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2):我喜歡你  
   
尾聲(三):竇初開(2):我喜歡你

半晌,卻聽得有女同學驚呼,"天啊!!竇然學長朝咱們這走過來了!!"

"哎呀,真的……"

一瞬間,整個軍訓營里登時就沸騰了.

向憶一聽這話,也忍不住折回頭去看.

【不得不解釋下哇,昨兒寫的時候,忘記之前給四五想過名字了,所以昨兒又費盡心思的想了一遍,結果,造成了倆個名字的錯誤,今兒糾正下,四叫景向沛,五叫景向憶,胖子就是竇然哇!】

果然,就見竇然拎著一瓶礦泉水,闊步朝她們這邊走了過來.

身後還跟著汗流浹背的阿棋.

在所有女孩期許的目光中,竇然渾身仿佛散著光芒,走了他們休息的區域.

水,扔到向憶的懷里.

動作甚至還有些粗※魯.

依舊是那張面癱似的撲克臉.

"阿棋給你的."

他.

"……哦,謝了!"

就呢!

他怎麼可能會這麼好心,專程來給自個送水.

原來是阿棋的意思.

這會,阿棋嬉皮笑臉的湊上了前來,長臂熱絡的往向憶的肩膀上一搭,調侃她道,"喲,這才一天,你子就曬成黑烏龜了?!成,我看曬黑點更好,這樣才不像個白臉!竇然,你是吧?"

竇然淡幽幽的掃了向憶一眼,做最客觀的評價,"丑!"

"……"

向憶簡直氣結,不留分毫余地的嗆他,"你以為你這麼白,就好看啦?還不也像個白臉!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同性戀呢!"

"同性戀?"

竇然陰冷的扯了扯嘴角,"要不你給我做男朋友?"

"噗——"

向憶正仰頭喝著礦泉水,一聽竇然的話,登時嘴里還沒來得及吞咽下去的水全部噴了出來.

"哈哈哈哈……"

阿棋在一旁樂得捧腹大笑起來.

班上所有的男女同學,全部怪異的朝他們這邊看了過來.

顯然,剛剛那關于同性戀的話題,也被好一些同學給聽了去,向憶都能清楚的感覺到有幾束敵恨的目光朝她投射了過來.

靠!!有必要嗎?

瞧不出來,她也是受害者嗎?!

"阿棋,走了!!"

竇然喊了阿棋一聲,舉步就走.

"哦!來了!!"

阿棋應了竇然一聲,拍了拍向憶的肩膀,"喂!悠著點兒,別中暑了,熬不下去就裝病!"

"我又不是女人,我裝什麼病!!"

向憶完全不甘示弱.

"成!像個男人!!我走了啊!"

"走吧走吧!!謝謝你的水啊!"

向憶晃了晃手里的礦泉水.

阿棋愣了一下,"嗨!舉手之勞而已!"

這話,他是替竇然的.

竇然和阿棋前腳才一走,班上的女同學就迅速朝向憶圍攏了過來.

"景向沛,你怎麼會認識竇然學長的啊?"

"對啊!你好像跟他很熟的樣子?"

很熟?

哪有!!

她們眼睛不好使吧?!

沒見他們剛剛差點嗆起來嗎?

"景向沛,竇然學長好像很喜歡你哦?"

"……"

喜歡?!!

哪種喜歡?

男男喜歡?!

呵呵!那家伙該不會真的是同性戀吧?!

向憶想想都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景向沛,今晚咱們一起吃飯吧,你能順便幫我把竇然學長也一起約出來嗎?"

嗯!醉翁之意不在酒.

只可惜……

"我跟他不熟!"

向憶態度非常明確的表明自己的立場.

"騙人!!人家剛還要你做他的男朋友!!"

到這里,女同學們又開始有些憤憤然了,"景向沛,你跟竇然不會真是同性戀吧?你瞧瞧他,剛剛人家學※姐給他遞水,他都不屑看一眼,可他居然會從大老遠的籃球場上專程來給你送水,這表示什麼?這擺明了人家挺喜歡你的呀!"

"……"

向憶無語了,"你話也忒誇張了!這麼近的籃球場,不出五十米遠,你居然用'大老遠’來形容!還有啊,誰人家是專程來給我送水的?人家只是恰好路過咱們這,然後順手拎了一瓶水過來,這水應該還不至于要用'老重’兩個字來形容吧?還有啊,這水是阿棋學長給我的,不是他給的!再了,他竇然是不是同性戀我可不清楚,當然,我也不關心,反正我知道,我不是同性戀就行了!"

