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67):我懷孕了!  
   
尾聲(二)晴陸漫漫(67):我懷孕了!

向晴裹著棉被,蜷著身子坐在*.上,臉擱在膝蓋上,發呆.

腦子里,空空如也.

一如她此刻空蕩蕩的胃.

之前在餐廳里,什麼都沒吃,後來又陪著莫里爾折騰了一陣,到現在這會,還當真有些餓了.

"叮呤——"

正當這時,門鈴響起.

向晴睜了睜美.目,沒動.

鈴聲又響了三次,向晴這才慢吞吞的下*.

透過貓眼往外看,就見一副服務員推著餐車站在了門口.

向晴收回了視線,雖然是真餓了,但她依舊謹記著陸離野叮囑過她的話,沒有輕易給他開門,"你送錯了房間,我沒有定過餐."

向晴透過可視電話同外邊的服務員話.

倏爾,一道頎長的身影走進了屏幕中來,"開門."

簡明扼要的兩個字,命令著房間里的向晴.

向晴心下一動,連忙就給門外的陸離野開了門.

"我以為你走了."

向晴著,忙讓了路給服務員,讓他將餐車推了進來.

陸離野緊跟其後,走了進來,"我睡你隔壁房間,有什麼事,叫我."

向晴的心里一片感動.

"你中午也沒吃什麼東西,要不一起吃吧."

向晴邀請他.

"……嗯."

陸離野點點頭.

服務員備好一切之後,闔上.門離開.

倆人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氣氛,顯得格外尷尬,誰也沒有開口話,只低頭,悶聲吃著碗里的飯菜.

"我懷.孕了……"

向晴咬了咬手里的竹筷,忽而開了口.

陸離野夾菜的手,驀地在空中僵了下來.

冷峻的面色,瞬間寒涼.

湛黑的深眸,風云殘卷,半晌,他木訥的偏頭過來,看向晴,薄唇掀動,嘴角盡是嘲弄,"那我是不是該跟你和莫里爾一句……恭喜?!"

"離野,孩……"

"景向晴,都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又何必還在我面前裝出一副你是這場婚姻受害者的樣子呢?!"

陸離野漆黑的深眸里,寫滿著對向晴的厭惡.

太直接,太赤果,望進向晴眼里,水眸緊縮了一圈,心口驀地一疼,如若針刺了一般.

陸離野扔了手里的竹筷,起身,不等向晴話,"我吃完了,你慢慢吃吧!"

完,沉步就往外走.

向晴眼眶微燙,沒有起身,含淚看著陸離野的背影,問他,"你就那麼確定孩子不會是你的嗎?"

"我打過避.孕針!!"

陸離野沒有回頭,陰沉著聲音回她.

手,緊握成拳,隱隱還在顫栗,手背上,青筋突跳.

向晴閉上了眼睛,強忍著不讓眼淚漫下來,"……好.你得對,孩子不是你的!"

話都這份上了,她景向晴又何必再去過多的解釋.

再解釋,亦不過只是在踐踏她的尊嚴罷了!!

"砰——"的一聲,房門被摔上,發出一道悶悶的聲音,震在向晴的心里,心髒猛地一陣抽疼,就像被這門板狠狠地夾住了一般,讓她根本透不過氣來.

眼淚,抑制不住的往外流……

肩頭顫栗,手緊握成拳,最後,到底沒忍住,悲慟的痛哭起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陸離野不知喝了多少酒,昏昏沉沉的,意識早就變得不清醒起來.

"離野?"

模模糊糊的,聽得有個女人喊他.

陸離野喝高了,沒理會,攤睡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離野……"

秦瀝瀝輕聲喚他,費了好大的氣力,才將他從沙發上扶起來,坐好.

來也真是巧,今兒晚上她恰好約好朋友來酒吧里玩,結果,意外的就遇見了陸離野.

也是,A市就這麼大,出名的酒吧,也就這麼一兩個,要遇到那也不是什麼難事兒.

"景向晴!"

陸離野迷迷糊糊的,魅眼眯著,看著跟前的秦瀝瀝,"景向晴,你怎麼這麼磨人呢……"

他著,抓著秦瀝瀝的手,就往自己胸口處放,"你摸.摸這,摸.摸這……被你這壞女人堵得硬.梆.梆的!就像塞了石頭似的……特別難受!特別難受,你知道不知道……"

陸離野著,眸底的血絲,越來越多.

他重重的喘了口氣,拉著她的手,越來越緊,後來,干脆一把將她扯進了自己懷里來,抱得死死地,"回來,好不好?回來……咱們以後好好過,我保證,我陸離野往後會加倍的疼你……"

秦瀝瀝埋在陸離野滾燙的懷里,聽著他跟自己的這些肺腑之,心髒卻疼得一抽一抽的.

如果,這些話,都是給她聽的,那她該有多開心,多欣喜……

可偏偏,這些話,不是給她的,是給景向晴那個完全不懂珍惜的女人的!!

