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68):讓我抱抱我的孩子!  
   
尾聲(二)晴陸漫漫(68):讓我抱抱我的孩子!

醫院里——

秦瀝瀝找了自己的朋友婦科醫生,"你幫我做個人工授精."

"什麼?"

醫生姓白,認識秦瀝瀝好些年了,倆人從前不在一個城市,走得較少,這兩年秦瀝瀝到了A市來,交集才越來越多了.

"我要個孩子!"

秦瀝瀝的緒有些激動,"我要陸離野的孩子!這是我搜集的他的精`子,你幫幫我!"

"你瘋了……"

白醫生罵了她一句,壓低聲音道,"你這等于偷`精,你知不知道?你這屬于違法行為!!"

"你不,我不,就沒有人知道!!昨兒晚上,我已經蒙混過關了!到時候我只要一口咬定這孩子就是昨兒晚上的結果,他能什麼?"

"你真的瘋了!!"

白醫生不贊同的搖頭,"這事兒要被抖了出去,我身上這身白大褂都要脫了去!"

"姐!這關乎你妹妹的幸福問題!!我答應你,事後成了,我給你十萬塊感謝資金,好不好?"

秦瀝瀝央求著她.

白醫生皺了皺眉,沒急著開口,顯然是有些遲疑了.

"白姐姐!你就幫我這一回吧!!"

見醫生遲疑,秦瀝瀝扮可憐,連忙再次相求.

"妹子,不是姐不肯幫你,這事兒就算成了又怎樣?你懷了他的孩子又能怎麼樣?他能娶你?以前你不是沒吃過這個悶虧,現在又來,你何必這麼作呢?"

"不!這次跟從前不一樣!!"

秦瀝瀝搖頭,認真的分析,"從前我們都還是學生,根本談不上什麼負責人,可現在不一樣了,咱們都是成年人了,他也成熟了,該負擔責任的時候,我想,他不會再推諉了,哪怕他真的不愛我,當然,如果他實在不肯負責,我也有後招,我會告訴他爸媽,讓他爸媽知道我懷`孕的事實,你,有哪個爺爺奶奶會舍得把自己孫子殺掉的?而且,我是第二次懷`孕了,他們家如果真這麼對我,不會感到愧疚嗎?"

"但願如此吧!"

秦瀝瀝的話,白醫生雖不太認同,但她得卻也不是沒有可能.

"這麼你是答應了??"

秦瀝瀝欣喜若狂.

"你聲點!!生怕別人不知道這事兒呀!"

"白姐,謝謝你,謝謝你……"

白醫生歎了口氣,"這事兒我就幫你這一回,別怪我事先沒提醒你,人工授精的成功概率你自己應該也清楚得很,這失敗的風險是極高的,就算到了五個月都有可能流`產,你自己再好好想想."

"不用想了!白姐,我只要懷起來就成了!三個月就成,都不需要非生下來不可!"

"?"

白醫生蹙眉看著她.

"我只要他為了孩子娶我!結完婚,孩子是死是活都已經不重要了,我們之間還有的是時間,往後還可以慢慢懷."

聽了秦瀝瀝的話,白醫生沒再什麼.

"行吧!你先養幾天身子,我安排安排!"

"好!謝謝白姐,謝謝……"

秦瀝瀝喜滋滋的從醫院里走了出來.

所謂幾多歡喜幾多愁.

向晴拖著疲倦的身體回家,等候著她的,不單單只有她的父母和家人,還有……多余的莫里爾!

"晴子,你昨兒都去哪了?電話沒拿,錢也沒帶,你是要嚇死媽?"

向南心疼的迎上來,擔心的詢問著自己女兒.

"媽,我現在不還好好的嗎?我有點累了,先上樓睡一覺,有什麼事,待會再吧!"

向晴著,轉身上了樓去.

莫里爾緊跟其後`進了她的臥室.

"出去——"

向晴的緒,很差.

她躺在*`上,背著他睡著,那副模樣,似都不願多看他一眼.

莫里爾沒理會她的冷淡,在向晴的*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以後要跟我鬧脾氣出走前,能不能先看看懷里是不是帶著錢和手機?"

向晴將被子悶在頭上,不回應他.

莫里爾深沉的棕眸定定的看著她纖弱的背影,"就那麼想跟我離婚?"

他的語氣,依舊很平靜.

