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12):你被我承包了!  
   
尾聲(三):竇初開(12):你被我承包了!

當向憶還僵在那里,一動不動的時候,竇然已經緩緩地松開了她的唇+瓣.

拽過她的手,拉著她就要走.

文汐一下子哭得更厲害了,向憶這才猛地回了神過來,"文汐,那個,我……"

"向沛,你跟竇然……你真的跟竇然是那種關系……嗚嗚嗚……"

"文汐,對不起!!你別哭了……"

向憶被竇然拉著,就往宿舍里走.

她抗不過竇然的力道,邊走邊不放心的沖文汐喊著,"文汐,你別胡思亂想了,你早點回去!!明天我再給你詳細解釋……"

籃球場上,已經鮮少有同學了,但鮮少也並不代表沒有!

就剛剛竇然吻自己的那一幕,向憶敢打賭至少被三個以上的同學瞧見了.

明天學校里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場狂風暴雨,向憶根本不敢去細想.

"竇然!!"

"竇然——"

從籃球場上出來,向憶就拉住了竇然,"你……你剛剛為什麼要吻我?"

她著臉頰,質問他.

竇然旋身看她,一臉坦然無謂,"與其你支支吾吾的拒絕人家,還不如一個吻來得乾淨利落,節省時間."

"你……就為了節省時間?!!"

向憶簡直要吐血了.

"不然呢?"

竇然單手抄在休閑褲的口袋中,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向憶,目光鎖住她,眸仁很深,劍眉輕挑,"不然你以為我要干嘛?"

"可你這樣……會讓人家誤會的!!"

向憶真急了,"人家文汐肯定誤以為咱倆是同性戀,都把她給拋棄了!!不,不是,剛剛還有其他同學看見了,明天不定全校師生都知道今晚的事了!那如果真是那樣,咱倆就完了!!"

"什麼叫咱倆都完了?"

竇然似乎有些好笑她的辭,"難道院方知道了,還會開除咱倆不成?現在可是大學,大學里弘揚的是自*戀愛!"

"這話得倒也對!"

向憶又頗為認可的點了點頭,卻又似想到了什麼,連忙搖頭,"不對不對!!什麼自*戀愛啊?咱倆根本沒戀愛啊……"

"是沒戀愛!"

竇然也非常認可她這句話,點點頭.

向憶咬了咬唇,"竇然,如果明天大家都傳咱倆搞基怎麼辦?"

"你想怎麼辦?"

向憶一副很糾結的樣子,反倒是竇然,坦坦蕩蕩的模樣,似對這一問題,根本不在意.

"解釋!!好好解釋!!如果這事兒真的傳開了,咱們倆就好好跟他們,這其實只是個誤會,咱倆不是同性戀,而你竇然實際上早就有喜歡的女孩子了!!"

"隨便你……"

竇然著,邁開步子就要走.

向憶跟在他的身後,+嘴里還是絮絮叨叨著,"剛剛我好像真的把文汐給深深傷害了,都怨你啦,這個時候出來添什麼亂!"

"你跟她接吻,好像還一副挺享受的樣子?"

竇然涼幽幽的瞥了她一眼.

向憶摸了摸自己的嘴巴,認真的回憶了一下,點頭,"好像感覺還不錯,她的嘴巴很軟……"

可惜,她對女人沒感覺!!

可惜,她是個女兒身!!

要是個男人,她一定把文汐一把揪過來,抱在懷里親個夠!

當然,這些不過只是她肖想自己是男人的況下……

竇然帥氣的俊臉陰沉了下來,腳下的步子一頓,"你跟她接吻有感覺?"

"沒有."

向憶如實搖頭,"我只是把她當我的好姐妹而已,怎麼可能會有感覺呢?"

"那跟我呢?"

竇然倏爾追問.

"啥?!"

向憶一愣,心猛地突跳了一下,"什……什麼跟你?"

她明知故問,心虛得根本不敢去看竇然.

"跟我接吻,什麼感覺!"

她越心虛,竇然就越鎮定,腳下的步子逼近她幾分,頭微低,湊近她通通的+臉,問她,"是什麼感覺?"

