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5):打算用什麼來答謝我呢?  
   
尾聲(二)晴陸漫漫(75):打算用什麼來答謝我呢?

向晴拎著資料箱,急不可待的出了法庭.

雖然明知答案陸離野也與她在同一時間知曉了,可向晴還是迫切的想要同他一起分享慶祝這個好消息.

向晴從法庭出來,就見陸離野正站在樓下的階梯上,候著她.

他單手抄在褲口袋中,頭微揚,薄唇含笑,望著上面的向晴.

陽光透過法庭的琉璃頂斜射過來,篩落在他俊美無儔的面龐上,落入向晴的眼底,太炫目,以至于還有些恍惚.

"陸離野!"

向晴彎著眉眼笑起來.

"陸離野——"

她拎著資料箱,"噔噔蹬"的就往陸離野奔了過去.

最後幾個階梯,向晴根本就是踩空的跳下去了,整個人直接飛撲進了陸離野的懷里,被他穩穩地接住,"這麼迫不及待的投懷送抱呢?"

陸離野故意調/戲她.

向晴掛住他的脖子,笑得明媚動人,眼底還含*著薄薄一層霧氣,"離野,謝謝你!!這場官司要不是你幫我,我根本沒有贏的可能……"

陸離野劍眉壞壞的一挑,大手鉗住她的細*腰,精壯的腰*肢往前一撞,稍一用力,就將向晴強勢的低在了身後的牆壁上.

單手,搭在向晴後背的牆壁之上,將她圈住,邪魅的面龐,*的,一寸一寸湊近她,在離她的氣息僅有半寸之遠的距離處,停了下來.

他勾唇,一抹壞笑,"打算怎麼謝我呢?"

溫燙的手指,故作不經意般的劃過向晴的細*腰,眯了眯眸仁,"就一句謝謝?還是打算請我吃大餐?"

"如此簡單的答謝,真的能夠滿足陸大少爺的大胃嗎?"

向晴雙手纏上他的脖子,嬌身愈發親密的往他身上貼了貼.

陸離野湛黑的深眸陷了下去,薄唇笑意更濃,"那就得看景姐客氣不客氣了!"

向晴壞笑著扯了扯他脖子上的領帶,嬌*軟著聲線,還有些羞赧的問他,"陸大少爺覺得我以身相許……怎麼樣?"

陸離野咧嘴了笑起來,一把捧過她羞的*臉蛋,毫不顧忌周遭來來回回走動的人,傾身低頭,就深深的吻住了向晴的唇,"勉強接受."

向晴笑起來,踮起腳尖,纏上他的脖子,熱的回應著他的吻.

秦瀝瀝蒼白著臉從法庭內出來,就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

陽光里,他們倆那樣毫無顧忌的恩愛糾纏,仿佛他們的世界里,就只剩下了對方,也只有對方……

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真是足以羨煞旁人.

淚水在秦瀝瀝的眼底轉動著,險些滑落.

"秦姐!"

秦瀝瀝才預備下階梯,忽而,被三名身穿正裝,胸前佩戴著工作證的男人給攔住了.

"?"

秦瀝瀝抬頭,不解的看著他們,"有事嗎?"

"你好!我們是法院司政科的執法人員,這是你的法院傳票,麻煩你在上面簽個字."

領頭的男人,著,就遞了一份文件過來.

秦瀝瀝面色陡然煞白,"法院傳票?什麼法院傳票??我……我沒犯什麼事兒呀!"

她有些急了.

"陸先生已經就'偷*精’一事,正式向法院提起了訴訟,我是陸先生的代理律師,有什麼問題,可以直接與我交談."

旁邊,另外一名帶眼鏡的男人開口了話.

"偷*精??起訴我??"

秦瀝瀝的臉色乍青乍白,"我要去找問個清楚!我不信!!"

她著,疾步往階梯下走.