"行了,行了!休息夠了,集合!!"

正當這時,聽得教官一聲哨響.

在這之前,向憶覺得這聲哨響簡直就是魔咒,即將拉他們入刀山下火海的魔音,卻如今,聽到這聲哨響倍感親切,瞬間就把她從可怕的女人堆里解救了出來!

哨響過後,又是半天非人的折磨.

傍晚,解散了集訓,向憶第一時間沖到了宿舍里洗澡.

好在,這會竇然和阿棋都不在.

向憶暢暢快快的洗完澡,連飯也顧不上吃,就癱在了*※上休息去了.

哪知這一睡,就直接睡到了天昏地暗.

向憶是被餓醒來的.

睜開眼的時候,窗外已經全黑了,外面那間房已經點亮了盞燈,顯然,是竇然回來了.

向憶穿過陽台,出了套房,去廳里的冰箱里找吃的.

可偏偏,除了些生菜和堿面之外,還真沒丁點能填肚子的東西熟食了.

她又不會做飯,煮的面連自己吃著都惡心.

向憶郁悶了,肚子餓得早已前胸貼後背,咕嚕咕嚕直叫了.

"你沒吃飯?"

忽而,頭頂響起竇然的詢問話.

依舊冰冰冷冷的,沒有什麼溫度和起伏.

向憶嚇了一跳,回頭去看他.

見到的,卻是竇然棱角分明的下巴.

"嗯."

她點頭.

竇然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也沒吃晚飯,如果你願意吃面的話,一起給你煮點."

"真的啊!那謝謝了!!我吃,我吃!!"

向憶連連點頭.

雖然他只是順便給自己煮一點,但向憶也已經感激涕零了.

竇然伸手繞過她,從冰箱里將食材和面取了出來.

不再理會向憶,徑自到廳里開放式的廚房里煮面去了.

他做飯的動作,不上有多熟練,可每一個動作,都從容不迫,有條不紊,沒有半點慌亂.

一刻鍾的時間,兩碗熱騰騰的湯面已經新鮮出鍋.

"哇……好香啊!!"

向憶忍不住贊出聲來.

倆人取了筷子後,一左一右的在正方形的飯桌前坐好.

竇然依舊是那張百年不變的撲克臉,也不多話,只埋頭吃面.

向憶本想幾句感謝之詞的,可一見竇然這副冰冷冷的態度,再多的話也被她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

算了,大概他也不稀罕自己的感謝!

向憶埋頭,開始大口大口的狼吞虎咽起來,完全沒有一點女人該具備的優雅姿態.

竇然抬起眼皮,目光頗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卻又飛快的低了頭去繼續吃面.

倆人才吃到一半,阿棋就風風火火的從外邊趕回來了.

"喂!你們吃夜宵呢!居然都不帶上我!"

阿棋雙※腿瀟灑的一胯,就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什麼夜宵啊!這是咱倆的晚飯!"

向憶終于舍得從面碗里抬起頭來了.

"晚飯?"

阿棋看一眼身旁的竇然,"你晚上不是跟我一起吃過了嗎?"

"咦?"

向憶狐疑的瞅了竇然一眼.

竇然抬起頭,不冷不熱的反詰了阿棋一句,"我又餓了,不行?"

"行,當然行!看著你們吃,我也覺得餓了!向沛,去,幫我也煮一碗唄,看起來你手藝挺不錯的呀!"

阿棋撞了撞向憶的胳膊肘子.

"這不是我煮的."

向沛忙解釋,指了指對面的竇然,"我哪會煮什麼面啊,這都是竇然的功勞!"

"啥?"

阿棋幾乎以為是自己聽錯了,"這面是竇然煮的?"

他怪異的目光看向竇然,"你子不是從來不進廚房的嗎?"

阿棋轉而又看向向憶,同她訴苦道,"誒!你不知道,我跟這子*了兩年了,這家伙從來不肯下廚,非這廚房里的味道難聞!他今天居然為你進了廚房,哇靠,這可真是破天荒地頭一回啊!!不成,不成,我吃醋了!!竇然,今兒你必須得為我煮碗面才行!"

