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1)  
   
尾聲(三):竇初開(1)

景五,大名景向憶,花季少女一枚,剛滿十八,正可謂竇初開之齡.

留著一頭陽光清爽的男發,身著一件簡單的白T,下!身襯著一條寬松牛仔褲,背後背著一個MCM的大書包,手里還拎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懶散的倚靠在那里,就如同一道靚麗的風景,頻頻惹得過路的女孩兒們回頭張望.

今兒是阿里斯夫國際大學開學的第一天.

而景向憶作為新生入學,自然對學校充滿了好奇心.

她四下張望著,卻發現周旁所有的女同學都有熱的學長上前來幫忙拎行李,就她一個人,苦苦的拽著行李箱,艱難前行著,居然沒有任何的學長要過來幫忙的意思.

當然,到這里,不得不多提幾句.

現在的景向憶,蓄著一頭齊耳短發,男兒裝扮,170的身高,加之她故意掩蓋著獨屬于女人的特征,所以,一時間想要辨別出雌雄,還是有些難度的.

要問,好好的女兒身,景五童鞋卻為什麼把自己弄成了一男人呢?

其實,今次她是代替哥哥的名額來這所全球最著名的大學求學來的.

所以,現在的她,是個男人,名叫景存希.

像她這樣的學渣妹能進這樣的大學,自然是打!便夢寐以求的.

而她的學霸哥哥呢?在考上這樣一所牛/逼哄哄的大學後,居然拍拍屁!股出國學著搞科技研發去了,于是,留著這個空空的名額,生生的便宜了她這個學渣妹!

景五正抱怨著這做男人還不如女人來得輕松之際時,卻倏爾,"砰——"的一聲,一個籃球,毫無預警的就朝她的!臉砸了過來.

正正的砸在了她高!挺的鼻梁上.

"哎呀——"

她吃疼的尖叫一聲,身板被大力沖得往後一仰,差點跌倒.

緊跟著,滾燙的鮮血就從鼻子里湧了出來.

她趕忙仰高頭,就見一群男人從不遠的籃球場上朝她走了過來.

高昂的視線里,卻忽而出現了一張俊美,乾淨,且冷清的面容.

他大概一八八的身高,蓄著精神的短發,鬢角處因熱還正滲著性/感的汗水,他有著一雙如黑曜石一般清亮的眼睛,眼潭又如朝露般,清澈,清明.鼻梁高!挺,唇削薄,皮膚淨白.

棱角分明的輪廓,像極了一尊精工細琢過後的神祗雕像.

他清明的視線,居高臨下的睥睨著景五,不知怎的,有那麼一瞬,五仿佛從他的眼睛里獨到了幾許怔鄂.

"阿聯,帶她去醫務室."

男人沒有道歉,只側頭吩咐身後的同伴,拾過五腳邊的籃球,轉身,領著球隊的其他成員要走.

"喂——"

景五有些生氣了.

初生牛犢不怕虎,她擰著自己血流不止的鼻頭,幾個箭步就沖到他跟前,站定,"你這人怎麼這麼沒禮貌啊?砸傷了人,一句道歉的話都沒有?!"

真以為自己長得帥,就能囂張了?!

男人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清淡的開口了一句,"你是女人?這麼矯!"

"……"

結果,一句話,換來周遭所有球員們的哄笑.

向憶一下子憋了臉,氣急敗壞的回敬道,"你才女人呢!你全家都女人!!"

真晦氣!!

才一進校,就差點被人給識破了!!

向憶灰頭土臉的從男人堆里溜了出來.

那個叫阿棋的學長跟了上來,一手熱絡的搭上她的肩膀,"喂!學弟,走了,帶你去醫務室."

"不去!!"

五沒好氣的丟開阿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挺胸,非常有骨氣的大喊了句,"我是個男人,流了幾滴鼻血而已,去什麼鬼醫務室!!"

阿棋笑起來,一拳砸在五的後背上,"好家伙!有骨氣!!"

"咳咳咳……"

這一拳,差點把五柔弱的身板兒直接給砸傷,害她猛咳了幾聲嗽.

該死的,這麼大力!!

男人就是粗!魯!

阿棋看著五這狼狽樣兒,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五瞪他一眼,"剛剛那男的,誰啊?那麼囂張!"

"他叫竇然!咱們學校的風云人物,你新生不認識他不奇怪,不過,以後可能你們每天都會聽到他的名字."

"竇然?"

五斂了斂眉,"這名字怎麼這麼熟悉啊?好像從前在哪里聽過……"

可她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了.

"不過你剛剛以後我們每天都會聽到他的名字,是什麼意思?"

"你聽!"

阿棋拍了拍五的肩膀,示意她安靜.

緊跟著,就聽得與他們擦肩而過的兩個女生正在熱絡的議論著,"竇然學長長得可真帥!聽有個學!妹為了追他,在暑假里寫了一百封書給他!"

"他同意了沒?"

"不知道,有人他倆正戀著呢!"

"不會吧!!哪個女的呀?怎麼配得上他呀!!"

