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16):我就喜歡你!  
   
尾聲(三):竇初開(16):我就喜歡你!

文汐笑著介紹著自己和身邊的向憶,"我叫文汐,她叫景向沛,是我男朋友!向沛和竇然是鐵哥們,是很好很好的鐵哥們,就是鐵到那種能在公共場所接吻的好哥們!!""咳咳咳……"

本在埋頭忙著扒飯的向憶,差點被文汐霹靂的話給嗆到.

她抬起頭來正欲什麼,目光卻正巧對上竇然那雙深沉的黑眸,她咬了咬筷頭,卻很快的低下了頭去,到底還是什麼都沒.

周緹娜卻笑了,歪著腦袋看著竇然,"怎麼回事啊?我們竇然看起來可不像這種人啊……"

我們竇然……

瞧瞧她的稱呼.

多親昵!!

向憶低著腦袋,拼命扒飯,喉嚨被米飯卡了也分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就在那一直吃一直吃……

"向沛,你慢點吃,心被卡住了!"

文汐實在看不下去了,好心的提醒她.

向憶倏爾起了身來,嘴巴里還含*著一大口米飯,揚了揚自己空空如也的飯碗,"我吃完了,你們慢慢吃."

完,頭亦不回的走了,看也沒看一眼對面竇然.

桌上,所有的人,都鄂住了.

文汐第一個回了神過來,連忙端起自己的飯碗就追上了向沛,"你們慢慢吃吧,我也走了!"

"怎麼回事?"

阿棋還有些弄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事兒,看著他們倆相繼離開的背影,阿棋忍不住歎了一句,"向沛這子可真是好福氣啊!瞧瞧人文汐對他多好!嗨,竇然,我當年文汐這樣的好姑娘追你,你怎麼就瞧不上人家啊!"

周緹娜撐著下巴笑了,"我堂*哥在等他的愛人開竅……"

"堂*哥??"

阿棋震驚的看著對面的周緹娜,又看了一眼竇然,又歪頭問周緹娜,"你不是你們倆是侶嗎?"

周緹娜嫵媚的笑了起來,"我逗你玩的,誰讓你第一眼瞅著我就對我不停地流口水……"

"……"

被周緹娜這麼一,阿棋的臉一下子就了.

"不過你剛剛竇然的愛人……"

阿棋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就被竇然夾了一塊肥肉塞進了他的大嘴巴里去,警告他,"吃飯!"

這頓飯吃得向憶很是郁悶,還連累文汐吃得也不怎麼樣.

倆人垂著腦袋,緒低落的往宿舍里去了.

向憶一回宿舍,就啥也不做,開了電腦,就在那稀里糊塗的玩游戲.

一上線,無數條私信就向她砸了過來,"你老公呢?!"

"怎麼都不見他上線啊?"

"干什麼去了?光顧著談戀愛了?!"

就'談戀愛’三個字,真真兒把向憶給刺激了.

她手指一抬,冷冷的敲了兩個字過去,"死了!"

"……"

然後,私信欄里靜默了好一會兒.

好半晌,一條短信又沖了進來:"這樣詛咒自己的老公,真的好嗎?"

問這句話的人,居然是……

竇然!!

向憶有好長時間的恍惚.

他什麼時候回來了?還上游戲了!難道沒去跟那個叫什麼緹娜的約會嗎?

向憶下意識的往門口看了一眼,當然,除了一張緊閉的門,她什麼也瞧不見.

很快,她"啪啪"在鍵盤上敲了幾下,"我堂堂一男人,要什麼老公!再了,你也堂堂一男人,還是有老婆的男人,別在我這瞎對號入座!!想死也不是這種死法吧?"

"老婆,去把客廳里的姜茶喝了!"

"……"

向憶有時候吧,真的挺佩服竇然的厚臉皮的.

自己都把話這份上來了,他居然還能若無其事的他自個的.

關鍵是那聲老婆,怎麼就得那麼順口呢?

不,不對,是敲得那麼順手!

"不喝!"

向憶鬧脾氣了.

"乖,別惹我生氣."

"……"

向憶郁悶了,她的功力于他好像還差太遠了!

"我不喜歡喝!"

向憶只好找借口拒絕.

完了,就抱著衣服出門去找阿棋,准備上他那洗澡去了.

才一經過長廊,游經他房門時,倏爾,門被拉開來,竇然就出現在了她身前.

向憶嚇了一跳.

避開他,預備要走,卻驀地被他扯住了手臂,"干什麼去?"

他面無表的問她.

目光落在她手里的睡衣上.

"洗澡."

向憶的手臂,在他的大手里掙紮了幾下,卻怎麼都掙不開來.

"進來!"

他命令她.

"不用了!"

向憶一口拒絕,"以後我也打算去阿棋那洗!"

竇然眯了眯深眸,"干什麼?跟我鬧脾氣?"

他著,一把圈住向憶的*腰*肢,拽著她就帶進了自己的臥室里來.

"誰鬧脾氣了!!我無緣無故的為什麼要鬧脾氣?!"

