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6):你喜歡我!  
   
尾聲(三):竇初開(6):你喜歡我!

"不作弊的況下,及格,你有多少把握?"

竇然一本正經的問她.

向憶咬了咬下唇,好半晌,搖頭,"沒把握……"

"……"

竇然無語了,"你確定你不是別的學校派來拉低咱們學校平均分數的?"

"我有那麼差嗎?"

"那你覺得呢?!!"

竇然反問她,不置可否.

向憶撇嘴,可憐兮兮的瞅著他,"你能救救我嗎?"

竇然看著她,就一直看著.

好半晌,"試試看吧!"

"真的?那要怎麼試?"

向憶一下子覺得自己真的有救了.

"我也只能盡力把從前那些考過的習題給你劃出來,你就照著我劃的背下來,對你本身而不見得有多大的幫助,但應付考試,只要你笨得不太明顯的話,應該沒多大問題.不過你……"

竇然著,別有深意的看了向憶一眼,總結道,"其實你笨得已經夠明顯了!"

"……"

向憶癟嘴,"你一會不損我,是不是就心里不安了?"

"去!把你的書搬過來."

"好!!馬上——"

向憶著,就回自己房間里抱書去了.

竇然坐在電腦椅上,捧著她的書本,專注的給她劃重點習題.

向憶拾了一把椅子,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

目光,好幾回的,不自禁落在他清雋的面龐上,就有些挪不開眼去了.

長得可真好看!!

尤其是此時此刻,認真的給她做複習的樣子,太帥,讓向憶的心髒一陣"咚咚咚"的突跳著.

難怪學校里有這麼多的女孩子喜歡他了!

其實竇然這人吧,向憶算是發現了,雖然表面上冷冷的,常年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可是,心里其實還挺熱乎的.

她生病的時候,他會放棄比賽抱她去醫務室.

現在需要江湖救急的時候,他又甯可放棄他的游戲時間來給她耐心的複習功夫.

呃,這樣的竇然,當時她怎麼會覺得他是個人品低劣的壞人呢?!

半個時後,一門功課的重點搞定.

竇然將教科書拍在向憶的腦門上,"我真有那麼好看?"

"啊?"

向憶一愣,意識到他的問話時,臉頰一,連忙低了頭,嘴里低聲嘟囔,"我才沒有看你呢!你不看我,怎麼又知道我在看你呢……"

她接過腦門上的教科書,隨便翻看了一下,興奮的嚷道,"哇!全劃出來了!竇然,我只需要看你劃的這些就行了,是嗎?"

"……嗯."

竇然沉吟一聲,低頭,又專注的給她劃其他學科的重點去了.

向憶開始專注的捧著書本看他劃出來的重點.

好在之前也經曆過一場殘酷的高考競賽,現在要背起來,倒也不算太難.

一個時後……

竇然還在專心致志的給向憶劃重點,卻見她,已然趴在自己座椅的扶手上,昏昏沉沉的睡了去.

她的臉蛋,就趴在他的手邊兒上……

距離很近,仿佛還能感覺到她輕輕淺淺的呼吸.

竇然忍不住低頭看她,目光停駐在她嫩氣的面頰上,就有些挪不開去了.

十三年……

十三年的變化,大不大,卻也不.

但,再見面,他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她來!!

那雙靈動的黑眸,還是一如從前那般,清澈,純粹.

而眼尾處那顆細的棕色淚痣,卻愈發迷人性/感了!

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第一眼就那麼確信是她……

而籃球場的第一次見面,也是他這麼多年以來,第一次的……心跳頻率加速!!

直到她爆出她哥哥的名字的那一瞬間,他更加確定了,就是她!!

他心里,一直藏著的那個女孩!!

凝著她的目光,越漸溫柔了些,忍不住探手,想要觸摸了一下她水嫩的臉頰,卻到最後,到底還是收了手.

心翼翼的起身,打橫抱起熟睡中的她,邁步往她的房間去了.

送她回了自己的*※上後,替她掖好被子,竇然這才又折回了自己的房間來.

隔天,向憶醒來,發現自己已經不知什麼時候睡到了*※上來.

她怎麼到*※上來的呢?向憶可真是一點都記不清楚了.

她記得自己在溫習功課來著,可是,溫著溫著,後面的事就完全沒印象了.

莫非是……

竇然抱她到*※上來的?!

不會吧!!

他為什麼不干脆把她叫醒?

如果是她生病昏倒,他在叫不醒自己的況下,把自己抱到醫務室,倒還一點也不奇怪,可是,如果自己只是睡著了,而他公主式的橫抱把自己抱回房來的話……

那也未免太奇怪了吧?!!

自己可是……男人啊!!

至少表面上是啊!!男人抱男人,算怎麼回事?!!

向憶忍不住心突突跳著,她實在看不懂竇然了.

要他是同性戀吧,可他已經非常明確的表明了自己的性向問題,他不喜歡男人!!

