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二)晴陸漫漫(83):夫妻之間的磨合度  
   
尾聲(二)晴陸漫漫(83):夫妻之間的磨合度

這日中午,向晴難得的不用被陸離野接回去喂他了.

她約了云璟中午一起出去吃午飯.

"喲!意氣風發的樣子,最近生活過得有滋有味吧?"

云璟都忍不住打趣她.

"別提了!!"

向晴吸了口杯中的檸檬水,"你少給我幸災樂禍了."

"你這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聽聽,聽聽,跟她同事一個腔調!!

要讓她們也來受受這福,看她們能不能接受得了!

"行了!這是你們倆口的事兒,你們自己平時溝通溝通唄!"

這事兒,早寫日子,云璟就聽向晴提起過了,當初剛聽到的時候,沒把云璟給樂壞.

最後向晴總結,他們倆這叫……侶之間,興關系不和諧!

大問題!!

"我怎麼跟他溝通啊,他對于這種事的熱衷度,簡直無法想象!"

起來向晴就郁悶.

"那你到底跟他聊過沒?"

"聊啦!但他就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完全沒當回事兒!"

"……"

云璟笑睨著向晴,"沒你的這麼誇張吧?陸離野真這麼勇猛?"

"你呢?你沒看我都快成怨婦了嗎?!"

"那你就晾他一段時間唄!要不,實在不行,你干脆幫家里來住一段時間!"

"餿主意!!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住家里,他一樣跟我追到家里來!"

"……那你可真是難逃他的虎口了!我看你啊,還是找個好時機在好好跟他談談!你你們可真夠逗的,別人興關系不和諧吧,那都是因為有一方不行,可到了你這倒好,完全相反,居然是因為某些人某些方面太厲害!!"

向晴無辜的咬了咬吸管,"你他這算不算一種病啊?我要不要帶他去男科看一看啊?"

"……除非你不想活命了!!忘了你上次兩天兩夜的教訓?"

"……"

向晴想來,心里還一陣膽寒,"那我還是找適當的時機再跟他好好談談吧!"

………………………………………………………………………………………………………

這邊向晴約了云璟,那邊陸離野也沒閑著.

晚上約著阿祖一邊喝著酒解悶,一邊跟他吐槽心事.

"你這女人,怎麼就這麼難以琢磨呢?"

"怎麼啦?又跟嫂子吵架啦?"

阿祖碰了碰陸離野的杯壁,喝了一口酒後,問他.

"沒吵,就是有些方面不太和諧."

陸離野郁悶的搖頭.

直接將杯中的雞尾酒一飲而盡.

"就知道你們倆鬧矛盾了,不然這個點怎麼舍得不去陪老婆,還約我出來喝東西!"

"真沒吵架!"

陸離野否認,卻又覺不知該如何起,"這麼吧!其實就是我們倆……在*-上……不太和諧!"

"噗……"

阿祖一口酒直接從嘴里噴了出來,怪異的瞄了陸離野一眼,笑道,"野哥,你真不行啊?"

"呸!!"

陸離野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你丫才不行呢!!"

"那你兩個人不和諧."

陸離野又添了杯酒,一本正經的問阿祖,"其實我是覺得吧,你嫂子……稍微有那麼點……性-冷-淡……"

"……"

阿祖啞口看著陸離野.

陸離野將手臂撐在台面上,認真的阿祖,"你和栗蕪,通常一天做幾次?"

"……"

阿祖瞠目,張嘴,驚愕的瞪著他.

那模樣,下巴都快掉了.

"你這什麼表呢?!!"

陸離野沒好氣的拿胳膊撞了撞他.

"不……不是……"阿祖這才回神過來,"野哥,你剛剛問我什麼?一天幾次??"

阿祖覺得,要麼是自己聽錯了,要麼就是他錯了!

"是啊!一天幾次啊!!有什麼問題嗎?"

"沒問題嗎??!"

阿祖驚愕的看著陸離野,瞧他一副相當認真的模樣,不像是在亂的樣子,他咽了咽口水,問他,"野哥,你跟嫂子到底一天幾次啊?"

