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3):溫而眠  
   
尾聲(二)晴陸漫漫(73):溫而眠

她著,將電話給掛斷了,而恰時,莫里爾走了進來.

在見到她手上拿著的那一踏文件的時候,一貫平靜的面龐上,閃過幾許慌亂.

"你在找什麼?!"

莫里爾沉步走了過來,想要拿過向晴手里的資料,卻被她飛快的躲開.

"莫里爾……"

向晴的聲音,還有些顫抖,通的雙眼,怒瞪著他,干澀的眼底,盡是腥的血絲,"這是什麼?"

"這是什麼……"

她反複的問著他同一個問題.

"把東西給我!"

莫里爾淡漠的面色依舊沒有過多的起伏,聲線冷窒,壓迫感十足.

向晴眼眶忽而一濕,緒徹底崩塌失控,痛楚的眼淚決堤而出,"你告訴我,這是什麼?!這是什麼————"

向晴歇斯底里的嘶吼著,憤恨的將自己手里的資料就往他那張面無表的俊臉上砸了過去.

登時,紙張散落一地……

眼前飄飛的張張白紙,像極了喪禮上悼念的紙錢,生生的割痛著她的心髒,她的五髒六腑……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這個魔鬼,魔鬼————"

向晴忽而像瘋了一般,撲到了莫里爾的身上,手抓著他的手臂,赤著雙目,失控的沖他大聲吼叫,"你為什麼要這樣——為什麼!!"

莫里爾沉痛的閉上了雙眼,伸手,要抱她,然,才一攬上向晴顫抖的肩膀,卻倏爾,"啪——"的一聲,向晴一個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了莫里爾的臉上,打得他俊臉一偏,登時臉頰上顯現出五個腥的手指印來.

"莫里爾,你是我景向晴這輩子見過最最惡心,最最可怕的人!!不,你根本不是人,你就是惡魔——"

他居然能夠用如此殘忍的手段,害死她肚子里的孩子!!

向晴一想到孩子引產之後,被她捧在手心里時,那種還帶著溫度的觸感,就覺心髒都快要徹底被撕裂開來了一般.

她蒼白的唇*瓣,不住的顫抖著,"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

她著,手指已經深深的掐入進了手掌心里去,即使快要陷進肉里去,向晴也一點沒感覺到疼.

她挪步……

一步一步的往外走.

卻忽而,一條結實的猿臂,從身後一勾手,就將她霸道的撈了回來,納進了莫里爾結實的胸膛里.

"我愛你——"

他.

聲音,低沉,渾厚,似從胸腔里吐出來的一般,還有些艱澀,"向晴,我愛你,所以,才容不得一點沙……"

"啪————"

向晴忽而一旋身,又是一個巴掌,毫不含糊的扇在了他另外半邊臉上,"沙?他是沙嗎?莫里爾,他是我的孩子!!我身上的血肉!!愛我?你你愛我??!!"

向晴著眼兒,冷笑,"你給我的愛,真讓人惡心!!就你,還根本不配愛————"

向晴完,轉身,就出了莫里爾的書房去.

後來,向晴是怎麼出的莫里爾別墅,又是怎麼走到了阿祖的公寓門前的,她是一點都記不清楚了.

栗蕪拉開門的那一刹那,見到向晴的時候,嚇了一大跳.

"向晴姐,你……你這怎麼啦??你別嚇我!!"

她的臉色,白得有些滲人.

目光呆滯,眼神黯然無光.

還來不及進屋,向晴就忽覺眼前一黑,整個人就如同一灘爛泥般徹底昏死了過去.

"阿祖!!!阿祖——快出來!向晴姐暈倒拉!!"

栗蕪扶著向晴,站在門口,大聲喊著.

阿祖聞訊趕來,打橫抱過向晴,一邊進屋,一邊焦急著問栗蕪,"她這怎麼了?怎麼突然暈倒了?"

"不知道,臉色差得很!"

栗蕪著,就趕緊拿起了一旁的手機,給就近的診所撥了電話去.

"趕緊的,你給野哥打個電話去!"

才一掛電話,阿祖就讓栗蕪給陸離野打電話.

栗蕪也不敢閑著,立即就撥通了陸離野的電話.

結果,電話卻一直沒人接聽.

"怎麼?"