要他不是同性戀吧,可是,面對林榕雨和文汐那樣一等一的美女,他居然完全無動于衷,這可真不像個正常男人會有的表現啊!除非……

他心里有人了!!

難道他真的有愛的人了?!

想到這個可能性,向憶一下子就從*※上坐了起來.

不知怎的,突然就一下子睡意全無了.

心,莫名其妙的,也變得七上八下了起來.

起*,洗漱完畢,摸索到陽台上,借著晨曦往他的房間里看去,里面已經人去房空了.

向憶又找到了廳里,然而,讓她有些失望的是,廳里除了阿棋窩在沙發里啃面包外,並不見竇然那抹熟悉的身影.

向憶四下張望了一下,又故作隨意般的問阿棋,"咦,怎麼就見你一個人啊?竇然呢?不會還睡著吧?"

她著,順手從碟子里掠走了一片阿棋的面包.

"一早就出門練習去了!"

向憶一屁※股跟著他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阿棋,問你個事兒……"

"什麼事啊?"

阿棋狐疑的瞅著她.

向憶想了想,咬了一口手里的面包,過了好半晌,才道,"是這樣子的,你也知道,我那個好姐妹一直對竇然有意思,可你也看到竇然?我就很納悶了,我好姐妹不好嗎?不漂亮嗎?多少男人做夢都想把她啊,可他竇然怎的就一點感覺都沒有呢?"

阿棋勾著嘴壞笑起來,"既然竇然如此不解風,要不,你就把那*介紹給我唄!"

"……"

向憶咬著面包,瞪著眼,看怪物般驚愕的看著他,"你?"

"我怎麼啦?!"阿棋有些不高興了,挺胸喊道,"本公子怎麼就不行了?雖然長得是不如竇然,但也好歹是個風度翩翩的美男子了吧?"

"不,不是!!我不是你不行,可關鍵人家喜歡的是竇然啊!唉,我要的也不是這個,我就是想問你……他竇然是不是……有喜歡的女孩子啊?"

"有喜歡的女孩?"

阿棋斂了斂眉,搖頭,"不可能吧!我跟竇然認識兩年了,可沒見他跟哪個女生走近過.除非他喜歡的女生不是咱們學校的還差不多!"

"這樣啊……"

向憶懵懂的點著腦袋.

"你不是跟竇然關系挺好的嗎?自己去問他唄!哦,對了,竇然讓我告訴你,你那些考試重點,他已經全部幫你整理好了,書擱在他*頭了,他讓你自己去拿!"

阿棋提醒她.

"哇!全整理好了?"

七門功課誒!!昨兒一個晚上就搞定了?該不會為了她熬夜到很晚吧?

向憶想來,心里只覺暖暖的,很是感動.

面包吃進嘴里,也甜甜的……

"還有,他讓我特別提醒你,你要想三天後的考試順利過關的話,今兒最少是哪里也別去,就宅在宿舍里,溫習功課!!"

"啊?哦,那好吧!"

向憶郁悶的點了點腦袋,本來還打算約文汐出來聊聊三天後入學考試的事呢!

啃完面包後,向憶去竇然的房間里拿教科書.

果然,*頭櫃上,累著厚厚一遝書籍,向憶隨手翻看了一下,每一本都被他用藍色的鋼筆把重點圈出了來,甚至有些地方還留下了他的筆記.

蒼勁的字跡,一如他的人一般,漂亮,乾淨,利落.

向憶看著看著竟忍不住抿著嘴,甜甜的偷笑了起來.

可她笑什麼呢?

連她自己都沒搞明白!

就是覺得心里暖暖的,甜甜的,很想用笑容來表達她此時此刻的開心而已.

很快,向憶找來便簽紙,在上面寫了個偌大的'謝謝’,然後,往他的電腦屏幕上一貼.

正預備轉身走人,卻眼兒一尖,發現了一本躺在他電腦桌最角落邊的相冊.

向憶眼前一亮.

人都再帥的帥哥,那也有不堪入目的過去.

她還真好奇竇然'不堪入目’時的階段會是什麼模樣.

會不會也有當時特別流行的非主流造型?又或者從前的竇然也有體重超標的時候?

光想想,向憶就覺興奮不已.

麻著膽子,把相冊取了過來,捏起厚厚的封頁,才打開一半不到,卻忽而……

"啪——"的一聲……

封頁被一只大手用力的闔上.

自己的手,也被那只冰涼的大手死死地按在了手掌心下.

向憶登時有種背脊發涼的感覺.

悲劇!!

被逮了個正著!!

"干什麼?"

他沒松手,大手依舊壓在她的手上面,沉聲問她.

聲音里,透著幾許疏離的冷涼.

向憶聽聞他饒富磁性的聲音,心,忍不住突跳了一下.

手不自在的在他的手下抽了抽,卻發現根本抽不動.

她只好側身,仰頭看他.

正對上他落下來的視線……

銳利,冷涼,還帶著質問,攫住她,一瞬不瞬.

