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2):並肩作戰  
   
尾聲(二)晴陸漫漫(72):並肩作戰

陸離野手掌托著腮幫子,眯著眼,危險的睨著向晴,"看來還真是給什麼給你,你都能想辦法把它給弄丟啊……"

"我真不是故意的……"

"成!那正好,那就一並把幫你洗紋身的那個人也叫過來一起為咱們作證!這樣更能增加信服度!"

難得的,陸離野居然沒有為難向晴.

"另外,一段婚姻判離與不離,有幾個重要點,而其中之一,就是……夫妻雙方是否,分居而住!"

陸離野到這里,湛黑的深眸頗含深意的覷了一眼向晴.

向晴也回看他一眼,如實交代,"我跟他結婚到現在,鮮少住在一起,就剛簽字的那幾天在他的別墅里住過幾日,至于這一點,別墅的管家可以給我證明,但顯然,他不可能會為我們出庭的,還有,我跟他結婚到現在……我們倆從來沒有過任何的夫妻之實."

"沒有過夫妻之實?"

對于這個結果,陸離野又驚又喜,更多的是訝然.

"你這什麼表?不相信啊?"

向晴故意瞪了他一眼.

陸離野摸了摸向晴的下巴,故意調笑她,"莫里爾是不是個男人啊?"

"陸離野!!"

向晴氣惱的揮開他的手.

陸離野壞笑起來,"白了,還是你魅力不夠!"

"是是是,是我魅力不夠,成了吧?咱們倆現在能不能先把這場官司的事兒定了,再談點別的啊?"

"瞧把你緊張的……"

陸離野伸手拍了拍略顯蒼白的臉蛋兒,朝服務員招了招手,"Waiter,一杯溫水."

很快,服務員端了溫水過來,陸離野遞到向晴手中,"先喝點溫的,暖暖身子,現在我們還有點時間,不急在這一時半會了."

"……謝謝."

向晴接過他遞過來的溫水,喝了一大口後,眯著眼兒,覷著陸離野,眉眼間藏著些許的欽佩,"陸離野,我發現你好像什麼都懂.很意外,你連法律知識居然也能明白這麼多."

"很意外嗎?"

陸離野拿著勺子隨意的攪動著杯中的咖啡.

"嗯,意外."

向晴點點頭,"給我的感覺,你好像什麼領域的東西都能懂一些!難道你們做特種兵的,連這些領域也要涉及?"

陸離野有些好笑,頭往椅子上微微一靠,才道,"我外婆是個律師,專打離婚案件的,不過現在老人家已經過世好些年了……"

提到過世的外婆,陸離野一貫不羈的眉眼間,卻還是不露痕跡的流瀉+出了些許的遺憾和落寞.

"對不起,我無意提起你的傷心事兒."

向晴道歉.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這人生老病死是常態罷了!行了,我們現在繼續你的案子."

"好……"

"下次出庭,你就得一切靠自己辯護了,到時候你上了法庭之後,千萬別緊張!如果你不過對方的律師,也沒關系,那咱們就演出悲痛的感戲……"

"什麼意思?"

"曉之以理,動之以!人法官的心也是肉長的,理不過就!博取法官的同,也是一堂官司制勝的要點,尤其是離婚案!"

"……好吧!那我盡量試試吧."

向晴抿了口杯中的咖啡,點點頭,卻沒有多少信心.

畢竟,她是頭一回上法庭,結果,卻還得讓她自己來自辯,這多少是有些考驗人的能力的.

"行了,你先回去好好休息,至于證據的事,交由我來處理吧!"

"案子懸著,我也沒心思休息,要不你讓我跟你們一起行動吧,我心里多少也有點底."

"好!那現在我還真有件事必須讓你去做."

"什麼?"

向晴眨巴著眼睛,狐疑的看著陸離野.

"你得再去一趟莫里爾的別墅,而且,得他不在家的時候."

"啊?"

"你去找別墅的管家."

"讓他出庭為我們作證?"

向晴不認同,"他是不可能為我們作證的."

"你只管到時候去找他,求他為你出庭作證,但很顯然,他一定會拒絕你!而這時候,你要做的,就是引導你和他的談話內容,讓他至少在你面前承認你和莫里爾這些日子以來一直處于分居狀態."

"可是,在我面前承認,有用嗎?我單方面的話,法官是不會予以采納的."

"你的,當然沒用.可要是他親口出來的,那就不一樣了!所以,到時候你拿著這個去找他."

陸離野著拿出了個錄音筆,滑到向晴跟前來,"證據,只要不侵犯對方的**權就能被采納!到時候,他出不出庭作證,或者作假證都已經不重要了!"

向晴拿著手里的錄音筆,不可思議的看著對面的陸離野,"你確定你不是法律專業畢業的嗎?"

"本少爺是學藝術的!"

"……"

"陸離野,要不,你幫我上法庭唄!你這麼能會道,思路還這麼清晰,要你在,咱們一定能贏的!"

向晴忽而就變得信心滿滿了.