面對阿棋的各種控訴,竇然依舊一臉坦然,冷峻的撲克臉上,不見任何的心虛,語也不給自己做任何的辯解,只聽得他平靜的道,"我今天是不可能再進廚房的!"

他不會讓廚房里的油煙味再荼毒自己第二遍!

"喂!你……你重色輕友!!"

阿棋憤憤不平.

向憶囧了.

重色輕友??

難道自己是他竇然的'色’?不是吧!現在的自己可是男兒生!!

再了,他竇然這麼傾國傾城,應該瞧不上娘娘腔的自己吧?!

"阿棋,你就別吃醋了!竇然只是自己餓了,然後給自己下了碗面,順便給我也多煮了一碗而已!"

向憶趕忙解釋.

"是這樣嗎?"

阿棋顯然還有些不相信.

向憶覺得好笑,"不然呢?"

難不成他真以為竇然喜歡自己?!

"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吧!"

竇然著,丟下筷子,起身就走了.

"喂!!你還有一大碗沒吃完呢!!"

向憶在他身後喊他,但回應她的,只是"砰——"的一道關門聲.

竇然就是這麼拽!!

"嘁!他每天這麼裝酷,你也受得了?"

向憶忍不住同阿棋吐槽竇然.

"他就是這性格而已!冷冷的,酷酷的,把那些女孩子迷得團團轉!"

"那倒是,女孩子都喜歡這種有個性的!"

向憶點頭,認同阿棋的話.

"嘿!你一副很了解女人的樣子,從前戀愛過嗎?就在這裝聖!"

阿棋不留余地的奚落她.

"……"

她哪有裝聖?她不過只是站在女人的角度幾句話而已!

————————————最新章節見《添香》—————————————————

隔天——

向憶一班的人,又在樹蔭底下乘涼.

竇然又在籃球場上練球.

籃球場邊上,那個緊追不舍的學※姐撐著一把太陽傘,百看不厭的在那看他打球.

實話,向憶是著實佩服她的毅力的.

當然,她也挺佩服竇然的克制力和定力的,你這麼一大美人兒,成天到晚的追著你跑,對你這麼用心,你怎麼就舍得看都不看她一眼呢!

"向沛!!"

忽而,聽得班上的一女孩叫她.

哦,是他們班的班花,文汐,一個很水靈很清秀的女孩.

身材嬌,一六零的樣子,可愛的齊劉海,烏黑的長發如瀑般傾瀉而下,柔順的垂落在腰間,遠遠的走過來,還真如天仙下凡那般動人.

不過,她著臉兒,滿眼嬌羞的看著她是什麼意思?!

該不會……

向憶心里一驚……

這班花該不會是瞧上了自個吧?!那可別,她可真不想同性戀!更不想讓這麼一朵嬌豔欲滴的鮮花被她給折了!

"向沛!"

文汐走到向憶跟前,軟※綿綿的音調又喊了她一聲.

"嗯?有事嗎?"

向憶盡可能的板著臉,與她保持著適當的距離,疏離的問了她一句.

對她冷淡點,絕對是為了她好!向憶在心里如是告誡著自己.

"向沛,那個,聽你和竇然的關系特別好,我……我能不能請你幫我個忙,幫我把這封信,轉交到竇然的手上啊?!"

摔!!

所以……

剛剛自以為的桃花運,其實還是脫不了他竇然的干系?!

"嗨!你們一個個的,怎麼都對他有意思啊?"

向憶對班上的女同學居然有種朽木不可雕的感覺.

"向沛,你幫幫我吧!"

文汐軟聲央求著她,把手里的信封遞了過去.

向沛沒接,"真不是我不想幫你,你也看到了,他身邊還杵著個學※姐呢!就打傘的那個,看見沒?我怕我這一過去,就被她直接給滅了!"

是信,其實是書,好歹時候她也收過不少!

"不會的,向沛!求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

文汐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瞅著她.

真的,自己要是個男人,還真不定就對她動心了.

要知道,有幾個男人不喜歡這種鳥依人,又急需男人胸膛呵護的女人呢?!

"成!"

向憶一拍自己的大※腿,接過她的書,站起了身來,"我幫你這一回!"

"太好了!謝謝你,向沛!!"

"行了,都一個班的,舉手之勞而已!"

向憶大方的一揚胳膊,拿著她的書,就砸進了火辣辣的太陽里,往籃球場奔了去.

籃球場上還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籃球比賽.

