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3):竇然,我愛你!  
   
尾聲(三):竇初開(3):竇然,我愛你!

"那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呀?我怎的感覺你什麼樣的女孩子都不喜歡啊?"

"嗯!我喜歡不男不女的,就像……你這種!"

嚇?!!

"靠!!"

向憶嚇得身子一個後仰,差點就跌倒在了地上.

臉頰一,唾道,"你才不男不女呢,你全家都不男不女!!你你這人嘴巴怎麼這麼毒,變著法子侮辱我!戲弄我!"

竇然被向憶這麼罵著,居然也不惱,反而揚唇笑了起來.

而且是那種,捉弄成功的笑.

就那麼一笑,真的……差點就讓向憶給徹底醉在了里面.

回頭一笑百媚生,大概形容的就她眼前這畫面了……

該死的!!

這家伙笑起來,簡直是迷倒眾生啊!!

就那一刻,她居然聽到了自己心髒'咚咚咚’的跳動聲,紊亂而又迅速……

且還完全停不下來啊!!

向憶的身旁撐傘的學+姐,自然早就醉了,但剛剛竇然對向憶的表白,她可是字字句句的聽進了耳里,臉色自然不太好看起來.

在這個搞基的社會里,你永遠不會知道,下一個男人什麼時候就成了你的敵!!

所以,她必須得心謹慎點!以免她的竇然被這叫景向沛的不男不女的男人給掰彎了去!

向憶蹲在地上,漲著+臉,不停地用手畫著圈圈,+嘴里低聲嘟囔著,"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男人……"

忽而,就覺額頭上一冰.

"哎呀!!"

她敏感的尖叫一聲,抬頭一看,是竇然拿著瓶冰水正貼在她腦門上,還不等她問話,冰涼的礦泉水就已經塞到了她懷里.

向憶一愣,"呃,謝啦……"

竇然沒吭聲,已恢複了他一貫的撲克臉.

向憶抱著冰水,回頭看一眼樹蔭下正用一雙楚楚可憐的眼兒瞅著他們這邊的文汐.

煩躁的抓了抓頭,這事沒辦成,她哪有臉回去面對她的父老鄉親啊!

"竇然,書你還是拿著吧,這好歹是文汐的一番心意,你成與不成,看一眼總不為過吧?"

竇然完全沒理會向憶的話,當然,也沒去看一眼五十米開外的文汐,目光落在空曠的籃球場上,半晌,才回了句,"你先收著吧!"

"啊?"

向憶一囧,"我幫你收著?!"

竇然沒理她.

"啊,我知道了!!"

向憶自行理解能力真強,她笑著點點頭,"你們籃球服是不帶口袋的,成!我先幫你收著,回去我再給你."

竇然怪異的瞅了她一眼,起身,回了場上去,"繼續比賽!!"

向憶也要走,哪知卻被撐傘的學+姐給攔了下來,"我叫林榕雨,你呢?叫什麼名字?"

"我叫景向沛!"

向憶大方的介紹著自己,又瞧出了林榕雨的幾分敵意來,"學+姐,你可別把我當你的假想敵,我景向沛可是正兒八經的男人!!剛剛竇然那是故意欺負我的!呵!!我不男不女,我看他才不男不女!!"

"……"

兩個男人都不男不女,難不成不是搞基的傾向?

"要不,你把你手里的那封信給我吧,待會等籃球散了,我轉交給竇然就行了."

林榕雨'好心’的建議著.

向憶干干一笑,"不用了,學+姐,我擱我兜里也一樣!"

她才沒那麼傻呢!

得可真好聽,轉背指不定就把文汐寫得辛辛苦苦的書給喂垃圾桶了!

"行了,我得操練去了,改天再聊!"

向憶著,抱起竇然給的冰水,'啪噠’幾步就跑回了樹蔭下的文汐身邊來.

她喘了口氣,沖文汐道,"嘿!你不知道,這信還差點就被那學+姐給半路攔截了!!"

