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76):非你不可!  
   
尾聲(二)晴陸漫漫(76):非你不可!

栗蕪和阿祖到陸離野的別墅的時候,向晴已經系好了圍裙,在廚房里忙開了.

"我去幫忙."

栗蕪才一進門,換了鞋,就要進廚房,卻被陸離野給攔住了,"我來."

"你?"

栗蕪和阿祖不敢置信的看著他,"野哥,今兒這頓晚飯,你確定咱們能吃嗎?"

陸離野撩好衣,點了點栗蕪的腦袋,"待會不管多難吃,都得想辦法給我吃兩口,大不了晚上請你們吃宵夜,不許掃了你嫂子的興!"

"喲!"栗蕪笑起來,撞了撞阿祖的胳膊,"你瞧瞧,學學野哥,多疼咱們嫂子,你也不疼著我點?"

"行了,我不跟你們侃了,你們隨便坐,自己倒水喝."

陸離野著,就進了廚房幫向晴打下手去了.

栗蕪就站在門外看著,"向晴姐,真不用我來幫你呀?"

"不用不用,你們看會電視吧,很快就好!"

"那好吧!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叫我就成!"

栗蕪只得乖乖的回了廳里去,放任著兩個什麼都不懂的在廚房里一通亂忙.

緊跟著,就聽得里面鍋碗瓢盆的碰撞聲,像打戰似地響了起來,栗蕪和阿祖有種非常*的預感.

"向晴,我覺得你還是老老實實去報個廚師班吧!再這麼下去,廚房被你砸了是事兒,老公被你餓死,那才是大事兒!"

"……"

沒這麼打擊人的吧?

向晴試了試鍋里的菜,淡了,又加了一把鹽,結果又咸了,沒辦法,又干脆添了些水進去,剛剛好,只是,味道差勁得很.

向晴有些挫敗,"離野,要不咱們今晚還是出去吃吧!"

"為什麼?"

"忒難吃."

陸離野試了一口之後,發現還真的挺難吃的!!

"放著,我來吧!"

陸離野著,去解她身上的圍裙.

"你來??"

向晴錯愕的看著他,"真的假的?你會做飯嗎?"

陸離野順勢將向晴身上的圍裙解了下來,遞到她手上,"幫我穿好."

"哦,哦……"

向晴訥訥的接過,手繞到他的跟前,環住他精壯的腰肢,替他系著圍裙,趴在他的後背問他,"你什麼時候學會做飯的呀?我能不能相信你啊?"

"以本少爺的智商來,一定比你強!"

雖然這真真是他陸大少爺第一次下廚.

陸離野挑逗般的捏了捏向晴的下巴,笑道,"給本少爺好好在一旁看著."

"好!"

向晴乖乖受教,點頭.

陸離野點了點自己性感的薄唇.

"干嘛?"

向晴裝傻.

陸離野眯了眯眼,"愛的鼓勵."

向晴羞赧一笑,一踮腳,還是輕輕的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個吻.

蜻蜓點水似地,卻足以讓陸離野心花怒放.

陸離野開始有板有眼的做飯.

向晴就像個花癡似的,撐在台面上,拖著自己的下巴,癡癡然的看著專心下廚的陸離野.

真的,在這之前,她從來沒有設想過,這個男人進廚房會是一副什麼樣的畫面.

如今親眼所見,向晴的腦海中只蹦出一個形容詞來:美不勝收!

認真的男人,最帥!

而在廚房里認真的男人,堪稱極品!!

挺拔如松的身影,筆直的站在那里.

尊貴的氣質與廚房有些格格不入,而他卻偏又擁有著一種魔力,能讓每一個翻炒的動作都變得極其優雅.

向晴真有一種沖動,想要飛撲上去,一把將他吃干抹淨.

幻想著在廚房里,火苗竄竄,而她迫不及待的撕扯著他的襯衫……

紐扣散亂成一地……

然後,兩個人就在這櫥台上……擦槍走火……

"景向晴,你再不收收,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陸離野忽而開了聲,鳳眸邪肆的睨了她一眼,故意逗她,"干嘛,人醒著,還能做chun夢??!"

"chun夢?!"

向晴猛地回神過來,摸了自己的唇邊一把,還好,沒口水.

羞赧的瞪他一眼,硬著頭皮不肯承認,"陸離野,你可真是個自戀狂!!不理你了,你自己做吧!"

向晴著,就要走,卻被陸離野伸手,一把將她了過去.

"乖乖呆在這陪著我,哪兒也不許去!"

他將嬌的她,塞進懷里來,從身後抱緊她的細腰,站在廚灶前,翻炒著鍋里的菜.

向晴動的靠在他的胸口上,隔著薄薄的衣衫,感受著他胸口傳來的溫熱,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向晴忽而覺得連做飯都變得異常美妙起來.

她歪在他懷里,同他保證,"以後我會好好的學做飯的,不過這東西也太講究天賦了……"

陸離野不理會她的保證,笑著從鍋鏟里捏了一根青菜出來,塞到她的嘴邊,"試試味道."