向憶竭盡全力的為自己辯解,"你先放開我!"

"沒鬧脾氣,你不喝茶,也不在我這洗澡了?"

鬼扯!!

竇然圈緊她,不讓她有半分的動彈.

向憶拗不過他,只能任由著他抱著自己,頭低著,躲避著他撩人的氣息,"我心不好!"

"為什麼不好?"

他追問.

"心不好就心不好,哪有那麼多為什麼!"

向憶徹底郁悶了.

竇然卻沒來由的笑了,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火氣倒還不."

"所以,你別惹我!"

向憶不爽的揮開他的手,"一個大男人跟另外一個大男人摟摟抱抱的,算什麼意思!"

"那你算什麼意思?"

竇然俊美的面龐倏爾湊近她,問了一句.

"……"

向憶一窘,臉頰瞬間燒,手下意識的去推他,"竇然,你離我遠點!!"

哪知竇然不僅不放手,反而把她圈得更緊了.

雙臂一把攬過她纖細的後背,把她壓進自己懷里,一聲興歎,"你真是笨得讓人生氣!"

向憶滾燙的臉頰,貼在他的懷里,能清晰的聽到他那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整個心髒也跟著他的節奏"咚咚咚"的突跳著.

忽然一下子,她窩在他的懷里居然就不想再出來了,直到……憶起他的女朋友.

"竇然,你別這樣……"

向憶掙紮著,"我真不明白,你為什麼對我的態度總是這麼*!你不是有自己喜歡的人嗎?你再這麼跟我摟摟抱抱,我真的會懷疑你喜歡男人!!"

竇然深眸緊縮了幾圈,目光看定向憶,"對!我就喜歡男人!!喜歡你這種娘娘腔的男人!!"

"……你."

向憶震驚的瞪著他.

怎麼都沒料到他會突然出這樣一番不可思議的話來.

可,可這……這算……某種間接性的表白嗎?

為什麼她卻總感覺有些地方怪怪的呢?!

卻不等向憶緩過神來,她手里乾淨的睡衣已經被竇然霸道的扔至了他的大**上,而她,也順勢被竇然壓覆在了身後的水**上.

向憶嚇壞了,"竇然……"

水波流轉,羞澀和窘迫的緒在眼潭底里迅速漫開……

她的呼吸,有些發緊.

手下意識的揪緊竇然的襯衫領口.

竇然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手指壞壞的捏住她的下巴,沉聲問她,"你好像還沒給我答案……"

他的聲音,太溫柔,太好聽了!!

而看著她的目光,也更如同一彎急水流中的漩渦,似要將她生生的席卷而去.

向憶的思緒,早已完全不受控制……

目光怔怔的看著他,好久好久……都沒來得及從這詭異的表白中緩回神來.

"答……答案?"

她微微啟唇,水眸里全是震驚和可愛的懵然.

竇然最喜歡看她一臉天真懵懂的樣子,和時候一模一樣.

惹得他,忍不住微微彎了彎嘴角,"告訴我,你喜不喜歡我……"

一句話,讓本就暈眩的向憶,頓時有種天旋地轉的感覺.

"竇……竇然……"

"嗯."

竇然耐著心思應她.

"你……我……你先讓我……緩一緩,好不好?"

這個消息,實在太勁爆了,她完全消化*.

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竇然的黑眸深邃了些分,揉了揉她的腦袋,起了身來,"先去把姜湯喝了,再回來洗澡."

身上忽然一輕,向憶明明該松口氣的,卻偏偏心里居然會覺有些遺憾.

她唯恐他會發現自己這些別扭的心思,連忙從他的**上站起了身來,慌里慌張的去抱自己的衣衫,卻倏爾才憶起什麼,著*臉回頭看他,"你不是已經有女朋友了嗎?"

"所以你就為了這事跟我鬧脾氣?"

竇然幽眸緊鎖住她.

"啊?不,當然不是!"

向憶趕忙搖頭,但還是繼續,"可你有女朋友了,為什麼你還……難道你想男女通吃??"

這家伙也忒厲害了吧!!

竇然看著向憶那副震驚的模樣兒,忍不住彎著嘴角笑了,"她是我堂*妹!"

"堂……堂*妹?!!"

向憶無語了.

"怎麼?"

"沒……沒怎麼……呵呵……"

不還不覺得,一,好像還真是……

他們倆,長得還真有點像!

都那麼漂亮!!

一下子,向憶就覺心美了不少!

不過……

"不對呀!!你姓竇,她姓周,你們倆怎麼會是堂兄妹啊?"

向憶這回總算聰明了.

"她跟母姓."

竇然一五一十的回答她.

看著她的眼睛里,一直含*著淺淡的笑意,"還有什麼問題想問嗎?"

"那她知道你是同性戀嗎?"

向憶弱弱的問他.

"……"

竇然無語了,"這個問題很重要嗎?"

"竇然,你家人知道你是同性戀嗎?"

"……"

"你同性戀多長時間了?"

沒有得到他的答案,向憶又繼續追問.