"啊?"

文汐看著向憶手里還拿著的信,水眸暗淡了些,"竇然學長不肯收嗎?"

"不是不是,他他的籃球服沒口袋,給他他也沒處擱,免得弄丟了,所以啊,讓我先幫他保存著,到晚上回宿舍的時候再給他!"

向憶著,將書塞進了自己迷彩服的口袋里,還不忘作勢拍了拍,笑道,"你放心,我保證一定幫你把信送到他手上!!"

文汐甜美的笑了起來,"那太謝謝你了,文汐,你真是個大好人!"

"哎呀!別這麼誇我,多不好意思啊……"

"有機會我請你吃飯!"

"好啊,要你把這座萬年冰川給融了,我非得蹭你頓飯不成!"

"好啊,沒問題……"

文汐著,漂亮的臉蛋上,已經露出了幾許嬌羞的+潤來.

晚飯,向憶是和文汐一起在食堂里解決的.

倆人聊得最多的,還是……竇然!

即便向憶不是特別喜歡竇然這個人.

"向沛,那封信,你千萬記得幫我轉交給竇然學長."

"嗯嗯,你放心,我記得,記得……"

向憶一邊狼吞虎咽著,一邊回應文汐的話,費了好大的勁把嘴里的大飯團給咽進了喉管里去,"文汐啊,你們到底覺得竇然哪里好啊?怎麼一個個見著他就跟蒼蠅見著臭雞蛋……不,不是,我沒有你是蒼蠅的意思啊……"

"噗……"

文汐被向憶無厘頭的比喻給逗笑了,"行了,你不就想竇然學長是臭雞蛋嗎?"

"對對對!太對了!!你看他成天臭著一張臉,就不知道你們到底喜歡他哪里."

"喜歡他的人好像真的很多哦!"

"那可不!聽阿棋學長,追他的女同學都能從食堂排到咱們宿舍門口去了!"

"那向沛,你跟竇然關系這麼好,你應該很清楚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吧?"

文汐忽而問她.

"啊?"

向憶一愣,"那個……"

她為難的咬了咬筷頭.

忽而就想起了今兒在籃球場上竇然那句劈天蓋地的話.

——我喜歡不男不女的,就像你這種!

靠!!

向憶不由打了個寒噤.

"向沛?"

文汐察覺出了她的不對勁來,"怎麼啦?"

"沒,沒事!我只是在認真的思考你的問題."

向憶砸吧了一下嘴,"文汐,我覺得吧,竇然有可能也是對你有意思的!我聽阿棋之前過,竇然從來不接受任何女孩子的書,就今兒操場上的那個學+姐,她暑假給人家投了上百封書呢,可他竇然愣是一封沒要!有個性吧!可到你這,就不一樣了,是不是?至少他沒有他不要啊,對不對?他還擔心弄丟了,讓我好好給他保存著呢!我覺得他對你算是挺特殊的了!"

向憶想當然的總結著.

卻不知道,竇然那句'你先收著’其實不過只是為了不想她在同學面前丟了臉面的緩兵之計罷了!

文汐聽聞向憶的總結,一下子也激動了,"真的呀!!"

她粉色的臉蛋緋一片,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太激動了,"那你回去記得幫我問問他的意思."

"OK!沒問題!"

向憶這娘當得還真夠敬業的.

———————————————最新章節見《添香》————————————

晚飯後——

向憶拎著飯盒回了宿舍,竇然已經回來了,阿棋也在浴+室里洗澡.

前兩天向憶是趁著阿棋不在的時候,霸占著他的浴+室洗了個澡的,可現在人家回來了,而且正用著,她也沒辦法再過去了.

一身臭汗的她,也實在耐不住了.

抱著乾淨的衣衫和浴巾,敲了敲竇然的房門,輕聲喊他,"竇然……"

"……嗯."

里面傳來竇然低沉的應話聲.