向晴張嘴,任由著他用手喂自己,她也不嫌棄.

"怎麼樣?"

陸離野期待的問她.

向晴認真的咀嚼了幾口,點頭,有些贊不絕口,"好吃,真的!!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聽到向晴的認可,陸離野是有些得意的,"論智商而,你做出來的東西是跟本少爺沒辦法比擬的."

"臭屁!"

向晴又學著他的樣子,伸手就在鍋里捏了一根青菜,仰頭塞他嘴里.

陸離野誇張得直皺眉,"你洗手了沒?髒——"

"我都沒嫌你髒呢!你還嫌我!!"

陸離野嘴上雖是這麼著,但還是乖乖的張了嘴把向晴捏過來的菜就著她的手指含入了嘴里去.

"我的手都要被你吃了!!"

向晴抗議,卻哪知陸離野直接把肉麻當有趣,含著她的手指就不肯松口了,一個勁兒的吸/吮,舔舐著,酥酥/麻麻的,還透著些溫熱的觸感,舌尖曲卷著向晴的手指,惹得她忍不住叫出聲來,羞窘的把自己手指從他的嘴里拿了出來,斥他,"你不害臊!!"

陸離野不疾不徐的將菜從鍋里鏟起來,裝進碟子里,心不跳臉不的把責任歸根到向晴身上,"誰讓有些人一個勁的用眼神勾/yin本少爺?"

"不跟你玩了!我出去陪陪栗蕪和阿祖,你自己慢慢做吧!"

向晴從陸離野的懷里掙開來,著臉兒出了廚房去.

本來好是她親自下廚做飯的,結果,廚子卻成了他陸大少爺!

陸離野覺得往後真不能在家里做飯了!

再這麼下去,他有可能會被她景向晴直接培養成一名十好煮夫男!

………………………………………………………………………………………………………

晚飯後,阿祖和栗蕪兩個人識趣的早早就走了,留了獨立空間給好不容易相聚在一起的戀人.

兩個人一人一杯酒,在落地窗前相偎而坐.

窗外,花園里,霓虹燈下,雪白的鵝毛雪如棉絮般飄落著,銀裝素裹的,讓蕭條的世界突然之間煥然一新.

陸離野拿了條毛毯過來,把懷里的向晴裹得緊緊地.

向晴歪在他的懷里,享受著這個異常放松的夜晚.

她不知道自己經曆過多少個不眠之夜了,也不知道多少次是帶著對這個男人無盡的想念熬完一天又一天的……

向晴仰頭,看他深刻的下巴,"我覺得現在的一切感覺就像在做夢一般……"

"為什麼?"

陸離野低眉看她.

眸光旖旎,含脈脈.

向晴的目光陷在他的深眸里,有些癡醉.

"我從來不知道原來愛一個人是這種感覺……"

"什麼感覺?"

陸離野笑起來.

唇角漾開,眉眼微彎,魅惑的模樣,真教人有些難以把持.

向晴美目輕眨,認真的回答了他四個字,"非你不可."

陸離野眸仁一緊,眉眼間掠過幾許驚喜,下一瞬,攫住她的下巴,傾身,低頭,以反方向的,封住了她的唇.

溫熱的唇舌,迅速將她的唇侵占.

吮過她的下巴,鼻頭,臉頰,甚至是……敏感的耳垂.

最後,一把將向晴壓覆在自己身下,不由分的,就將她吃干抹淨了.

好幾個來回後,向晴徹底被他榨得沒了半分力氣,只能癱睡在他懷里,一個勁兒的喘著氣.

迷離的目光攫住他胸口那個顯目的'晴’字,她歪了歪腦袋,"你什麼時候帶我去把我的紋身給補上吧?"

陸離野的手指,不經意的輕撫上她的胸口……

那里,那朵'陸’字的格桑花已經不在了,但還殘留著淡淡的紋路.

陸離野深沉的眸仁暗了些分,"不紋了."

"為什麼呢?"

陸離野目光緊迫的鎖住身下的向晴,"經過了這些多的事之後,讓我明白了一個道理."

"嗯?"

"一段感,深淺,並非外在這些虛無的東西可以證明的,而是……這里!!"

他指了指向晴的心髒位置,而後,抱緊了向晴,"雖然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弄丟了我送你的東西,但我知道,其實你早早的就把我刻進了你的心底!!只要這里沒丟,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向晴笑了起來,翻了個身,一把將他壓在了自己的身下,彎著眉眼,討問他,"那你呢?你的這里,有刻上我的名字嗎?"

陸離野抱緊她的細腰,真誠的柔聲應了她一句,"里里外外,全是!"

向晴心一動……

水眸里掠過一抹旖旎的漣漪……

下一瞬,低頭,主動地吻上了他性/感的薄唇……

兩個人,由她主動的,又在廳里反反複複糾纏了近一個時……

深之處,陸離野問她,"什麼時候帶我回家?"

"很快……"

向晴喘著氣兒,敷衍他,而後肆意的用一個熱吻將他的問題淹沒了去.

