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11):吻  
   
尾聲(三):竇初開(11):吻

班主任很是體恤她,熱忱的端來的工作餐盒,遞到她跟前來,"來,不急,先吃飯吧!"

"那個……"

向憶想她其實約了人來著.

"向沛,不願意幫老師呀?"

"不,不,不是這樣子的,老師我……我其實約了人……"

向憶到底還是了.

"那……不能下次再約嗎?老師這邊實在太趕時間了,明天就得出成績."

班主任為難的看著她.

向憶有些泄氣,垂了腦袋,"那好吧……"

班主任都把話這份上了,作為學生,她有'不’的權利嗎?

向憶想聯系一下竇然和文汐的,可偏偏,手機沒電了,她又不記得他們倆人的電話號碼,結果就是……

文汐和竇然莫名其妙過了個浪漫的二人世界.

而向憶只能默默地抱著班主任賞她的盒飯果腹,然後替班主任批改試卷到夜里十點.

改完試卷,向憶就像得到了徹底解放一般,撒丫子的就往自己宿舍跑去.

向憶以為竇然和文汐應該早就回來了吧!可結果,回宿舍一看,竇然居然不在.

連阿棋都回來了呢!

向憶沒找到竇然,連忙跑去敲阿棋的房門,"阿棋,你見著竇然了嗎?"

"竇然?"阿棋從電腦前抬起頭來,錯愕的看著向憶,"你不知道呀?他陪文汐逛街去了!"

"什麼??"

向憶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干嘛這麼震驚?今兒晚上你不是故意給他們倆創造的獨處機會嗎?這不,竇然順著你的意思,就跟她發展發展唄!喂,你這什麼表啊?"

"……"

向憶只覺腦袋瓜子里'嗡嗡’的響.

阿棋得也沒錯,文汐不一直喜歡竇然嗎?現在竇然願意陪她出去逛街了,就證明他倆確實有了質的飛躍啊,她應該替朋友高興才是!

對,該高興的!!

向憶愣愣的從阿棋的房間里退出來,正欲回自己房間去的時候,倏爾,玄關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來,就見竇然背著雙肩包從外面走了進來.

向憶一時間杵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沒料想,竇然卻直接把向憶當成了透明人似的,看亦不看她一眼,繞過她,就往自己的臥室走.

向憶一愣.

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怎麼了?

他不是陪文汐逛街去了嗎?可現在這表是什麼意思?

生氣了?!

向憶追著他的腳步,往里走.

"竇然……"

"你是不是真覺得文汐配我很不錯?"

突然,竇然轉了身過來,冷質問她.

向憶被他問得一愣.

好半晌,才訥訥的點頭,"文汐確實是個好女孩!"

"是嗎?"

竇然冷哼一聲,轉身往自己房里走.

向憶連忙追了上去,試探性的問他,"聽阿棋,今晚你們倆一起去逛街了……"

竇然不理會她.

隨手將書包甩沙發上,也不顧她在場,就直接脫身上的白T,准備洗澡.

"喂——"

向憶郁悶了.

話還沒完呢,就脫什麼衣服啊!!

"出去!!"

竇然冷聲下逐客令.

卻哪知,向憶站在他房間里就是不肯挪動腳步,"你還沒告訴我,你為什麼生氣呢!"

竇然瀟灑的脫完上衣,緊跟著就是牛仔褲.

分毫不顧在場的向憶,把牛仔褲往腳邊一揣,也不看一眼身後早就了臉去的向憶,長腿一跨,就進了浴室里去.

"……"

向憶無語了.

這家伙生這麼大的氣,該不會是因為今晚自己爽約的事吧?

向憶咬唇,想了想,敲了敲浴室門,"竇然,關于今晚爽約的事,我可以解釋!"

"其實我……啊——"

向憶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卻倏爾,浴室門一開,手臂倏爾一緊,下一秒,她整個人竟然就毫無預警的被竇然拖拽了進去.

"砰——"的一聲,浴室門被重重的摔上.

她被竇然拽著,站在花灑下.

隔著雨簾,向憶清楚的看著竇然那張帥氣的撲克臉上,此時此刻布滿著陰沉,"以後再給我胡亂牽線,試試看!!"

向憶站在雨簾里,委屈的瞅著對面的他,"我沒有."

她否認.

腳下的步子,下意識的往他身邊挪進了些分,"你今晚真的陪文汐逛街去了?"

她發現,她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

心里居然會酸酸的!!

為什麼?!!

向憶被自己這感覺有些嚇到了!

她開始鄙視自己,瞧不起自己!!

難道自己也跟文汐一樣,真的對眼前這個男人動心了?

可是文汐是自己的好朋友!!好朋友喜歡的男人,她怎麼能心動呢?怎麼能肖想呢?!!

"算了!!"