可*`上的向晴,卻依舊,一動不動.

沒有給他任何一丁點的反應.

這倒出乎他的意料.

他挑了挑眉,又繼續,"景向晴,你要真想離婚,就取`悅我吧!不定那天我心好了,真就願意跟你離婚了……"

到'離婚’二字的時候,莫里爾的心髒,還是不由自主的緊了又緊.

如果哪天他真的離婚了,那一定是因為自己對于她,真搞不定了!

這世上,大概,就她一個景向晴是他莫里爾所搞不定的!!

*`上,向晴依舊沒動……

卻忽而,"唔——"的一聲,向晴忽而從*`上掀了被子下來,捂著嘴,就直往洗手間里奔去.

"嘔——"

"嘔嘔————"

她趴在盥洗盆上,吐得昏天暗地,把昨兒晚上吃的東西都一並給吐了出來.

莫里爾僵硬的坐在椅子上,聽著她的嘔吐聲,冷峻的面龐,越漸陰沉.

他起身,沒去看一眼洗手間的向晴,轉而出了她的房間去.

莫里爾給吳與生打了通電話,"幫我查查,景向晴這些天醫院的進出記錄,什麼科室,以及檢查報告結果,所有的越詳細越好!!"

向晴吐了好一會兒,直到胃里吐盡了,她方才從洗手間里出來.

面色蒼白得有些難看,渾身無力,身體更像是被什麼抽絲剝繭了一般,沒了靈魂.

她又趴回了*`上去,躺好.

忽而就意識到了一點……

從今往後,自己同陸離野,真的,就再無交集了吧?

她有了不想要的婚姻,而他,有了……新的戀人……

他們之間,還有什麼理由,再繼續糾纏下去?

向晴越是想著,心口便疼得越厲害,連莫里爾已經不在她的臥室了,她也分毫不關心.

又或者,他的離開,其實也根本沒有被向晴注意到.

………………………………………………………………………………………………………

"莫總,查到了夫人最近的醫院進出記錄."

吳與生坐在副駕駛座上,心翼翼的覷了他一眼後,才將手中的文件交給了他.

莫里爾接過.

翻看了一眼,冷峻的面容陰沉得如烏云密布.

資料上顯示,她常出入的醫院並非他們家的私立醫院,而是另一家比較出名的三甲醫院.

看的是婦科.

做的是,孕檢!

她懷`孕了!!

資料顯示,她已孕近四個來月.

由于身體體質不佳的緣故,她的妊`娠反應較于尋常人更明顯,而醫生的建議是她體質單薄,需要多補充營養,保持心舒暢,這樣才有利于腹中孩子的成長.

可顯然,孩子不是他莫里爾的,而是,陸家的!!

莫里爾將文件丟擲在一邊,閉上了眼去,淡幽幽的同吳與生道,"找個時間,同景向晴的孕檢醫生預約一下……"

"是."

她懷`孕了!

孩子何去何從,全聽他莫里爾做決定!!

……………………

向晴上廁所的時候,發現自己居然見了,嚇得驚慌失措的,急急忙忙的就奔去了醫院.

檢查結果,還好.

醫生只叮囑讓她注意好好休息,保持心舒暢,還有營養務必得跟上.

向晴認真的聽著醫生的建議,忽而就覺自己有些對不住自己腹中的孩子.

從發現他的存在,到現在,她的心似乎就沒有特別舒暢過,總會被各種各樣的煩心事叨擾著.

向晴知道這樣對孩子的成長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兒,可她偏偏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向晴才一出醫生辦公室,莫里爾就從里面的休息室里走了出來.

醫生忙起身來,"莫先生……"

"她的況怎麼樣了?"

莫里爾直接問醫生.

"還不錯,只是孩子的發育稍微有些緩慢."

"男孩還是女孩?"

醫生頓了頓,半晌,才如實回他,"男孩."

雖然知道這種事不能隨便泄密,可他莫里爾是什麼人?他一個普普通通的醫生而已,哪里開罪得起.

莫里爾沉吟了片刻,面上依舊沒有多余的神,只淡淡道,"下次就照我交代的去做吧!與生."

莫里爾沖吳與生揚了揚手.

吳與生領會的上了前來,直接提了一個箱子過來,放在了醫生的辦公桌上,"陳醫生,想必你應該知道怎麼做了,不要讓我們莫總失望."