"……"

【寫到這里,鏡子不由感慨,當年我們班的校草就是此等風云人物啊,毫不誇張,走哪都能聽到他的名字,作為他的同桌,被無數的女孩問是不是他的同桌,當年真是莫名光榮至極啊,哈哈!】

向憶無語了,"膚淺,膚淺!!只注重別人的外表!!"

好吧!她承認,剛剛那個叫竇然的男人是長得還挺有姿色的.

怎的她還有種錯覺,看著還有幾分眼熟呢!

"人家可不只是長得帥!"

阿棋著,順手接過了五手中的行李箱,繼續用崇拜的口吻介紹著他,"他是咱們學校籃球隊的隊長!"

"……哦,四肢發達,頭腦簡單!"

五一副了然的模樣,直點頭.

"頭腦簡單?"

阿棋嗤笑,"我都想切開他的腦袋瞧瞧里面到底什麼構造!平日里就沒見他讀過什麼書,可偏偏每次考試全年級第一!!而已,基本每科考試……滿分!!特別變!態!!聽高中那會連跳兩級,從高一直升大一!"

"……"

這麼厲害!!

五震驚的瞪大了眼,"超級學霸!!"

這會,五對竇然的崇敬之心,登時如滔滔江水般狂湧而出.

要知道,每個學渣,都視學霸為神聖的尊佛,高不可攀,遙不可及!!

更何況這貨還是超級學霸!!

"好吧!我承認,他四肢發達,腦子也靈活,不過人品還真不怎麼樣!"

五客觀的評價.

"竇然的人品,那只能等你真正認識了他之後,才能做評價了!走吧,你住哪個宿舍?我帶你過去."

這時候,五的鼻子,已經不再流血了.

只是,鼻頭腫大了些,看起來怪怪的,卻還蠻可愛.

"我可不想認識他!我住朝陽樓,307."

"朝陽樓,307??"

阿棋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

"沒!"

阿棋搖頭一笑,"不過你想不認識竇然,怕是難了!"

五沒明白他話里的深意,只當他還在同自己吹噓著竇然的厲害,自然也就沒再往心里去了.

在阿棋的帶領下,五飛快的找到她的宿舍.

門一推開,在見到里面的人兒時,她驀地一怔.

"竇然??"

他怎麼在這?!

竇然似乎是剛沐浴出來的,短碎的發絲,還濕答答的,慵懶的模樣卻是不出的性!感.

球衣換了下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簡單的灰色居家服.

見到五,他似乎也有些訝然.

好看的劍眉輕輕蹙起,問阿棋,"你帶他來咱們宿舍干嘛?"

他們宿舍?!!

五疑惑的看著阿棋,又看一眼宿舍門口的門牌,上面赫然寫著:朝陽,307.

Oh,sh/it!!

五匆忙從自己的書包里翻看自己剛剛從生活部!長手里領到的門卡,一看上面的字眼,登時就有些絕望了!

朝陽樓,307!!!

"這棟樓有幾個307啊?"

五似乎還有些不願相信.

站在門口,怎麼都不樂意踏進宿舍里去一步,哪怕這宿舍的條件堪比外面精裝修的家庭公寓.

阿棋環胸,倚在門框上,揶揄的覷著她,朝她比了個手指,一副讓她認命的神,"一個!"

"……"

五瞄了一眼對面形如面癱臉的竇然,煩躁的抓了抓腦袋,"這生活部部!長是不是給我拿錯了門卡啊?我一新生,怎麼可能跟你們大三的學長住一塊呢?!你們這也沒空余的*位了,對不對?一定是搞錯了,我再去找找他!"

她才不要跟那面癱臉住一塊呢!

那麼聰明,指不定三兩天自己的秘密就被他給戳穿了!!

"我們這還空著一間房."

五提著行李,轉身正欲離開,卻聽得里面的竇然幽幽的開了金口.

一語,戳破了五所有的奢望.

為什麼她有種錯覺,好像,竇然這話就是故意的呢?!

"走啦!是這肯定錯不了!!我幫你拎行李進去!"

相較于竇然的面癱臉,阿棋學長就顯得熱了太多.

不等五話,他已兀自拎著行李,進了里面空余的房間去.

五悲慘的發現,她所住的房間,是一間套房,套房分為里外兩間,而她的正是里面這間不帶洗手間和浴!室的,要用還必須得跟外面那間房的室友共用!而且她要從外面進來,不想經過他的房間的話,她必須得繞至房外相通的走廊進門.

這房間安排得,簡直有些令人發指!!

"外面那間房,是你的嗎?"

五秉著最後一絲希望,問阿棋.

如果是他的,倒也還好,至少她還能勉強忍受.

"那間房是竇然的."

"啊?"

五最後一絲希望,也徹底破滅了.

阿棋端著手擱在胸前,笑看著她,"干嘛呢!一副跟竇然有深仇大恨的樣子!"

"他我像個女人!!這就是赤菓菓的羞辱!"

就這一點,已經足夠釀成深仇大恨了!

要知道,差點就把她的秘密公諸于眾了!!

