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23)  
   
尾聲(三):竇初開(23)

"這麼大個房子,就咱倆住啊?"

向憶一邊探頭欣賞著里面的一切,一邊問他.

"嗯.家里平日里也沒人,就鍾點工偶爾過來做做清潔."

竇然著,丟了個手機給她,"你要不要打個電話給你哥,跟他報個平安?"

"不用了!他才沒功夫理我呢!"

向憶滿不在乎的揮揮手,又問竇然,"你家里離我家也沒多遠嘛!你從前讀書在哪里讀啊?怎麼就從來沒遇見過你呢?"

"遇見了又怎樣?"

竇然低頭看她,目光緊迫,腳下的步子也下意識的逼近她一步,"遇見你就能認出我來嗎?"

"那當然!"

向憶信誓旦旦的回答,"你長得這麼帥,我要從前遇見過你,肯定記得住你!"

"是嗎?"

竇然陰森森的掀了掀唇角,腳下的步子朝她逼近,直接把向憶逼退到了牆角根處.

他雙臂隨意的撐在牆壁上,居高臨下的問她,"景向憶,我現在告訴你,其實咱倆很早以前就見過面的,你信嗎?"

"啊?"

向憶一愣,眨眨眼,迷糊的瞅著他,半晌,搖搖頭,"不可能吧!"

"為什麼不可能?咱倆在同一個市里生活,不定上學的時候還在同一個學校,而恰好你我還就認識……"

"你認真的啊?"

其實向憶是不太相信的,可是竇然這副一本正經的表……

還真讓她有些懷疑了起來.

"你呢?"

竇然只給了她個模棱兩可的答案.

向憶把身子懶漫的靠在牆壁上,仰頭笑看他,"好啊!那你,你什麼時候跟我上過同一所學校?幼兒園?學?初中?高中?"

她歪著腦袋,一臉天真的看著他,"我可不記得我平日里跟哪個學長打過深交道."

"沒心沒肺!"

竇然著,拍了拍她的光潔的額面,沒有告訴她答案,"自己去想吧!"

"……"

向憶糾結了.

難道自己真的跟他上過同一所學校?!

不可能吧!他長得這麼好看,不管在哪所學校,也肯定是風云人物啊,她就算不認識他,那也鐵定聽過他啊.

所以,竇然肯定是逗弄她的!!

這麼一想,向憶就懶得去細想了,心里也一瞬間就豁然開朗了起來.

她背著手,在竇然這個大得有些誇張的玻璃房子里四處游蕩起來,欣賞著里里外外的美景,"竇然,你是哪間房啊?"

她在二樓,張著腦袋問樓下的竇然.

"左起第二間."

竇然應她.

"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好吧,向憶承認,她對他的一切,都充滿了好奇心.

"可以."

竇然允了.

向憶俏皮的在長廊上蹦蹦跳跳著,一邊欣賞著樓道里的各種古董油畫,一邊往左起第二間房尋過去.

"竇然,你們家也實在太有錢了吧!!這樣一幅畫,能賣多少錢啊?"

向憶一邊問著,正欲旋開門鎖進他的房間去,卻倏爾,落在門鎖上的手被一只大手給握住.

竇然好聽的聲音從她的身後響了起來,"每幅畫的價值都不一樣,你要喜歡,挑一幅回去."

"啊?"

這麼大方?!

竇然把她稍微往身後帶了帶,"你先在外面等我,我把房間收拾一遍."

他完,繞過她,開鎖進了臥室去,而後,關門,落鎖,就把向憶關在了門外.

"喂——"

他需要收拾什麼?

不是有鍾點工會經常來做打掃的嗎?

向憶敲了敲房門,"竇然,你不用再收拾了,我又不會嫌棄你!"

這才完,門就從里面被打開了來,竇然的臉上倒不見有什麼慌張神色,"進來吧!"