向憶剛過去的時候,恰巧,竇然一個帥氣的三分投籃,那姿勢當真酷到沒朋友.

連身為女兒身的向憶都忍不住在旁邊看得心生嫉妒,直願這老天太不公,才把他生得這麼帥氣,還這麼有才!

"哇!!三分,太厲害了!!竇然,加油——"

向憶身旁站著的正是那名撐著太陽傘,萬年守候的學※姐.

這會,向憶才看清楚了她的五官.

確實,頗有幾分姿色的,不是文汐那種嬌溫柔款,而是大大咧咧的類型.

球場上,竇然似乎也看到了向憶,阿棋也瞅見了她,一個勁兒的在場上同她打招呼.

"阿棋,加油!!"

向憶雙手比在嘴邊,做喇叭狀,興奮的幫他呐喊著.

竇然淡漠的掃了她一眼,一把將手里的球砸進了阿棋的懷里,"暫停."

阿棋吃痛的低呼了一聲,興高采烈的就奔到了場邊上向憶的跟前去.

這會,撐傘的學※姐,連忙熱的給竇然遞了水和濕巾過去.

竇然頓了頓,卻忽而,抬眼看了看場邊上正與阿棋聊得熱火朝天的向憶,接過了女孩手里的水和濕巾.

竇然的動作,自然一點不落的被向憶看進了眼里.

"哎呀!!竇然接受了那學※姐的水!!"

她誇張的驚呼了一聲.

"干嘛呢!大驚怪的!"

阿棋好笑的睨著她,"你這子,該不會也喜歡竇然吧?"

"胡!!"

向憶連忙解釋,沖阿棋揚了揚自己手里的書,"瞧見沒?咱們班班花寫給竇然的書!肥水還不流外人田呢,讓竇然做咱們班的女婿也比被別的女人搶了強啊!"

"……你把竇然比作肥水,要被他知道,你完了!"

"呵呵……"

向憶干笑兩聲,拿著書,就大義凜然的找'肥水’去了.

這會,竇然正坐在休息椅上有滋有味的喝著學※姐贈與的愛水,向憶走過去,直接把書往他眼前一遞,"給——"

竇然連眼皮都不抬一下,又是一口水入喉,適才問她,"什麼?"

"書!"

"書?!!"

問話的人,正是守在竇然身邊的學※姐.

她有一種怪異的眼神瞅著向憶,"你也喜歡竇然?!""……"

哇靠!!

他們這些人都什麼邏輯啊?敢在他們眼里,全天下所有的人,不論男女都喜歡他竇然不成?當他竇然是人民幣呢?!

竇然這才抬起眼眸看了她一眼.

不知怎麼,向憶居然會覺得竇然那一記眼神里,好像……好像噙著幾許高興的神采?!

高興?他為什麼高興?!

向憶覺得自己一定是理解偏了!!

"你的?"

就聽得竇然居然也跟著學※姐的奇葩節奏問了一句.

"嚇?"

向憶嚇了一跳,"什麼呀!!我又不是同性戀,這是我們班的班花寫給你的書!"

那一瞬,向憶明顯的看見了竇然的臉色掠過了一抹陰沉.

被人家美麗大方的班花追,不至于是一臉陰沉吧?他這家伙到底什麼態度啊?!!

"拿回去!"

他漠然拒絕.

撐傘的學※姐,臉上登時笑靨如花.

"你別這樣!"

向憶不依,指了指五十米開外的樹蔭,道,"你瞧瞧,就那個,靠在樹干上的那個女孩,瞅見沒,長得特好看,人也特有氣質!真的,配你不虧的!"

向憶著,在他跟前蹲了下來,一副要與他進行深刻辯論的架勢.

"你喜歡,你去追啊!"

竇然沒好氣的回了她一句.

"我……我……我不喜歡她,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

向憶趕忙給自己找了個借口.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

沒料到,一貫話少的竇然這回居然會繼續追問她.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反正……反正不是她那樣的!"

"我喜歡的,也不是她那樣的!"

竇然順著她的話往下.

"那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呀?我怎的感覺你什麼樣的女孩子都不喜歡啊?"

"嗯!我喜歡不男不女的,就像……你這種!"

嚇?!!

"靠!!"

向憶嚇得身子一個後仰,差點就跌倒在了地上.

【五很逗比,竇然很腹黑.還望大伙兒喜歡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1)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3):竇然,我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