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66):胸口的格桑花  
   
尾聲(二)晴陸漫漫(66):胸口的格桑花

"為什麼?"

"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陸離野似乎不想跟向晴多探討這個問題.

其實,緣由相當簡單……

或許,他陸離野心里其實還在寄望于有一天,她景向晴還能再踏進他們陸家.

所以,她已婚的事實,他潛意識里,不想被他母親知道!

陸離野把手里的羽絨棉襖裹在向晴的身上,緊緊地攏了攏,沉目看她一眼,卻什麼話都沒,轉身出了洗手間去.

……………………………………

向晴到樓下的時候,飯局已經散了,卻不料,莫里爾還在包廂里等著她.

"去哪了?"

他抬頭,淡幽幽的問了一句.

點了支煙,抽上,指了指旁邊的座位,"坐."

向晴沒坐,攏了攏身上的長棉襖,問他,"你吃完了嗎?吃完就走吧!"

向晴著轉身就要走.

才走兩步,卻驀地,只覺手腕一疼,下一瞬,整個人被一股大力給扯了過去,身子強硬的抵在了冰冷的牆壁上.

莫里爾居高臨下的冷凝著她,目光陰寒,"讓你陪我母親吃頓飯就這麼不樂意?"

向晴迎上他如鋸般的視線,半晌,"莫里爾,我們離婚吧!"

莫里爾湛黑的深眸,掠過一道暗芒,下一瞬,虎口攫住她的下巴,霸道的舉高來,頭低下去,強勢的朝向晴的唇`瓣啃咬了過去.

向晴著急的閃避開去,"走開——"

臉頰卻再次被莫里爾捉了回來,"離婚,休想——"

一字一句,陰涼的從唇`間蹦出來,而後,含`住向晴的唇`瓣,肆意的啃咬著,不給她任何躲閃的機會.

"放……放開……"

向晴掙紮,氣喘連連.

卻不料,身上的棉襖,飛快的被莫里爾褪去.

接下來是,裙衫.

向晴嚇壞了,"你干什麼!!別碰我,別碰我——————"

她驚聲尖叫著,渾身顫抖得像篩子,一股冰寒迅速的從她的腳趾,往她的心口飛快的蔓延而去.

向晴像瘋子似的,不要命的撲打著他的胸口,亡命抗爭,"莫里爾!!別讓我恨你————"

"我是你丈夫!!現在,不過只是讓你履行你做妻子的義務而已!!"

他著,"嘶——"的一聲,向晴裙衫的領口,被撕開來,落魄的懸掛在她的手臂上.

"啊————"

向晴痛苦的失聲尖叫.

莫里爾眸仁一緊,濕熱的吻,朝她強勢的席卷而去.

然……

落在她胸口處時,卻驀地,停了下來.

冷硬的背脊,一僵.

目光,凝在她胸口那個'陸’字上,一瞬不瞬.

許久……

陰沉的抬起頭來,看著向晴,"這是什麼?"

聲音,寒透到了極點.

向晴驚慌的將裙衫扯好,裹好棉襖,眼眶已經濕`了一圈,"莫里爾,你再敢強迫我,我告你婚內強j!!!"

她完,要走.

卻被莫里爾給一把扯了回來,沖她吼道,"我問你,胸口上那是什麼?!!"

向晴揚眉冷笑,"你看不明白嗎?那是我愛人的名字!!你娶我的時候,不就知道了他在我心目中的重要性嗎?不是為了他,你覺得我會嫁給你?"

莫里爾鉗著向晴手臂的大手,有些顫抖.

下一瞬,抓起她的手,拉著她就往外走.

"你帶我去哪里?"

一路上,莫里爾的車速,快如火箭.

向晴坐在上面,嚇得臉色都白了.

手,抓`住頭頂的扶手,驚喊,"莫里爾,你慢點!!你慢點————"

向晴覺得要真出了什麼事兒,自己受傷是,可她肚子里還有個脆弱的孩子.

孩子要有個什麼萬一,她定然不會原諒他的!

"你慢點,聽到沒有!!"

莫里爾完全不理會她,卻忽而,猛地一個急刹,車陡然停了下來.

向晴往前一栽,腦袋差點撞上玻璃窗.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她副駕駛座的門已被人粗`魯的拉開,解開安全帶,整個人就被莫里爾強勢的從車上扯了下來.

"你干什麼?!"

向晴被他扯疼了,掙紮著,想要甩開他的手去,這會卻才發現,莫里爾帶自己來的地方,不是別的,而是……

紋身店?!

"你帶我來這種地方干什麼?"

向晴忽而就有些慌了.

莫里爾卻始終緊抿著薄唇,一不發.

向晴被他連拖帶拽的扯進了店內.

後來,向晴才知道,他就是為了讓人把她胸口的紋身洗掉.

躺在躺椅上,向晴不停地掙紮著,卻被幾名女技師強硬的按住了手腳,清洗的工具不停地在她的胸口上來來回回的走動著.

