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4):我愛你——成功離婚【轉折】  
   
尾聲(二)晴陸漫漫(74):我愛你——成功離婚【轉折】

陸離野著,下一秒,就如同一頭*的猛獸一般,朝向晴撲了過去.

兩個人笑鬧做一團,卷著被子滾落到*下,惹得向晴咯咯笑起來.

陸離野伏在向晴的身上,含的睥睨著她,"好久都沒見過你這樣的笑容了……"

向晴心兒一動,水眸里掠過幾許溫,輕輕挑了挑秀眉,"因為很久沒有人能讓我這樣笑了."

陸離野有些自責,低頭,在向晴清秀的鼻頭上*溺的啃了一口,"對不起,打從一開始我就該把所有的事想辦法理清楚的……"

"不要再對不起了!"

向晴伸手,抵住他性!感的薄唇,"'對不起’這三個字,對我們來已經太沉重了!過了就過了吧!"

陸離野笑起來,鳳眸里如若綴著璀璨的繁星,下一瞬,低頭,緩緩地吻住了向晴的唇.

這一刻,于他們而,什麼都不重要了.

所謂的婚姻,所謂的孩子……

那些,在此刻的旖旎前,他們已經沒了多余的空間再去思索.

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當下,品味現下的人生!

空氣里,氤氳著纏!綿的味道……

幸福的吟哦聲,此起彼伏的在房間里響了起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五天後,照常開庭——

陸離野只是觀庭的,所以沒辦法隨向晴走同一條專屬道.

進去之前,向晴還在緊張的不停地做著深呼吸,"怎麼辦?我好!緊張,我現在手心里已經全是汗了."

陸離野拍了拍向晴的臉蛋,"昨兒晚上咱們集訓得好好的,待會你上了庭就照昨晚表現的那樣,好好辯就成了,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好!"

向晴像個孩子似得,原地跳了跳,仿佛是這樣就能緩解一下自己的壓力一般.

陸離野給她裹緊了脖子上的圍脖,"進去吧!好好表現."

他著,將手里的文件箱交給向晴.

向晴接過,點頭,"我會加油的!"

轉身,就往專用道走去.

進法庭前,向晴在電梯里遇到了莫里爾.

他的氣壓依舊很低,身後永遠都是大部隊隨行.

電梯內,他獨自邁步走了進去,所有的手下,包括律師也都恭敬地候在了電梯外,沒有與他同坐一台電梯.

向晴也同樣站在電梯門外候著,冷冷的看著電梯門內的他,完全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她甯願多等幾台,也絕不想跟他坐同一台電梯上去.

卻哪知,里面的莫里爾忽而一伸手,一把就將門外的向晴給拽進了電梯里來.

電梯門順勢闔上.

"你干什麼?!放開我!"

向晴掙紮.

神里的厭惡,就像見到了一只惡心的蟑螂一般.

她的神太明顯,以至于,讓莫里爾想要忽略掉都難.

眉心,刺痛了一下,冷眸眯起來,強硬的一把將她抱入懷里,猿臂收得緊緊地,"孩子的事,我向你道歉,別跟我鬧了,好不好?"

他委聲央著向晴.

能讓他莫里爾如此低聲下氣話的,這世上,當真除了她景向晴,就再也沒有第二個女人了!!

"道歉??"

向晴笑.

笑聲寒入骨,拼了命的從他的懷里掙開來,"莫里爾,你殺了我的孩子,就想用'道歉’兩個字想了事?!!"

她惡狠狠地瞪著他,刻薄的道,"哪怕你現在把你的命給我,我都覺得不解恨!!你知不知道?因為你的命,在我這里,一文不值!!一命償一命,我都覺得不夠,不夠————"

向晴尖聲嘶喊著,聲音抖動,肩膀顫栗著,"你以為你買通了我的律師,事就能解決了嗎?我告訴你,你只會讓我覺得,你是個不堪的卑鄙人!!每走一步,都在算計著我,你不惡心,我惡心!!"

"我不會允許你跟我離婚的!!"

莫里爾堅持得有些固執.

聲音,冷涼,沒有半許的溫度.

"是嗎?"

向晴決絕的看著他,半晌,輕聲吐納而出,"莫里爾,如果我景向晴注定要跟你糾纏一輩子的話,那麼……我甯願選擇去死!!"

她完,電梯"叮——"的一聲響過,門打開.

向晴再也不多看他一眼,轉身,踏著高跟鞋,拎著文件箱,決絕離開.

如果,她景向晴這輩子都要被他莫里爾如今算計的過著日子,那麼,她甯願……

死!!

因為,跟他在一起,根本,生不如死!!!

……………………………………………………………………………………………………

開庭——

向晴作為原告,自己為自己陳述.

"尊敬的審判長,合議庭:由于我兩個月前被被告莫里爾逼!迫與他成婚,婚後我倆一直處于分居狀態,且並沒有夫妻之實.而我在與他成婚的這近兩個月的日子里,一直過著極其壓抑的生活,每一天都像行尸走肉,甚至生不如死.我懇請審判長和合議庭判決我和被告離婚."