"我能不能用你的浴+室洗個澡啊?"

"……"

好久,回應著向憶的,都是緘默.

向憶以為,竇然是不肯了,才預備轉身去找阿棋的時候,卻聽得里面再次傳來了竇然沒有溫度的聲音,"進來!"

哇咧!!

居然允了!!

阿棋學長不是他決不允許任何人踏進他的房間的嗎?

向憶光著腳,貓著身子心翼翼的走了進去,卻見竇然正坐在書桌前專注的……打游戲!!

他的房間,向憶粗略的掃了兩眼,很簡單而又實用的擺設,當然,也相當乾淨利落,至少比她的房間看起來要整潔太多了!!

不過,這看起來也不像藏著什麼不能見人的秘密啊!

干嘛那麼害怕別人進來呢?!

"洗完澡趕緊出去."

這還才進來呢,竇然就開始下逐客令了.

目光依舊專注的落在屏幕上,看亦不看一眼身後的向憶.

向憶直起身來,"哦!"

學著他,冷冰冰的吐了個詞,昂起頭,大踏步的進了他的浴+室去.

嘿!好樣兒,浴+室里都這麼乾淨!!

好吧!向憶承認,在他這洗澡,比在阿棋的浴+室洗澡舒服多了.

看來她往後真得趁竇然沒回來之前就早早的溜進他房間里把澡洗了才行!

向憶終于可以舒舒服服的洗個澡了,心一下子變得大好起來,站在花灑下,就忍不住扭起屁+股,哼起了歌兒來,"你是我的呀蘋果兒,怎麼愛你都不嫌多,的+臉溫暖我的心窩,點亮我生命的火,火火火,你是我的呀蘋果兒,就像天邊最美的云朵……"

竇然在外面玩著游戲,聽著浴+室里"嘩啦啦"的水流聲,還伴著向憶鴨子叫的歌聲,導致他好幾次分神,差點被對方碾殺.

"你是我的呀蘋果兒,怎麼愛你都不嫌多……"

向憶在浴+室里邊搓澡,邊扭動著+腰身兒,別提多帶勁了,唱得正嗨之際,卻聽得外面傳來竇然一句冷硬的命令聲,"閉嘴!!"

"……"

向憶一個"火"字還沒哼完,被他一喝,登時堵在了喉嚨里,不上不下的,怪不是滋味兒.

花灑下的舞姿,也一瞬間戛然而止.

好半晌,向憶木訥的收了身姿,癟癟嘴,站在花灑下,開始專心沖澡,+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凶什麼凶……"

很快,洗完澡,向憶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衫,伴著淡淡的沐浴香,抱著髒衣服,手里還拎著自己的洗發水和沐浴露,光著腳從里面走了出來.

竇然還在那打游戲.

不是打游戲,就是打籃球,就沒見他務過正業.

向憶沖著他的背影扮了個鬼臉,要走,才剛到門口,卻忽而想起了什麼,連忙將手里的髒衣服和洗發水沐浴露一類的東西,擱進了門外自己的房間里,然後伸手從髒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文汐叮囑了千萬遍的書,想了想,轉身就朝桌前的竇然走了過去.

"給——"

她把書往竇然眼前一擱.

竇然正與對方奮力厮殺著,他看也不看一眼向憶,甚至于理都不想理會她,徑自在那玩著,直接把她當成了透明人.

"喂——"

向憶郁悶了.

這家伙,裝酷也裝得太過頭了吧?!

"算了,管你要不要,我就擱這了!"

向憶著,就往他手邊上一放.

竇然終于開了金口,"扔垃圾桶里去!"

"……"

向憶有些錯愕,下午的時候,這家伙不是還讓自己好好收著的嗎?怎麼這會又吵著要扔垃圾桶了?還真是三月的天,女人的臉,男人的心,變就變啊!

向憶咬了咬唇,這可是文汐的一片好意,就這麼扔垃圾桶了,多可惜.

