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1):對簿公堂  
   
尾聲(二)晴陸漫漫(71):對簿公堂

"請問原告景向晴姐,當時你是在什麼況下答應與莫先生結婚的呢?既然你夫妻的婚姻並非建立在感之上,那到底是什麼促使你們倆結婚的呢?"

向晴坐在審訊台上,聽著律師的詢話,心,微微跳了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的往觀庭台上的陸離野看了一眼.

而陸離野也同樣正看著她,湛黑的眸仁緊眯了起來,透露著他此時此刻對這個答案的殷切期待.

"景姐,請你認真考慮之後,慎重的回答我的問題."

吳律師提醒審訊台上的向晴.

向晴吸了口氣,目光堅定的看向台上的審判長,如實回答,"我同他結婚的理由,是因為他拿我男朋友的秘密相威脅."

陸離野手掌托住下巴,撐在木椅的扶手上,性/感的鳳眸緊眯成一條線,凝著向晴,一瞬不瞬,認真的聽著她,繼續作答.

"我男朋友當時身份比較特殊,他……他是一名警+察臥底,由于我的疏忽,不心把這個重要的信息透漏給了莫里爾,當時他就用這一點做威脅,逼+迫我嫁給他,如果不嫁的話,他就把我朋友的身份給泄漏出來,所以我沒辦法……"

向晴後面的話,沒再繼續下去.

此刻,她能清楚的感覺到,正有一束銳利而炙熱的目光,從觀庭席上朝她投射了過來.

她知道,是陸離野.

她甚至,不敢偏頭去看他一眼.

陸離野抱胸,死死地盯著審訊台上的向晴看.

呼吸,有些沉重,心里,更是五味雜陳的,什麼味兒都有!

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頭,這樣的過程,他是真沒想到過!!

"被告代理律師,對于原告的辭有沒有要予以質疑的地方?"

"有."

莫里爾的代理律師提出質疑,"審判長,剛剛景姐的這番話,僅僅只是她單方面的辭,在沒有任何證人和證據的況下,這段話並不可信,且我方當事人對此予以否認!"

"我沒有撒謊!"

向晴清淡的目光看向莫里爾.

莫里爾也同樣淡淡的看著她.

眉目間皆是坦然,沉靜,以及……胸有成竹.

莫里爾的律師繼續話,"相反的,在結婚之前,我方當事人與原告婚前的感更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原告的同事,審判長,我想請我方證人出庭問話."

"好!允許."

審判長一敲桌上的音捶.

出庭作證的人,竟然是……秦瀝瀝?!

向晴從審訊台上坐回了原告席.

"秦姐,你作為原告景姐的同事,我希望你就你知道的所有事實的真+相一五一十的出來!"

莫里爾的律師提醒秦瀝瀝.

"好的."

秦瀝瀝點頭.

"在他們結婚之前,我和我的同事經常能夠在公司里見到莫里爾先生,而且,我們已經不止一次的,在公共場合見到他們親吻,秀恩愛!很多時候,莫先生都會來公司陪他的妻子吃午飯,他們倆的關系,一直都很要好,至少在外人看來是如此!而且,莫先生曾經因為她的妻子不喜歡我,所以還向我的領導要求過辭退我,這一點,我的領導也很清楚!"

"很好!"

莫里爾的律師贊許的點點頭,"那秦姐,我想請問你,原告景向晴姐為什麼不喜歡你呢?"

秦瀝瀝頓了頓,才,"因為她曾經也跟我的男朋友,有過*不清的關系!"

"你的男朋友?"

莫里爾的律師著,遞了一張照片在秦瀝瀝跟前,"秦姐,請你看清楚,你嘴里的'男朋友’是這位先生嗎?"

這是一張陸離野以及秦瀝瀝兩個人同時走出陸離野公寓的照片.

陸離野看著投影熒幕上投射+出來的自己的照片,稍感震驚,幽眸暗了些分,薄唇抿成了一條直線,而他卻沒再有任何多余的反應,只是在默默地觀察著庭內所有人的一舉一動.

他發現,向晴的代理吳律師並沒有對任何的證人證詞證據提出一點質疑之聲.

甚至在這之前,也從來沒有表示過要找他陸離野上庭作證,要知道他陸離野在整件離婚案中是一個非常至關重要的證人,而一名專業的律師,怎麼可能會把他遺漏掉呢?

有問題!

而且,問題還一點也不.

"對,就是他."

秦瀝瀝點頭.

"審判長,照片中的這位先生,名叫陸離野,曾確實是一名出色的警+察臥底,也就是原告之前所提及過的'男朋友’.還有一點,秦姐,據我所知,你已經懷+孕了!對不對?"

"是!孩子是我男朋友的."

"也就是照片上的這位陸先生?"

律師又繼續追問.

"是!"

"好的!法官大人,我現在想出示我的第二份證據."

"允許!"

法官應允了.

莫里爾的律師點了點桌前的電腦,一份關于孩子與父親的DNA報告檢測呈現在了熒幕上.