"沒人聽!"

"那待會再打吧!你趕緊去備點溫水過來."

"成."

…………………………………………

而這邊,保齡球球館——

莫里爾正在反反複複扔球,發泄著自己心里那份難受的煎熬.

向晴的話,還猶在耳畔間響著.

——"莫里爾,你是我景向晴這輩子見過最最惡心,最最可怕的人!!不,你根本不是人,你就是惡魔——"

——"你給我的愛,真讓人惡心!!就你,還根本不配愛————"

——"這輩子……我都不會原諒你!!!"

"咚——"

一個球,飛快的滾進了槽洞中去,相繼,又有一個球追了上來.

安靜的保齡球球館中,發出一陣陣噪耳的撞擊著,且一聲比一聲震耳.

"黎少,你不能進去!!"

忽而,門口傳來手下的阻攔聲.

莫里爾回頭去看,就見陸離野已經沖開他的手下,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邊走,邊脫身上的西裝外套,順手直接甩在地上.

外套脫完,又開始優雅的解脖子下方的襯衫紐扣,還有衣……

最後,站定在莫里爾跟前,還不等他反應過來,"砰——"的一拳,陸離野毫不含糊的就直接砸在了他僵冷的俊臉之上.

莫里爾往後退了兩步,鼻梁被落了一拳,要不痛,那一定是假的.

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絲冷笑,"要來一場男人之間的搏斗?隨時奉陪!!"

他著,一揮拳,就朝陸離野砸了去!

陸離野也不閃避,就悶生生的迎了上去,同時一出拳,再次砸在了他的臉上,而他的腦部也同樣受到了莫里爾的重擊,可他卻幡然不覺痛似的.

陸離野是瘋的!就像一頭徹底被挑釁到了的雄獅.

他渾身的每一個毛孔都是張開的,額上,青筋突跳,彰顯著他此時此刻,失控的盛怒.

他不防守,他不顧一切的進攻!

毫無顧忌.

這樣的人,在戰斗過程中是最為可怕的,也是最強勁的對手.

陸離野臉上和身上掛了不少的彩,可莫里爾卻更加好不到哪里去.

兩個人在地上扭打成一團,陸離野抓著地上的保齡球,像一頭發狂的野獸一般,狠命的朝莫里爾的臉上砸了去.

一個球,接著一個球!!

"莫里爾,這些拳頭,都是為我的女人和孩子,賞給你的!!"

莫里爾一翻身就將陸離野壓在了自己身上,拳頭狠命的朝陸離野揮了過去,"她景向晴是我莫里爾的女人!!跟你陸離野一點關系都沒有——"

"莫里爾,你這輩子都別想再得到她了!!你根本沒資格——你這樣的混蛋,不配!!"

兩個人,在保齡球館中,扭打了將近半個時,直到兩個人都徹底精疲力竭了,方才停了下來,躺在地板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陸離野的臉頰上或多或少的掛了些彩,身上也同樣好不到哪里去.

他睜目,死死地瞪著天花板,鳳眸里充滿著腥的血絲.

胸口,因喘*息而劇烈的起伏著……

此時此刻的他,沒了平時以往的英氣,瀟灑,有的,只是一個身為男人的懊悔,以及作為一名孩子的父親,心里那無盡的痛楚!!

而莫里爾呢?

相較于陸離野,他更是好不到哪里去.

渾身上下,幾乎已經沒有一處是好的地方,一時之間,只能癱在地上,艱難的喘著氣兒.

陸離野起身,往外走,一路撿起地上被他扔棄的外套,一邊整理著他被扯得凌*亂的襯衫,就往外走.

忽而,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他接起.

電話是阿祖打來的.

接過電話之後,陸離野抓著外套,一路狂奔,顧不上自己身上的傷勢,就往阿祖的家里趕了去.

他趕到的時候,向晴還在**上躺著,沒有醒來.

蒼白的面色,沒有丁點血色,連唇此刻看起來都透著滲人的慘白.

許是這些日子,接二連三的發生的一系列的事,就像一座又一座的大山,壓迫著她,才短短幾日的時間,就讓她清瘦了許多.

陸離野隨手將外套扔在旁邊的沙發椅上,問阿祖,"她怎麼樣了?找醫生看過了嗎?"