所以,她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撕開了手里的信封,把書攤開,站在竇然的身後,潤了潤喉,然後……

慷慨激昂的朗讀了起來!!

"竇然學長,我愛你!"

"噗……"

竇然剛結束一場戰役,正端起手邊的水杯喝水,結果,水才一含入嘴里,身後就傳來了向憶大聲而赤果的'表白’,他一個沒忍住,將嘴里的水全數噴了出來,給跟前的電腦屏幕好好兒的洗了個澡.

轉身,看怪物般的看著向憶.

向憶的臉蛋兒的,郁悶的抓了抓腦袋,干笑兩聲,"我也沒想到人家的書會寫得這麼直白……"

竇然坐在電腦椅上,俊臉微抬,眯著深眸,緊迫的睇著她.

向憶莫名的,被他的視線瞧得有些口干舌燥起來,氣氛有種不出的尷尬,她忙將書遞給他,"算……算了,還是你自個看吧!"

"不想看."

竇然的目光依舊直直的看著她.

哪怕是余光,都懶得瞧一眼她手里的書.

"那你想怎樣?"

不知怎的,向憶被他的眸光瞧得有種心跳漏拍的感覺……

該死的!!

眼睛這麼勾魂是幾個意思!

"繼續念……"

他著,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向憶還真的就跟中了邪似地……

乖乖的,繼續念.

"竇然學長,我從第一眼見到你之後,就已經深深的,不可自拔的愛上了你……"

讀到這,向憶在心里忍不住吐槽:文汐你這書,寫得也忒直白,忒不含蓄,忒不詩畫意了吧?

她讀出來都覺得臉兒滾燙滾燙的呢!

偷偷地瞄一眼竇然,游戲已經開局了,可他還依舊在專注的聽著,看來很有戲!!

"你在籃球場上的風姿,已經徹底掠奪了我的心,我對你的迷戀,已經沒辦法單純的用幾個形容詞來表達了……"

"竇然學長,如果你覺得我還不錯的話,能不能回信的時候,告知我你的電話號碼呢?我等你!這是我的電話號碼:1+8+9XXXXXXXX."

"讀完了!"

很簡短,但很真誠,很直白.

內心對竇然的感覺,表述得一清二楚.

"這信誰寫的?"

竇然倏爾問了一句.

"我同學啊!就我今兒指給你看的那個啊,樹蔭底下,長發飄飄的那個美女,咱們班的校花……"

向憶賣力的介紹著,試圖想要勾起他的回憶.

"既然不是你寫的,你臉什麼?!"

"啥?!"

向憶一愣,下意識的捂了捂自己的臉蛋,"我……我臉?我哪有臉?"

正著,一面鏡子就順勢遞到了她的跟前來.

果不其然,一張彤彤的臉蛋兒,還真是像極了火的大太陽.

靠!!別人寫的書,她臉個什麼勁呀?!"不是,竇然,你這什麼表啊?你不會以為這書是我寫的吧?"

"……"

竇然只看著她,不吭聲,向憶急了,"喂!!你看清楚,我是男人!!!我神經病啊,給你寫書!!這書真是咱們班文汐寫的,跟我沒關系!!"

"我剛有是你寫的嗎?"

竇然淡淡的反詰了她一句.

"……"

向憶快哭了.

可你這貨剛剛看著我的表,明明就一副認定是我寫的樣子啊!!!

"喂……"

竇然喊了她一聲.

這會,向憶才意識到一個問題,很奇怪,與他同住了好幾天了,可他好像從來沒叫過自己的名字,要不就是干脆不喊,要麼就是用一個'喂’字代替.

"我不叫'喂’,我叫景向沛!"

"把手機拿給我."

竇然根本不理會她的自我介紹.

當你明知道景向沛是一個男人的名字的時候,這種況,那聲'向沛’你還叫得出口嗎?

竇然怕自己反胃.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2):我喜歡你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