"誠如各位所見,這份DNA報告,就是秦姐腹中的孩子與陸先生的比對報告,比對結果,孩子確實是陸先生的親子!對于這個結果,我想問一下原告景姐,既然你之前你與陸先生是彼此真心相愛的,那麼我想請問你,如果雙方之間的感真的有這麼深刻的話,秦姐又怎麼會一直介于你們倆之間呢?秦姐又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懷上陸先生的孩子呢?所以,法官大人,我的結論就是,景姐與陸先生之間,一直都不過只是逢場作戲的露水姻緣而已,而景姐與莫先生之間的夫妻之,並沒有破碎,且並沒有達到這婚非離不可的地步!所以,希望審判長判予這段婚姻,不離!!"

嘖嘖……

陸離野坐在觀庭席上,當時真特想給這能會道的律師報以熱烈的掌聲!

難怪都死得都能被他成活的,方的能扯成圓的,白的也能描成黑的來!

果然,不賴!!

"原告代理律師,請問你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吳律師不著痕跡的吸了口氣,緊張的冷汗,一滴滴從她的額間滲了出來,許久……

"沒有了,審判長."

"……"

這結果,陸離野早已料到,所以,並沒有表示過多的詫異.

倒是她旁邊的向晴,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自己聘請的律師,"吳律師,你沒有話要了嗎?"

"景姐,這種況,你也見到了,這場官司,我們已經快要輸了……"

"你不幫我,就真的要輸了!!"

向晴的緒有些激動.

如果這堂官司輸了,她至少又要等半年,半年以後她才能再進行上訴.

半年……

對于她而,簡直就是一場人生最痛苦的煎熬!!

她不能輸,她根本輸不起!!

"景姐,不是我不幫你,而是……"

"法官,我請求休庭!!"

向晴不等吳律師做出辯解,她忽而起了身來,直接要求,"我要休庭!!"

法官稍稍想了想,點頭,敲了敲手邊的音捶,"休庭,五天後再審!"

向晴長松了口氣,疲倦的跌坐在椅子上,渾身就像被抽干了氣力一般,一張臉更是煞白得有些可憐.

吳律師和她的助理收拾著文件,要走,卻被景向晴拉住了手,"吳律師,先別急著走,待會我們談談."

"……好."

莫里爾早已領著他的律師和助理,出了法庭.

甚至于,連看亦沒多看一眼向晴.

向晴和吳律師才一走出法庭,就遇到了守在門口的陸離野.

他隨意的將外套搭肩上,懶懶的倚在門外的牆壁上等著,一見向晴和吳律師出來,連忙站直了身子,"吳律師,跟我談談!"

吳律師明顯愣了一下.

向晴也微表詫異.

"對面有家安靜的咖啡館,跟我來!"

陸離野沒有做過多的解釋,率先邁步往前走.

向晴和吳律師對望了一眼後,跟上了他的步伐.

三個人在咖啡廳里坐了下來.

每個人點了一杯咖啡後,陸離野便直接進入正題.

手指敲了敲桌面,直道,"吳律師,給我個實話,這場官司你還能不能打?如果不能,告訴我們,我們換代理人!"

"離野……"

陸離野沖向晴擺了擺手,"交給我!"

向晴點點頭,剛剛還不安的心,在此時此刻,瞬間安定了下來.

身心的疲憊感,也似乎稍微消退了些分.

至少,此時此刻,她知道,自己真的不是在孤軍奮戰,哪怕全世界的人都不站在她身邊,可陸離野在,他一直還在……

向晴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雖苦,卻很暖.

"吳律師,請你回答我的問題,這場官司你能不能打,能不能打贏?如果不能,請你明確的告訴我!"

陸離野的態度,非常堅決.

"陸先生,任何一場官司,再厲害的律師,他也不能百分百的確定自己是不是能贏!對不起,這個問題,我沒辦法給你一個肯定的回答."

"是嗎?"

陸離野冷沉一笑,"那吳律師,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剛剛這場官司,你盡力了嗎?如果你真盡力了,今天會是這樣一個局面嗎?"

"陸先生,如果你覺得這場官司真這麼好打,那要不你自己上?"

吳律師顯然也有些生氣了.

"吳律師,把解聘合同給我!我現在正式的通知你,你已經被fire了!"

陸離野毫不留.

"你憑什麼開我?你並不是我的代理人!"

"就憑你被對方高價收買,你的代理人就能開了你!不單單能開了你,並且還能向律師協會投訴你!!吳律師,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你對不對得起你自己那張律師資格證!!"

吳律師一聽陸離野的話,面上的神陡然一變,本來漲的臉蛋,瞬間失了些血色.

"你血口噴人!"

"那你去告我誹謗!"

陸離野"啪"的一聲,將自己的警官證拍在桌上,"城南警局的督察陸離野,吳律師,我現在正式控告你受賄,你現在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的每一句話,都有可能成為呈堂供證!"

吳律師看著這樣子的陸離野,憋了好久,最後,終于泄了氣.