"她沒事,醫生就是因為太累了,加上血糖偏低,休息休息就好."

栗蕪忙回答陸離野的話,拉了條椅子過來給他坐下,"倒是你,你這干什麼去了?怎麼弄得一身的傷?我看你比她可好不到哪里去啊!"

"我沒事."

陸離野根本沒心思在意自己身上這點傷.

拾了把椅子,在向晴身邊坐了下來,心疼的在她的臉上撫了撫,問栗蕪,"有給她喝糖水了嗎?"

"嗯,喝了些,你別擔心.我去給你弄點藥膏來吧!"

栗蕪著,轉身就去拿藥去了.

很快,拿了藥回來給陸離野,陸離野也沒急著上藥,隨手丟在一邊,沒理會,目光只一直停留在向晴的身上,一瞬不瞬,完全舍不得挪開半分.

"野哥,你別太擔心了,向晴姐只是累了……"

栗蕪好心的勸他.

"……嗯."

陸離野敷衍的點了點頭.

目光鎖住**上的向晴,眼神里全是心疼之意.

她怎麼可能不累呢?

一個弱女子,卻偏偏要承受如此多的痛楚……

不管是逼婚,還是孩子的流失,于她而,都是一種鞭撻,折磨!

想到那個自己連面都沒見上一面的孩子,陸離野眼底的血絲更了些分.

………………………………………………………………………………………………………

向晴這一睡,就是好幾個時.

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將近傍晚時分了.

晚飯已經上了桌,陸離野正坐在廳里整理上庭的資料,倏爾,臥室門被拉開,就見向晴從里面走了出來.

她的精神狀態依舊欠佳,陸離野見狀,連忙扔下手里的筆和紙,起身去攙她.

"你怎麼了?怎麼渾身都是傷?"

向晴驚愕的看著滿身傷痕的他,心疼得直斂眉,"也沒上藥?是不是家里沒藥啊?我出去買吧!"

"就你這樣還出門?"

陸離野一把抱過她,在自己腿上坐了下來,"待會出門又暈了,還得麻煩咱們呢!別瞎折騰了!"

向晴揉在他的懷里,心疼的看著他清俊的臉頰上那道道腥的血印,"你怎麼會受傷的?下午干嘛去了?先上點藥吧!"

"沒事,不疼,真不疼,都是點皮外傷."

莫里爾的傷,可比他慘多了!

陸離野抓下向晴的手,揉進懷里,"這點傷,比你心里那點痛,好多了……"

向晴一聽他這話,嬌身一顫,眼眶不由濕*了一圈.

陸離野心疼的替她拭淚,也不話.

"離野,這場官司我必須要贏!!"

向晴的手,反扣住陸離野的手臂,目光堅決的鎖定他,"我一定要贏!!我一時一刻,都不想跟他待在一起……"

陸離野拍了拍她的後腦勺,"好,只要你相信自己,我們就一定可以勝出!!我們一起努力,好不好?"

"……好!"

"那我們打贏官司的第一步,是必須補充能量!你現在必須得多吃飯!你看看你,都已經消瘦成這樣子,到時候上了法庭,哪里還有精神跟那麼強勁的對手對抗?"

陸離野哄著向晴吃飯.

"對,我應該補充好體力的."

向晴點頭,"我們先吃飯."

她起身,拉著陸離野往餐廳走去.

栗蕪見向晴瞬間有了精神,笑了起來,"來來,趕緊吃飯!咱們四個人已經好久沒有在一起過了……"

"是啊是啊!"

阿祖忙應合.

陸離野拉著向晴在自己身邊坐了下來.

吃飯的時候,三個人不停地給向晴夾菜,不出半會功夫,向晴的碗里就已經堆積如山了.

陸離野又往她碗里的高山添了一點,向晴連忙打住他,無奈的笑笑,"離野,夠了,這麼多我吃不完了,浪費."

"多吃點!太瘦了,聽話."

向晴只好乖乖的聽他的話,盡最大的努力把碗里的飯菜掃蕩了乾淨.

飯後,一干人就聚在了廳里,商量著打官司的對策.

向晴一直被陸離野當寶貝般的護在腿上坐著,起初,向晴是有些別扭的,畢竟阿祖和栗蕪在,她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陸離野堅持,向晴也就不再推拒了,享受的窩在他懷里的感覺.