明明只是清洗一個紋身,向晴卻感覺她們是自己的身上割肉一般,那種疼痛,分毫不比剔骨削肉來得輕緩.

"放開我————"

"你們沒資格這麼對我!!"

向晴躺在躺椅上,像個瘋子似的,憤怒的踹著壓制著自己的女人,也不管會不會傷到她們.

手狠命的掙脫著,只想去丟開自己胸口前的儀器,看著那朵美豔的薔薇花從自己的胸口前一點點消失,向晴最後到底沒能忍住,痛哭出聲來.

薔薇花洗淨,女人們退離了出去.

向晴的緒卻徹底崩塌了,她躺在*`上,捂著臉,無聲的痛苦著.

烏黑的長發,因掙紮,而散亂的攤開在躺椅上,這樣的她,看起來,很是狼狽.

包廂的門,被推開來,莫里爾那張淡漠的冷峻面孔,出現在向晴眼前.

她卻什麼都沒想,忽而就從椅子上坐起了身來,下一秒,朝他沖了過去,"啪——"的一巴掌,毫不猶豫的就賞在了他的臉頰上.

手掌,火辣辣的痛著.

向晴著眼,瞪著他,"莫里爾,你這樣只會讓我……越來越厭惡你!!"

完,向晴就要出門去,卻被莫里爾伸手給撈住了.

向晴纖弱的嬌身,被他緊緊地摟入了他結實的懷中去,"沒有哪個男人能夠容忍自己的女人心里刻著其他男人的名字!!我,更不能允許!!"

"可怎麼辦呢?"

向晴吸了口氣,"莫里爾,我的心里除了他陸離野,就再也容不下別的任何男人了!!尤其……是你!"

她絕的完,掙開他的禁錮,率先出了紋身店去.

………………………………

向晴沒顧莫里爾,就獨自從店里沖了出來.

順手攔了輛出租車,就坐了進去.

這會,莫里爾還在店內刷卡付錢,向晴見勢,匆忙催司機離開.

坐在車內,捂著自己犯疼的胸口,忽覺那里已然空蕩蕩的,什麼都沒了……

陸離野霸道的領著她去紋身的畫面,還猶在腦海中清晰的放映著.

他,"把我的名字,刻在心口上,從此以後,你的心里,就只會住著我……"

想起他含笑的鳳眸,性`感孤傲的薄唇,向晴的眼尾微濕.

"姐,你要去哪里?"

車上,出租車司機問她.

向晴愣了愣,有些茫然.

去哪?

她不知道.

好像,哪兒都不能去.

哪兒也不想去.

回家?

不想回家面對爸媽的詢問.

去莫里爾的別墅?

除非她瘋了不成!

去找陸離野?

她想,可她不能!

"你隨便帶我走吧!哪兒都行."

她忽而覺得,自己無處可去了.

"那我這也實在不好把你帶哪兒去……"

司機有些為難了.

向晴靠在出租車的椅背上,想了想,"去喜來登吧."

除了酒店,她還能去哪里呢?

"好呢!"

出租車司機一轟油門,就飛快的往酒店飛馳而去.

一刻鍾時間,車在酒店門口停了下來.

很快,酒店的門童走上前來替向晴打開了車門,向晴摸了摸棉襖的口袋,才驀地發現了一個事實……

她沒帶錢!!

她的錢,都在手提包里,可手提包這會不知是留在了餐廳里,還是被他爸媽給帶走了.

關鍵是,她連手機都沒帶!

向晴真有些為難了.

"姐?"

出租車似乎看出了些苗頭來,探著頭過來,問向晴,"不會沒帶錢吧?"

向晴雙手為難的在口袋里摸了摸,臉上露出些難色,彎身沖出租車司機道,"師傅,對不起,我……我還真的忘了帶錢了.要不這樣吧,您把我的電話號碼記下,明天您給我打電話,我給您送錢過來,成嗎?"

"姐,您別逗我了,成嗎?住這麼豪華的大酒店,連個的士費都想訛,不至于吧!看你也不像沒錢的人,要不,給朋友家人打個電話,讓他們送點錢來唄!再了,你身上要沒錢,怎麼住這豪華大酒店啊?"

司機顯然沒有要這麼放過向晴的意思.

"師傅,我……連手機都沒帶……"

向晴有些不好意思了.

哪知司機把手機遞給了她,"聽你口音就知道你是本地人,給,拿我手機給朋友打個電話,讓他送錢來吧!"

向晴只好接過手機.

想了想,不知該給誰打電話好,最後,還是打算給自己哥哥打通電話,讓他來救急.

卻哪知,身後忽而傳來一道低沉的詢話聲,"需要多少錢?"

問的不是向晴,而是車內的出租車司機.

向晴一愣,有好幾秒的,幾乎以為是自己出現了幻聽.

回頭,就見到了陸離野那張冷峻的魅顏.

陸離野沒去看她,隨手遞了張色鈔票給司機,"夠嗎?"

"夠了,還有多呢!"

很快,司機找了錢給陸離野.

向晴將手里的手機遞還給出租車司機,"不好意思……"

她尷尬的道歉.

