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27):初戀的選擇  
   
尾聲(三):竇初開(27):初戀的選擇

景家——

晚上,臨近睡覺的時候,云璟一邊敷面膜,一邊跟景向陽,"老公,我總懷疑我們向憶戀愛了……"

"戀愛?"

正忙著拆被子的景向陽一聽老婆這話,手里的動作一頓,回頭看云璟,"你怎麼這麼覺得?她還這麼,你是不是誤會了?"

"你要相信女人的第六感!白日里你不在家的時候,我就看著她每天拿著手機不停地發短信,我不讓她出門吧,她一整天就魂不守舍的!還有,她回來的那天,就是一男孩子送她回來的!我看這丫頭八`九不離十是早戀了!"

最後,云璟下結論.

景向陽皺了皺眉,頗為不悅,"她這才剛滿十八呢!人都沒長大,談什麼戀愛!搞不好在外面被壞男人騙了!現在這些大學生,都不知道潔身自好,不行不行,我得找她好好談談."

越吧,景向陽就越有些慌亂.

他簡直不敢去想象,自己的女兒被壞男人拐了去的畫面.

景向陽著,就腳下生風的出了臥室,往自己女兒的臥室去了.

臥室門被敲響的時候,向憶的手機恰時蹦進來一條短信,聲音透過房門就傳入了景向陽的耳中去.

"進來吧!"

向憶甜甜的聲音從門里面傳了出來.

景向陽推門走了進來,看一眼正抱著電腦盤坐在*`上玩游戲的向憶,眼睛又掃了一眼她身邊的手機,"跟誰發短信呢?聽你`媽,你手機都響了一天了."

向憶抬眼看了看自己的父親,"爸,你是我媽派來的殲細啊?"

景向陽在自己女兒身邊坐了下來,瞅一眼她的電腦屏幕,"玩什麼游戲呢?"

"爸,你找我`干嘛來的?總不是好奇我在干什麼吧?"

"爸就是好奇你在干嘛,你跟爸,你在英國生活得怎麼樣?習慣不習慣?"

向憶把電腦擱在一旁,認真的跟自己爸爸聊了起來,"你放心,你女兒我在外面吃好喝好睡得也好,同學們個個待我如至親,所以啊,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

"嗯……那就好!"

景向陽頗為高興的點點頭.

實在的,自己這女兒平日里總是笑呵呵的,萌萌的又特別可愛,確實挺招人喜歡的.

可就因為她太天真太單純了,特別容易被外面的壞男孩所騙.

他做父親的,自然是不希望有一天自己女兒臉上這份笑容出現裂痕.

"五啊,你老實告訴爸爸,你……是不是談戀愛了?"

景向陽到底還是問出了口來.

"啊?"

五一愣,顯然沒料到自己才戀愛就被穿幫了.

這發現得也實在太快了吧?!

她頭皮發麻,癟了癟嘴,"爸,你知道啦?"

"你真戀愛了?!"

景向陽明明已經知道這一事實了,可突然聽自己女兒親口承認吧,他多少還是有些受傷的.

向憶明顯在自己父親眼里瞅見了幾分心痛的神,她一下子就急了,"爸爸,你不希望我談戀愛嗎?"

"五,你現在年紀還太了,你根本還不明白什麼是愛,知道嗎?而且,外面的男孩子你也看不清楚,你沒入過社會,還根本不曉得什麼樣的男孩子才是值得你真正去愛的!你現在才十八歲而已,如果現在你真的失戀了,以你的年齡是不是能夠承受起這份傷痛呢?爸爸不是不允許你談戀愛,爸爸只是害怕你受傷,你知道嗎?"

向憶緘默著.

面對父親的教,她不知該什麼好.

只是,聽著父親一聲聲的哀歎,她心里的那份歉疚感就別提了.

她記得讀高中那會,班上有女孩子談戀愛了,被老師提出來當眾批評,後來鬧到家長也知道了,當時那個女同學的媽就一直在他們教室外抹眼淚,那時候的向憶別提有多心疼那個母親了,那會她一次次的告誡自己,她決不能早戀,絕對不能讓爸媽傷心,而且,要真談戀愛了,一定要先經過爸媽的應允……

可現在……

她好像也同樣讓自己爸媽失望了!

"你好好想想,爸爸並沒有非要你和他分手的意思,但是你最起碼要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麼,對于你們的這份感,你是不是能夠肩負起這份責任來,如果你還看不太明白,你就應當先同他保持朋友關系,兩個人都好好學習,等年紀夠了,時機成熟了,再談戀愛也不遲,是不是?"

向憶重重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

聽著父親的這番話,不知怎的,莫名的就了眼眶去.

或許是想到自己讓爸媽失望了,又或許是想到自己有可能不能和竇然在一起了……

總之,這些都讓她很難受,心里就像堵著塊巨石似地.

"憶,你再想想吧!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但務必答應爸爸,切記潔身自好!懂嗎?"

"……懂.謝謝爸!"

"嗯,睡吧!別玩太晚了,對身體不好!"

景向陽拍了拍自己女兒的後腦勺,意味深長的歎了口氣,就從向憶的臥室里退了出去.