這會,陸離野和向晴也已經聽到了上面的騷*動,結束了這一記旁若無人的法式長吻.

"離野——"

秦瀝瀝兩步並作一步的趕了過來,"什麼意思?剛剛那些人,你……你起訴我??"

向晴偏頭看一眼身旁的陸離野.

陸離野的神很是淡漠,"秦姐,我想剛剛我的律師應該已經跟你把話得相當清楚了!有什麼問題,請你直接跟他溝通就好."

他顯然不願多與秦瀝瀝交流.

著,拉起向晴的手,就要走.

秦瀝瀝卻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離野,你真的要起訴我?!"

陸離野不悅的皺眉,"放手!"

"我……我承認,我承認我不經過你的允許,擅自拿了你的東西,是我的錯!!我錯了,離野,可……可不管怎樣,我肚子里的孩子,真是你的!!真是你的骨肉!!你不能起訴我,你怎麼忍心呢?!!再……再向晴姐不是不能生育了嗎?我現在懷了你的孩子,不是更好嗎?至少你不用斷子……"

"閉嘴!!!"

秦瀝瀝嘴里的話,還來不及完,就被陸離野厲聲打斷.

他陰沉的逼近秦瀝瀝,寒徹萬分的開了口,"秦瀝瀝,我陸離野不是不打女人,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孕婦的份上,我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你!!還有,少他媽在我面前來自取其辱了,我告訴你,我陸離野就算是斷子絕孫,也絕不娶你!!在我這,你也不過就是個靠出賣自己子*宮想上*位的女人!!"

他完,拉著向晴就往停車場走.

向晴的臉上,白得沒有半分血色,陸離野一眼就瞧出了她的不對勁來.

猿臂一把攬上她的細*腰,讓她更貼近自己些分,"干什麼?不開心啦?"

向晴抬頭看他一眼,眼眶里一片通,陸離野看得心一痛,連忙定下了腳步,"干嘛呢!干嘛呢!!這麼脆弱,可不像本少爺認識的景向晴啊!!"

他捧著向晴的臉蛋兒,不停地替她抹眼淚,低頭,柔聲安撫她,"怎麼了?咱們不是得好好的嗎?這事兒在咱們這不是問題的,對不對?咱們早就想好了解決的辦法了,是不是?"

"……嗯."

向晴乖乖點頭,給自己抹抹眼淚,*嘴兒撇著,"可我想起來,心里還是好難過."

"行了行了,不難過了!"

陸離野一把將向晴抱入自己懷里來,大手不停地輕撫著她的後背,"孩子呢,哭就哭的!"

"離野……"

"嗯?"

"其實,秦瀝瀝得也沒錯,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那你就有孩子了……"

"干嘛?真想喜當媽呀?!"

陸離野刮了刮向晴通的鼻頭,"行了,這事兒我會想辦法盡快解決的,走,上車,帶你吃大餐去!"

陸離野拉著向晴正要上車,卻忽而,聽得有人在大喊,"流血啦!!有人/流血了!!快,有沒有人來幫幫忙啊?!"

向晴和陸離野同時回頭去看,就見不遠處的台階上,秦瀝瀝跌坐在那里,煞白著一張臉,不停地流著眼淚哼吟著.

手捧著自己的肚子,身上的褲子,早已被鮮血染了個遍.

"糟了,秦瀝瀝出事了!"

向晴喊了一聲,拉著陸離野就朝秦瀝瀝奔了過去,"快,送她去醫院!!"

……………………………………………………………………………………………………

醫院里,搶救室外——

"很遺憾,母親腹中的孩子沒有保住,請節哀."

醫生的話,讓向晴擔憂的看了一眼陸離野.

手牽過他的大手,憂心忡忡的問了他一句,"離野,你沒事吧?"

陸離野斂了斂眉,不著痕跡的舒了口氣,搖頭,"不上什麼感覺來."

向晴歎了口氣.

