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4)  
   
尾聲(三):竇初開(4)

"你要我手機干嘛呀?"

五不解的問他.

"拿來!"

竇然一副不願與她多廢話的樣子.

五忽而眼睛一亮,"哎呀!你想給我你的手機號碼,對不對?"

木魚腦袋終于開了點竅.

向憶飛一般的沖進自己的臥室,拿了自己手機過來,遞給竇然,"我明白了!文汐了,你要對她有意思,就把你的手機號碼給她!你一定是懶得給她回信了,所以直接讓我把你的電話號碼告訴她,對不對?"

向憶覺得自己這媒婆當得實在太出色了!

竇然編輯手機號碼的手指,驀地一頓,抬頭看她.

有時候吧,他真的挺佩服她的理解能力的!

半晌,竇然才認可的點了點頭,"對!喜歡她,就把手機號碼給她!!"

而他此刻,正在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手機號碼給她!

"你放心,我一定會把你的號碼轉交給她的!我保證,一定不會泄漏給其他女孩!!"

五雙手背在身後,樂呵呵的看著他在自己的手機里輸入著他的號碼.

竇然儲存完畢後,又拿著她的手機撥了一下自己的電話.

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向憶的電話號碼蹦了進來.

竇然掛掉,將手機遞回給向憶,面無表的警告她,"敢把我的電話號碼泄漏給任何人,試試看!!尤其是那個叫文什麼的!!"

"啥?!"

向憶訝然,"你把手機號碼告訴我,不是為了讓我告訴文汐的呀?"

"出去."

竇然冷漠的下逐客令.

"不是!竇然,你到底什麼意思啊?你不喜歡文汐啊?"

"不喜歡!"

"那電話號碼……"

"你敢告訴她,明天我就讓全校師生知道你……愛竇然!"

啥?!!

五不敢置信的瞪著他.

"我是男人!!"五拍著胸脯大喊.

——"竇然學長,我愛你!!"

不知什麼時候,竇然的手里忽而多出了一只錄音筆來.

把向憶剛剛讀書的話,放了一遍又一遍,只聽得她在不停地重複喊著:"竇然學長,我愛你!!竇然學長,我愛你!!竇然學長,我愛你……"

"靠!!"

向憶按捺不住了,伸手過去就要搶.

竇然眼疾手快的把手躲開來,向憶登時撲了個空,趴在他的腿上,漲的.臉,很是狼狽.

"卑鄙!!"

向憶惱羞成怒的罵他.

竇然沒理會她的謾罵,只低頭問她,"喂!你用的是什麼牌子的沐浴露?"

"干嘛!!"

向憶沒好氣的回了他一句.

竇然勾了勾唇角,"一股女人的味道……"

"sh/it!!!"

向憶罵了一句,'蹭’的一下,就從竇然的腿上爬了起來,"你才女人呢!!你全家都女人!!"

"……"

竇然抽了抽嘴角.

"神經病!!"

向憶著臉又心虛的罵了兩句,再然後……

灰頭土臉的遁了.

該死,看來她下次必須得換種沐浴露了!!

翌日——

軍訓的時候,向憶心虛得都不太敢去看文汐,可文汐的目光卻一直追逐著她,哪怕她不看,都能清楚的感覺到.

向憶覺得自己都快要被文汐盯出一個洞來了.

"景向沛,出列!!"

忽而,教官喊她.

"啊?"

向憶一愣神,"干嘛?"

問完,才恍然大悟是教官在喊自己,她右腿一踢,連忙站了出去.

"我沒有告訴過你,跟教官話之前必須先打報告?"

"報告教官!對不起,我忘了!!"

向憶挺直身板,大聲喊著回教官的話.

"為什麼開差?"

啊?

向憶又挺了挺身板,沒吭聲.

"啞巴了?!去,圍著籃球場,跑二十圈!!"

"是!!"

向憶轉身,就"啪嗒啪嗒"的往籃球場上去了.

籃球場上還空著,難得的,不見竇然和阿棋來打球.

"報告教官,我想陪向沛一起跑!!"

忽而,連里傳來一道輕柔的女音,就見紮著馬尾辮的文汐從人群里站了出來.

教官一瞧是個.美女,登時還有些心軟,但又礙著這麼多學生在場,也不好什麼,只粗聲吼道,"去!跑二十圈!!"

"是!"

文汐"啪嗒啪嗒"的就追向憶去了.

向憶怎麼都沒料到文汐為了竇然會這麼拼,這三十七度的三伏天,她居然拼著命來找她要答案,可這答案,讓她怎麼得出口呢?

向憶如是一想,拔腿就跑,腳下生風,跑得比兔子還快.

文汐就在那拼命的追,一邊喊她,一邊艱難的喘著氣兒,"向沛,等等我,等等我……"

阿棋勾著竇然的肩膀,領帶籃球隊的同學來球場打球的時候,就見到了這一幕,樂得阿棋在那捧腹大笑,"喲,向沛這子桃花運旺.盛得很啊,這麼個.美女追著她跑!你瞧瞧她害怕的那股勁,猥瑣!!哈哈哈哈——"

猥瑣泥煤啊!!