向晴到最後,眼淚已經不由自主的沾濕!了眼角.

如果要問她,這輩子,她活得最痛苦的日子是什麼時候,那麼,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回答,就是現在!!

從她與莫里爾結婚的第一天到如今……

每一天,都是煎熬,每一天,都是折磨!!

直到,得知她的孩子,被他親手害死的那一刻,這段婚姻也算是徹底從無愛走到了憎恨的階段!!

向晴自述完畢,就是莫里爾代理律師自述,緊跟著,便是向晴的自辯.

"審判長,上一堂開庭,被告代理律師有提到證人秦瀝瀝懷!孕的事件!而就我們所掌控的證據,得知秦瀝瀝腹中的孩子,其實另有蹊蹺."

"我反對!!"

向晴還來不及攤出證據,對方代理律師已經站了起來,"審判長,我反對原告提出的所謂證據,我以為,這場官司只是原告景姐和我的當事人莫先生的離婚案,而秦姐連第三者都算不上,本就是個與本案並無太多關聯的證人,又何必還就她的事一而再再而三的論證呢?"

顯然,對方律師想要轉移事實焦點.

向晴沒料到他會突然提出這樣的異議,還有些措手不及.

回頭,看一眼觀庭席上的陸離野.

陸離野倒是從容不迫,只沖向晴點了個頭,示意她好好表現.

似乎對她,頗有信心.

向晴折回頭來,不著痕跡的深吸了口氣,起了身來,"審判長,我反對被告代理律師所反對的!因為這個證據,與本案有直接關系,懇請審判長批准."

"好!"

審判長允了.

向晴長舒了口氣,"審判長,我想請證人秦瀝瀝上庭."

"好."

很快,秦瀝瀝被人帶了上來,坐到了證人專用席上.

向晴不慌不忙的點開身前的電腦,將圖片投影到對面的熒幕上.

再見到上面所謂的'生子協議’之後,秦瀝瀝的面色,驀地一白.

而莫里爾的代理律師臉色也同樣好看不到哪里去.

他們緊張的表現,讓向晴愈發信心大增,唇!瓣輕揚,一抹淺淺的笑意,"審判長,誠如大家所見,這份生子協議其實是秦瀝瀝與她的主治醫生簽署的一份關于人工授精的協議書,也就是,她腹中的孩子,其實並非是她與陸先生順其自然懷上的,接下來,請大家看協議書第三頁,上面有清楚的寫到關于這個孩子人工授精的知*,只有證人秦瀝瀝姐以及她的主治醫生,如透露給第三人知曉,便屬違約.以此證明,孩子的父親陸先生其實並不知曉人工授精的這件事!所以,秦姐與陸先生的感到底如何?想必大家已經很清楚了,如果陸先生真的與秦姐關系甚好的話,那麼秦姐又何必人工授精來做個孩子呢?其實,事實的真!相是,陸先生並不愛秦姐,他也並不是秦姐的男朋友!而我與陸先生之間,如不是被告莫里爾的強行介入,我們根本沒有任何感破裂的可能的!"

"景姐,請你不要試圖轉移各位的焦點!"

對方律師,飛快的提出異議,"這場官司與秦陸二人的感並無直接關系!"

向晴依舊保持著淡淡的微笑,問秦瀝瀝,"秦姐,我剛剛的這些,是還是不是?"

秦瀝瀝面色慘白著,雙手擱在桌台上,纏得緊緊地,心虛得亦不敢抬頭看任何人.

"秦姐,請你回答我的話,是,還是不是!!"

向晴繼續重複的問她,聲音稍稍抬高了好幾個分貝.

秦瀝瀝點頭,而後又飛快的搖頭,"不是……"

"到底是,還是不是!"向晴的態度,變得強勢了些分.

"秦姐,容我不得不再提醒你一句,這里是神聖的法庭,你必須為你過的每一句話負責任!!所以,請你務必仔細考慮清楚之後,再回答我的問題!"

觀眾席上,陸離野輕淺的笑了.

這話,是昨兒晚上,他交給她的,現在看著,學起來似乎還真有模有樣的.

秦瀝瀝聞,一下子更慌了,手腳愈發冰涼了些分,"是."

她吸了口氣,聲音有些顫抖,"是!我腹中的孩子,確實是……人工授精的."

"在孩子爸爸並不知的況下?"

向晴繼續追問.

秦瀝瀝咬了咬下唇,點頭,"是……"

向晴露出了勝利的微笑.

"審判長,原告出示的證據,只是在佐證秦陸二人的關系而已,我認為原告是在有意的兜轉問題,轉移眾人的焦點."

讓法官對對方證人加深*印象,也同樣是一種勝訴的手段.

這是陸離野教她的!

"原告,請你直接出示與本案有關的證據."

審判長提醒向晴.

"審判長,接下來我所要出示的證據,會告訴大家,剛剛的證據其實與本案是存在著直接必然的聯系."

向晴著,點了點跟前的電腦.

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張產檢單.

向晴望著熒幕上投影出來的圖片,眼眶不覺一陣發燙.