這份久違的溫馨和安心,讓她惦念已久……

看著眼前這份難得的溫,阿祖和栗蕪相似一笑.

"我們現在掌握的證據,有秦瀝瀝人工授精與醫生簽下的協議書,足夠證明我和她之間不存在任何的男女之間的事.而向晴今天找到的管家的錄音,也足夠證明他們分居的事實,另外……這份文件……"

陸離野提到的是向晴發給他的那份關于孩子的證明和協議.

所有人見過之後,都沉默了!

陸離野心翼翼的看著懷里的向晴,向晴此刻正盯著他電腦里一張張的圖片,目光呆滯,神悲涼.

半晌,她抬頭看向陸離野,"你接著……"

"……好."

陸離野點頭.

聲音沉啞了些分,繼續,"這份文件其一可以指正莫里爾的罪狀,其二,可以側面向法官證實這個已有四月大的孩子,不是他莫里爾的,你可以用此論證,在與他結婚之前就已經懷上了我的孩子,證實和他之間其實不存在任何感."

"好!"

"上庭之前我們再來做一場模擬庭審."

"嗯."

會議完畢,已經是夜里十點多了.

"野哥,都十點多了,要不今晚就在我們家住著吧,反正家里還空著一間客房."

阿祖提議.

陸離野看一眼懷里的向晴,用下巴抵了抵她的眉心,"你覺得呢?"

向晴懶懶的埋在他的懷里,低聲道,"我聽你的."

"成,那今晚咱們就在這住著吧!"

陸離野應了下來,"栗蕪,你幫向晴准備一套換洗的衣服吧!"

"好呢!沒問題!!"

栗蕪開心極了,"向晴姐,咱們搬來這里這麼久,還真沒像今天這麼熱鬧過呢!我現在就去給你備衣服."

"謝謝你,栗蕪."

………………………………………………………………………………………………………

夜里,四個人,肩並肩排排坐在露天的陽台上.

聊心事,談人生,談近來發生的種種變故,從太子酒店到如今的生活.

向晴許是真的太累的緣故,聊著聊著,就歪在陸離野的肩膀上睡著了.

栗蕪拍了拍陸離野的肩膀,輕聲安撫他,"野哥,孩子那事兒,咱們別再往心里去了,以後還有的是機會."

"……嗯."

陸離野感恩的點點頭,看一眼懷里的向晴,"就怕孩子他媽心里膈應."

"多勸勸,開導開導她就好了,這種事,也不能太鑽牛角尖."

"嗯,對!栗蕪,你有時間,多陪她出去逛逛街,散散心,我擔心我忙案子的事會照應不過來!"

"沒事,這點事兒交給我就好,你忙你的."

"謝謝."

"野哥,一家人不兩家話,跟你這麼長時間了,還這些見外話也就沒意思了."

"也對!"

陸離野笑了笑,起身,打橫將向晴抱了起來,"我先抱她去睡了,你們也早點休息."

"去吧去吧!"

陸離野抱著向晴進了客房去.

房子畢竟是租的,兩室兩廳,也不算特別大,客房就更了,擺了個*後,大抵也就剩下個轉身的空間,當然,*鋪也不大,一米五寬的尺寸,恰夠兩人睡了.

陸離野心翼翼的將向晴擱在**上,生怕自己吵醒了她.

卻不想,向晴才一觸上柔軟的*墊,就驚醒了過來.

惺忪的美*目覷著眼前離自己僅有半寸之遠的陸離野,濃密的睫毛輕輕扇動了一下,目光瞬間柔暖了些分,印入陸離野的眼底,讓他魅眸不由緊縮了半圈.

"吵醒你了……"

他低聲話.

濕熱的氣息,拂在向晴的鼻息間,與她的氣息炙熱的交織著,讓她的心,猛烈的跳動了一下……

手臂下意識的勾住他的脖子,卻忽而,又似想到了什麼,水眸一暗,松開了勾著他脖子的手.

她不著痕跡的動作,卻還是引起了陸離野的注意.

"怎麼了?"

他挑了挑劍眉.

向晴搖頭.

陸離野將她放下,身軀前傾,湊近她.