其實,恨他,不如是怕他!

才見了一面的倆個陌生人有什麼恨呢!怕倒是真的……

那麼聰明,一眼就差點把她給識破了,這還要住一塊兒,遲早有一天,自己會落他手里的!

"阿棋,你咱倆能不能換間房啊?"

五試圖與阿棋商量商量.

"你跟我換估計不大合適,我跟竇然也肯定沒法合住!要不這樣吧,我出去問問竇然,看他願不願意跟我換!然後,你睡里面那間連洗手間的,我睡你這間!"

"真的啊?那太好了!謝謝你!!"

五真覺得自己遇上好人了!

她作為一個女人,混在男人堆里,多需要獨立的衛生間啊!!

這阿棋可實在太善解人意了!!

阿棋領著五出門去客廳找竇然.

"竇然!!"

此刻,竇然正抱著手提電腦坐在沙發上,專注的編輯著什麼.

阿棋連忙湊了上去.

"?"

竇然只偏頭看了他一眼,沒應聲.

"要不咱倆換間房吧?"

"為什麼?"

竇然抬眸,清冷的視線,掃了一眼他對面的五.

"還不是他……"

阿棋著,拉了拉跟前的五,讓她再靠近竇然幾分,"對了,還不知道你子叫什麼名字呢!"

"我叫景……向沛!你先正事!"

五飛快的介紹著自己,居高臨下的與竇然對視著.

不知怎麼的,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她覺得竇然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變得有些複雜起來.

是深究?是疑惑?還是了然.

她就不明白了,自己哥哥這名字,有什麼值得研究的嗎?

"是這樣的,向沛覺得你氣場太強大,不敢跟你住一塊兒,所以想讓咱倆換換!你肯定也不想跟他住一塊的,對……"

"不換!"

阿棋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竇然干脆利落的兩個字給打斷了.

態度直接,且毫無回旋的余地.

阿棋震驚的看著對面的竇然,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不對,竇然,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呀,你不是最討厭別人進出你的私!密空間嗎?如果現在你跟向沛住一塊的話,那你的私!密空間,豈不是得跟他一塊兒分享?"

"有什麼問題嗎?"

竇然淡淡的問他,目光卻頗為深意的看了五一眼.

就這一眼,登時讓五有些背脊發涼.

她扯了扯阿棋的籃球服,"阿棋,要不就咱倆換吧!"

"那不成!!"

阿棋搖頭,連連拒絕,"向沛,你這房間我看是換不成了!你還是隨遇而安吧!雖然竇然外表看起來冷冷的,像個撲克臉,但實際上心里還是熱的!你跟他近距離接觸接觸,熟絡了就好!我還有事,我先走了啊!你慢慢收拾行李……"

阿棋幾乎是逃逸般的離開的.

他可真不想跟竇然住一塊!

這厮保護自己的私!密空間,那是出了名的!

保不定哪天他要無意中進了竇然房間,非得被他削了腦袋不可!就更別提還共用一個衛生間和浴!室了!!

他就實在沒明白,對自己私!密空間看得如此重要的竇然,居然會允許景向沛跟他住一塊?!

奇怪,實在太奇怪了!!

阿棋走了,一下子,整個宿舍里就剩下了五,和她對面正專注著上網的竇然.

氣氛一下子變得有些奇怪起來.

她也趕忙腳底抹油,速遁回了自己的房間里去,整理行李.

第一天,一房三人,算是和諧度過.

第二天,新生軍訓,五徹底把自個累成了狗!!

也不知道哪個遭罪的人想出來的破點子,這新生莫名其妙的必須得進行一場軍訓.

軍訓,得多好聽!

在五看來,實則就是馴狗!把一個個精神奕奕,洋洋灑灑的新生,訓成一個個張著嘴兒喘氣的黑狗!

這會,好不容易教官寬容了,允許他們擱樹蔭下坐著順口氣了,忽而就聽得有女同學歡喜的驚呼,"哇!那球場上的就是竇然學長吧!!真的好帥啊!!"

"好像真是呢!!天……真是超帥的!!"

"……"

五聽著女孩兒們花癡的驚贊聲,作為一個女人,聽到'帥哥’倆個字,多少還是有些反應的.

雖然這帥哥不是自己喜歡的人!

五也學著女孩兒們張著腦袋去看,透過斑駁的樹影,就見到竇然和阿棋等人,正坐在籃球場邊休息著.

一女孩子陪在他身邊,遞了瓶水給他,他沒接,只順手拿了旁邊箱子里一瓶礦泉水,旋開,仰頭,灌了好幾口.

硬朗的喉頭,性!感的滑動著.

他棱角分明的五官,在金色的陽光里,異常璀璨生輝.

喝完水,他低下頭,一眼,就見到了樹影後正張著腦袋偷看他的五.

五像做賊被抓了似的,趕忙別開了眼,不再看他.

半晌,卻聽得有女同學驚呼,"天啊!!竇然學長朝咱們這走過來了!!"

上篇:尾聲(二)晴陸漫漫(86):【完結】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2):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