圖片中,是一個四個月的胚胎,已初成!人行,曲卷著窩在母親的腹中.

那模樣,可愛,又惹人憐愛.

陸離野在見到熒幕上的圖片時,目光稍稍緊了緊,眉眼間閃過幾許明顯的動容.

手臂,撐在扶手上,托著自己的面龐,視線定格在圖片上,鳳眸中有血絲在隱隱的顯現.

"原告,這個是什麼?請你做明."

見向晴沒反應,法官好心的提醒一句.

向晴收了悲傷的緒,深吸了口氣,勉強的擠出一絲微笑,"法官大人,這是我……一個月前流失掉的孩子.當時,醫生告訴我,孩子已經是死胎,所以不得不流!產……"

向晴的眼眶,已經微濕,她又點了點電腦的屏幕,另外一份可怕的協議書又蹦了出來.

"可是,我直到四天前才知道,原來我腹中的孩子,根本就是被人有意害死的!!"

向晴到這里,到底還是忍不住淌下了淚水來,她清冷的目光剜住莫里爾,"法官大人,害死我孩子的凶手,協議上的簽名,已經寫得清清楚楚了!!是他——莫里爾!!"

向晴直指莫里爾,手指,顫抖得厲害,"是他,收買醫生,告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個死胎,才讓我的孩子,活生生的被引產了下來!!而且,讓我從此以後就散失了坐母親的權利!!我這輩子,都沒辦法我那才四個月大的孩子,捧在我手心里的感覺,溫燙溫燙的……法官大人,我想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在這里坐著的許許多多,可能都是孩子的父母了,你們應該能深切的感受到,孩子親手被人殺害後的感覺……有多痛,有多恨!!這樣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我將怎麼樣還與他共同生活下去?我根本沒辦法再與他同住一屋簷,呼吸同一個房間里的空氣!!"

向晴站在那里,一邊哭著,一邊憤恨的喃喃訴著,"法官大人,孩子是我和我男朋友陸先生的!!在我與莫里爾結婚之前,我就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我愛的人,從來就不是他莫里爾,而是陸離野,而陸離野,也從始至終愛的人,都是我!!所以,我懇請法官大人,成全我們,讓我逃出這段錯誤得已經完全脫離正軌的婚姻,我真的快要無法承受了!!"

向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來自她的肺腑.

而她的每一句傷痛的話,都讓在場所有的人動容.

包括……法官大人!!

就連莫里爾的代理律師也不得不承認,她景向晴這場感牌打得格外出色.

母愛,無疑是這個世界上最令人動的感,是每一個人都感受過,感動過的,也是所有人心靈深處最無法招架的.

而向晴的這副感牌,唯有深刻的感受過,理解過,被徹底傷害過,才能得如此真切意吧!

觀庭席上,陸離野的眼眶,已經不由自主的濕!了一圈……

台上,那個女孩,是他孩子的媽媽!!

是他,唯一真正用心愛過的女人!

而今天,她就站在那里,為他們的愛,在進行著一場最艱難的戰爭!!

陸離野從口袋里掏出一本記事本,拿起筆,飛快的寫下了幾個大字.

舉起來,向晴一回頭就見到了.

下一瞬,淚眼浸!濕,眼前的一切幾乎已經徹底模糊……

卻只剩下,陸離野寫給她看的那幾個字.

——孩子他媽,我愛你!!

還有一句:我們贏了!!

向晴看完,再也抑制不住的,趴在桌子上,動的痛哭起來.

她仿佛是要將這兩個月里所承受的一切痛楚發泄!出來……

沒有人知道,她心里所承受的痛有多深……

當然,在見到陸離野那一行動的表白之後,向晴忽而覺得所有的痛都化開了.

因為,她還有他啊……

台上台下,許許多多的聽眾,都在因為向晴的悲痛而忍不住悄悄的抹著眼淚.

莫里爾的代理律師,還想什麼的,還未站起身,就被莫里爾突然給阻攔了.

"莫先生……"

律師錯愕的看著他.

"夠了……"

莫里爾淡淡的出聲,沒有去看任何人一眼,"他們贏了!"

休庭,一個時後,繼續開庭宣判——

"通過合議庭的探討和票決之後,我們一致認為,原告景向晴與被告莫里爾之間並不存在任何的夫妻之,允許通過法律手段,離婚!!"

當向晴聽到這一宣判的時候,突然就有種眼前的一切豁然開朗的感覺.

她跌坐在椅子上,渾身早已沒了一絲力氣,簡直不敢相信這場官司,她居然贏了……

她居然,真的贏了!!!

向晴偏頭,看一眼被告席上的莫里爾,卻見他已然領著他的律師和助理,出了庭去.

其實,一直以來,向晴有一件事沒有弄明白,為什麼他可以收買她的律師,卻最後,沒有收買法官呢?

卻不知,莫里爾一直在給她一個機會……

只要她能服法官,他就答應她,給她自*!!

【文明看文,是每個讀者應該遵守的義務!謝謝配合!!】【文明看文,是每個讀者應該遵守的義務!謝謝配合!!】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3):溫而眠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5):打算用什麼來答謝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