雙手捧著她清瘦的臉頰,手指替她理了理鬢角處的碎發,歎息一聲,"向晴,我知道這些日子以來,你一定過得比誰都難熬,你心里的痛,定比我更甚百萬分,可是,事已經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我們活著的人必須要看開,哪怕寶寶去了天堂,也不希望我們為他不停地難下過去,是不是?"

向晴聽著陸離野的一番話,淚眼又濕*了些.

想到自己那已經快要成型的寶寶,她的心,就忍不住的揪著疼,而對莫里爾的恨與怒就更加無法釋然了.

陸離野低頭,輕輕的在她的淚眼上烙了個吻,"往後我們還有的是機會,是不是?"

一句話,卻讓向晴嬌身微微一僵,臉色閃過幾分煞白.

神,瞬間黯然了下來,她搖頭,"醫生我子*宮壁太薄,引了這胎以後,就很難了……"

向晴的話,讓陸離野一愣,卻很快,笑了起來,"醫生話,就喜歡誇大其詞,再了,沒有了就算了,這種事,本少爺向來不強求的,沒關系,我不在意!"

陸離野著,又在向晴的鼻頭上點了個吻.

"你不在意?"

向晴知道他是為了安撫她,所以才這麼的.

她吸了口氣,搖搖頭,眼眶通,"就算你不在意,你爸媽也會在意的!不能生孩子,怎麼會不在意呢?你是你們家的獨子!"

向晴雙手揪著陸離野的衣襟,笑笑,"等案子告一段落以後,我想一個人出去走走……"

"這句話的深刻含義,我可以理解為是在跟本少爺談分手的意思嗎?"

向晴笑得更開,用此來掩飾著自己心里的難受,"差不多吧!"

"差不多?"

陸離野挑挑眉,意外的,倒也沒生怒,"景向晴,算上這次,你已經是第三次跟我提出分手了!真的,我陸離野交過的女朋友不少,還當真是頭一回被一個女人接二連三的甩……"

從前,向來只有他甩別人的,就沒有別人甩他的.

她景向晴,絕對第一人!

"你跟我分手的理由,就是因為你怕自己不能跟咱們陸家生個孩子,不過,景向晴,我該你什麼好呢?傻?笨?癡?"

"喂!!"

向晴打斷他的話,拍了他的胸口一下,嗔了一聲,"你到底想什麼啦?"

"你知道現在的醫術有多麼發達嗎?沒聽過所謂的'代孕媽媽’?"

"代孕媽媽?"

"對!"

陸離野纏了纏她的發絲,"取了你身體內的卵*子,再用我的精*子,借助代孕媽媽的肚子十月懷胎,產下來的就是咱們的寶貝孩子了!你,如果你因為所謂的能不能生孩子的問題跟我鬧別扭,是不是特別白*癡?"

"真的假的?"

向晴的眼睛里閃過幾許明亮的光澤,"我雖然有聽過,可是從來沒見過這種事,還真有些不敢相信."

陸離野見向晴的緒一下子好轉了不少,心里也稍稍踏實了些,握緊她的雙手,置于自己懷里來,"你看我像在撒謊嗎?"

"不像!"

向晴笑了起來,轉而又撇了撇嘴,"不能自己懷他,還是有些遺憾的."

"轉念想想,這樣有利于保持身材呀!也有值得欣喜的地方."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

向晴彎著媚眼笑起來,歪了歪腦袋,看著陸離野,"喂,現在咱們官司都沒拿下來,談論這些,會不會有些過早啊?"

"我們這叫未雨綢繆,幸虧給攤開了,要不然不定哪天早上一醒來,我老婆又跑了."

向晴的臉蛋有些微,"我現在還不是你老婆呢!"

提到這個,陸離野又想到了她為自己而犧牲的婚姻,不由歎了口氣,"你真傻……"

"離野,你……"

向晴的手,不安分的轉動著他的襯衫紐扣,無聊似的把*玩著,"伯父伯母會在意我是二婚嗎?"

"不會!"

陸離野分毫不帶考慮的回答向晴.

著,掏出手機,就在那擺*弄了幾秒,然後……

"媽,你等等,向晴有幾句話想問你."

他居然在同他媽打電話?!!

向晴直接被他整了個措手不及,"你干什麼呀??"

她驚慌的壓低聲音,盡可能的用唇形問他.