"是我先問你的,你先回答我!!"

"我?這個數……"

阿祖舉了個手指'三’.

"三次?!"

陸離野似乎對于這個數字感到滿意卻又憤慨,"看吧!看吧!你都三次,我平日里頂多也就三次,平時都是一次兩次的樣……"

"野哥!!"

阿祖不等陸離野把話完,就直接截住了他的話頭,因為,他怕再聽下去,自己非要自卑而死.

阿祖搖了搖自己的手指,"我的這三次是……一個星期三次!!"

"……"

陸離野一下子像喉嚨里咽了什麼似得,到嘴邊的話登時又給嗆了進去,再也不出一句話來.

好半晌……

"一個星期三次??"

他顯然還有些不敢相信.

"不然呢?你總該不會以為一天三次吧?野哥,一天一次都能把人折磨死的,一個星期三次是最恰當的啦!!老實,你一個星期到底多少次?"

"我?"陸離野還真有些心虛了,皺了皺眉,"一個星期,估計也就……八,九,十次吧……"

"所以平均是一次多一天?!!"

阿祖突然就有些同起向晴了.

"……嗯."

陸離野點了點頭,見阿祖一副看怪物的表,他就有些不樂意了,"你那什麼表?"

"我……我只是比較同向晴姐而已!"

阿祖了實話,"野哥,你這樣的頻率真的太高了!!一般的女孩子哪能承受得了啊!"

"我這算頻率過多?"

"廢話!!不信你自己百度一下!"

陸離野一聽阿祖這話,還當真就拿出手機開始百度了起來.

結果,結果……

沒有結果!!

結果是,陸離野被百度的回答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基本答案都是一個星期三次算正常,一天一次以上,肯定不正常,最關鍵是,老婆受不住,容易跑路!

"該不會是這群人統統都不行,給自己找借口的吧?"

陸離野還在繼續嘴硬.

"……"

阿祖無語了.

"那你我現在該怎麼辦?我覺得向晴已經到了沒法忍受的地步了."

陸離野是真著急了,不然也不會拉阿祖出來談這麼私-密性的話題.

"她沒法忍,那就只能你想辦法忍著了唄!也對,哪個女人能忍受你這種高頻率……你就不怕對身體有影響?"

陸離野又將手里的酒直接一飲而盡,"行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今晚住你家去!"

"什麼?"

"我今晚住你家去!!"

"為什麼呀!!"阿祖不樂意了,今晚他和栗蕪還得干正事呢!

"什麼為什麼呀?你不剛讓我忍著嗎?!我這一回去,見著我老婆,哪還忍得住啊!那非得把自己憋死不成!"

"……那好吧!好了啊,就這一晚."

"行,就一晚!"

這一晚,向晴接到陸離野不回家的消息,差點就樂呵得快要普天同慶,奔走相告了!

這簡直比單位上多放她兩天假還要來的喜大普奔啊!

這一晚上,向晴想了各種各樣豐富的安排計劃.

吃過飯後,就悠然自得的睡在大大的沙發上,啃水果,吃薯片,磕瓜子,看電視.

終于可以不用擔心自己隨時被狼抓過去吃干抹淨了!

然後電視看到九點,就再跑去上會網,當然是一個人上網,沒有人在陪著她一起看爛片,也沒有人在每十分鍾來催她一遍該干事兒了,總之,光想想就一個字,爽!!

上網上到十一點,向晴愉悅的關了電腦,洗了澡,做了面膜,趴上偌大的水*-上開始倒頭睡覺.

當然,臨睡前有接到陸離野一通關心的電話.

"老婆,你一個人在家,害怕嗎?"

"不怕!"

"那一個人在家,寂寞嗎?需不需要我回去陪你?"

當陸離野問到這話的時候,向晴'蹭’的一下又從被子里坐了起來,"不!我不寂寞!!"

電話里明顯沉默了一會.

向晴覺得可能是自己剛剛那干脆的態度傷害到了他,自己好像表現得太開心,太堅決了點,可是,不堅決點,不保准陸離野會立馬閃身回來的.