這醫生似乎沒料到莫里爾竟會這麼大手筆,欣喜的同時,又是戰戰兢兢,連忙點頭,應承.

莫里爾要走的時候,醫生忽而又叫住了他,"莫總,我才忽而想起一件事來……"

"."

莫里爾轉身看她.

"景姐的子`宮壁生來就比較薄,這胎過後,再想懷第二胎,可能真的就有些難了,您最好是先想清楚……"

莫里爾劍眉緊蹙,陷入了沉思中.

吳與生偷偷地覷了自己的大`BOSS一眼,心里也有些膽寒.

半晌,卻聽得他冷幽幽的道,"計劃不變."

"是……是……"

莫里爾領著吳與生出了醫院.

——————————————最新章節見《添香》——————————————

整個年關,過得糟糕極了.

唯一的喜事,對于向晴而,或許就是這個孩子的來臨.

向晴是打心眼里喜歡這個孩子的,每個晚上,臨睡前,她都會給孩子講幾篇童話故事.

她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兒,但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她都一樣心疼.

往後這個孩子可能會是個沒有父親的寶貝,所以,她當媽媽的必須得給予他更多更深的愛.

這讓向晴又愧疚,又憐惜.

她不敢想象孩子要沒有父親,會是個什麼樣的場面……

她歎了口氣,在心里給自己和寶貝打氣,收了童話書,撫著自己的已經突出得很明顯的腹睡了.

她本身就瘦弱,平時穿的衣服又特別寬松,所以爸媽也沒瞧出她的孕相來.

不過,她打算明兒一早就跟自己爸媽這件事,因為明兒要穿工裝上班,到時候想瞞也瞞不住了.

再,事到如今,也沒有再瞞下去的必要了!

…………

翌日,清晨——

向晴換好了工裝,下樓.

白色襯衫,黑色短裙,修身西裝外套,下面搭一雙迷人的絲/襪.

窈窕的身姿,就偏偏,突起的肚子顯得格外紮眼.

"爸,媽——"

向晴喊了一聲,從樓上走了下來.

向南抬頭看自己女兒,"趕緊的,吃飯了."

話落,別回頭繼續喝粥,然才喝了兩口粥之後,向南突而擱下手中的勺子,又偏過頭去,驚恐的瞪著自己女兒,"向晴,你……你肚子,怎麼回事??"

聽聞妻子的話,景孟弦方才從報紙前拾起了頭來,看自己女兒.

英挺的劍眉,驀地緊蹙,眸光銳利了些分,問向晴,"怎麼回事?"

向晴在餐桌前坐了下來,喝了一口跟前的清粥後,才接自己老爸的話,"爸,你不是醫生嗎?這還瞧不出?"

向南艱難的咽了口口水,"你該不會……"

"對!媽,我懷`孕了!"

向晴肯定的點頭,臉上是極不尋常的平靜,"孩子已經四個月大了!"

景孟弦漆黑的眸底,閃過幾許暗芒,半晌,他問,"孩子是誰的?"

向晴握著勺子的手,微微一僵,想到陸離野的種種,向晴苦笑了笑,"孩子是我自己的."

"你爸問的是孩子父親!!"

向南忙糾正她,"孩子父親是誰?是莫里爾嗎?"

"媽,我是孩子的母親,也是孩子的父親!"

"荒唐!!"

景孟弦將手里的報紙扔桌上,似乎真有些動怒了.

向晴看一眼自己的老爸,沒吭聲,只悶頭繼續喝粥.

向南看著自己女兒,急得眼眶都了,卻偏偏,不知該怎麼辦才好.

向晴有些看不下去了,這才擱下勺子,舔`了舔唇,繼續,"爸,媽,我這兩天找了律師已經在打算起訴離婚了,我跟莫里爾的婚姻本來就是沒有感的,我是不可能跟他走一輩子的!另外,關于孩子的問題,不管他的父親是誰,我都會將他帶大的!希望你們理解並且支持."

"孩子是陸離野的?"

景孟弦又問了一句.

向晴頓了頓,好半晌,才點頭,"對,孩子是他提供的精`子!不過,除此之外,就已經跟他沒有任何關系了!"

"向晴——"

"媽!!"