"離野,我們回家吧……"

秦瀝瀝攙扶著他站起身來,"啪嗒"一聲,一張卡從陸離野的口袋中掉落了出來.

秦瀝瀝愣了一下,低頭去看,是一張喜來登酒店的房卡.

她連忙彎身拾起來,看了一眼,房號2035.

秦瀝瀝沒做多想,將房卡收進了自己的口袋里,攙扶著他出了酒吧.

很快,打了車.

"師傅,去永林路."

那是她家.

看一眼懷里喝得有些難受的男人,她斂了斂眉,改了主意,"算了,還是去喜來登酒店吧!"

離這酒吧挺近的,得趕緊讓他好好休息了才是.

"好的."

司機開車,一路往喜來登酒店駛去.

回到酒店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一點多了.

秦瀝瀝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他攙到了*.上.

看著陸離野沉靜的睡顏,秦瀝瀝到底沒忍住,低下頭去,深深的攫住了他迷人的薄唇……

陸離野只以為懷里的女人是向晴,一個旋身,就將她壓在了身下,狠狠地將這一記吻……加深,加重!!

襯衫,扯落……

秦瀝瀝被陸離野吻得七葷八素的,空氣的溫度在不斷的攀升,兩個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卻忽而……

陸離野的手,在觸到她嫩白的胸口時,驀地頓了下來.

眸仁緊縮,他抬眼,清冷的看著身下的女人,"你不是景向晴……"

因為,他的景向晴,胸口有一朵血的格桑花!!

格桑花,是他的姓氏!!

這個女人,沒有!!

所以,她不是!

陸離野厭煩的推開她,"……滾!!"

完,轉身,就趴在*.上,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

向晴幾乎是一整夜都沒怎麼合眼.

昨兒晚上陸離野那些刺耳的話,還猶在耳畔間響著.

只是,冷靜了一個晚上之後,向晴想清楚了.

不管他陸離野怎麼看待她,可是,孩子畢竟是他的,他到底是孩子的父親,他有權知道事實的真.相,而不是她因為強硬的個性,就不肯服輸的將孩子真正的身世隱瞞下來.

天才蒙蒙亮,向晴就在*.上呆不住了.

她隨意的裹了件睡袍,穿了拖鞋就出了門.

頭發來不及梳,眼袋也因為整夜未免的緣故,顯得很深,整個人看起來多少有些憔悴.

向晴站在門外,猶豫了幾十秒後,按響了隔壁2035的門鈴.

門鈴響了許久,始終沒人來開門.

向晴想,或許他昨兒晚上根本沒有睡在這.

心下有些失落,轉身預備回房的時候,忽而,房門開了.

就聽得一道惺忪的女音軟糯糯的問了一句,"誰啊?"

向晴一怔……

回頭,就見秦瀝瀝一臉惺忪睡衣的杵在門口站著.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睡袍,許是剛醒來的緣故,眼睛還有些通,頭發也亂糟糟的.

向晴震驚的看著她.

而她,顯然也意外向晴的出現,站在門口半晌有些回不過神來.

"你……干嘛?"

秦瀝瀝終于回神了過來,皺眉,問向晴.

向晴怔怔的望著她.

目光透過半開的房門,往里瞧去.

眉心一顫,仿佛是被什麼重物,重重的擊中了心髒一般.

房間里,陸離野光著健軀,躺在那里,身上只用棉被隨意的遮擋了些.

地上,衣衫凌.亂,四處散落……

從私物到外套……

畫面凌.亂,*……

他刺目,讓向晴……閉上了雙眼去.

她重重的喘了口氣,眉心骨跳動了幾下,緩緩地,睜開了眼來,眼眶里,已是浸.濕一片.

"昨晚你們倆在一起?"

向晴問她,聲音,卻已在不期然間有些哽咽了起來.

秦瀝瀝淡淡的看著向晴,"都這樣了,我沒有,你信嗎?要不要我拿垃圾桶來給你看看,檢查檢查是不是還有咱們倆完事之後的垃圾?"

向晴垂落在雙肩的手,隱隱的顫抖著.

秦瀝*.上若不見,"沒別的事,我進去了!"

她著,就要關門.

卻被向晴伸手給阻止了,"你們從什麼時候起開始好的?"

秦瀝瀝煩躁的斂了斂眉,環胸,將身子倚在門框邊沿上,回她,"不記得了,反正有一段時間了!實話吧,我跟離野也不是只有昨兒晚上這一回了!好些回了,但他不許我告訴你,既然他不樂意,我也就沒!今兒既然被你撞破了,那也沒什麼好瞞的了!"

向晴不知道秦瀝瀝的話該不該相信,可是,不管他們之前有過多少回,也不管她嘴里的是不是事實,可今兒,此時此刻,這個畫面,卻是她親眼所見.

所以,不管前面到底有過多少回,那些,有了今天早上這一幕之後,其實都變得已經不太重要了!!

向晴轉身,往回走.

腳下的步子,每走一步,都覺千斤般沉重不堪.

