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0):孩子的真相  
   
尾聲(二)晴陸漫漫(70):孩子的真相

"吳律師!我想有一點你還沒弄清楚,我們莫先生坐在這里,不是來同你商量這件事的,而是……命令!!識趣一點,對你一點壞處都沒有!"

吳與生'好心’的提醒對面的律師.

吳律師咬著下唇,一不發.

莫里爾倒也不急,修長的手指隨意的敲著桌面,冷峻的面龐依舊淡淡的,"吳姐,我時間不多,給你最後三分鍾的考慮時間."

話音落下,雙方都不再話.

辦公室里,陷入了詭異的安靜,只聽得牆上的石英鍾發出一陣"滴滴答答"的聲響,每一聲敲在吳律師的心膜之上,都顯得格外壓抑.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

桌上,流沙點點滴滴的浸流著.

在三分鍾即將快要結束之前……

"好!"

吳律師終于點了頭,"好,莫先生,我答應你!"

不管是面對他的金錢,還是他的勢力,其實,她都沒有選擇的余地,給她三分鍾的考慮時間,不過只是出于一種禮貌而已.

莫里爾緊繃的唇線,松了松弧度.

吳與生將跟前的箱子往吳律師前推近了些,"吳律師是個識時務者的人,事成以後,我們莫總不會虧待你的!另外,請你放心,今兒莫總來找你的事,除了我們三之外,再也不會有第四個人知道這件事."

"……好."

吳律師的臉色,顯得有些蒼白,訥訥的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那我們也不打擾吳律師,你忙吧!"

莫里爾完,起身,往外走.

"莫總慢走!"

吳律師忙起身相送.

莫里爾領著吳與生,以及自己的手下,驅車離開.

——————————————最新章節見《添香》——————————————

陸離野約了阿祖在警局前的一家咖啡廳里見面.

"野哥!有消息了,不過這消息出來,可真怕你……承受不住."

阿祖著,拿起手邊的水杯,給自己猛灌了一口水.

陸離野往沙發靠背上靠了靠,抱胸,"吧,什麼況?"

"這秦瀝瀝還真挺有心機的!"

"重點!"

顯然,對于秦瀝瀝到底是怎樣的人,他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他唯一有興趣的,是關于他們之間的那些事.

"是這樣的,我找兄弟們去醫院里跟了她好些天,而且也想辦法拿到了她肚子里孩子的DNA與你的進行了比對,那孩子確實是你的骨肉……"

陸離野聽到這話,微微皺了皺眉,面上的神閃過幾絲明顯的不悅,目光沉了沉,"繼續."

"我們在醫院跟了三天,查到她住院的原因是因為胎像不穩,本來咱們就打算這麼算了的,可沒想到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兄弟偷聽到了她和她主治醫生的對話,你猜怎麼著……"

到這里,阿祖的臉上還有種不出的興奮感.

"別給我賣關子,!"

"談話內容居然的是……關于人工授精的問題!!"

"人工授精??"

陸離野黑眸一亮,忽而對這個話題就來了興趣.

"是!原來秦瀝瀝肚子里的孩子,居然是人工授精的!而且,孩子在她肚子里胎像特別不穩,畢竟是人工授精,隨時都有流-產的可能!"

"所以……"

陸離野掀了掀唇,一抹冷笑,"她現在根本不需要這個孩子最後是不是會成,只要在孩子流-產之前順利嫁進我們陸家就成了!"

他湛黑的深眸閃過幾許陰沉的暗芒,修長的手指沒有節奏的在玻璃桌上輕輕敲擊著,似乎在認真的思忖著什麼事兒,卻又似什麼都沒想.

許久,他問阿祖,"我陸離野看上去像是這麼容易被玩弄于股掌之間的廢人嗎?"

阿祖咽了咽口水,"當然不是."

"還有一件事……"

陸離野危險的眯了眯眼眸,雙手抱胸,繼續,"還有一件事,我現在必須得弄清楚!就是關于我醉酒的那天晚上,我跟她是不是真的發生了關系!"

"野哥,這種事,你自己當真是一點記憶都沒了嗎?"

陸離野皺了皺眉,"按常理而,如果一個男人真喝醉了,像我那樣已經醉成了一灘爛泥的況下,難道性功能真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阿祖搖頭,"不知道,從來沒試過!要不今晚回去我跟栗蕪試試,明兒再彙報給你?"

"……"

陸離野睞了他一眼,"酒精本來就會影響男性功能,何況那天晚上我喝得那麼醉,我根本沒有任何興致,何況是面對她!"

陸離野點了點桌面,"這事兒交給你了,你幫我去想辦法弄清楚!"

"啊?"

阿祖接到這個任務可瞬間頭都大了,"野哥,你這不是為難我嗎,你作為那天晚上的當事人你都搞不清狀況,我這怎麼……"

悲劇了!

阿祖抓了抓腦袋,"成了成了,這事兒包我身上吧!我想辦法找人去主治醫生那探探話,看她能不能知道點消息."