"我……我就是好奇,想看看你以前的照片而已!"

向憶被他盯得有些慌了.

兩個人,靠得太近,她能清楚的聞到他身上那股獨特的男人味……

"為什麼好奇?"

竇然凝著她的目光愈發迫切了些分.

向憶被他這麼看著,不知怎的,心髒又開始不聽使喚的亂跳起來,胸口仿佛是揣著一只不安生的兔子似的……

手心里,開始滲汗……

好熱!

"我……我……"

為什麼好奇呢?她其實也不出個什麼所以然來,就是很好奇,很想看看他過去的模樣兒.

"對不起!我不該不經過你的允許就隨便看你的東西!我道歉!!"

向憶低頭,很誠懇的同竇然道歉.

下一瞬,卻覺他握著自己的手,松了開去,也一並抽走了她手下那本相冊.

他冷著臉,將相冊扔進了抽屜里去,冷警告她,"以後不許私自翻看我的東西!!"

"……是!!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瞧瞧這真誠的認錯態度,誰還舍得跟這麼一只軟※綿綿的兔子計較呢?!

"出去吧."

竇然似乎頗為無奈.

"是!!拜拜——"

向憶抱著那一踏教科書,連聲'謝謝’都忘了,腳底抹油的就逃了.

坐在自己書桌前,溫習著功課,可向憶的腦子里卻莫名其妙的總會竄出竇然那張帥得有些過分的面龐,鼻息間仿佛還殘留著他的味道……

就像,她的周身被竇然緊緊包圍著……

害她徹底亂了心思,完全沒辦法再集中學習了.

天啊!她這是怎麼了?

向憶煩躁的將書本丟桌上,眼神兒卻總忍不住往那扇閉合著的臥室門飄忽而去.

終于……

一個時後,向憶徹底坐不住了.

莫名其妙的,她居然想去他房間里找他!

就為了看他一眼?!!

她可真是瘋了!!

可向憶不想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去找他,她得給自己找個適當的理由.

可找個什麼理由呢?

問功課?

可他竇然似乎對她的智商相當了解似的,幾乎把所有她不明白的問題都已經在書上給她寫得明明白白了.

向憶很是挫敗.

下巴擱在書本上,呆呆的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眼兒,一陣失魂落魄.

卻忽而,眼前一亮,精神一震,就想到了個非常重要的事.

她抓過桌上的U盤,就往竇然的臥室奔了去.

"竇然!!"

她敲了敲竇然的臥室門.

"竇然?"

"嗯."

里面的竇然應了她一聲.

向憶旋了旋門鎖,卻發現門已經上了鎖.

正失落之際,卻倏爾,門從里面被人拉了開來,就見竇然……衣不蔽體的站在了她的跟前.

所謂衣不蔽體其實是……

Luo著上半身!!

他的身材,精瘦,結實……

性※感的肌理線,流暢的傾瀉而下,與他腰間完美的人魚線交相輝映著.

人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

他古銅色的肌膚上,還掛著晶瑩剔透的水珠,顯然是剛沐浴出來.

向憶被眼前的美色迷到,有片刻的癡然,卻飛快的反應過來,下意識的※臉一,背過了身去,"你……你在洗澡啊!"

"你干嘛背過身去?"

竇然恬不知恥的問她.

"啊?"

向憶這才意識到自己此時此刻的舉動非常不對勁!!

她是男人誒!!看到男人的身體,她為什麼要害羞的轉過身去?!

向憶如是一想,咽了一口水,給自己壯了個膽後,折回身來,看他,"我找你有事兒!"

哪知,竇然居然會熱的一勾手,搭過她的肩膀,一把將她擄進了他的臥室來.

他一八八的身軀,架在她一七零的身板上,竟是一種不出的*,惹得向憶一顆心跳得更厲害起來.

"你臉什麼?"

他問.

問得臉不心不跳.

目光一直緊鎖住她,分毫不給向憶任何逃避的機會.

該死的!

向憶連心虛都不敢表現出來,唯恐被他全部收進眼里去.

"我……我沒臉……"

向憶捂著自己的臉,胡扯道,"最近這破天氣實在太熱了!我一熱,臉兒就的,你習慣就好!"

哪知,向憶的話,讓竇然明郎的笑了起來.

手臂搭在她的肩膀上,突然,竇然湊近她的耳邊,一聲挑/逗式的低語道,"你這樣像個娘們……"

靠!!

向憶一聽這話,臉頰一下子得更厲害了,"你……你才像個娘們呢……"

第一次,向憶回嘴,回得那麼沒有骨氣!

竇然眯了眯眼,"你是同性戀!"

注意,他是……肯定的語氣!!

"你才同性戀呢!!你全家都同性戀!!"

這回,向憶再次恢複了她的粗※魯本色,一把掙開他的手臂,漲著臉兒回嘴罵他.

竇然陡然逼近她,將她桎于牆角,居高臨下的指控她,"你喜歡我!"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5)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7):我喜歡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