……………………………………

清晨,八點——

皚皚白雪早已融化,金色的陽光透過薄薄的窗簾投射.進房間里來,打落在*.上,向晴的身上,如同給她蒙上了薄薄一層金紗……

而她,卻分毫感覺不出半點暖意,有的,全是冷涼……

從腳心,一直寒到了頭頂!

讓她,不停地打著寒顫,即使,裹著厚重的棉被也依舊無濟于事.

滿腦子的,都在設想著昨兒晚上他們倆激烈的畫面……

想著想著,向晴到底還是沒能接受,忍不住捂著臉,嚎啕大哭起來.

而隔壁——

陸離野昏昏沉沉的轉醒了過來.

揉了揉太陽穴,那里因為宿醉的緣故,還疼得有些厲害.

他難受的翻了個身,撐了撐眼皮,卻見到了……躺在自己身邊的,秦瀝瀝?!!

黑眸,有片刻的呆滯.

緊跟著,反應過來,驀地從*.上坐起了身來.

"離野,你醒了?"

秦瀝瀝惺忪的聲音,從他的背後響起,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陸離野煩躁的抓了抓有些凌.亂的發絲,冷聲問她,"你怎麼會睡在我*.上?"

詢話的聲音,沒有半點溫度.

秦瀝瀝跟著坐起了身來,*的攀住他的肩頭,"昨兒晚上的事你都忘了嗎?"

"沒忘!本少爺記得清清楚楚的,讓你滾了!"

陸離野煩躁得很.

秦瀝瀝眼底露出幾許受傷的神來,"是,你是讓我走了,可後來我真要走了,你又留住了我……"

陸離野眸仁危險的緊眯起來.

"昨兒晚上發生了什麼事,你真的忘了嗎?"

"我該記得什麼?!!"

陸離野臉色極為難看.

"你要了我……"

"……放屁!!"

陸離野著起了身來,撿起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衣衫,穿起來.

動作一如既往的優雅.

秦瀝瀝的眼眶,驀地一片通……

眼淚,瞬間湧了出來,"如果我們真的什麼都沒發生的話,那我腿上這是什麼……"

她著,掀開被子,將自己不帶一分遮掩的展露在陸離野眼前.

白.嫩的腿.間,還沾著乳白色的粘.稠物……

陸離野冷硬的薄唇,崩成一條直線.

沒吭聲,只冷冷的盯著她看.

實話,昨兒,他只記得自己讓她走,後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當真是頭腦一片空白.

可任他如何抵賴,她腿上的那玩意兒,騙不了人.

陸離野倚在沙發上,點了支煙,抽了兩口,"你想要我怎麼做?"

他問,聲音嘶啞,干澀.

眉心緊蹙著,緒顯得很是煩悶.

實話,他沒想過自己有一天還會跟秦瀝瀝厮混到一張*.上去.

一想到景向晴,他心里更增幾分煩亂.

"我什麼都不需要你做……"

秦瀝瀝起身,穿衣服,"昨兒晚上的事都是我自願的!再,這都什麼年代了,也不需要討論負責不負責一了!"

"……嗯."

陸離野沉吟一聲,重重的抽了兩口煙,試圖讓煙草的味道來麻痹自己心里的不適之感.

"那我先走了……"

秦瀝瀝倒沒再繼續纏著他,穿上了衣服之後,便爽快的離開了.

這倒讓陸離野有些意外.

她秦瀝瀝確實不像這麼干脆的女人!

……………………………………………………

中午時分——

向晴從房間里出來,預備去退房.

卻不想,門才一打開,就遇到了恰好從房間里走出來的陸離野.

兩人打了個照面,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境地.

向晴的精神,相當萎靡,一整夜沒睡的緣故,又加上剛剛哭過的,這會兒眼睛顯得又腫又,眼袋深得就像個熊貓眼.

這樣看起來,多少有些落魄.

陸離野看著她,忍不住皺緊了眉頭,半晌,沉聲開口,"是不是還沒吃早餐?"

向晴低著眸子,不看他,也不吭聲.

只是,不經意的,雙目已泛起片片潮..

"一起吃吧,爸媽已經在一樓自助餐廳里等著了."

陸離野邀請她.

對于昨兒晚上發生的事,他的心里,存滿著愧疚.

即使,在知道她已經懷上了莫里爾的孩子後,他的心里依舊對她,很是過意不去.

"不了!"

向晴連忙搖頭.

將身上的外套裹得緊緊地,看他一眼,眸子里蒙著薄薄的水霧,低聲道,"我也不適合跟你們一家子坐在一起吃飯……我還有事,先走了.謝謝你昨兒幫我開了這間房,有機會,我把錢還給你……"

完,向晴邁步就走.

"景向晴……"

陸離野喊她.

然,向晴卻頭亦沒回的走了.

她不回頭,是因為……

她早已,淚流滿面.

眼淚,沾濕.了衣襟……

她不願把自己狼狽的一面,展現在他眼前……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6):胸口的格桑花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8):讓我抱抱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