眨了一雙好看的水眸,複雜的看著他.

真的,被竇然表白,向憶的心里別提多開心了,那顆揣在懷里的心髒,簡直都像是要飛起來了.

可是……

他是同性戀,而自己……

自己可是真真實實的女人啊!!

如果他喜歡的其實是男人,那她……

向憶此時此刻,真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了.

"去把姜湯喝了."

竇然完全忽略掉了她的問題,把她手里的衣服,擱置在一旁,拉著她的手,就往廳里走去.

出來大廳,阿棋正在打游戲.

向憶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從竇然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回來,卻偏偏,竇然握著,死活不肯松.

牽著她,繞過阿棋,去了開放式廚房里,把那杯糖茶水遞到了向憶的嘴邊.

阿棋驚呆的看著他們倆,"喂!我你們倆個大老爺們手牽著手,不覺得惡心啊?"

向憶的臉彤彤的,抿了口杯中的糖水,另一只手在他的手心里掙紮了一下,低聲道,"竇然,你先放開我的手……"

竇然皺了皺眉,卻還是放開了向憶的手去.

阿棋丟了手柄湊了上來,"向沛,你喝什麼?給我喝喝!"

向憶正想把茶遞給他,卻哪知,竇然一把就給阿棋拽走了,"走,我陪你打會游戲!"

"不要!!跟你玩就只有被虐的份!!你給向沛喝什麼了?為什麼只有他有,我怎麼沒有?竇然,你這厮該不會真的是喜歡向沛吧?!"

"……"

向憶喝著手里的茶水,忽而就覺心里甜甜的,一股暖流就從心窩里湧了出來,讓她周身都暖意綿綿的,很是舒服.

在阿棋的百般抗議之下,還是讓竇然狠狠地虐了他一把.

繼續第二把的時候,竇然沖向憶招了招手,"過來."

向憶把杯中的糖水喝盡,朝他走了過去,順著他的意思,在他旁邊坐了下來.

阿棋看著他們倆,忍不住打趣道,"喂!你們倆怎麼這麼像一對侶啊?干什麼?真談戀愛呢!"

"少廢話!!開局了!!"

"該死!!"

才短短三秒鍾,阿棋就被竇然殺了個出其不意.

向憶在一旁看著,腦子里卻恍恍惚惚的,還在因為阿棋那句'談戀愛’而回不過神來.

竇然似乎發現了向憶的走神,虐阿棋的過程中,還不忘拿手敲了敲向憶的腦門,"想什麼呢?想得這麼出神."

"啊,沒……沒事……"

向憶的臉頰上漫起幾分羞赧來.

"去,先去洗澡!"

"啊……哦!好!"

向憶點點頭,要走,阿棋樂呵的笑起來,"你這子怎麼這麼像個娘們!!"

"……"

向憶轉身,惡狠狠地瞪了阿棋一眼.

按照她從前的習慣來,她一定會罵他一句,'你才娘們,你全家都娘們!’

可今兒……她居然沒有!!

為什麼?!

因為,這話罵起來實在太粗*魯了,而竇然還在一旁看著呢!她不自禁的就收斂了起來.

連她自己都沒發覺.

哪知竇然把手柄往阿棋懷里一扔,回敬了他一句,"你才娘們呢!你全家都娘們!!"

完,他拉著向憶的手,就進了自己房間里.

留下阿棋一個人愣在廳里,半晌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倆人回了竇然的房間,向憶忍不住笑了起來,"你剛剛罵人的那樣子好搞笑!"

"有什麼好笑的,你平日里罵我的時候,不挺囂張的嗎?剛剛怎麼突然一下子就那麼文靜了?這可不像是你的風格!"

"那是因為你討罵!"

向憶剛想用手指他的,卻發現自己的手,還被他緊緊地握著.

向憶掙紮了一下,想要從他的大手里把自己的手抽回來,"竇然,以後……你別在公共場合跟我拉拉扯扯,摟摟抱抱的……"

竇然皺了皺眉.

"同學們會議論我們是同性戀的!"

"你怕?"

"我不喜歡."

更不喜歡他把自己當男人喜歡!!

也不喜歡別人用另類的眼神看他們.

"……好!"

竇然聽她的,"但也僅限于公共場合不許這樣不許那樣!"

"……"

所以,在房間里就能夠肆意妄為了嗎?

向憶羞得臉頰緋,抱過**上的衣服,就溜進了浴*室中去,"我去洗澡."

溫水,嘩啦啦的沖刷著向憶的身體……

她看著鏡子中自己的女兒身軀,忽而就有一種沖動,想要把這樣的自己攤開在竇然的眼前,想要告訴他,自己的真實身份……

可偏偏……

她又不敢!!

一下子,向憶挫敗的垂了肩頭.

她怕竇然沒辦法接受她的女兒身!

就像文汐沒辦法接受她的身份一樣!!

她和文汐是,性別相同,怎麼戀愛?!

可跟竇然就是,性別不同,怎麼戀愛!!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15)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17):恩愛有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