這個可能性太大了!所以向晴不得不防著點兒不是!

"親愛的……"

向晴連忙將語氣轉柔了些分,"是這樣子的,你在外頭有事的話,就不用管我這邊,我一個人在家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你放心,我不害怕,也不寂寞,我會在家,乖乖等你明天回來的……"

果然,向晴這番話,陸離野還是相當受用的.

本是落寞的心,一下子又開心了不少,"好,親愛的,睡吧,我明天盡早回家!想你……"

完,他還不忘透過電話,親了向晴一口後,方才舍得掛上了電話.

確定陸離野不會回來了,向晴躺在*-上,按理本該是該開開心心睡大覺的吧?可偏偏不知怎麼的,這心里就感覺空落落的,總像是少了些什麼似得.

一翻身,尋不到熟悉的懷抱,向晴又失落了些分,干脆把自己蜷作一團,自個睡自個的了.

可沒料到,這*,她居然失眠了!!

沒有陸離野的晚上,她睡不著了!!

隔天,向晴又頂著一雙明顯的黑眼圈去上了班.

中午,陸離野也沒過來接她回家吃飯,只打電話給她,讓她和同事找個乾淨一點的餐廳吃著.

忽然沒有他來接自己回家了,向晴心里的落差感變得愈發強烈了些分.

她難得的和同事一起去食堂吃飯,可不知怎麼的,就是有些食不知味.

這不是她從前一直所向往的嗎?

"向晴,怎麼啦?你老公今兒沒來接你回去吃飯呢?"

同事一邊吃飯,一邊好奇的問向晴.

"可不是嗎?估計忙著呢!"

向晴癟癟嘴,轉而笑起來,"也好,好不容易才能跟你們吃一頓飯呢!每天都回家吃,都快吃膩了."

"奇怪!你老公不是風雨無阻的嗎?"

向晴夾在嘴邊的青菜又頓了頓.

確實,從前陸離野當真算得上是風雨無阻,哪怕他再忙,吃飯這種大事他是不可能會遺漏的,畢竟除了吃飯,他還有別的需求啊!

可今兒怎麼的……

"來也是挺奇怪的."

向晴重重的咬了咬嘴里的青菜,"也不知道他最近在忙什麼,昨兒晚上連家都沒回."

"沒回家??"

"對啊!"

向晴點頭.

"你也沒問問他?"

"沒問."

向晴搖頭,想了想,"唉,算了算了,不想了,一天不回家不也是挺正常的嗎!你們老公還常常出差不回家呢!"

"那可不一樣!我們這些老公是恨不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回家才好!你的老公可是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個時天天跟你膩在一塊兒才好!突然不膩歪你了,你不覺得很奇怪嗎?"

"嗨!有什麼好奇怪的,肯定是咱們想多了!他不膩歪我才好呢!我昨兒不知道過得多輕松!成天在一塊,多煩啊!分開點也好!"

"那倒也是,別還勝新婚呢!你就享受這種沒老公膩在身邊的日子吧!"

這麼一,向晴的食欲似乎又好了些分.

幾下幾下,就把碗里的飯也八光光了.

晚上,臨近下班的時候,向晴接到了陸離野的電話.

是晚上就不陪她一起吃飯了,他現在手頭上有點忙,得晚一點回去,讓她自己一個人在家心點.

按照常理而,向晴接到這樣的電話該開心的,可不知怎麼的,在電話掛斷的那一瞬,心里頓時就像被什麼掏空了一般.

一瞬間空落落的,像是什麼都沒有了似地.

晚上,向晴一個人吃飯.

沒做飯,就隨便泡了包泡面就把自己的肚子給解決了.

百無聊賴的窩在廳里看了會電視,嫌電視太無趣,消磨時間太艱難了,又干脆跑去上網.

向晴頭一回在電腦面前坐不住了,刷微博,看貼吧,把能看的幾乎都看了個遍,卻發現什麼都看不進去,最後,干脆點了關機鍵,闔上電腦,趴*-上去了.

