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17):恩愛有加  
   
尾聲(三):竇初開(17):恩愛有加

竇然喜歡的可是個男人!!可自己偏偏胸前還多了兩個肉團!

真該死!!

就這事,一直攪得向憶心緒不甯.

後來,向憶把這事給文汐了,結果,文汐比她還激動.

"文汐,你我現在該怎麼辦?!"

向憶徹底亂了心神.

"你先別沖動,咱們可以從長計議,這對我們來絕對是個好趨勢!咱們也不急著先把身份亮明在竇然的面前,咱們可以先慢慢的和他培養感,反正不還有的是時間和機會嗎?等到你們倆處于非對方不可的時候,你再告訴他你的真實身份,到那時,他愛你愛得都發了瘋了,還有什麼是不能接受的呢?!對吧??"

文汐這話,得倒也對.

正在這會,倏爾,向憶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電話居然是竇然打來的.

向憶不由有些緊張,文汐激動的推了她一把,"還愣著干什麼呀!趕緊接啊!!"

向憶這才將電話接起.

"過來,籃球場."

電話里,竇然的態度,依舊是簡明扼要.

向憶還沒來得及回過神來,電話就被那頭的竇然給掛斷了.

"干什麼?"

文汐好奇的問她.

"讓我去一趟籃球場."

"那你還愣著干什麼,趕緊去啊!"

"嗯,那走吧!"

向憶拉著文汐就要走.

"我不去!"

文汐連忙擺手,"我可不去做你們倆的電燈泡,我還有事,待會教室里碰頭!"

她完一溜煙兒的就跑了.

好吧!向憶只好一個人去了.

想了想,她還是先繞至學校里的賣部,買了幾包濕紙巾,又買了兩廳涼茶,這才抱著往籃球場上走去.

籃球場上,正在如火如荼的進行著比賽.

圍觀的人特多,這會向憶才猛地想起來,今兒是大三各系的聯誼賽,而這場正是竇然領著的他們藝術系的球隊與中文系展開的一場組對決賽.

向憶趕忙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身邊,數不清的美女正熱洋溢的替竇然呐喊著加油.

"竇然學長,加油!!"

"加油!!!竇然學長——"

向憶目測,這個女孩大概從大一到大四的,什麼系別的都有吧!

感歎,竇然的桃花運可實在是太好了!!

而竇然的優秀也同樣是有目共睹的.

陽光下,他頎長的身影靈動的流竄于整個球場.賽局,被他輕而易舉的操控著.

每一次的一個完美躍身投籃,都會引來無數女孩的尖叫.

而竇然總會習慣性的掃視一眼密密麻麻的場外,似在搜尋著誰的身影.

但似乎一直沒有找到.

因為,看他緊斂著的眉峰就知道了.

"竇然學長是不是在找誰啊?從剛剛開場到現在,就見他一直在往咱們這看台上瞧."

"找他女朋友吧!"

"他女朋友不是在那嗎?"

"……"

向憶聽著女孩兒們議論芸芸的,整個人被這群興奮的女孩擠得都有些透不過氣來了.

好幾次被她們擠到人群外去,可為了看竇然一眼,向憶又再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的擠了回來.

連續好幾次,幾乎把她的力氣都耗光了.

"怎麼回事啊?竇然學長不是進球了嗎?怎麼一副興致不高的樣子?"

是嗎?!

向憶聞,連忙又從人堆里探了腦袋出來.

一眼,就精准的捕捉到了籃球場上的竇然.

剛剛他又拿下了個遠程的三分投籃,球員們正興奮的喝彩,唯有他,心一副不太爽的樣子,目光不停地在看台上搜尋著.

他在找什麼?!

不會在找自己吧?!

向憶覺得自己這個想法,唯有大膽,但她還是踮起腳尖,沖籃球場上的竇然大喊了一聲,"竇然,加油!!!"

這突兀的一聲叫喊,果然,飛快的吸引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也包括,籃球場上的竇然.

金色的陽光里,竇然的目光定格在了向憶那張彤彤的臉頰上,璀璨的深眸里,不自覺的綻放出一抹迷人的微笑……

那笑,太炫目.

就那麼一瞬間,全場幾乎所有的人,不論男女,都徹底沉醉在了竇然這抹狀似不經意的笑容里.

女孩子的心,幾乎全化了……

也包括,向憶的心!

有些人,天生就有一種魔力,只需要一眼,就能征服一顆心.

而那種魔力,就要——蠱惑!!

而向憶,徹底沉醉在這份蠱惑里,久久的回不過神來.

當她還在恍然之際,竇然卻已亢奮的再次投身進了比賽中.

陽光里,他矯捷的動作,完美的身形,頻頻惹得女孩尖叫,"竇然學長,我愛你!"

而向憶整個人也如同魔症了般,學著旁邊的女生,手比在嘴邊做喇叭狀,大聲呐喊:"竇然,我愛你!!"

一句話,喊出來的那一刻,明顯的,看到球場上的竇然僵了好幾秒.