竇然正想話的時候,卻忽而,被向憶給阻止了,她低下頭來,輕聲道,"不管你跟文汐現在是什麼關系,都跟我無關!如果你們倆真的在一起了,我祝福你們……"

她完,轉身就跑出了浴室,帶著一身的水氣,回了自己的房間.

向憶呆呆的坐在自己的臥室里,滿腦子的都在幻想著竇然陪文汐逛街的畫面,甚至會想到往後竇然和文汐成雙成對的出現在她眼前……

向憶越想越煩,腦袋往桌上一磕,就郁悶得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什麼叫不作不死,的就是她現在這樣!!

………………………………

向憶的手機充上電,剛開機,就有一條短信蹦了進來.

信息是文汐發過來的.

內容倒是很簡單:開機以後,給我打電話.

向憶這時候哪里還敢怠慢,連忙給文汐撥了通電話過去.

文汐像是在守著她的電話似地,很快就接通了.

"文汐,對不起."

剛一接上電話,向憶就連忙同文汐道歉.

"向沛,能不能出來一趟?"

"現在嗎?"

向憶看一眼時間,老早就過了十點呢!

之前竇然就警告過她,十點以後是決不允許出寢室的.

不過剛剛看他對自己的那態度,就算她現在要出去,他也不會管吧?

"對!就現在,我有話,想跟你單獨談談."

"那……好吧!"

向憶點頭應了,"你在籃球場上等我吧!"

"好的."

掛上電話,向憶想了想,還是敲響了竇然的房間門.

這會,竇然已經洗好了澡,聽到她敲門,也沒有給予理會,向憶也沒推門進去,只隔著臥室門同里面的他道,"我有事先出去一趟,文汐找我……"

她完,就出了臥室去.

十分鍾後,向憶趕到了籃球場.

可文汐卻已經早早的候在了那里.

還是站在那株大樹底下,翹首張望著.

"來了來了!"

向憶跑著趕了過去,"文汐,對不起啊,今兒晚上我真不是故意失約的."

向憶連忙同她道歉.

起話來還有些喘.

"沒事."

文汐搖頭.

似乎在意的事,根本不是這事兒.

她站直身子,看著對面的向憶,表顯得格外緊張.

"怎麼啦?"

向憶好笑的睨著她,"干嘛這麼緊張的看著我?"

她著,忽而就想到了竇然,心登時變得有些複雜起來,牽強的笑了笑,"該不會是想告訴我,你跟竇然真的在一起了吧?"

"不是!!"

文汐急忙否認,搖頭,"向沛,我已經不喜歡竇然了!"

"啊??"

向憶一愣,很是錯愕,"這才幾天啊?就不喜歡啦?!為什麼呀?"

她呵呵笑起來,撞了撞她的細腰,"是不是終于瞧出了人家的毛病來,覺得他也不怎麼樣,所以就不喜歡他了?看來竇然的魅力,也不過如此嘛!"

可是,為什麼她的心居然會這般好呢!

文汐殷切的目光凝著向憶,低聲含羞的道,"不是竇然的魅力不夠,而是我……我愛上了一個比竇然更加優秀,更加溫暖的男孩子!"

"啊??"

向憶驚愕的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誰啊?!!不可能吧!!這學校里還有比竇然更優秀的男生??我怎麼沒見過?!再了,你不每天都跟我厮混在一起嗎?你身邊哪有比竇然還優秀的人啊?不是咱們學校的啊?"

文汐聽聞向憶的話,忍不住捂著嘴笑起來.

剛剛的緊張緒也跟著散了去,她點頭,"就是咱們學校的呀!"

"那到底誰啊?我認識不認識啊?"

這麼一,向憶就變得更加好奇了.

"認識."

文汐認真的點頭.

"……"

向憶不敢相信的瞪著文汐,"咱們學校哪有比竇然還優秀的男孩子啊?"

文汐沖她俏皮的眨眨眼,"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嗯!"

"近在眼前??近在眼前…………"

不……不是吧?

向憶的心里,突然開始發毛.

看著文汐注視著自己的殷切目光,向憶忽然之間有種*的預感……

她突然想……想逃……

"那……那個,文汐……"

向憶話也變得吞吞吐吐起來了.

"向沛,你先聽我完,好不好?"

文汐似乎感覺到向憶想什麼了,緊張得連忙拉過她的手,急切的開口截住了她的話,央她,"你讓我先……"

向憶心里那個愧疚啊……

看著文汐那楚楚的模樣兒,她只能訥訥的點頭,"好,你先……"

額上,卻已然冒出了一層層細密的冷汗來.

"向沛,我喜歡你!真的,雖然我們認識的時間不長,雖然我一開始喜歡的人是竇然學長,可是,跟你短短的接觸了幾天後,我發現你為人特別善良,熱忱,對我的事也格外的上心,給人的感覺特別溫暖,而且每天都樂呵呵的,你的快樂時時刻刻都在感染著我,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總覺得過得特別輕松,特別開心,我喜歡跟你在一起時的感覺……"

文汐著,臉頰已經刷得通,手拉著向憶的手,緊緊地,手心里,一片滾燙.