看一眼牆上的石英鍾,都夜里十點了……

可陸離野怎麼還沒回來呢?

平日里這個點,他早就鬧著要睡覺了.

突然連著兩天沒有他,向晴還當真有些不習慣了!

所以,習慣這種東西還真挺可怕的!

向晴又在*-上翻來覆去的轉了一個多時,終于,這才漸漸的有了些睡意.

陸離野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夜里十二點了.

大*-上,向晴安靜的躺在那里,柔和的燈光篩落在她的-臉蛋上,一片旖旎……

陸離野凝著向晴的目光,不由轉柔了些分,大手下意識的輕撫上她的臉頰,而後,溫柔的在她的額際間烙下一記淺淺的吻後,方才起身,去了浴-室.

向晴睡著了,所以,陸離野的每一個動作都心翼翼的.

但由于陸離野沒回家,向晴的睡眠一直很淺,他洗完澡,才一摸上/*,向晴就驚醒了過來.

身子下意識般的,往他懷里縮了縮,秀眉不滿的蹙了起來,惺忪的嗓音懶懶的怨道,"你最近在忙什麼呀?這麼晚才回……"

向晴的靠近,讓陸離野又有些蠢-蠢-欲-動了,但他強逼自己抑制住著體內的那道旺火.

"嗯?"

見陸離野似乎有些走神,向晴又追問了一句.

陸離野咽了咽喉,抱緊她,讓她窩在自己懷里睡著,"今天晚飯怎麼解決的?"

"吃不下什麼東西,就隨便泡了碗面."

向晴如實交代.

"泡面?"

陸離野皺了皺眉,"跟你過多少遍了,不許吃那種沒有影響的東西."

他著,就要起身.

"你干什麼去?才躺下來呢!"

向晴錯愕的問他.

"肚子餓不餓?我去給你炒個飯吧!"

他著,隨手揀了件居家服往身上一套,"你先躺會,好了再叫你."

完,就徑自下了樓,進了廚房去.

這會,向晴的睡意已經漸漸散了去.

坐在*-上,忽而就覺得空落落的心,一瞬間被填得滿滿的.

他還是他,依舊是那個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男人!

向晴覺得這樣的自己,幸福極了!

光著腳,"噔噔蹬"的就下了樓去.

陸離野為了她,在廚房里前前後後的忙碌著,向晴偷偷地走過去,在他身後圈住了他的腰-肢,"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最近很忙嗎?"

"還好."

"那你為什麼要這麼晚才回來呢?"

向晴癟癟嘴.

陸離野半側頭看她,"怎麼?想我了?"

"嘁……"

向晴嘴硬,"你不回來才好呢!我還可以安安生生的睡個美覺."

聽聞向晴的話,陸離野倒沒多什麼,只是笑了笑.

很快,給向晴做完飯後,他便上樓又去洗澡去了.

做完飯後,他必然要洗個澡,他不喜歡身上帶著油煙味的,以他的話來就是,不男人!!

向晴有時候覺得他這點特別可愛.

美美的吃完他給自己准備的夜宵,酒飽飯足後,向晴又乖乖的上樓去睡覺了.

陸離野還沒從浴-室里出來,向晴爬到*-上乖乖躺著等他.

他出來後,見向晴還沒睡,倒有些意外,"怎麼還不睡?"

"等你啊?"

向晴往*里挪了挪位置,給陸離野騰出一大塊地方來.

"今兒這麼乖……"

陸離野伸手撈住她的腦袋,往自己懷里扯了扯,抱著她,一同跌入了被子里.

向晴心里癢癢的,屏著呼吸,在期待著他的下一步動作……

可是,意外的,竟然沒有下一步舉動!!

向晴錯愕的看著陸離野,卻發現他早已閉上了眼睡去.

當然,只是假寐而已.

可是,假寐都不似他的風格啊!

這種時候,他不應該是……

向晴忍不住問他,"離野,你最近怎麼啦?"

"嗯?"

陸離野沒有睜眼,只問她,"什麼怎麼了?"

"沒,就隨口問問而已."