"很快到底是什麼時候?"

陸離野相當堅持.

即使,有些無法把持,但他認為,這個問題,與運動一樣重要!!

他雙手捧住她的臉蛋兒,讓她直面他剛剛提出來的問題,"先回答我,到底什麼時候正式帶我去見咱爸媽!"

"你真迫不及待啦?"

"對!"

"那好吧!"

向晴點點頭,"等我簽完協議就帶你去,不過,你得做好心理准備."

"什麼心理准備?"

陸離野還像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

他也不是頭一回見著她爸媽了,看著一副好相處的模樣,應該不需要再特別注意什麼了吧?!

"我哥啊……"

"……"

陸離野忽而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拍腦門,完了!!

他挫敗的坐起身來,看一眼向晴,有些懊惱.

向晴趴跪在他跟前,還有些不明所以,"你跟我哥是不是從前結過什麼梁子啊?為什麼我哥總會一副不太放心你的樣子啊?不會是因為你從前跟他搶過三兒的原因吧?"

"不是."

絕對不是!

"那是什麼呀?"

向晴實在搞不懂了.

陸離野想了想,本預備同向晴實話的,可最後到底沒.

"都過去的事兒了,不提也罷!你哥的話,別擔心,我會想辦法搞定他的."

他不,是不想讓向晴心里膈應.

雖然是過去的事,可到底是發生過的事,他擔心她多少會有些介意的.

"好,那我盡早安排."

"嗯……"

——————————————最新章節見《添香》——————————————

與秦瀝瀝的官司,陸離野根本沒有出席,而是一手交給了他的律師.

結果判下來,服刑一年,處罰不算重,但對于一個還未結婚的女人而,這無疑已經堪稱世界末日了.

其實向晴覺得這個刑法對于秦瀝瀝而,有些重了.

畢竟重大的過錯她沒犯過,不過只是愛錯了人罷了!

白了,就是愛惹下的禍根.

而莫里爾呢?

向晴再次見到他的時候,是簽離婚協議的那次.

他還是他,依舊是生人勿近的冷沉架勢,身後永遠跟隨著數名黑衣保鏢,吳與生伺候其左右.

見到向晴的時候,棕褐色的深眸里掠過一抹明顯的暗芒,卻飛快的斂了去,取而代之的,是漠然.

向晴自始自終的,都沒看明白這個男人過.

讀不懂他的心思,看不明白他對自己的感.

如果真是愛,那又怎會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將她占有呢?

可如果不是愛,他又怎麼會如此煞費苦心的,將她占有呢?!

當然,他對于自己到底是愛非愛,其實這些都與她沒關系了!

向晴唯一想的,就是過了今日,從此就要徹底擺脫他了,一如擺脫了噩夢……

簽下字的那一刻,向晴長舒了口氣……

身上,宛若卸下了千斤重的擔架.

莫里爾朝她走近了過來,向晴見勢就要逃,然才一轉身,就被他的猿臂一把費力給扣住了.

向晴轉過身來看他.

目光淡漠,充滿防備和敵意.

莫里爾的眸光卻柔和了些分,"我今晚飛英國."

他忽而.

向晴一愣,蹙了蹙眉,"這個,跟我有什麼關系嗎?"

"以後不會再踏入中國這片土地了."

他的聲音,沉啞了些分.

目光,殷切的看著向晴,仿佛在期盼著她的挽留.

只要她的一句話……

他就願意,義無反顧的為她留下來.

然而……

"嗯,好!那再見,哦,不,應該是拜拜,咱們以後應該再也不會見面了吧!"

向晴的態度,格外的平靜.

又或者是,疏離.

又或者是……她殷切的期盼著他離開,然後從此以後再也不見!!

莫里爾的眸色深重了些分,忽而,一伸手,將她緊緊地納入了自己懷里來,猿臂圈住她的細腰,很用力,仿佛是要把她生生的勒斷了一般,讓向晴完全透不過氣來.

"景向晴,你怎麼會這麼絕呢?"

他輕輕的撫了撫向晴的後腦勺,一聲歎息,"你這樣會讓我記一輩子的……"

話落,放開了向晴.

而後,轉身,不再多看她一眼,領著吳與生徑自離開.

向晴怔怔然的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半晌,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他走了,就這麼走了……

也好!!

避免了往後再相見的尷尬了.

何況,向晴真的一點一點都不想再見到他了……

不單單是因為恨……

而是因為,痛!!

見到他,就總會不期然的想起她逝去的可憐孩子……

那將會是她心底永遠最深的疼!!

所以,注定,她景向晴這輩子是無法原諒他莫里爾的!!!

向晴順著陽光,含笑,邁步,往外走……

從此以後,她又恢複了單身!!

今日陽光甚好,一如,她此時此刻的心!!

……………………………………………………………………………………………………

由于鏡子今兒身體不適,所以更新晚了點,望見諒,明天爭取早點更新吧!麼麼噠!!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5):打算用什麼來答謝我呢?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77):跟她回家見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