雖然就在剛剛那堂官司上他們已經失利了,可又因為有了陸離野的存在,她忽而又壯志酬酬起來了.

仿佛眼前的一切都變得明朗了起來.

"我沒辦法幫你上法庭!你以為上法庭這麼簡單呢,坐上去是需要一張律師執業證的!"

"瞧我……居然把這種事兒給忘了!"

向晴拍了拍自己的腦門,吐了吐舌,"那你答應我,你必須得坐在台下看著,給我加油!"

"沒問題!我肯定到場."

"好,那一為定!"

向晴與他擊掌盟約.

"一為定!"

"那從現在開始咱們分頭行動吧!"

向晴站起身來,仿佛一下子全身充滿了干勁.

陸離野也跟著起身,"不管有沒有拿到證據,晚上十二點之前到阿祖的出租房里集合彙總."

去阿祖那,是以防有莫里爾的人堵在他的別墅門口外拍照取證.

不管怎樣,他們都必須心謹慎行+事.

"好!你到時候把阿祖的地址發給我就成了."

倆人從咖啡館里出來後,便分頭行+事.

向晴拿著錄音筆去了莫里爾的別墅.

陸離野驅車往醫院而去,行駛期間,他給佟警官打了通電話,"找人過來幫我調查調查藍頓醫院婦產科的白醫生,帶到警局問話."

陸離野到達醫院的時候,正巧,警局的人已經到了.

"老大!"

一見陸離野,就同他打招呼.

"把人拿了去警局一趟!"

"是!"

陸離野沒跟著他們進去,只坐在自己的車上候著.

很快,白醫生就被他們給帶了出來.

一路上,議論芸芸,"白醫生這怎麼啦?"

"剛剛聽警+察是收了病人的錢,受了賄,私下幫病患做了人工受+精手術,結果好像是捅出什麼簍子來了."

"天啊!那她不會坐牢吧?"

"那誰知道呀!"

警局的車,飛快的就將白醫生給帶走了,陸離野緊跟其後.

他進警局的時候,白醫生已經被帶到了審訊室去,"誰在給她做筆錄?"

"還沒來得及過去."

"我親自去吧!"

陸離野拿起筆錄本就進了'黑屋’里去.

"白醫生,坦白交代吧!"

陸離野雙+腿跨+坐在椅子上,多余的廢話也不跟她,直接進入主題.

"阿sir!你讓我交代什麼呀?我都不知道你們抓我來干什麼!"

她還在繼續同陸離野兜圈子.

"不肯實話是吧?"

陸離野倒也不急,"成,既然你不肯認罪,那我也不逼你,不過白醫生,可別怪我沒事先提醒你,有罪卻不認,到時候法官判下來就是罪加一等!你跟秦瀝瀝偷+精做手術的事兒,咱們警方掌控的證據其實也差不多了,但每一點可都是對你不利的,例如你慫恿秦瀝瀝偷+精,還有你接受了秦瀝瀝三十萬的賄款,三十萬,這麼個龐大的數字,就足夠玩死你了!"

"不是的!!整件事不是這樣子的!!是不是秦瀝瀝是我慫恿她的?"

白醫生一聽陸離野的這些話後,緒登時就變得激動起來.

其實,剛剛以上他的這些話,全是陸離野憑空捏造的.

在黑屋子里唬人,陸離野在行得很,每一個人都跟驚弓之鳥似地,只需設個套給她,她就會急不可耐的往里鑽.

"既然你事不是這樣子的,那麼白醫生,我希望你能就你知道的所有事,一五一十的出來!如果我們調查後發現你的是假話,那麼這又是罪加一等!"

"好,我,我……"

白醫生終于松了口,雙手擱在桌上,緊張的不停地篡緊著,"前些日子秦瀝瀝拿著他男朋友的精+子來找我(解釋下:精+子是可以冷凍儲存的,有些人在文下留作者智商著急的,自己先去科普下,OK?),非讓我給她做人工授精的手術,我當時是不肯的!是她,一直求我,最後……是事成之後給我十萬,我就應允了她."

白醫生還完全不知道對面這個男人就是她口中所謂的秦瀝瀝的男朋友!

"你為什麼不肯幫她?因為你知道她的精+子是偷來的?途徑是不合法的!是不是?"

"是!"

"那她有沒有告訴你,她怎麼得來的?"

"……有."

"怎麼來的?!"

這個答案,是陸離野一直想要知道的.

"其實秦瀝瀝的男朋友一直不喜歡她,或者,那男的根本算不上是她男朋友,那男的其實一直都在拒絕她,是那天晚上那男人喝高了,醉得不省人事,當時那男人根本不願意碰她,後來,她就趁人睡著的時候,用手和嘴幫他解決了這事兒,你是男人,你應該清楚得很,男人的身體是根本不受控制的,哪怕沒*,取個精還是很簡單的吧?所以那天晚上,她故意誤導那個男人,讓他以為他們倆之間發生了關系,然後,隔天她就找到了我,讓我幫她做這個手術……"

"她怎麼會把這麼詳細的事都告訴你?"