"能……能有什麼感覺呢?"

向憶吞吞吐吐的著,"就隨便碰了一下而已,咱倆那樣也不算接吻吧?再了,倆男人……接吻能有什麼感……唔唔……"

結果,向憶的話,都還沒來得及完,卻倏爾,只覺臉頰一熱,一只大手驀地捧過她的臉蛋,不等她明白過來怎麼回事兒,只覺眼前一黑……

竇然那張俊臉不由分的朝她壓了下來,等她反應過來時,他性+感的薄唇,已然將她的唇封得死死地.

濕熱的舌尖迅速撬開她的唇齒,霸道的探入她香甜的檀口間,品嘗著她的味道,與她柔軟的丁香she肆意纏+綿……

這忽如其來的深吻,讓向憶腦子一片昏沉.

那濕熱的觸感,仿佛是瞬間抽空了她身體內所有的氣力般,讓她只能軟+綿綿的趴在他的懷里,任由著竇然將這個吻……加深,加熱……

這一刻,向憶早忘了自己是男人的身份……

面對著他的撩+撥和誘/惑,她完全忘了掙紮,忘了拒絕……

憑聽著心的指使,雙手不自禁的攀上他的脖子,雙腳踮起,迎接著他這一記濕熱的深吻,迷之處,更是會生澀的回應著他.

兩個人,不知吻了有多久……

直到,感覺到向憶的呼吸有些不正常起來,竇然適才不舍得放開了她.

"現在呢?不是碰一下,而是碰很久,算不算接吻?"

"……"

向憶只覺腦子里一記又一記的悶雷乍起來,炸得她腦袋暈暈的,雙+腿軟+綿綿的,完全沒有力氣,臉頰得宛若能滲出+血來,"竇然,你……你真的是同性戀啊?"

"……"

竇然無語了,直接一巴掌拍在她的腦門上,罵了一句,"白+癡!!"

完,卻還忍不住低笑了出聲來.

轉身,邁步就走.

向憶隔了好久,才稍微把呼吸調勻了,追上竇然的腳步,"竇然,你……你這樣……我,會讓我真的會誤以為你是同性戀的!!"

"我喜歡女人!!"

竇然強調.

看也不看她一眼.

向憶喘了口氣,"所以你剛剛在戲弄我?"

"……"

竇然覺得跟缺根筋的白話真有點累,因為她總是把全天下所有人的智商都設想為跟她一樣.

"隨你怎麼想!"

竇然打算放任她自己去胡思亂想.

反正,他對她,有的是耐心.

再了,感的世界里,總需要些想象的空間,方才能勾起對方對你的興趣……

竇然瀟灑的留下一句頗有意味的話,邁開長+腿走了.

留下向憶一個人……想破了頭!!

這*,注定就是個失眠的夜晚啊……

向憶痛苦得差點沒把頭直接撞到*頭上去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翌日——

向憶頂著個雞窩頭,睜著兩只熊貓眼就去上課了.

與此同時,入學成績也已經公布在了藝術大樓的公告欄上.

向憶考得算是不好,但也不壞,總算每科都及了格,名列班上二十名,這成績于她而其實已經很欣慰了.

她由心的感謝竇然.

要是沒有他,自己今兒肯定就栽在了這入學考試上.

向憶看完自己的成績,好不容易從人群里擠了出來,不知怎的,她總覺得每一個看自己的眼神都奇奇怪怪的,難不成她臉上貼了花?

她正預備要找塊玻璃鏡照一照自己臉蛋兒的時候,就見到了不遠處的文汐.

有那麼好幾秒,向憶尷尬的站在那里,不知該如何自處.

倒是文汐,依舊是那麼安靜甜美,亦沒有對她的怨責,緩步朝她走了過來.

"向沛……"

"文汐,那個……昨兒的事,其實只是個誤會,我跟竇然……"

提到竇然,文汐的眼神稍稍黯然了些分.

"向沛,昨晚回去我想了很多."

"嗯?"