出租車司機笑笑,"姐,你可算遇著好人了."

完,司機搖上玻璃,就驅車離開了.

向晴雙手抄在棉襖口袋里,面對對面宛若從天而降的陸離野,還有些尷尬,窘迫.

"你……怎麼也在這?"

向晴問他.

"這話是我該問你才對!"

陸離野皺著眉頭,看著她,"你為什麼會在這?"

向晴尷尬的抓了抓自己還有些凌`亂的頭發,如實,"今晚想住這來的,可是,才下車就發現忘了帶錢."

陸離野沉目看她,"為什麼不回家住?"

"你呢?你怎麼在這?"

向晴沒回答他的問題,轉而問她.

"我媽跟我正鬧脾氣,不願跟我回家住."

陸離野四兩撥千斤的回答著她的話,轉而又把話題給轉回了向晴身上,"你呢?為什麼出來住酒店?"

"不想回家……"

向晴將手探進口袋里,重重的壓了壓,籲了口氣,"沒別的,就想讓自己一個人待會."

"那個,你能不能把剛剛那點剩下的零錢借我……"

向晴窘迫的向他借錢.

陸離野挑挑眉,"干什麼?開間房這點錢可遠遠不夠."

"打車回家."

"剛想一個人待會."

陸離野深深的看定她.

"沒帶錢……"

"走吧!"

陸離野著,轉身就進了酒店去.

走了幾步,卻發現向晴還杵在門口沒動.

他皺了皺眉,回頭看她,"過來!"

向晴想了想,最後,還是舉步走了進去,默默地跟在了陸離野的身後.

陸離野拿出身份證替她將房開好,又遞了房卡給她.

"謝謝."向晴道謝,低聲道,"明天我就把錢還給你."

"好!"

陸離野毫不猶豫的就應了.

"那你把卡號寫給我吧!"

"當面還我."

"……哦."

"走吧!我送你過去."

陸離野著,已率先闊步往電梯間走去.

向晴亦步亦趨的跟了上去.

電梯間里,向晴還是忍不住問陸離野,"伯母生氣的事,要不要我再去跟她解釋一下!你們好不容易見著面了,卻鬧個不愉快,我心里會過意不去的."

"她心髒不好,你要跟她了你結婚的事兒,鬧出人命來了,你心我爸跟你拼命……"

陸離野頭微抬,盯著頭頂不斷上升的樓層數字,淡淡幽幽的著.

"……"

要真是這樣,向晴還真不敢了.

不著痕跡的一聲歎息,讓陸離野偏了頭過來看她,"你要真想她開心的話,待會去陪她話吧!她住老房間."

向晴本想一口答應的,可後來,還是搖了搖頭,"算了……"

陸離野皺了皺眉.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向晴解釋,又有些慚愧的道,"我能感覺到伯母很喜歡我,如果我再去用未婚的身份博取她老人家的開心,我會覺得自己就是個大騙子!紙是包不住火的,讓她老人家漸漸的把我淡忘了,也好,至少沒那麼傷心."

陸離野沉了沉眉目,半晌,沉吟了一聲,沒再作答.

"叮——"的一聲,電梯門打開.

陸離野側了側身,示意向晴先走.

向晴出來,陸離野緊步跟上,送到門口,便沒再進去.

"謝謝."

向晴站在門口同他道謝.

"有人敲門,別隨便傻呼呼的就把門開了,哪怕是服務員也不行,知道嗎?"

陸離野有些不放心的叮囑著她.

"嗯."

向晴心下有些感動.

"記得把門窗鎖好……"

向晴才想,這種大酒店,其實沒有這麼多的顧慮的,然話還沒出口,就被陸離野給搶了白去,"算了!進去吧!好好休息一會."

"……哦,好."

向晴訥訥的點了點頭,腳下的步子卻沒動.

陸離野站在門口也沒動.

向晴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心下燃起幾分不舍,但最後,還是挪著步子進了房間,"那我關門了……"

"嗯."

門闔上,徹底將陸離野的身影阻隔在了門外.

向晴又忙透過貓眼去看外面的男人,然而,見到了卻是他舉步離開的背影.

向晴的心里,燃起一陣陣強烈的失落感……

她居然……那麼不希望他離開.

靠在冰涼的門板上,捂著自己還在發燙的心髒,那里"砰砰砰"的跳動著,只因為剛剛那個站在門外的男人……

忽而,向晴只覺胃里一陣翻`攪的厲害,妊`娠反應又來了.

向晴這才想起,自己竟然把這麼重要的事給忘了!!

她懷`孕了,陸離野要做父親了,可她居然忘了告訴他……

可現在的他,會樂意要這個孩子嗎?

這個孩子,怎麼要呢?

以她現在這麼尷尬的身份,這個孩子到底該何去何從呢?

向晴徹底沒了主意……

她決定,要找時間好好同陸離野談談.

孩子,她要!

婚,也必須得離!!

過完年之後,待律師事務所上班了,她就要去找律師,向法庭起訴離婚.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5):我需要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7):我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