就那幾秒鍾的時間里,忽而,竇然手里的籃球,被對方球員搶奪了去,而後,一個猛攻,三分投籃,進了!!

"噓——"

旁邊,一陣噓聲.

都是竇然的那些腦殘女粉絲.

向憶也郁悶的抓了抓腦袋,怎麼就讓別人搶了球去呢!

"竇然,加油!!!"

向憶急得扯著嗓子又喊了幾聲.

球場上,竇然轉身看她.

眸光里,透著難以讓人忽略掉的炙熱,如同一把火苗,燒進向憶的心口里……

下一瞬,球場的身影,已然投身至了比賽中,以最快的速度,奪球,進攻!!

一個時後,比賽終于結束,想當然的,贏的自然是竇然這邊.

看台上的觀眾們,似乎看得還不夠盡興,久久的坐在那里,每個人手里都抱著一瓶水,舍不得離開,目光一直追逐著籃球場上某個男人的身影.

球場上,球員們都散到了球場邊上來.

竇然也從場上走了下來,阿棋遞了瓶水給他,他沒要,只沖看台上的向憶招了招手,"下來!"

那一瞬,向憶明顯的感覺到旁邊的女孩子們都騷~動了,一個個面面相覷的問著,"竇然學長是在叫誰?叫我嗎?叫我嗎?"

"……"

向憶低頭從她們身邊擠了出來,抱著兩瓶涼茶,艱難的擠過人群,下到了籃球場上.

"涼茶,喝嗎?"

向憶將手里的涼茶遞給竇然.

不知怎麼的,就覺得……很尷尬.

竇然深深的睇了她一眼,揚手在她的腦袋上敲了敲,"待會在跟你追究責任!"

完,接過了她手里的涼茶,啟開,咕嚕咕嚕的喝了兩大口.

向憶不知道他要跟自己追究什麼責任,腦袋瓜子飛快的開啟回憶模式,心想著自己應該也沒犯什麼過錯,需要他追究責任的吧?

竇然停下喝水的動作,問她,"你剛剛在場外喊了什麼?"

"嗯?"

向憶還不明所以.

她喊了什麼?

"還不就是加油那一類的話?"

她真忘了.

反正都是順口跟著別的女孩一起喊的.

"只是加油?!"

竇然眯了眯魅眸,"加油為什麼要喊'我愛你’?!"

"啊?"

向憶窘住了,臉兒一,"我……我剛剛有喊過這句嗎?那……那一定是因為別人在喊,我就順口跟著他們喊了!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你讓我在球場上失了一個球,你跟我'真的只是這樣而已’?!"

"……那我也不是故意的."

向憶委屈的低下了自己的腦袋.

竇然喜歡她這副楚楚可憐的包子模樣,他單臂往她瘦的肩膀上一搭,另一只手捉弄般的捏了捏她的臉蛋,"走吧!陪我洗個澡,就不跟你追究這三分的責任了!"

竇然著,拽著向憶就要走.

"洗……洗澡?!!"

向憶嚇得就要開溜,"竇……竇然,還是你自己去洗吧,我……我身上干乾淨淨的,我就不陪你了!我……我不洗澡!"

向憶連話都開始有些哆嗦了.

竇然笑了,"我話漏了幾個字,准確來是:陪我回宿舍洗個澡!"

"……"

向憶長舒了口氣.

這家伙,一次性把話清楚不行嗎?!!

向憶看著他一臉的壞笑,很確信,剛剛他竇然就是故意的!!

"走吧!"

竇然搭著她的肩膀,就往外走.

向憶整個人被他搭著,窩在他的臂彎里,他的身上早被汗水浸~濕~了個透,卻偏偏,那種屬于雄性的荷爾蒙味道滲入到向憶的鼻息里,一點也不讓她感覺到反感,反而覺得……特別好聞,且還透著一股子讓她道不明的安心感.

向憶下意識的抬頭看他一眼,就見晶瑩的汗水,正順著他的鬢角性/感的低落而下,向憶見勢,忙停下了腳步,"等等,先擦擦汗."

她著,從兜里翻出剛買的濕巾,拆開來,想了想,還是踮起腳尖給竇然把鬢角處的汗水給擦了.

竇然似乎也沒料到她會突然幫自己擦汗.

目光落在她粉的臉頰上,炙熱了些分,高大的身形為了配合她的高度,下意識的微微彎了彎身.

很快,向憶替他將頭上的汗水擦乾淨之後,轉身將濕紙巾丟入旁邊的垃圾桶里.

竇然火熱的目光卻一直追逐在向憶的身上,看著她扔完紙巾,再回到他的身邊,視線就從未從她的身上挪開過半分.

"走吧!"

向憶自然能真切的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她根本就羞于抬頭去看他,只拉了拉他的球服,率先走了.

竇然連忙邁步跟了上去.

一股道不明的*愫,悄然的在兩個人之間彌漫發芽……

一回房間,竇然不拘的就將身上濕透的籃球服給脫了,頓時,健碩的胸膛,不掩一物的展露在向憶的眼前.