"真的,其實在這之前我很難接受男男戀愛這麼一回事,我也本以為我沒辦法祝福你和竇然學長,可是……我想了想,如果你和竇然學長真心相愛的話,我不會再強求什麼的,我知道,感這種事沒辦法勉強,尤其是像你這樣根本對女孩子沒有興趣的!可是……"

文汐著,一步走上前來,盈水的眸仁里還染著薄薄一層霧氣,"可是,我對你的感,也並非一時之間就能夠消弭的,所以……就算我還喜歡著你,也請你不要討厭我,我……還是想跟從前一樣,跟你做好朋友,好嗎?"

文汐的一番話,簡直讓向憶有些無地自容.

心里那種愧疚感就更別提了!

這麼好的女孩,她怎麼就忍心傷害呢?!

可天注定,她就只能傷害了呀!

"文汐,你快別這麼,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我的好朋友!其實我跟竇然吧……"

向憶歎了口氣,"我跟竇然其實真不是那麼回事……"

文汐錯愕的看著向憶,眨眨眼,"不是那麼回事?可是你們倆昨兒晚上明明還……還接吻了……"

到這里,文汐的眼睛又不由自主的了一圈.

"唉!竇然那家伙,你不知道,你不了解他,他每天就以捉弄我為樂趣!故意的,故意的……"

"故意的??"

文汐顯然還有些不相信.

轉而又一臉期待的看著向憶,"那你不喜歡他?"

"啊?"

向憶被文汐一問,愣了好幾秒.

就這麼愣神的數秒之間,文汐的心里就確定了一件事,"向沛,你喜歡竇然!"

"啊?!!不不不,我不喜歡他!!"向憶連忙否決掉,"文汐,我是個男人,我怎麼可能會喜歡男人呢!!再了,竇然也不是同性戀,他其實有喜歡的女孩子,而且,都喜歡了十多年了!他們倆現在是兩++相+悅,只差沒在一起了!"

"竇然有喜歡的女孩子啦?"

文汐詫異,"那昨晚他還那麼生氣我親你……"

"咦?他有生氣嗎?"

"有啊!臉都黑成了鍋底!就跟昨兒晚飯你+爽我們倆約的時候一個樣,你不知道他的臉都黑成了什麼樣子……"

"哎呀!昨兒爽約的事,我還得好好解釋一下!昨兒我半路被班主任給攔了,非讓我去幫她審核試卷,最後我沒辦法就只得去了,結果呢,我手機也剛好沒電了……"

向憶努力的解釋著.

"原來是這樣啊!"

文汐這才恍然大悟,"不過昨兒晚上見你遲遲不來,竇然就先走了,留下我一個人在那吃悶餐……真討厭你!"

"啊?竇然先走了?"

可阿棋不是竇然陪文汐逛街去了嗎?這厮騙她?!

"對啊!你沒出現,竇然學長似乎很不開心,最後飯也沒吃就一個人走了,我覺得他可能生氣了,他以為你是故意給我和他牽線的……"

"我可真冤枉!"

向憶一掌拍在自己的額頭上,"不過算了,反正事也過了,走了走了,該上課去了!不過話回來,文汐,你覺不覺得同學們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奇怪啊?我臉上是粘著什麼東西了嗎?"

"沒有啊!沒有粘東西,是不是你自己想多了?"

"那可能吧!"

兩個人一路著,一起進了教室去.

中午時分——

向憶本是和文汐約好了一起去食堂吃飯的,結果,文汐又臨時有事爽約了,向憶只好一個人拎著飯盒去了食堂.

卻不想吧,好死不死的,才一走到食堂正門口,就見竇然勾肩搭背的同他那群籃球隊的隊員從另一邊朝食堂走了過來.

他們也同樣一眼就瞧見了這邊的向憶.

向憶總覺得,那群人看自己的眼神也跟其他同學一樣,一句話形容就是,怪怪的!!

而向憶呢?

因為昨兒晚上那失控的兩個吻之後,她根本就不太敢去看對面的竇然.

心虛的轉身就想走,連飯干脆也懶得吃了!

卻不想,才一轉身,竇然就在身後喊她,"喂——"

"……"

向憶無語了,權當沒聽到,舉步就走.

