就算肥成了一頭豬,她也不敢再減肥了.

"哎呀,就現在這樣的身材,還減什麼肥啊!你們女孩子就是不會照顧自己,我看就現在這樣正好!有點脂肪才好,冬天又不冷,將來生孩子也比較輕松."

"媽,你扯哪去了……"

聽著母親的話,陸離野的俊顏,瞬間陰沉了些分.

生孩子?

給誰生孩子?他莫里爾嗎?!

忽然之間,陸離野真有些後悔自己不該打那勞什子的避-孕針了,這玩意兒還得兩個月才過期呢!

如果一開始不打,現在,她景向晴是不是早就懷上了他陸離野的孩子……

想到剛剛在包廂里,莫里爾回他母親的那句話,陸離野的臉色更加陰冷了些分.

"媽的有什麼錯嗎?你們倆年紀也不了,談婚論嫁也是時候了,這一結婚,生孩子不就是順其自然的事兒了嗎?"

李云婳的話,讓她身邊的兩個年輕人都噤了聲.

連陸川行都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來,忍不住抬起頭,看著對面的他們,半晌,見他們不話,才沉聲道,"干什麼?你們該不會不打算要孩子吧?"

"哎,算了算了!這婚還沒結呢,就扯孩子的事,是咱當媽的操之過急了!"

李云婳見自己兒子和未來兒媳婦的臉色不佳,連忙出來圓場,"這種事兒也靠緣分,強求不來!咱們還是先把結婚的事兒操辦好比較靠譜!晴子啊,你看你爸媽什麼時候有空,咱們大過年的,要不要大伙約出來一起吃個飯,見見面什麼的,你看怎麼樣呢?"

向晴一聽這話,頓時就有些慌了手腳.

"伯母,我……"

向晴一時間有些語無倫次起來.

"媽."

陸離野終于開了口,"兩家人坐一起吃飯,就算了吧!"

"那怎麼能算了呢?你這子,的什麼不懂事兒的話!"

李云婳有些生氣了.

陸離野頓了頓,才,"媽,我們倆的事,你就別費心了!過了這頓飯,我跟她就分手了."

"什麼?"

李云婳怔住,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話.

陸川行也瞪著眼看著自己兒子,怒斥了一句,"荒唐!!"

向晴握著筷子的手,下意識的收緊了力道.

當他出'分手’二字的時候,心口,還是不由自主的緊縮了幾圈……

李云婳丟了手里的筷子,"你是成心讓你爸媽過不好這個年,是吧?"

本來,陸離野就想讓自己爸媽高興高興,才強留著向晴陪著來吃這頓飯的,可是,他發現自己的母親對他們這段姻緣實在寄予了太高的期望,就跟他自己對這段婚姻寄托者殷切的期待是一樣的……

希望越多,失望越大!

陸離野撞了撞向晴的胳膊,"你不是還有事嗎?先走吧!"

怕李云婳纏著向晴問東問西,他到底還是不願難為了她.

向晴自然明白陸離野的意思,也不放心就把他一個人留在這里,更不好意思就這麼丟著他的爸媽離開.

"先跟伯父伯母把話清楚吧……"

向晴低聲了一句.

李云婳聽著這話,真是心傷了,"向晴,你跟我實話,你們倆真的分手了嗎?沒有吧?是騙我的吧?你們倆感不一直都那麼好嗎?"

向晴為難的抿了抿唇-瓣,看著李云婳這份失望的神,向晴的心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

"伯母,對不起……"

"是不是這混子又跟別的女人牽扯不清?你告訴伯母,伯母給你做主!!"

李云婳狠狠地瞪著自己兒子,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不,不是,伯母,其實是我……"

"對!媽,是我愛上了別的女人!!"

陸離野一把將向晴的話給截了過來.

就下意識的,他不想讓自己母親知道向晴已婚的事實.

不知是害怕自己的母親會失望,還是想要維護向晴在自己母親心中的形象……

總之,這件事兒,他不希望被爸媽知曉!

向晴偏頭看他.

"混子!!真是不識好歹!!"

李云婳氣憤得恨不能兩拳頭砸在自己兒子的身上,好在被夾在中間的向晴給拉住了.

"伯母……"

"你別拉著我,讓我打死這不爭氣的混子!!成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沾花惹草!!"

李云婳起了身來,走到自己兒子身後就要打他.

"媽——"

陸離野有些郁悶,起身,抓-住了母親落下來的拳頭,"你別這樣……"

"伯母,這事兒真的不怪離野!!"

向晴站在他們倆中間,唯恐他們會因自己而鬧起來,"伯母,這件事其實都是我的錯……"

她鼓起勇氣,想要道出實,卻驀地被陸離野給一聲喝住,"景向晴,這事兒跟你一點關系都沒有!出去——"

向晴知道他是有意維護自己,所以才故意把所有的事攬在他自個的身上,哪怕遭受著他母親的責備也沒所謂.

"伯母,這事兒真的跟離野一點關系都沒有!"

向晴到底還是打算出實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倆跟我清楚."

李云婳也有些急了.

"媽,有什麼話,回頭再跟你吧!"

陸離野話音一落,倏爾,拉著向晴就往外走.

順手,帶起她的羽絨棉襖.

"離野——"

向晴被他拉著,就出了包廂門.

陸離野二話沒,就將她扯進了洗手間里.

向晴靠在門背後,看著他喘了口氣,"離野,你在干什麼?"

"這話該我問你才是!"

陸離野似乎有些來火.

向晴靠在門板上,低著頭,"我只是不想伯母誤會你."

"總之,這事兒,本少爺自己來解決,你別管了!"

"你不想讓伯母知道我的事?"

向晴有些看不明白他.

這事兒,已經成了事實,還瞞著又有何用呢?

"對!我不希望她知道!"

"為什麼?"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陸離野似乎不想跟向晴多探討這個問題.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4):不自禁的吻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6):胸口的格桑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