整齊流暢的肌理線,如上帝巧奪天工的作品一般,完美到幾乎找不出任何一分瑕疵.

加上淋漓的汗水,染在他古銅色的肌膚之上,性/感得,只是一眼,就讓向憶有些血脈噴張起來.

然後……

鼻子里感覺,熱熱的!!

"你流鼻血了!"

竇然喊了一聲.

"啊?"

不是吧?!!

她真這麼不爭氣?!!

"把頭仰起來!"

竇然好笑又好氣,趕忙用水給她洗了洗鼻子和後頸.

向憶也覺得自己囧死了,趕忙給自己辯解,"可能是天太熱,上火了!"

"嗯!體內燥火."

"……"

"好點沒?"

他湊近她,關切的問她.

"好了!"

鼻血已經止住了,但向憶根本沒好意思再去看他,"那個……你先洗澡吧!我去拿書,待會要上課."

"等等……"

竇然一把扯過了她,將她置于自己跟前來.

"干……干什麼?"

向憶羞得臉都了,抬起眼來看他.

當然,她是因為不敢平視,怕自己再看就繼續噴血了.

"你明明很喜歡我的身體,你跑什麼?"

他低頭,邪氣的問她.

"啊?我……我哪有?!我沒有喜歡啊?"

向憶語無倫次的否認著.

"你不喜歡你流鼻血?"

竇然著,一把抓過她的手,置于自己強~健的胸膛口上.

"啊——"

向憶嚇得在心里一聲低呼……

心髒"咚咚咚"的,凶猛的敲擊著她的胸口……

有那麼幾秒的,她真的懷疑,自己的心髒要從心房里蹦了出來.

手,觸上他精壯的胸膛,結實的肌肉……

手心里,開始瘋狂發熱發燙.

她的手,開始不爭氣的顫抖起來.

卻被竇然握著,動彈不得!

"你明明就很喜歡……"

竇然單手抱過她的細~腰,鎖緊在自己懷里,另一只手,握著她的手,在自己性~感的身軀之上,肆意的摩~挲,探索……

從他結實的胸膛,要精壯的腰~肢……

最後,握著她的手,圈過他的腰~際,一低頭,就吻住了她的唇……

向憶被竇然吻得昏天暗地,心猿意馬間,卻倏爾,有一只手正順著她的衣擺,往襯衣里探了去.

向憶嚇壞了,一瞬間所有的意識瞬間回籠,她一伸手,握住了竇然的大手,重重的喘了口氣,"竇然……別這樣!"

竇然似乎也被自己這大膽的行為給弄懵了,回神過來,連忙抽回了自己的手,低頭同她道歉,"對不起!有些事……難免有些不受控制!"

向憶的氣息還喘得有些厲害,臉頰燒起來,得發燙,她根本沒敢抬頭去看竇然.

更不敢去想象,剛剛自己要是沒有阻止的話,是不是她的身份就徹底在他面前曝光了……

其實,剛剛她被嚇到的原因也就是如此而已!

見向憶不話,竇然似乎有些急了,伸手,掰過她的臉頰,問她,"是不是嚇到你了?"

"沒,沒有……"

向憶趕忙搖頭.

竇然看著她受驚的樣子,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真的有些操之過急了,一聲低歎,放開了懷里的她,"我先洗澡,你去收拾書本吧,待會一起去教學樓,我也有課."

"好!"

竇然進了洗手間沐浴去了,向憶也回了自己的房間收拾書本.

卻偏偏,她再也沒辦法靜下心來了.

就在剛剛……

他們倆差點,擦槍走火.

就在剛剛,他差點知道了她的身份!

向憶的思緒一瞬間亂成了粥,腦子里所有的一切都糊成了漿.

如果竇然真的一直把自己當男人看的話,那剛剛……他想對自己做什麼?!!

難道是男男的……那什麼什麼?!

向憶雖然天真,但在這個腐女當道的社會里,男男的撿肥皂論她還是有聽過的.

萬一人家竇然秉著一顆期待而又興奮的心,想試試撿肥皂的感覺,結果……褲子一脫,發現她是個女的!撿肥皂登時就變成了泡沫……

到時候他會不會怨自己騙了他呢?!

向憶還真是不敢再往下細想了.

簡直就是細思極恐啊!

——————————————最新章節見《添香》———————————————

向憶的心再次跌入了谷底之中.

文汐一路勸她,游她,讓她順其自然,卻偏偏,向憶腦袋瓜子里就是聽不見去.

一整天無精打采的,干什麼都不得勁.

兩個人下了課,正欲食堂吃飯,走過教學樓公告欄的時候,卻聽得周邊經過的同學們在議論芸芸著,"看公告欄沒?還過幾天學校預備舉辦大型的面具化妝舞宴!!到時候肯定好多人參加!!一定熱鬧到不行吧!"

"面具化妝舞宴?"

文汐聞,一愣,下一秒就像打著雞血似的,拉著向憶就往公告欄奔去,"走,咱們去看看!!"

"你打算參加?"

"不是我,而是我們!!"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16):我就喜歡你!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