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14)  
   
尾聲(三):竇初開(14)

她來月/事了!!

這是她入學以來的,第一次!!

幸好,向憶有備在先.

她慌慌張張的回自己的房間拿了衛生棉,塞在自己兜里,這才又急急忙忙的敲響了竇然的房門.

"竇然,你快開門,我……我尿急……"

"竇然……"

"竇然!!我求……"

話還沒來得及完,房門就從里面被打開了來.

竇然冷著一張俊臉站在門沿邊上,冷幽幽的睇了她一眼,側身,讓她進去了.

向憶的臉色很差,慘白慘白的,完全不似剛剛那活蹦亂跳的模樣.

竇然一眼就瞧出了她的不對勁來.

向憶捂著肚子就往洗手間走,竇然倏爾伸手,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臂,問她,"你怎麼了?"

"啊?"

向憶一愣,緊跟著連忙搖頭,"我沒事啊!我……我就是尿急……"

竇然聞,蹙了蹙眉,放開了她去.

目光緊迫的凝著她的背影,眸色愈發深沉了些.

五分鍾後……

向憶從洗手間里走了出來.

面色依舊煞白煞白的,不太好看.

肚子也疼得要命.

她記得從前自己來月事最嚴重的時候,是疼得躺在*上直接下不了*.

這回看起來,不管是有多疼,她都必須得忍著了!

竇然看著她,捂著肚子進來,又捂著肚子艱難的走了出來.

一雙英挺的眉峰早已蹙成了個'川’字.

肚子太難受了,向憶連澡都顧不上洗,昏昏沉沉窩在被子里就睡了去.

醒來的時候,天還依舊黑著,向憶根本不知道現在是幾點了.

全身上下被冷汗浸濕了透,肚子疼的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

可她出了一身的汗,必須得洗個熱水澡才行,不然肯定要感冒了.

向憶忍著疼痛,艱難的坐起身來,預備拿衣服進竇然的房間洗澡,卻倏爾,*頭處的台燈燈掣一響,鵝黃的燈光登時照亮了整間房.

暈在她蒼白的臉頰上,給她鋪上了一層淺淡的暖色.

竇然亦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她的*邊,柔暖的光暈里,他傾身靠近她,目光溫淡,卻又似噙著道不盡的柔旖.

手,觸上她光潔的額面,拂開浸濕的劉海,摸了摸,蹙眉,"起來,先洗個澡."

低沉的嗓音里,盡是不明道不白的溫柔,讓向憶有好幾秒的甚至以為自己還睡在夢里.

"竇然?"

他怎麼會在這?

"能起來嗎?"

他問向憶.

"能!"

向憶點頭,想要掀開被子站起身來,卻偏偏肚子實在太難受了,渾身乏力得有些厲害,她倚在*頭艱難的喘著氣,"算了,我明天早上起來再洗吧!"

哪知,話才一落,竇然倏爾伸手一把打橫將她從被子里抱了起來,就往他的房間走去.

向憶嚇了一跳,"竇然……"

"現在必須得洗澡,不然明天准要感冒."

所以,沒得商量.

向憶被他抱在懷里,頭倚在他結實的胸膛口上,聽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她忽而有種被男人當作女人*愛的錯覺……

心,'撲騰撲騰’的胡蹦亂跳著……

"現在幾點了?"

向憶靠在他的胸膛里,抬頭,看他棱角分明的下巴.

"兩點."

"兩點?那你怎麼還沒睡?"

這可實在不是他的作息時間表.

竇然低頭看她一眼,眸色深沉,"剛好忙."

"你怎麼到我房間里來了?""聽到動靜,出來看看!"他云淡風輕的答著.

把向憶直接抱進了浴缸里,又把噴頭遞給她.

"謝謝."

向憶覺得,這時這刻的竇然,特別溫柔.

浴室門闔上,向憶准備洗澡.

卻聽得門外有響動聲,似乎是竇然出門去了.

很快,向憶洗完了澡.

洗過熱水澡後,向憶整個人就覺舒暢了不少,肚子顯得也不那麼疼了.

房間里,卻不見竇然的身影.

向憶下意識的往廳里去找,卻正好,竇然拎著一個便利袋從外面走了進來.

向憶錯愕的看著他,"這麼晚你還出門啦?"

"……嗯."

竇然把提袋直接往冰箱里一塞,"去便利店隨便買了點東西."

他轉身看向憶,斂了斂眉,問她,"好些沒?"

"嗯,洗過澡之後好多了."

向憶點頭.

"回房去*上躺著."

"那你呢?"

向憶下意識的問了他一句.

"你先去睡吧!我還有事."

"哦……"

向憶聽著他的話,乖乖的回了自己的房間里去,走前還不忘叮囑他一句,"很晚了,你也趕緊睡吧!"

"……嗯."

竇然敷衍的應了一聲.

向憶躺在*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滿腦子里的都在想著竇然.

竇然,于她,總是一種驚喜.

總在她特別需要照顧的時候,他突然就像天神一般,溫柔的降臨到她的身邊來,那麼關切的看著她,讓她,一次又一次的迷亂了心神……

想曹操,曹操就到.

正當她還在輾轉難眠的時候,倏爾,臥室門被竇然打開,就見他端著兩杯茶走了進來.

一杯擱桌上,一杯遞給她.

"這是什麼?"

向憶錯愕的接過,看了一眼.

褐色的濃茶里,浮動著許多細的生姜.

"姜茶."

他著,端過桌上的另外一杯,兀自抿了一口,"安神的,喝了再睡吧!"

"姜茶?"

向憶端到鼻尖嗅了嗅,"怎麼會是褐色的啊?"

竇然沒理會她.

糖姜茶,怎麼就不是褐色的呢?!

當天,他手里這杯自然只是普通茶.

向憶狐疑的抿了一口,"好甜……"

她喜歡吃甜食.

緊跟著又抿了一大口,"還蠻好喝的,這是什麼茶啊?生姜的味道好香."

"你從前沒喝過?"

竇然從茶杯中拾起眼來看她.

"沒有啊."

向憶單純的搖了搖頭.

其實她是有喝過糖水的,可並沒有喝過糖加生姜水.

這味道自然比單純的糖水要香甜許多.

"喜歡?"

竇然問她.

"喜歡啊!"

向憶點點頭.

為了聊表自己的喜歡之意,又猛喝了一大口.

"以後會經常沖給你喝."

他俊逸的面容上倒沒有多余的表,卻又似擔心她會喝膩,霸道的補了一句,"而且必須得喝."

向憶愣了愣,轉而莞爾笑了,"好啊!你給我沖了,我就統統都喝光."

"把姜片吐出來,不許吞下去!"

竇然警告她.

"啊?為什麼呀?我剛咽了一片."

"……"

如不是看著她肚子疼得實在太厲害,竇然也不會連夜給她去買糖,更不會給她沖姜糖水.

大晚上吃生姜,到底對胃不好.

"哎呀,我想起來了,晚上吃姜賽砒霜,我媽告訴過我的."

向憶適才想了起來.

竇然傾身過來,把手掌攤開在她的嘴巴下方,"把嘴里的碎姜吐出來……"

吐哪里?

吐他手心里嗎?!

向憶突然心一動……

遲疑了一下,卻還是乖乖的將嘴里含著的姜片吐到了他的手心里.

竇然似乎丁點不嫌棄,轉而扔進了身後的垃圾桶里.

向憶悶頭喝姜茶,卻覺臉兒滾燙滾燙的,連帶著被子里的身子也跟著熱了起來……

身體仿佛一下子也舒服了不少.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13):我是女兒身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