"嗯.不過她就算知道內幕,也不會隨便透露給外人知道的!要知道偷-精,可畢竟不是件事!"

"那我該怎麼做呢?"

陸離野想了想,敲了敲桌面,薄唇一掀,露出一抹算計的笑,"算了,這事兒先擱著吧!已經不重要了,遲早是要知道的."

"啊?那野哥,孩子的事兒,你打算怎麼辦?這要真生下來了,負責還是不負責啊?"

"還是那句話,孩子真生了,我負責!不過,那種女人……我陸離野哪怕單身一輩子也不會要!至于她和醫生聯手偷-精的事……呵!敢把我陸離野玩弄于股掌,那麼,後果她們也應當早就料到了吧?!!"

陸離野話音一落,擱在手邊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電話居然是她的母親李云婳打來的.

"媽."

"離野,媽問你幾個事,你現在必須得如實告訴我!"

李云婳在電話里的態度,特別嚴肅.

這讓陸離野也不得不端正了些態度,神經繃緊了些分,語氣卻依舊淡淡的,"嗯,你問."

"向晴那孩子是不是早就跟別人結婚了?"

語里,不難聽出李云婳悲傷的緒.

"媽,你聽誰的?"

"你就回答我,是,還是不是!"

陸離野沉默了幾秒,半晌,"是……"

"原來如此!所以那天你們倆才一直怪怪的,所以你們倆才要分手……"

"媽,這事兒你是怎麼知道的?向晴自己跟你的?"

"媽還有一件事要問你!"

"成,您繼續問."

"你讓一個叫秦瀝瀝的女人懷上了孩子,是不是?而且,還不是頭一回了,她之前就為你流-產過一次,是不是?!"

李云婳在電話里的態度非常嚴厲.

陸離野眸仁一緊,閃過一抹危險的暗芒,"媽,所以向晴結婚,以及她秦瀝瀝懷著我孩子的事兒,都是她秦瀝瀝告訴你的?"

呵!這女人,看來還真挺急了.

想必是害怕肚子里的孩子受-孕失敗吧!

"是,是她打電話告訴我的,還你根本不打算娶她,所以她打算把這孩子流掉!離野,我不管你對這女孩怎麼想的,她肚子里的孩子可是無辜的!何況人家是第二次為你懷上孩子了,你要再敢讓她流-產,你爸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他現在可被你氣得半死了!!"

瞧瞧她秦瀝瀝的手段,還真不低!

知道老人家個個都是心疼自家血脈的主兒,自己奈何不了他,就干脆用長輩來向他施壓!

看來他陸離野還真瞧了這女人!

"媽,這事兒您就別操心了,你幫我也勸勸我爸,這不關你們二老的事兒,不用為我費這麼多心思!還有,往後不要再隨意聽信那個女人的話了!知道嗎?"

"什麼不關我們的事?你這的什麼混賬話?那女人肚子里的孩子可是我們陸家的血脈!!難不成你想又讓她繼續流-產?我告訴你,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造這種孽,是會要遭老天罰的!!"

李云婳的話,還真扯到了陸離野心里的傷口.

正如他母親的這般,老天爺還真沒對他留丁點誼,狠狠地懲罰了他,讓他又流失了個兒子!

那種痛徹心扉的痛,他真是不願再經曆第二回了!

"媽……"

陸離野的聲線,喑啞了些分.

關于向晴流-產的事,他不打算告訴自己的母親,不願意讓他們二老也跟自己一樣,再來承受一遍失去至親的痛楚.

"這事兒你要搞不定,你以後別再叫我媽!!"

李云婳是真生氣了.

"媽,你先聽我,成不成?"

陸離野也有些不耐煩了.

"你,我看你編出什麼事兒來!"

"媽,我跟你老實了吧,秦瀝瀝肚子里這孩子,是她自個拿了我的精/子跑去醫院,在沒有經過我允許的況下,私自做的人工授精!如果照你的意思,一個人工授精的孩子我都必須得把他媽娶回來的話,那麼這世上那麼多捐精的男人,是不是都該去把拿過他精-子做手術的女人統統娶回家來?!"

陸離野的話,倒是讓李云婳有些發懵了,"人工授精?"

"對!有天晚上,她趁我喝醉的況下,偷了我的精-子,實話,你兒子我特別懷疑那天晚上其實我跟她什麼事兒都沒做,頂多就是她強迫著幫忙用手解決了一下,總之這事兒我會盡快查清的."

"可,可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還不明白嗎?她想利用這個孩子順利嫁進我們陸家!她知道我不可能會娶她,所以她才打電話給你們二老,想讓你們對我施壓!媽,今兒我把話也明了,我不管她秦瀝瀝是圖我們陸家的錢,還是圖我陸離野,總之一句話,我絕不會娶她!另外,你要做好一定的心理准備……"

"什麼心理准備?"

李云婳狐疑的問他.

"她肚子里那孩子,你跟我爸都別太當回事,別太往心上擱."

"怎麼能不往心上擱呢?這哪怕就是人工授精的,那也到底是你孩子啊!"