"趕緊睡吧,明天還得早起上班呢!"

陸離野拍了拍她的後背,示意她睡覺.

向晴見他沒有任何多余的舉動了,也就狐疑的窩在他懷里睡了去.

*,好眠……

沒有在半夜的時候被他擺-弄醒來,向晴真是又驚又喜,心里卻又莫名的有些悵然若失.

想問,卻又不敢開口.

她當然不敢開口了,萬一被陸離野誤以為是自己想了,那還得了?

隔天,陸離野依舊沒來接她回去吃飯,晚上依舊很晚回家.

不,他是連續一個星期,皆如此!!

每天晚上,幾乎都是等到向晴睡著了的時候,他才回來.

如今的他們,真可謂是零交流的感覺,甚至向晴會想,是不是他們之間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導致感在漸漸的退熱?又或者,是他有了新歡??

這一個兩個的念頭時不時的在向晴的腦海中盤旋著,她再也沒辦法讓自己平靜下來了.

沒辦法,向晴找云璟求救.

"你他是不是不喜歡我了?"

不然呢?向晴真的找不出別的其他理由了.

"不可能吧!你們倆感這麼脆弱嗎?不喜歡就不喜歡啦?"

云璟倒不太相信.

"那如果不是,他現在這樣晾著我又是什麼意思呢?他對我的感覺明顯在減淡,從前哪天中午不會過來接我回家吃飯?我想跟你出門吃頓飯都得提前申報,你看現在?現在我成自*人了,平日里想干嘛就干嘛,反正也沒人再管著我了!還有啊,從前他每天晚上都會准點來接我下班,然後跟我一起回家,你看現在,每天都是凌晨過後他才滿身疲憊的回家來!就好像是故意在躲著我似得!最關鍵的是……"

"是什麼?"

云璟眨眨眼,好奇的接過她的話頭.

向晴話到了嘴邊,又稍稍咽了回去,頓了幾秒後,想了想,這才慢吞吞的,帶著幾絲窘迫的開口,"平日里他每天必須得跟我親熱一次,可自從那天他沒回家的那個晚上後,他就再也沒有碰過我!!從那天到現在都已經一個多星期了!是不是很誇張?"

"再也沒碰過你??!"

云璟也愕然了,"不是吧!你不他哪怕是凌晨四點都……精力旺-盛來的嗎?"

到這事兒,向晴也蔫了,手不停地攪拌著杯中的飲料,"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回事,我問他是不是最近太忙了,他又還好,我問他是不是心不好,他也挺好!總之最近的他,實在太不對勁了."

云璟一聽向晴這麼,也覺得他不對勁起來.

心里微微一驚,那厮該不會又開始濫了吧?要真是這樣,向晴還不得被傷得徹徹底底?怕是這輩子都沒辦法從這陰影里走出去了.

對于這想法,云璟當然只敢心里想一想,嘴上是不敢出來的.

"向晴啊,你要覺得他不對勁,你就去問問他,跟他好好談談,如果你真覺得……他對你的感淡了,那咱們也不是那種死賴著他的人,對不對?你往好處想想,慶幸你還沒跟他結婚呢,對不對?先找他好好談談,有問題攤開總比憋心里自己胡亂猜測來得要好!"

"……好."

向晴點點頭,緒有些落寞.

其實,她有些不敢找他去談.

這回,不是怕他誤會自己對那種事兒有想法,而是……怕他……真的對她沒有了想法.

向晴心里五味雜陳的,什麼滋味都有!

最後,她終于下定了決心,決定好好同陸離野談談.

正如云璟的那樣,凡事憋心里,也憋不出什麼玩意兒來,不定還就只是她自個想多了.

再了,就算真有什麼事兒,逃避也不是個辦法,該來的總該是要來的.

……………………………………………………………………

【不熟悉五的童鞋可以再去把《驕陽似璟》的最後完結篇再翻閱一下哇!就是五和胖子的故事.溫馨精悍】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82):她是他心里的寶貝     下篇:尾聲(二)晴陸漫漫(84):生個孩子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