"好,我承認!!我是收了莫里爾先生的錢……"她到底還是招了.

向晴和陸離野了然的對視了一眼.

"陸警官,我想必你也知道莫先生是何許人也吧?他給我錢,那是瞧得起我,可是,哪怕他不給我一分錢,你覺得我敢違抗他的命令嗎?我有什麼辦法呢?"

向晴歎了口氣,"我能夠理解你的難處……"

莫里爾那種卑鄙的人,什麼手段都能使出來.

陸離野撞了撞向晴的胳膊,"怎麼辦?"

"你別為難吳律師了."

"我不她,我你自己這堂官司."

"再請個律師?"

向晴也沒了主意.

"再請個律師,他莫里爾怕也不會放過."

陸離野想了想,半晌,沖吳律師揮了揮手,"行了,吳律師,你走吧!你把解聘合同拿過來,簽了,這事兒也就算翻篇了!"

"好!謝謝陸警官."

吳律師起身,匆忙離開.

"真讓她走了啊?"

向晴郁悶了,頭擱在玻璃桌上,沒了力氣,"她可是出了名的金牌律師,如果連她都不肯幫我了,那我這官司豈不是輸定了?"

"誰的?你不還有我嗎?"

陸離野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腦勺,湊近她,"身體怎麼樣了?"

提及她的身體,向晴微微愣了愣,有些恍然,"還……還好."

她的身體,恢複況是還不錯.

只是,醫生那些話,卻還依舊猶在耳畔間……

向晴不忍再去細想,搖搖頭,故作堅強,"我沒事!我們還是談談我的官司吧!"

"你跟莫里爾結婚的理由,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我……"

向晴咬了咬唇,"對不起."

"你怕造成我的心理負擔?"

"……是!"

"可現在,我的心理負擔更重!"

陸離野深吸了口氣,"如果你早點把事實真+相告訴我,或許我們之間不至于淪落到現在這個地步……"

被他如此一,向晴的眼眶不由通一片.

陸離野見狀,忙安撫她,"我沒有責備你的意思!"

他歎了口氣,"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才刻意隱瞞的!這件事我們倆都有不對的地方,不管遇到什麼事,只要相信對方,就應當向對方坦白!是不是?"

"嗯,是."

向晴點點頭,楚楚的看著他,"是不是就因為這個過錯,從此以後我就要徹底失去你?"

"害怕了?"

陸離野笑問她,捏了捏她的鼻頭,澀然一笑,"看你以後還記事不記事!"

"……"

"行了,先把咱們眼前的事兒處理好了,再聊其他的!"

陸離野著抿了口杯中的咖啡,"有件事你必須得清楚,從現在開始,你已經沒有辯護律師了."

"什麼意思?"

向晴愕然的看著他,"你總該不會是想讓我在法庭上自辯吧?"

"聰明!"

"……"

"離野,人家可是聞名全球的金牌律師!!今兒他在法庭上的出色表現,你我都見到了,你看我這樣,像他的對手嗎?"

"能辯又怎樣?法官最後相信的,還不是兩個字,證據?!"

"可我們有什麼證據呢?"

提到這件事,向晴就有些挫敗,"你也見到了,他們那邊全是有力證據,還有……秦瀝瀝……"

到這里,向晴忍不住覷了陸離野一眼,"人家肚子里還懷著你的孩子……"

"現在我跟你好好分析分析!其一,就拿秦瀝瀝來,她現在還懷著我的孩子,可我陸離野卻偏偏還要站在你這邊,替你話,為什麼?因為我不愛她,我愛的人是你!!所以,我陸離野才不顧所謂的親來堅持守護你!這就是你向法官證明我對你的愛的第一點!

其二,她秦瀝瀝腹中的孩子是人工授精的!我現在甚至懷疑那天晚上其實我跟她什麼都沒發生過!你可以跟法官,如果我陸離野愛她,那麼她為什麼還要人工授精?且還要忙著她孩子的父親?!因為她知道,她孩子的父親,根本不愛她!!"

"她的孩子是人工授精的??"

向晴驚愕.

"對,人工授精,千真萬確!到時候我會想辦法讓她的醫生給出一份手術證明來!"

"可她會願意嗎?"

"如果警+察去找她,你覺得她會願意嗎?"

"……"

向晴失笑,"穿馬甲的,果然好辦事兒."

"其三,還記不記得你胸口上的那個'陸’字?我胸口上也同樣刻著一個'晴’字,到時候只需要我兄弟和她媳婦幫我們出庭作證,法官便能知道我們之間感的真真假假."

"那個'陸’字……"

向晴咬了咬下唇,有些歉疚,歎了口氣,"前些日子,被莫里爾見到,拉著我非去紋身店給洗掉了!我不願意的,可是,我掙不過他……"

陸離野手掌托著腮幫子,眯著眼,危險的睨著向晴,"看來還真是給什麼給你,你都能想辦法把它給弄丟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0):孩子的真相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2):並肩作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