"媽,你了解過這人工授精嗎?你兒子我句不太好聽的,這人工授精就幾乎沒有一次性成功的!我一朋友她老婆,人工授精都六個月大了,最後也還落了個流-產的結局!何況她胎像還特別不穩,不定她自己也知道這胎凶多吉少,所以才這麼急不可待的給你們打電話,急著要進咱們陸家門了."

"唉……"

李云婳重重的歎了口氣,"你的倒也對.行吧,這事兒咱和你爸就先不管了,總之,你處理好後,必須得給咱們一個交代!"

"成."

"兒子啊,要這孩子真是咱們陸家的,你可千萬得留著呀!知道嗎?"

"行了,媽,你已經啰嗦很多遍了!!我自己知道怎麼處理!"

"行了行了,多了還不愛聽了!不了,不了……"

李云婳著就掛了電話,掛電話前,還在那頭失望的歎著氣,"跟向晴明明就好端端的,怎的到最後就落成了這個地步呢,這混子……"

陸離野悻悻然的掛了電話.

"阿姨的電話啊?"

阿祖問了一句.

"可不是."陸離野將手機往桌上一丟,"老人家就是煩."

"阿姨那是操心你!對了,野哥,秦瀝瀝這事兒你想過到底怎麼處理沒?"

"很簡單!她既然敢當偷,那麼,就應當受到法律制裁!"

陸離野雙臂交叉,讓桌上一擱,掀了掀唇,冒出兩個字來,"告她!"

"啊?"

阿祖囧住了.

"你這什麼表?"

"不是,野哥,這……這事兒怎麼告啊?法律上對偷-精這種事,應該沒有界定的吧?"

"有沒有界定,全憑審判長一句話!找個優秀點的律師,什麼事兒都解決了!"

陸離野著起了身來,"就連那天晚上我跟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也一並弄清楚了!"

"為什麼?"

阿祖不解.

陸離野勾唇一笑,"阿祖,你也是進過黑屋子里的人,把你往那一關的時候,你覺得你還敢假話嗎?上了法庭她還敢當著法官的面撒謊,那就罪加一等!她秦瀝瀝,敢嗎?"

"野哥!佩服佩服!!"

阿祖著也跟著站起了身來,雙臂撐在桌面上,身子往前傾,問了一句,"不過,你真的忍心把一弱女子告上法庭啊?這手段……"

陸離野轉身往外走,邊走邊應他,"你放心吧!這種事,法院頂多判個拘留和補償,關個十天半個月的,給她點警告警告,另外,留個案底給她,跟著她跑一輩子,也算是一種懲罰了,告誡告誡她,我陸離野確實不是個那麼好玩的男人!!當然,過了這件事後,讓我也吸取了一個教訓."

"什麼教訓?"

"往後,務必得跟她保持百米距離之遠!!還有,絕對絕對不會再讓她有任何機會踏進我的家門,另外……再也不能把自己給喝高了!容易出事!!"

"是是是!這種女人,咱們真是防不勝防,必須得謹慎再謹慎!!"

"行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是忙向晴姐離婚官司的那件事兒吧?"

"對!"陸離野著就跳上了車去,闔上-門,系好安全帶,"她今兒開庭,我必須得去瞧瞧!莫里爾不是個好對付的主,指不定要再背後玩陰的!不定到時候我還有個出庭指證的機會!行了,走了……"

完,他的邁-巴-赫早已如同火箭般飛離了出去.

…………………………………………

法院內——

陸離野到的時候,還未正式開庭.

向晴坐在原告的席位上,而莫里爾就坐在旁邊不遠的被告席上.

相較于向晴的緊張,莫里爾就顯得從容淡定多了.

他似乎永遠對任何事,都是如此.

陸離野才一走進來,向晴就發現了他.

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身上,與他對峙了一眼.

陸離野投以她一記鼓勵的眼神,便在觀庭的席位上坐了下來.

向晴緊張的心似乎因他的出現稍稍緩了些分,可心里卻對于這堂官司是不具備多少信心的.

畢竟,莫里爾本就不是個好對付的主,而他現在聘用的那名律師,是離婚案里最著名的金牌律師,出道八年,僅有一次失敗經曆,每次幾乎都能把黑的成白的,死得成活的.

向晴其實是真有些怕的,雖然她的證據看似更有獲勝的把握.

"全體起立!!"

這當向晴想得出神之際,法官走了進來,所有人恭敬地起身相迎.

審判長及合議庭入座,隨著審判長嚴肅的敲擊了一下手邊的音捶,一聲"請坐"後,正式開庭.

雙方律師開始代替倆人做陳詞,宣讀立場.

向晴是主張夫妻之間不存在夫妻之,而選擇離婚,而莫里爾這方則主張的是雙方之間夫妻之依舊很深,拒絕離婚.

最先,是原告代表律師問話.

"請問原告,當時你是在什麼況下答應與莫先生結婚的呢?既然你夫妻的婚姻並非建立在感之上,那到底是什麼促使你們倆結婚的呢?"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69):原來孩子是我的!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1):對簿公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