向憶先是把腦袋往里探了探,這才看他一眼,"你房間里不是挺乾淨整潔的嗎?你在收拾什麼呀?"

"收拾我們從前的合影,你信嗎?"

竇然站在門口,似笑非笑的問她.

"我才不信呢……"

向憶眯了眯眼,走了進去.

嘿!果然,*頭櫃上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了.

那兒可真是擺照片的好地方啊!

不過,向憶也不打算跟他追究了,反正她也不是那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

"竇然,今晚我睡哪里啊?"

向憶問他.

"你睡我的*吧."

竇然著,走到落地窗邊,把窗簾拉了起來,讓金色的夕陽漫進他的房間里來.

"真的啊?那你呢?你睡哪里?"

"我睡隔壁的客房."

"好……"

向憶點點頭,又,"不過我有點認*,我要睡不著就喜歡胡思亂想,那我要睡不著的話,能不能去隔壁房間找你啊?"

竇然看著她,卻驀地伸手,一把抱過了她摟進自己懷里,大手穿過她短碎的發絲,*溺般的在她腦後輕輕拍了拍,"晚上最好不要再來找我……"

"為什麼?"

向憶被他抱在懷里,有種不清道不明的安心.

她喜歡這種感覺,甚至是……迷戀!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

"……"

向憶臉頰緋,沒好意思再去看他,"那好吧!頂多睡不著的時候,我拿手機看看……"

"……"

………………………………………………………………………………………………………

夜里,向憶洗了澡後,就早早的爬上了竇然的*鋪,睡下了.

第一次睡他的*,心里居然有種不出的興奮感.

被他的被子緊緊地包裹著,聞著屬于他的清新味道,向憶有種錯覺,感覺就像是被他緊緊地抱在懷里……

忽而,又想起了今天回來的時候,坐在車上,他把自己抱在懷里,讓她聞著屬于他的味道……

心里,甜甜的,暖暖的……

盡是不出的心安.

這一晚上,不知怎的,客廳里的竇然仿佛也變得有些認*了.

躺在*!上,來來回回的翻著身,卻怎麼都睡不著.

滿腦子里想的都是向憶那張粉粉!嫩嫩的臉蛋,還有她呆萌呆萌的表……

以及她天真的問他,晚上睡不著的時候能不能來他房間里找他時的模樣兒.

竇然"唰"的一下,從被子里坐起了身來.

他覺得自己生病了.

而且,這種病叫,相思病!!

明明不過只隔著一堵牆,卻偏偏,讓他心慌意亂,讓他思念入髓……

他終究是掀開了被子,下*,出房門……

正當向憶在竇然的大*!上來來回回翻滾著數羊的時候,倏爾,臥室門被拉開,就見竇然從外面走了進來.

他甚至是二話沒,直接掀開向憶的被子,側身便鑽了進去.

兩條手臂一探,反身就將她撈進了自己懷里,頭埋在她短短的發絲間,啞聲道,"今晚就這麼睡吧……"

"…………"

向憶幾乎是從他進門,到他抱住自己,完這句話,一直都是呆的.

腦子里呆呆的,身體呆呆的……

好半晌都沒來得及反應過來.

"竇……竇然……"

向憶緊張的喊了一聲身後的竇然.

"嗯……"

竇然沉聲應了一句,抱著向憶的手臂稍稍收緊了力道,"我好像突然也認*了……"

"啊?"

向憶緊張的喘了口氣,"那……要不我把這*還給你,我去睡客廳?"

"不用了."

竇然不肯松手,慵懶的喃喃了一句,"我快睡著了……"

—————————————————————又不准上傳什麼意思?抽風抽風,無視我吧,這些廢字是不收費的哈!還不行?還要繼續打符號?這個破系統啊啊啊啊!——————————————————————————————————————

【還有一更的哦,有月票的親們不要忘記把票子扔下來,麼麼噠!能挺進前十的話,給大家加更!求月票求月票啦啦啦啦!!】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22):一起回家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24):一起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