向晴知道自己老媽還想什麼,"你總該不會希望他對你女兒負責吧?別忘了,你女兒現在還是別的男人的老婆!就算離婚了,那還是二婚呢!再了,他也有了新歡,就更沒必要再為你女兒負責了!"

誰也沒有義務呆在原地等誰!!

"好."

向南無奈的點點頭,"那你打算怎麼做?一個人把孩子生下來,再養大?"

"嗯."

向晴悶頭喝粥.

向南斂了斂眉,"那你給自己想過以後的生活沒?一個單親媽媽帶著孩子,你以為是那麼容易的事兒嗎?且不別人會笑話你這些事兒,可你想過你再婚的事沒?帶著個孩子,這女人要再找個好男人嫁了,可真就難了!"

"媽,以後的事以後再吧,我有了寶,再嫁不嫁都已經無所謂了!再了,人的姻緣都是有定數的,強求不得,該我的就是我的,不該我的,再努力那也不是我所得的."

例如,陸離野!

曾經他們天真的以為,這輩子倆個人就能這麼順風順水的走下去了.

不是嗎?投意合,加之雙方父母也同意,可最後呢?還不是落了個分手的慘痛局面?

"行了,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我上班去了."

"喂!你別自個開車,讓李叔送你去."

李叔是他們家的司機.

"成……"

向晴知道懷`孕的自己就跟那保護動作似的,頂著個肚子倒也確實不方便.

上班時間,向晴以為會遇上秦瀝瀝的,她甚至于在上班的路上就開始在腦補著待會見著她的時候,自己該怎麼面對她.

是無視呢,還是冷眼相待呢,還是怎麼的.

可後來她才知道,所有的一切,她都想多了.

因為,秦瀝瀝沒有來上班.

究其緣由,是生病請假了,而且這假還請得一點也不短,居然一請就是大半個月.

這樣倒也好,向晴樂得輕松了.

中午,律師過來找她.

倆人約在了單位對面的咖啡廳里.

律師姓吳,是名專打離婚案例的金牌女律師.

"景姐,您對這個案子的結果,有什麼要求嗎?例如財產分配問題?"

"沒有!"

向晴搖頭,"吳律師,我只有一個要求,就是法院判離,至于他的什麼財產那些,我都不需要."

"你確定嗎?"

"我確定!"

向晴點頭.

"好,那請你在這里簽個字,從今兒開始,我就是你這堂官司的代理人."

吳律師著,就遞了支筆給向晴.

"好的,謝謝."

向晴飛快的在合同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景姐,那現在我們就來談談你的案子.這場官司,我們不要財產的話,那麼我們想離婚,就必須得從夫妻感問題上來切入,只要證明你們夫妻之間確實已經感破裂的話,那麼這場官司要判離就輕而易舉了."

"吳律師,我想有個概念我必須要糾正一下.我和莫里爾之間,從來不存在所謂的'感破裂’一,因為,我們之間從來就不存在過任何夫妻之!"

吳律師點點頭,"好,景姐你接著."

向晴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嫁給莫里爾的來龍去脈全部敘述了一遍,包括他拿陸離野的生命安全相要挾的事實.

"很好!這個將會作為這場官司最有力的證詞!這場婚姻一旦是對方逼`迫成婚的,那麼法院一定會判離的!所以,這堂官司我們贏的勝算非常大!"

"那太好了!吳律師,那這件事我就全部托付給你了,請你務必盡全力幫我打贏這場官司!"

"好的,沒問題!"

向晴抬手看了看表,"吳律師,我上班時間到了,有什麼需要,你隨時聯系我."

"成."

倆人起了身來,禮貌的握手.

忽而,吳律師的目光落在向晴的微微突起的腹部上,詫異,"景姐懷`孕了?"

"啊……對."

向晴大方一笑.

"那我能不能冒昧的問一句,孩子的父親是……"

"我前男友的,嫁給莫里爾之前,我就有了這個孩子!"

吳律師神一喜,"那太好了!寶貝的存在,也對我們這場官司極其有利!景姐,這場官司,我想我們贏定了!"

"是嗎?"

向晴掀唇笑笑,"只要不會傷害到我的家人和孩子,吳律師看著辦吧."

"好的."

"再見."

"拜拜……"

其實對這場官司的勝算,向晴是非常有信心的,她相信法院會還她一個公道.

但,前提條件是,莫里爾在沒有出手的況下!

如果他對自己的律師相要挾的話,向晴不敢確定吳律師會繼續替她把這場官司打下去!