不管他對秦瀝瀝如何,也不管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麼來的,可那畢竟是他陸離野的血肉,他要一點也不在意,那也鐵定是假的.

但心里特別難受,那也不至于.

所以,連他自己都沒法形容這心里複雜的感覺,大概是五味雜陳的,什麼味兒都有.

他拉過向晴,往外走.

"咱們不等她出來了?"

向晴問陸離野.

"不等了."

陸離野腳下的步子分毫沒有緩下來,"送她來醫院,不過只是出于道義而已,哪怕現在在路邊上遇到一個陌生的孕婦流*產,我們也同樣會義無反顧的送到醫院來!關系,就這麼簡單而已!"

"……"

向晴懵懵的點頭.

"那咱們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

向晴想了想,仰頭問他,"她流掉的孩子,畢竟是……"

'你的’兩個字,向晴到底沒出口來.

她是剛流完產的人,她完全能夠理解那種痛失孩子的痛.

"行了!現在這樣也算是徹底了斷了我們之間的糾纏,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走吧!帶你吃大餐去!今晚好好慶祝慶祝!!"

陸離野拉著向晴上車.

彎身,給她系安全帶,向晴忽而提議,"離野,要不咱倆今晚自己做飯吧!"

"自己做??"

陸離野對她深表懷疑,"你會嗎?"

"不太會啊!"

向晴實話,"不過,咱們可以試試嘛,凡事也總得有第一次的,是不是?再了,你會幫我吧?"

"我幫你??!"

陸離野忍不住嗤笑出聲來,想了想,點頭,"OK!看在今兒心還不錯的份上,就讓你虐一回本少爺的胃,那走吧!去我那!"

"好啊!"

向晴一下子雀躍極了.

陸離野從後視鏡中睨了她一眼,打趣的逗弄她,"干嘛?景向晴,我怎麼覺得你回家做飯是借口,實則是想跟我回家啊……"

向晴有種被他中了心事的窘態,臉頰燥,"什麼呢!你想太多了好嗎?那要不,咱們還是出去吃吧!"

陸離野笑開了來,"今晚開始,干脆就搬過來跟我一起住吧!"

"好啊!"

向晴回答得,完全不帶半分考慮,幾乎是脫口而出的就給應了.

應完之後,才察覺到陸離野盯著自己的目光實在太過炙熱和*,才覺自己剛剛的態度確實太太不矜持了.

向晴別扭的理了理額前的發絲,"那個……那個……"

她還想要解釋的,卻遲遲找不到掩飾的理由,結果惹得陸離野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

被他一笑,向晴更囧了,就恨不能直接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算了.

"哎呀!對了,趕緊打電話給阿祖和栗蕪,給他們報個喜,順便請他們來吃飯!!"

向晴敲了敲自己腦袋,趕忙翻出手機給栗蕪打電話.

"嘖嘖!看來今晚你虐*待我一個還不滿意,還得拉他們倆下水!也好,本少爺被毒死了,那也還有兩個伴兒!"

向晴沒好氣的嗔他,"待會我就給你一個人的米飯下毒!你給我心點啊!"

她著,已經撥通了栗蕪的電話.

那頭,栗蕪很快就接了,"向晴姐,恭喜你啊!聽你官司已經勝啦!!"

"是啊!你消息怎麼這麼靈通呢,我還想親自告訴你的呢!"

"野哥早就打電話給我們報過平安啦!"

原來如此.

向晴看一眼身邊的男人,感歎,果然還是他想事兒比較周到.

"栗蕪,今晚你和阿祖都來離野家里吃晚飯吧!咱們好好慶祝慶祝一番!"

"好啊!!"栗蕪欣喜的答應了,"成,等我一下班就跟阿祖飛過來,今晚咱們可是不醉不歸啊!"

"好,那我等你們啊!!"

"嗯嗯……我們現在先去菜市場."