卻哪知,走了才不下三步,一只長臂就朝她的腰+肢攔了過來,一把就圈住了她,霸道的就往食堂里帶了過去.

除了竇然,還能有誰呢?

"你干嘛呀!!快放開我,放開我!!"

向憶嚇得連忙掙紮.

這家伙……

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抱她?!!

他真不怕別人誤會他倆不成?!

籃球隊的隊員們也連忙迎了過來,*的取笑著他倆,"干嘛呢?倆口聽昨兒晚上還恩恩愛+愛的在籃球場上接吻呢,怎的今兒見面了就鬧起了別扭來了?"

嚇?!!

籃球場上接……接吻?!!!

他們怎麼全知道了?!!

向憶突然有種背過氣的感覺,分分鍾要昏死過去的節奏.

"陪我吃飯!"

竇然聽到隊員們戲弄的話,居然也不反駁,更沒有動怒,宛若是根本就沒聽見似的,抱著向憶的手,也不松半點.

向憶終于耐不住了,"竇然,你瘋了?!你別這麼抱著我,食堂里這麼多同學看著呢?你就不怕流蜚語啊?"

"什麼流蜚語?"

竇然眯了眯魅眼,淺笑著,問她.

一副心還甚好的樣子.

"……"

向憶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家伙這麼厚顏無恥.

都被同學議論成這樣了,他居然還笑得出來!

"咱倆談戀愛啊,咱倆是同性戀啊!!你不在意啊?"

"無所謂."

竇然擄著她,就往食堂里走.

向憶傻眼了,"喂!!我才真是無所謂才對吧!!反正我是新生,誰也不認識我,倒是你,竇然,你可是咱們學校的風云人物,沒有人不認識你!!你被人誤會成為同性戀,你不覺得丟人啊?你不覺得心塞啊?"

"你放心吧!你現在也是咱們學校的風云人物了!你覺得你作為一個男人,把咱們學校所有女生心目中的男神竇然都泡到了手,大家還會不認識你?"

"……"

難怪今兒所有的同學都用一種怪異的眼神瞅著她!!!

就連現在,她也覺得此生此刻,正有無數雙敵視的眼睛瞅著她,那模樣真是恨不能把她生生凌遲了去!

向憶真想找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竇然,咱能不這樣嗎?你別玩我了!你這麼抱著我,會讓你徹底斷絕女性緣的!"

"沒關系,我有你就夠了!"

"……"

向憶知道這家伙是開玩笑的.

他就是故意要讓她窘迫的!!

她越窘,他就笑得越開心.

所以這頓飯……

周遭,同學們的圍觀,讓向憶覺得自己像極了公園里的猴子.

而竇然的表現呢?!

呵呵……

真可謂像極了一個男人的男朋友啊!!

又是給她夾菜,又是給她添飯的!看的人多的時候,他居然還敢……喂她飯!!!喂她飯!!

竇然,你真是夠了!!!

向憶抗議,都快哭了,她沒想過要憑這種事兒當上學校風云人物的呀,"竇然,這不是你的本性!!你為什麼要這樣啊?"

竇然劍眉輕挑,"我要讓全校師生都知道,你已經……被我竇然,徹頭徹尾的承包了!!"

"……"

向憶覺得這家伙鐵定是在報複昨兒晚上她爽約的事.

……………………………………………………………………………………………………

關于景向沛和竇然戀愛的風聲,一下子就傳遍了整個校園,幾乎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向憶走在學校里面,都恨不得拿本書把自己的臉擋起來.

一路上,不管到哪里,總會聽到這樣的論,"看到沒,就是那個娘娘腔,真沒想到,竇然居然會喜歡這種貨色,真讓人倒胃口!"

靠!!

她什麼貨色了?

她也算正苗一根的好貨色,行嗎?!

向憶不屑跟這群女人吵架.

其實,不是不屑,而是根本吵不過.

她現在真可謂是全校女生的公敵,她怕自己開一句口,然後所有女孩子群起而攻之,那她還不得徹底死翹翹.

她干脆一溜煙的逃了.