但不管怎樣,她都決定,試一試!!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晴又去做了次胎檢.

醫生這次胎兒的狀態有些異常,還得再觀察觀察,是讓向晴再過兩天來查一查,轉而又給她開了些藥,讓她服下了.

向晴有些慌了,隔天又去了自己家的醫院做孕檢.

結果,這里的醫生比上一家的得更為嚴重,"你這胎兒的脈象確實很不對勁兒,這些天你吃了什麼嗎?"

"應該沒有吧?"

向晴有些急了,"對了,我想起來了,就昨兒我吃了些醫生給我開的安胎藥."

"什麼藥,拿來我看看."

向晴急急忙忙的從自己包里把藥翻了出來,給醫生過目了一眼.

醫生搖搖頭,"這藥是沒問題的,確實只是安胎的藥."

"醫生,那我的孩子……"

"這樣吧,你先住院觀察兩天吧!我讓護`士現在去給你辦住院手續!"

"好,醫生,求你務必保住我的孩子."

"好好,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力而為的!!"

向晴就這樣住院了.

景孟弦聞訊趕來.

向晴一見自己老爸,就揪著自己老爸的衣,著眼央求他,"爸,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向晴,你別激動!爸答應你,一定給你找最好的婦科醫生,好不好?"

景孟弦打心眼里的心疼自己的女兒.

知道女兒腹中的孫子出了問題,他心急火燎的就從神外科趕了過來.

可結果,卻不盡人意.

醫生告訴他的話,讓他根本不忍心告訴自己的女兒……

孩子的胎心,幾乎已經快停止了跳動,而且,由于向晴的子`宮壁比較薄,如果這胎救不下來的話,往後,想要再孕恐怕真的就有難度了.

可醫生,這孩子看況一直發育得是比較不錯的,仿佛是突然之間,胎心的活動就有些不正常了,也不知是不是吃錯了什麼東西,又或者真的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

下午,景孟弦給向晴安排了個全身檢查.

可檢查結果,一切都很正常,也沒有在她的胃里發現什麼對胎兒有影響的藥物.

晚上,不知怎麼的,向晴一直沒怎麼入睡.

明明肚子里的孩子,今兒晚上特別乖,沒有任何其他的反應,可越是如此,向晴就越覺得不安……

直到後來,她焦急的按響了急救鈴音.

很快,護`士聞訊趕來,"出什麼事兒了嗎?"

"護`士!幫我看看我的孩子!!他是睡著了嗎?為什麼他今兒晚上這麼乖?護`士,你快幫我瞧瞧……"

向晴著著,眼淚就忍不住一顆顆從眼眶中滾落了出來.

"你先別哭,我們先做個檢查."

護`士聞向晴的話,也有些慌了,連忙掀開她的衣擺,拿著聽診器認真的聽著孩子的心跳.

可是……

聽診器里,安靜著,死一般的安靜……

護`士按住聽診器的手,有些發抖.

從向晴的左側,又轉移到右側,幾乎把整個腹部都聽了一遍,卻始終沒有聽到她想要聽到的聲音.

連忙將聽診器取下來,顧不上同向晴話,就往護`士站奔去,"通知林醫生,43號*需要急診,快!!快點……孩子已經沒有動靜了!!"

護`士的話,還久久的回蕩在長廊里,沖擊著向晴的耳膜,讓她再也抑制不住的,大聲痛哭起來.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明明在這之前,孩子還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就沒了動靜呢?

向晴不敢相信,不願意相信!!

"寶寶……"

"求求你,一定要好起來!!求求你……"

向晴撐著身子,捂著自己的腹部,哭著央求著自己的孩子.

她恨不能能夠把唇貼到自己的突起的肚子上,去吻一吻她可憐的孩子……

"媽媽求求你,求求你一定要好活下來!你是媽媽現在唯一的支撐點了!媽媽真的不能夠沒有你……求求你了好不好?"

向晴哭得歇斯底里,聲音已經完全不出清楚了.

飛快的,醫生過來,向晴被推進了彩超室去.

轉而又是搶救室……

一個時後,又從搶救室推了出來,所有的醫生,一臉默哀.

守在外面的向南,一見醫生的神,就忍不住趴在老公懷里,捂嘴痛哭起來.