向憶在心里腹誹著.

看著竇然,非常不爽的沖他比了個不雅觀的中指.

不是他,自己就不會走神,不走神,自己也不用挨罰,不挨罰自己現在也不會被班花這麼追著跑了!

總之,一切都是竇然這厮的錯!!

就在向憶走神之際,文汐已不知什麼時候悄然靠了上來,"向沛!你躲著我.干嘛呀?"

"啊?我哪有?!"

向憶抵死不認.

"你是不是以為我追你是為了要竇然的答案啊?"

呃……難道不是?

"我看你莫名其妙的就挨了罰,所以過來陪陪你!"

文汐笑起來,還露出兩個淺淺的梨渦.

被她這麼一,向憶登時就不好意思了,瞧瞧自己那肮髒的心思喲!

"你不用陪我!趕緊回去吧!跑二十圈要人命的!"

"沒事!"文汐搖頭,看一眼籃球場上正是試練的竇然,問向憶,"向沛,信你幫我給他,他看了嗎?"

"看了!我親自讀給他聽的."

向憶忙點頭.

文汐臉色微,水眸里掠過幾許嬌羞.

向憶趕忙解釋,"文汐,你別誤會,我不是故意的!你也知道,竇然那種人,特別驕傲,當時他忙著玩游戲,沒空看,我就只好念給他聽了!"

"向沛,你不用解釋,我沒有怪你的意思."

"那就好."

果然,文汐還是很善解人意的.

"那……竇然什麼了嗎?"

"他……"

他了什麼?

他,她要敢把電話號碼告訴任何人,他竇然就詔告全校師生,她愛竇然!!

哇靠!!

向憶又是一個寒噤,直接從頭頂寒到了腳趾.

"向沛?"

文汐喊她.

"他……他什麼也沒!!"

向憶忙接話.

"那……向沛,你知道竇然的電話號碼嗎?"

"啊?!那個……我……不知道."

完這句話的時候,向憶又郁悶了.

她覺得自己忒對不起文汐了,她明明就知道嘛!

可是,迫于竇然的yin威,她又怎麼敢'知道’二字呢!!

向憶的話,卻沒有讓文汐趕到失落,她依舊是甜甜一笑,"向沛,你真好!"

"……啊?"

這……誇她還是諷她呢?

向憶多少受之有愧啊!!

"文汐,像你這麼好的女孩兒,配竇然多可惜啊!追你的男孩子肯定很多,你就別為了他一棵樹而放棄整片森林了!!多不值當啊!"

"向沛,我身邊的男孩子,就屬你是最好最熱心的了!"

"呵呵,快別這麼……"

向憶心虛的抓了抓後腦勺,有些不好意思了.

倆人跑了二十圈,人都幾乎跑虛脫了,一半的時候,阿棋給她們倆各獻上了一瓶水.

跑完回去,倆個人累得像兩條狗,身上的軍訓服早已汗了個透濕.

教官也沒肯讓她們休息,直接就隨著大部隊一起站軍姿.

一站,就是一個時,要人命!!

一個時眼看著就快要結束了,向憶忽而就覺一陣天旋地轉的,腦袋暈得厲害,身體不聽使喚的就往後倒了去,然後,就再也沒了半點知覺.

耳畔間傳來同學的大喊聲,"報告教官,景向沛暈倒了!!"

"快,抬到醫務室去!!"

而這會,籃球場上的比賽,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

竇然剛搶到對手的球,正預備三分投籃,卻忽見一個熟悉的人影直接從同學堆里抬了出來.

他把球隨手一傳,顧不上現在的他們是不是還在比賽中,雙.腿一跨,就奔出了籃球場,直往五十米開外的訓練場奔了去.

"怎麼回事?"

所有的球員面面相覷,狐疑的問阿棋.

阿棋也不明所以,直到見到了不遠處昏倒了的向憶之後,才恍然大悟.

把球一扔,"暫時先不比了,哥們暈了!"

完,拔腿就往向憶那邊跑去.

見竇然過來,所有的同學,無論男女都愣住了.

"把她給我!"

竇然順手從兩個男同學手中接過向憶,打橫抱起她,不由分的就往醫務室去了.

才一走,所有的同學就忍不住開始竊竊私語起來,"看見沒,竇然見向沛暈倒了,一副好擔心的樣子!"

"可不是,他們倆真的好*啊!該不會真是同性戀吧?"

"你們別亂!竇然和向沛只是舍友而已!自己的兄弟昏倒了,當然得擔心了!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為他們正名的,自然是單純的文汐了.

……………………………………

醫務室里——

向憶一醒來,就見到了守在自己*邊的竇然和阿棋.

"你可終于醒了!!"

阿棋一副謝天謝地的樣子.

"你們怎麼在這啊?"

向憶眨眼,狐疑的瞅著他們.

"還呢!就因為你,害我們比賽比一半就沒比了!"