她眨眨眼,問向憶,"你呢?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向憶嚇得額上和手心里全是冷汗.

一時間,呆在原地,完全不知該如何是好,腦子里更是一片茫然的空白.

眼前這畫面,她從來都沒敢想過.

她這輩子都沒想過,會有女人來向她表白!!

而這個女孩子,還是她最好的朋友……

這……這讓她怎麼開口拒絕?!!

告訴她,自己其實也是個女人?!

還是干脆直接就拒絕她?!

可是,直接拒絕,她又怎麼忍心呢?!

文汐看起來那麼嬌弱,那麼需要人保護?!該死的,怎麼就沒一個真正的男人能打動到如此可人的文汐呢?!

向憶徹底郁悶了,徹底為難了!!

一時間愣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卻哪知文汐忽而一步上前來,踮起腳尖,就吻住了向憶柔軟的唇……

嚇?!!

向憶嚇了一跳,眼眸瞪大,驚恐的望著突然湊近來的文汐,居然有好幾秒的忘了閃躲.

卻倏爾,只覺脖子後面一緊……

還不等她反應過來,脖子就被一股大力拽著,往後拉了去.

"誰啊?!!"

向憶下意識的回頭去看.

下一瞬,鄂住,"竇然?!!"

文汐也愣愣的看著突然出現的竇然.

本就臉皮很薄的她,此時此刻更加羞了臉去.

"你們在干什麼?"

竇然陰沉著張臉,質問向憶.

態度很冷,也很差.

向憶忙把自己從他的大手里掙開來,"你怎麼來了?"

這家伙是嫌場面還不夠亂嗎?

"你剛剛……在接吻??跟她?!!"

竇然怪異的眼神瞅著向憶,轉而又指了指對面的文汐.

冷峻的臉上,還寫著幾分不敢置信,又寫著些慍怒.

向憶趕忙去抓竇然指著文汐的手,轟他,"你別在這添亂了!剛剛你看錯了,你趕緊走吧!我還有話要跟文汐呢!"

這家伙,怎麼什麼時候不出現,偏偏就這個時候出現了呢!!

竇然根本不理會向憶的話,一把拽過她,轉身就走.

"竇然!!"

向憶急了,她還沒來得及把話給文汐清楚呢!

"竇然學長——"

文汐也急切的追了上來,"向沛還有話……"

"你叫文汐是吧?!"

忽而,竇然的腳步,停了下來.

他漠然的視線攫住文汐.

文汐點了點頭,"是."

"你喜歡她?"

竇然指著自己臂彎里的向憶,問她.

文汐看一眼向憶,臉上迅速漫起一圈的薄暈.

沒回答,卻勝過回答.

"放棄吧,她不會喜歡你的!"

竇然得很直接.

文汐的臉上登時掠過幾許受傷,急切的看著向憶,滿心期待著她給自己一個不一樣的答案.

向憶偷偷地掐了竇然的腰一把,以作報複.

從他的臂彎里探出個腦袋來,沖文汐笑道,"文汐,其實我……我不是不喜歡你,我挺喜歡你的,只是那種喜歡……"

向憶無奈的擺手,"你知道吧?就是那種……朋友之間的喜歡."

"為什麼?"

文汐一下子了眼,"向沛,你覺得我不好嗎?"

"不……不,不是!"

向憶是最見不得文汐哭了,她一哭吧,她這心髒都跟著碎了.

"那你為什麼就不能喜歡我呢?"

文汐著,委屈的眼淚一下子滾落了出來.

這一掉眼淚,可真把向憶給急壞了,這才要掙開竇然的禁錮卻安慰文汐來著,卻驀地只覺腰際一緊……

下一瞬,下顎把一只冰涼的大手捧高……

還不等她明白過來什麼事兒,她微張的唇,就被一雙涼薄的唇瓣給……吻住了!!

"轟————"

一聲巨響……

同時,炸開在向憶和文汐兩顆腦袋里,然後剩下的就是一陣'嗡嗡嗡’的轟鳴聲.

三個人,最為沉靜的,自然還是……肇事者,竇然!!

一切,之于他,仿佛是那麼的自然而然.

猿臂收緊向憶的細腰,手掌將她的臉捧得更高,肆意的將這一吻,加深加重……

向憶完完全全的懵在原地,腦子里,徹底的一片空白,就任由著他在自己的唇上肆掠著……

當她還僵在那里,一動不動的時候,竇然已經緩緩地松開了她的唇瓣.

下一秒,拽過她的手腕,拉著她就要走.

………………………………………………………………………………………………

【今日更新完畢!!撒花,終于吻上了!!!】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10)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12):你被我承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