*`上,向晴慘白著一張臉,面上沒有半分多余的表,整張臉仿佛僵硬了一般,眼神更是空洞得沒有任何身材,呆滯得沒有焦距……

只有眼淚,一滴一滴,不斷的從她的眼尾漫下來,落在蒼白的枕頭上,破開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許久,就聽得醫生宣布,"孩子……搶救無效,死亡.望家屬節哀順變."

"怎麼可能……嗚嗚嗚————"

向南癱在自己老公懷里,差點暈眩了過去.

終于,躺在*`上的向晴有了反應.

她翻轉了個身,將臉埋進浸`濕的枕頭里,捂著臉,悲慟的失聲痛哭.

怎麼會這樣……

她的寶貝怎麼會突然就這麼走了?!

"嗚嗚嗚……為什麼?"

向晴一直在無助的呢喃著這三個字,"為什麼……為什麼……"

既然老天一開始就沒打算把孩子給她,為什麼偏偏要讓她懷上他,給了她莫大的希望,卻到最後,亦不過只是慘痛收場……

如果結果早知是這樣,還不如,一開始就從來沒有過!!

"為什麼要這麼對我?嗚嗚嗚……"

向晴抓著身下的被單,揉在自己手心里,捏得皺巴皺巴的……

指甲深深的嵌入進了手心里,滲出了血來,向晴卻依舊不自知.

後來,向晴到底沒能經受得住打擊,直接昏死了過去.

再醒來的時候,護`士給她遞了個手術通知單來,需要她簽字的.

向晴握著筆的手,顫抖得厲害,臉色煞白煞白的.

手術,不是別的,而是……

引產!!

向南在一旁看得心疼極了,"護`士,讓我來簽吧!我做代理人."

"不行,這個手術比較得孩子的母親簽字."

"……好."

向晴點頭,一咬牙,就在手術單上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下筆完畢,向晴渾身的力氣像是徹底被抽干了一般,鋼筆從手心里的滾落,她癱睡在*`上,閉著眼,咬著唇,無聲的痛哭起來.

…………………………………

手術,一個時後`進行……

兩個時後,向晴從手術室里出來的時候,隆`起的腹部,已經平坦了下來.

向晴的手,觸在自己的腹部上,那里已經徹底的空了……

她再也感覺不到她孩子的存在了!

孩子,真的就這麼生生的,從她的身體里被剝離了出去……

結果,是多麼的殘忍.

那感覺,當真比剔骨削肉還來得慘痛數千倍,數萬倍!!

甚至于,比掏了她的心肺,更疼,更難受……

"景姐,看一眼孩子的最後一面吧……"

當醫生把才僅僅半個巴掌大的寶貝抱在她跟前的時候,向晴再也控制不住,悲痛的大哭出聲來.

孩子還沒有成型,依舊像窩在母親懷里一樣,蜷著的身子,窩在醫生的大手里,那麼安詳,那麼可愛……

向晴看著他,又哭又笑,像個癡癡傻傻的母親,眉頭一怵一怵的,"醫生,讓我……抱抱他,讓我抱抱我的孩子……"

向晴向醫生伸出了雙手.

醫生有些為難,畢竟孩子很髒,上面全是血絲.

"醫生,我是他的媽媽,求你,讓我抱抱他……"

"好."

醫生很是動容,將手里的孩子交給*`上的向晴.

向晴才一沾到寶貝的身子,就忍不住大聲痛哭起來.

孩子好像還是熱的,蜷在她的手心里,那麼那麼,又是那麼那麼的可愛……

向晴忍不住低頭,親吻著他,不顧他身上的血絲,不停地親吻著他,"寶貝,媽媽愛你,媽媽……好愛好愛你,可是……媽媽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她把孩子窩在自己的心髒的位置,搖著他,哄著他,仿佛孩子還活著一般.

旁邊,醫生們看著都忍不住連連抹眼淚.

母愛,大概是這個世界上最動人的感了!

****

一天後,顧不上產的身子,向晴就從醫院出來了.

她帶走了她的孩子.

醫院用專門的器皿裝著,上面貼著她的名字:景向晴.

她抱著,緊緊地圈在自己的懷里,仿佛是抱著全世界最最珍貴的寶物一般.

向晴抱著他來到了墓地,給他選了一個最佳的位置,掩埋了起來.

墓碑上,刻著一行字:迫不得已的放棄,卻永遠是心里最過不去的痛.