"我過,我們之間是朋友!"

"很好!我的審訊到此結束!"

陸離野著,起身就出了黑屋去,換了另外一名同事進去.

他走出大廳,問接手這個案件的同事,"有沒有拿到人工授精的委托書?"

"拿到了!上面有白醫生和秦瀝瀝的簽字."

"成!給我吧,謝了!!"

陸離野揚手道謝,拿到證據,欣悅的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去.

如今,上庭他們又有了一份新的證據.

而向晴這邊,似乎也進行得相當順利.

按照陸離野教她的方法,引了管家的話頭,還真是不費多少氣力就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但誠如他們所想的那樣,管家拒絕給他們上庭作證.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證據,向晴自然也就不會再過多'為難’管家了.

"陳叔,以後我就不會再出現在這棟別墅里了."

陳管家歎了口氣,"少奶奶,其實莫先生是真愛你的,你這又何必跟他對薄公堂呢?夫妻之間,有什麼話是不能好好的?"

向晴笑笑,沒多什麼,"陳叔,既然這樣,那我也就不打擾你,先走了……"

向晴要走,忽而又想到了什麼,忙折身回來,"對了,我才想起來,我還有些東西遺漏在了樓上."

她記得有幾張產檢的結果在樓上臥室的*頭櫃里擱著,當時剛從醫院出來就被莫里爾給帶到了這邊來,一不心就遺漏在了這里.

向晴不知道曾經的產檢單還能不能有用,但至少留著總比不留好,不定就在法庭上派上了用場呢?

當然,就算法庭上沒有派上用場,向晴也必須留著.

那對她而,是一種想念,是她一輩子的紀念.

向晴上樓去翻找她的產檢單,然而,找了一圈,也沒找著.

她記得自己好像是擱在*頭櫃里的.

難道是被莫里爾發現拿走了?怕她真呈上法庭當證據?

向晴一想,就直奔莫里爾的書房去了.

書房里,幾乎是翻箱倒櫃的,向晴尋了一圈,也沒找著,而有一個抽屜卻是拿鑰匙鎖上著的.

向晴總有一種感覺,她要的東西,就在里面!

所以,她現在必須得設法把這個抽屜打開.

她干脆找來了鑷子和剪刀,直接撬鎖.

雖然向晴知道她這麼做有些不齒,然後,再見到抽屜里的一切後……

她剛剛心里那些所有的愧疚和不安,頓時煙消云散,所剩下的,只有憎恨,氣惱.

抽屜里,躺著一遝資料.

里面有她的產檢單,可產檢的結果,跟她之前的卻完全相悖離.

上面顯示,腹中孩子的發育一切良好,但因藥物作用,導致暫時性休克.

暫時性休克……

什麼意思??

就等于是'死’?但並不是真正的死亡?!

向晴拿著資料的手,有些哆嗦,她煞白著臉,繼續往下翻……

緊接著,是他與醫生的簽下的協議書.

之前她做產檢的醫生,以及最後……他們景氏醫院的婦產科醫生!!

連他們自家醫院的醫生,也都同樣被他莫里爾收買了!!

而她腹中的孩子,檢查的結果,明明只是……暫時休克!!

而醫生當時是怎麼告訴她的?

是死亡!!

腹中的孩子,搶救無效,死亡!!!

當時向晴是親手在引產單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的.

所以……

有可能,她的孩子,被引下來之前,其實……

還活著!!!

是他們,生生的,將一個還活著的孩子,當作死去的孩子,從她腹中引流了出來?!!

而這一切……

罪魁禍首,就是他,莫里爾?!!

向晴渾身抖得像篩子,冰寒更是瞬間從她拿著資料的手指,一直寒到了她的心窩里,嬌身上上下下幾乎快要被凍結成霜.

向晴重重的喘+息著,臉色煞白得沒有一絲血色,眼眶通一片,眼底盡是憎恨的血絲,卻干澀得沒有一滴眼淚.

手指,握著文件,很緊很緊,幾乎快要把文件給揉成團了.

她激動得抽了口氣,又抽了口氣,想哭,卻發現,根本哭不出來.

太痛,連眼淚都已經干了……

向晴盡最大的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飛快的從兜里摸索出手機來.

打開相機功能,然握著手機的手,抖得厲害,好幾次拍出來的照片,都模糊不清,後來向晴干脆兩手緊握著手機,"喀喀喀"幾聲,將手里所有的文件拍了下來,又以最快的速度,傳給了陸離野,以作備份.

很快,陸離野的電話追了進來,"剛剛發給我的是什麼?"

他的緒,分明不比向晴平靜多少.

向晴的聲音,抖得厲害,起話來,破碎不堪,"我……處理完後,再告訴你……"

她著,將電話給掛斷了,而恰時,莫里爾走了進來.

在見到她手上拿著的那一踏文件的時候,一貫平靜的面龐上,閃過幾許慌亂.

文明看文,是每一個優良的讀者應該遵循的義務,素質高低,事就能見分曉.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1):對簿公堂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3):溫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