向憶這才回教室,才往文汐旁邊一坐,班上的女同學也跟著圍攏了過來,站在文汐身旁,酸溜溜的道,"文汐,你知不知道向沛的風云事跡啊?你一定不知道吧,他可厲害了,連咱們學校的大人物都被他給搞定了!!好不得啊!你看看咱們班,就你一個女孩子還樂意跟他玩在一起呢!同性戀……呵!搞不好是要染上艾滋的!!"

"……"

擦!!

"你才艾滋呢!你全家都艾滋!!!"

向憶氣得張嘴就回罵她.

剛剛一路上瘋瘋語的,已經讓她受夠了氣,現在好不容易回到了自己教室,沒想到自己班上這幫女生也這麼魔憎.

"難道我有錯嗎?誰不知道你跟竇然現在是一對啊?死娘娘腔!"

這女的顯然也不是個好對付的主.

實話,向憶這人吧,活了十八年,其實真的很少跟人吵架的,尤其是女人.

像她這種樂呵派的人,向來跟別人沒得架吵,頂多急的時候,罵一句固定語:你才什麼,你全家都什麼之類的,真讓她罵幾句髒話,其實她是罵不出口的.

向憶站起身來,直面她,冷幽幽的問了一句,"我跟竇然在一起,你這麼激動干什麼?!你喜歡竇然?還是你以為沒有我,竇然就會看得上你?"

向憶連課也懶得上了,抱著書本就往外走,走前,卻還不忘留下一句話,"是,我跟竇然就是在一起了!真喜歡他啊?那你這輩子都別奢望了!!"

Sh/it!!

完這句話,向憶在心里狠狠地把竇然罵了個遍.

就是他,才讓自己被全校女生夾攻的.

而現在呢?自己想要在這些女人面前掰回一席之地,居然還得靠他!

"向沛——"

向憶才走出教室幾步,文汐就追了上來,問她,"你不上課啦?"

"煩!"

"為了竇然學長的事?"

"別提了!那家伙報複心實在太重了!!這回可真把我坑慘了!文汐,你知道吧,這世上有兩種人千萬不能得罪,一種就是人,還有一種就是女人!!唉,你這麼單純,跟你也白……"

向憶完又連連歎了兩口氣.

"我們女孩子有你的那麼壞嗎?"文汐笑起來,問她.

"你是例外."

"這還差不多."文汐甜甜的笑了,看著向憶一張苦瓜臉,又問她,"你跟竇然學長真的不是那種關系啊?"

"真不是!!我這回可真被他玩慘了!"

向憶想哭的心都有了.

"你想擺脫和他的關系嗎?"

"想啊!!做夢都想!!難道你有辦法?"

"有是有一個,不過……就是不知道你會不會采用?"

文汐著,薄薄的臉蛋兒上,露出一抹淺淡的云霞來.

"你快來聽聽."

"很簡單啊,你找個女朋友就可以啦!"

"找個女朋友?!!"

向憶被文汐這話驚在原地愣了好久,"不成不成,我不能找女朋友,這對人家太不公平了……"

她連忙擺手,抱著書本往前走,卻又被文汐一把給拉了回來,"沒讓你認真找,假假的裝一裝你女朋友總可以吧?!"

"假假的裝一裝?"

向憶狐疑的看著文汐,忽而就明白了過來,"文汐,你想幫我對不對?"

"嗯!我不喜歡看著你每天因為這件事而煩惱!"文汐誠懇的點頭.

"可我更不喜歡讓你做我的假女朋友!"

向憶完這話,又覺有歧義,"總的來,我不想利用你!真的就真的,假的就假的,我們倆是好朋友,我不想讓我們之間從未那種利益關系!知道嗎?算了,不管了,隨她們去吧!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了!"

"向沛,這不是你利用我!是我作為朋友想要幫你!咱們之間就這麼簡單而已!你也不用覺得虧欠我,作為你的好朋友,每天看著你因為這事兒煩惱,可是卻幫不上什麼忙,我心里也會過意不去的."

【今兒加更了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11):吻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13):我是女兒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