捧著最後一片黃土的時候,向晴跪在墓碑前,哭得差點肝腸寸斷.

她依舊不願相信,自己的孩子,就這麼慘痛的離開了她……

向晴跌跌撞撞的從墓地里出來,漫無目的的油走在街頭上,也不知怎麼的,昏昏沉沉的,就走到了陸離野的別墅前.

她無力的身子,趴在門板上,沒按門鈴,手就是不停地拍打著門板.

陸離野打開門的那一刹那,見到向晴,幾乎有一秒的,以為自己見到了鬼.

面色煞白,沒有半分血色,頭發凌`亂,像是好些天都沒梳過了,一雙漂亮的眼睛,此刻腫的像棗核,眼袋很深,眼睛里全是駭人的血絲……

陸離野嚇壞了,一伸手,就將門口的她給攬入了自己懷里來,"你干什麼了?怎麼回事?怎麼會這副鬼樣子??"

他抱著她進門.

向晴才一感覺到他的溫度,下一瞬,揪著他的襯衫領口就忍不住痛哭出聲來.

"嗚嗚哇……"

陸離野看著這樣的向晴,心疼壞了,一邊用手擦拭著她的眼淚,一邊問她,"告訴我,到底出什麼事了?"

向晴抬起眼來,才想答話,卻忽而……

見到了,杵在大廳門口的……秦瀝瀝?!!

向晴渾身猛地一個激靈,仿佛一瞬間清醒了過來.

有一股滲人的寒涼,數秒間就從腳趾,一直寒到了頭頂……

"聽我解釋!"

陸離野想要同向晴解釋,卻驀地,只聽得秦瀝瀝不聲不響的了一句,"離野,我懷`孕了!!"

"你放屁!!"

陸離野罵了一句,雙眼泛著駭人的通.

向晴有種從心到身,都感覺像是在承受著痛苦的鞭撻一般.

她秦瀝瀝懷`孕了?

懷`孕了?!!

而她呢?剛遺失了她的寶貝孩子……

向晴的嬌身,抖得像篩子,那羸弱的模樣,就像隨時會攤倒一般.

秦瀝瀝掀唇淡淡的一笑,有些苦意,"我知道你不會相信,所以,來之前我已經做好了你和孩子的DNA比對,如果你實在不相信,我歡迎你隨時拉我去做檢驗……"

她著,就將做完的檢驗單,擱在了茶幾上.

"秦瀝瀝,我打過避`孕針,你給我解釋解釋,這孩子從哪兒來的?!"

陸離野有些暴跳如雷.

向晴沉痛的閉上了眼去,從陸離野的懷里強撐著走了出來,腳下的步子還有些跌跌撞撞.

"向晴——"

陸離野去攙她,卻被她一把給推開,通的雙眸疏離而清冷的看著他,"別碰我!!"

眉心因疼而不停地顫抖著,"避`孕針……陸離野,你嘴里的避`孕針就是你躲避現實的借口嗎?!!你口口聲聲的喊著打過避`孕針,可是,你就沒想過避`孕針也有失敗的概率嗎?!!人家DNA的檢測,都已經攤在了你眼前,你還在否認……面對一個為了挺著大肚子的孕婦,你怎麼……得出口?!!"

向晴不是在替秦瀝瀝話,而是在為自己,和自己的孩子討這個公道!!

陸離野聞向晴的話,眉心一顫,倏爾,伸手,一把扣住向晴的手臂,"你的孩子……是我的,對不對??我才是孩子的父親??!"

陸離野心頭驚喜萬分,完全忽略了她秦瀝瀝的存在,"向晴!!我是孩子的父親,對不對?!"

他一把將向晴攬入懷里,抱得緊緊的,"對不起,對不起……向晴,你打我,你罵我,好不好?我當時一下子被沖昏了頭腦,絕對不太可能……"

"陸離野,你別自作多了."

懷里,向晴的聲音,平靜的響了起來.

她費力,一把掙開他的禁錮,冷涼的掀了掀唇`瓣,"我的孩子,跟你沒有丁點關系!!我剛剛的是,秦瀝瀝……"

完這句話,向晴的心口,狠狠地凜痛了一下.

秀眉蹙起,眼淚差點就從眼眶中再次滾落了出來.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7):我懷孕了!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9):原來孩子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