陸離野勾著嘴壞壞的笑著,"快,我媽在喊你呢!"

他著,就把手機遞到了向晴的耳畔間.

"啊?"

向晴愣了愣神,就聽得電話那頭李云婳正在熱的喊她,"向晴啊?你現在跟離野在一起嗎?唉,你的事,我已經都聽他過了,你這孩子,這些日子可真是苦了你啊……"

"伯母……"

"過幾天就得上法庭了吧?"

李云婳關切的問著向晴.

"嗯."

向晴應了一聲,"沒剩幾天了,我好*緊張."

"別緊張,越緊張越難辦成事兒,你放心吧,有離野在,他能幫到你的."

陸離野挑眉,難得的,他老媽這回竟然這麼相信他.

"你想啊,這事兒離野比你還著急呢!這官司你要輸了,他媳婦就真跟人跑了,那他要護著媳婦,還不得焦頭爛額的替你找證據,找資料呢?!"

李云婳有板有眼的替向晴分析了起來.

向晴覷一眼一旁偷聽的陸離野,忍不住笑了起來.

陸離野也跟著笑了.

"媽,知兒還真莫若母啊!"

他貼在向晴的臉頰邊,沖電話里喊了一聲.

而後,順便占了個*便宜,在向晴的臉蛋兒上啄了個吻.

向晴羞赧的推了他一把,就聽得李云婳在電話里,"向晴啊,這事兒要處理完了,你就跟離野回家里一趟,媽給你燒點好吃的菜,上次咱們倆見面匆匆忙忙的,也沒好好上兩句話,回來這心里怪不好受的."

"伯母,對不起啊,那次……"

向晴想到那天的況,就有些懊悔.

"還跟我對不起呢!別了,這三個字,我可承受不起了!你要真想我開心啊,就趕緊和離野回來看看我跟他爸."

"好……"

向晴滿口就答應了下來,"等所有的事告一段落之後,我就跟離野去S市看您和伯父."

"好好好,那咱們可就這麼定了."

"嗯!"

"來來,把電話給我,我還有幾句話要跟我媽."

陸離野著,就直接將向晴手里的手機拿了過來,"媽,向晴問你和爸,會不會介意人家二婚!"

"……"

向晴無語了,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上,嬌嗔的瞪著他.

就聽得李云婳在那頭認真的道,"什麼二婚不二婚的,這丫頭早就是我選定的媳婦了!人家現在這麼進退兩難的,還不是因為你這混子!你可別給我再辜負了她."

"是是——"

陸離野連連點頭,一個勁兒的沖向晴挑眉,用唇形同她交流,"這回放心了吧?!"

"成了,媽,不聊了,你跟爸趕緊睡吧,這時候可不早了,注意休息啊!"

"行,你們倆也早點休息!我跟你爸你們就不用操心了,掛吧."

兩頭同時掛了電話.

收了線,陸離野將手機擱回*頭,撐著腦袋,側躺在向晴的身邊,另一只手拆被子,"這回總可以安心睡覺了吧?"

向晴幫他一起拆被子.

不知怎的,就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個動作,都有種不上來的溫暖.

將向晴裹得嚴嚴實實,讓她從外到里,一直蔓延到了心尖兒上,都覺得溫燙溫燙的.

這種感覺……真的好久沒有體會到了.

而向晴,也算明白了一件事……

只要和自己心愛的人在一起,哪怕就是喝一口冰涼的寒水,你都會覺得暖心之至.

陸離野心滿意足的用被子把向晴裹在懷里,緊緊地,讓她動彈不得分毫,然後,性/感的薄唇就如密雨一般,朝她的臉頰上落了下來.

陸離野幾乎是不放過向晴臉上的任何一處,似吻似啃似舔,幾分鍾下來,向晴的臉蛋兒還真濕*了不少,惹得她不停地笑罵,"陸離野,你是不是屬狗的呀?!別鬧了,不許再鬧了,好*癢啊……"

結果,向晴叫得更厲害,陸離野舔得更凶.

"你真是屬狗的!!"

向晴最後好笑的總結.

"太久沒有嘗過你的味道了,所以這回……必須得嘗個夠!!"

陸離野著,下一秒,就如同一頭*的猛獸一般,朝向晴撲了過去.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2):並肩作戰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4):我愛你——成功離婚【轉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