………………………………………………………………………………………………………

倆人將車在菜市場門前停了下來.

陸離野是從來沒進過菜市場的,而向晴呢,實話,進菜市場的次數,那也是十根手指頭完全能數清楚的,她畢竟也是千金姐出身的嘛.

"你喜歡吃什麼呀?"

向晴抬著頭軟聲問他.

陸離野非常不配合的搖頭,"我覺得你做的,我大概都不喜歡吃!"

"……"

向晴怒目圓瞪,"陸離野,你怎麼跟其他戀愛中的男人就不一樣呢!按理,女朋友問這種話的時候,標准答案不應該是'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歡吃’嗎?可到你這,怎麼就偏偏反了呢!"

向晴有些氣急敗壞了.

"其他戀愛中的男人?"

陸離野危險的眯緊眼眸,修長的手指驀地攫住她的下巴,抬高來,眸仁犀利的幾分,"跟我實話,在我之前,你經曆過多少男人?"

向晴眨巴眨巴著眼兒,聰明的意識到跟前的男人吃醋了,不過……

"那你呢?陸先生,請問在遇到我之前,你又經曆過多少女人呢?你確定你還數得過來嗎?"

"……"

這話一出,陸離野登時就蔫了.

放開了向晴的臉蛋兒,拉著她就往市場中心走去,"我喜歡吃西蘭花,不!不對,應該是,只要是你做的,不管什麼,哪怕是毒藥,我都喜歡吃!!"

現學現賣,想以此來轉移話題,以及討向晴歡心,呵!可惜,晚了!!

越是如此,就證明他越心虛!!

向晴睨著媚眼兒覷著他,"陸先生,請你不要試圖轉移話題好嗎?請你正面的回答我的問題."

"寶貝,一個女人揪著男人的過去不放,是一種相當愚蠢的行為,知道嗎?"

這話得倒也對.

"好吧!那你就給我一個總數就成了……"

"總數?"

"對啊,交往過的女孩的數量啊."

"……"

陸離野有些後悔了.

後悔剛剛自己不該問那麼白*癡的問題,結果……結果把自己給坑進去了!!

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其實也不過如此吧!

"如果你要問我戀愛的對象有多少個的話,我陸離野敢保證,就一個!!除了你景向晴,真的,就再也沒有任何女人與我的關系能足以稱得上'戀愛’這倆字了!我不愛她們,一個都沒愛過……"

陸離野著,挑了一份西蘭花,遞給老板,讓老板過秤.

"那你對其他女孩子呢?"

好吧!這話,向晴其實還蠻愛聽的.

"其他女孩……"

陸離野想了想,只用了四個字來足以形容:"年輕氣盛."

向晴歪著腦袋,睨著他看,笑了笑,點頭,"總結得很好!好吧,這個問題就當你回答過了,放過你啦!"

陸離野輕點了點她的鼻頭,贊她,"聰明!"

向晴笑起來,抓他的手指,"你們男人可真壞!"

"這話本少爺可不愛聽了!!"

陸離野一把拽過向晴,又捏了捏她的下巴,"景向晴,你怎麼一點歸屬的自覺都沒有?!什麼叫你們男人??你有幾個男人?你記住啊,你只有我陸離野一個!!知道了嗎?"

"是,我知道了!!"

向晴乖乖受教的點頭,"我的男人可真壞!這樣成了吧?"

"聰明!!"

陸離野不留余地的再次誇贊她.

而對于她嘴里的那句'我的男人’,甚為滿意,"今晚好好犒勞你的聰明表現!!"

………………………………………………………………………………………………………

感謝所有親們一路陪鏡子走到現在,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月全本就會正式完結了,應該是不會再有後續了,當然,如果有的親還想看看別人的後續,可以留告知,鏡子統計下,再做考慮,至于新文,暫時先不更新,休息一段時間再吧!群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4):我愛你——成功離婚【轉折】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6):非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