"啊?那多不好意思啊?"

向憶聽阿棋這麼一,歉疚的抓了抓後腦勺.

"你突然暈倒,可沒把竇然給嚇死!!"

竇然瞥了阿棋一眼,涼幽幽的道"你怎麼不干脆我已經死了呢!"

"嘁,嘴硬!向沛,你可是竇然親自抱你來醫務室的,我可跟你,竇然這子連女人都沒抱過,更別男人了!你可都是竇然的第一次,你得對他負責才行!!"

"啊??"

向憶瞠目結舌的瞪著竇然.

他……他抱自己來醫務室的??

顯然,向憶還有些不敢相信.

可竇然卻偏偏什麼都多沒,只吩咐阿棋,"你回去讓他們把比賽打完,我送她回宿舍休息."

"行!那我先走了!"

"拜拜!謝啦!"

向憶忙道謝.

"你好好歇著吧!"

"嗯."

阿棋走了.

竇然居高臨下的看著病*.上的她,"能走嗎?"

他的語氣,依舊是淡淡的,面容上沒什麼多余的表.

這模樣可真不像阿棋嘴里形容的那般擔心她啊.

"謝謝你抱我過來."

向憶真誠的道謝.

"走吧!"

竇然著,已經兀自邁開長.腿,出了醫務室.

向憶連忙下*,跟了上去.

雖然剛剛已經吃過了藥,但向憶還是覺得頭昏腦脹的,難受得厲害,所以才一進宿舍,就借著竇然的浴.室,飛快的沖了個熱水澡後,趴到自己*.上,不省人事的睡了.

向憶這一睡,又是天昏地暗.

一醒來,愕然的,就撞見到竇然那張俊美無儔的面龐.

他坐在她的*沿邊上,雙臂分開,撐在她的身體兩側,身微微曲著,湊近著她.

兩個人的呼吸,僅離半寸之遠的距離!

近到……

一度讓向憶以為……

他預備偷吻自己?!!

想到這個可能性,向憶的心,開始"咚咚咚"的狂跳著.

她緊張得不停地眨眼,"竇然,你……你干什麼?"

竇然似乎對向憶的突然驚醒沒有半許驚慌,"醒了?"

他不咸不淡的問了一句,緩緩地坐直了身子,撲克臉上依舊沒有任何多余的神,眼神也淡淡的,瞧不出半許的不對勁來,"我來看你死了沒."

嚇?

所以,他剛剛那麼近距離的看著自己,真的只是想來探探她的氣息?

難道真的是她想多了?

可是,如果不是她想太多的話,那竇然這副淡然處之的態度……

也太他媽能演了吧?!!

真是瞧不出半點的不對勁啊!!

竇然站起身來,單手兜在休閑長褲的褲兜里,居高臨下的睇著她,"沒死就趕緊起*,出去吃飯了!"

正當向憶還在懷疑著竇然真實的性取向的時候,就聽到了他突然提起了吃的,向憶一下子就把問題拋到了腦後,一骨碌從*.上爬了起來,"我快餓瘋了!!"

這會竇然已經出了她的房間去.

都已經晚上七點了,阿棋還沒回來,也不知道上哪兒厮混去了,就竇然和她,出門去吃飯.

倆人就在學校外邊一個還比較出名的餐廳就餐.

正是晚飯時間,餐廳的學生還真的不少.

吃飯的時候,竇然依舊秉著他少寡語的作風,不一句話,只專注的低頭吃飯.

向憶正想著跟他吃飯當真是枯燥無味的時候,就見林榕雨從外面走了進來.

她眼尖得很,一眼就瞧見了這邊的他們.

林榕雨的臉上瞬間堆滿了笑,毫不客氣的就朝他們走了過來,"拼個桌唄!"

她正著,就坐了下來.

"好啊好啊!"

向憶連忙樂呵的點頭.

終于來了個活人,讓她吃頓飯不覺得那麼死寂沉沉了,她自然很樂于林榕雨的加入.

卻哪知,她剛一點頭,就被竇然冷幽幽的視線給射了回去.

她害怕的縮了縮腦袋,委屈的咬著筷頭,就不敢話了.

"我不習慣跟人拼桌."

竇然淡漠的拒絕.

林榕雨的臉色微微變了變,又忙笑了起來,怪異的看了向憶一眼,"喂!竇然,人都一個真正的帥哥,如果沒有女朋友的話,那他一定就是別人的女朋友……"

哎呀!!得好!!得實在太好了!!

向憶在心里一個勁的為林榕雨叫好!

這話,可真真兒到她心坎兒里去了,就差沒給林榕雨點10086個贊了!!

向憶就等著看囂張驕傲的竇然吃癟的慫樣了.

卻哪知竇然看了一眼得意中的向憶,然後淡淡幽幽的回了一句,"比起做你的男朋友,我甯可做她的女朋友!"

他那個'她’的時候……

居然還不忘用下巴比了比他對面的……景向憶!!!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3):竇然,我愛你!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