這一晚,向憶幾乎沒怎麼睡.

想了一晚上,也煩了一個晚上,同樣也糾結了一個晚上……

她一向都是爸媽的乖乖孩子,女扮男裝的跑去學校讀書,她就已經覺得對不起自己爸媽了,如今早戀又讓他們失望了,向憶心里愧疚感更甚,所以,隔天她干脆把手機關了,試著讓自己與竇然斷絕聯系,不定斷兩天後就發現自己根本沒那麼喜歡他,然後就這麼順其自然的散了,然後她又是自己爸媽的乖乖女兒了!

斷聯系的第一天……

向憶整個人魂不守舍的,那感覺就像十分魂魄去了九分.

所幸她哥終于回了,陪她消遣了大半天,倒不顯得那麼枯燥難熬了.

傍晚,吃完了晚飯,向憶覺得有種在家坐不住的感覺,心里各種煩悶不堪,最後強行拉著自己哥哥去外面陪她散步.

"你今兒到底怎麼了?"

景向沛擔憂的詢問自己的妹妹.

"我?沒事啊!"

向憶搖頭,否認.

卻又飛快的垂了腦袋去,挽著自己哥哥的手臂,漫無目的的往前走.

"沒事?"

景向沛眯了眯眼,懷疑的覷著她,"一副失戀了的樣子!"

"失戀?"

向憶摸了摸自己的臉蛋,一聲歎息,"有那麼明顯嗎?"

"你真談戀愛了?"

景向沛一臉震驚的瞪著自己妹妹.

"行了行了,哥!別了……"

向憶覺得心里難受得慌,"我知道錯了,爸昨晚已經跟我過了,多余的話我也不想聽了,總之……我已經盡量做個乖女孩了!"

"既然你都已經決定了,那我也不多了!"

能看得出自己妹妹的心特別不好.

"嗯……"

向憶點了點頭,夜風拂過,她忽覺有些冷意,眼眶也潤潤的,正想感歎天氣在悄悄轉涼的時候,倏爾,就在前方離她不遠處的路燈下,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是竇然!!

依舊是那身簡單的白色T恤,一條過膝的水洗牛仔褲.

他站在晦暗的路燈下,鵝黃的燈光,投射下來,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長很長.

風拂過,他短碎的發絲動了動.

迷離的雙眼,凝著她,微微眯了眯……

里面,是向憶道不盡,看不明白的緒.

不知怎麼的,忽而之間,向憶有種想哭的沖動.

卻見對面的竇然,已然轉身,離開.

一句多余的話,都沒同她,也沒問她任何話!

"你認識?"

景向沛看著竇然離開的背影,轉頭問向憶.

風拂過,向憶的眼眶,有些浸`濕,她搖頭,"走吧,該回去了……"

"你不認識?"

景向沛斂了斂眉,"為什麼我覺得他看起來那麼眼熟?感覺從前好像在哪里見過……"

哥哥的話,向憶一句也沒聽進去,滿腦子里的,都想著竇然決然離開的背影,越是想著,這眼眶就濕得越厲害……

她覺得自己好像做得太過分了!

"哥……"

向憶到底忍不住哭了起來.

景向沛見著一下子給嚇壞了,"你干什麼?無緣無故的你哭什麼?!"

向憶抹了一把眼淚,抽泣了一聲,"爸媽不准我談戀愛,怎麼辦?我好像又很喜歡他,可是我又不想讓爸媽傷心難過……"

景向沛瞬間明白了過來,"所以,剛剛那個是你男朋友?"

"可我已經一天沒搭理他了!"

"就為了爸媽?"

"嗯……"

向憶著,就"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響起他剛剛那道落寞的背影,向憶心里更加難受起來.

自己一定深深的傷害了竇然……

"景向憶,不管你是打算跟他好還是分,你都不該貿然斷了聯系的!你是不是又跟以前一樣,無緣無故的就把手機關了?!我都告訴過你多少次,你關機這種行為做不得!你知不知道你會讓關心你的人多著急?!我敢打賭那個男人只是想來看看你好不好的……"

結果,景向沛的話,還沒來得及完,向憶撒腿就朝竇然的背影跑了去.

一邊跑一邊喊,"哥,你跟爸媽我會晚點回來,回來以後我再跟他們好好交代……"

"你給我心點!!10點以前必須得回來,聽到沒!!"

"知道了……"

向憶氣喘籲籲的跑著.

就見竇然已經坐進了他那輛黑色轎跑中去,車燈打開,正預備發車,向憶見勢連忙飛奔了過去,雙手攤開,直接擋在了竇然的車前.

竇然似乎沒料到向憶會突然出現在車前,正准備啟動車身的他,也有片刻的懵然.

向憶站在車前,著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竇然坐在車內,隔著玻璃窗,定定的看著車燈里的她,久久的,都沒有要下車去的意思.

向憶也杵在車燈里,濕著眼眶看著他,神里滿滿的都是歉疚和自責,被他直直的注視著,卻一時間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終于……

竇然還是從車內跨步走了出來.

他站在車門前,車門敞著,雙手隨意的搭在車門上,看著向憶,平靜的問她,"消失一整天,干什麼?"

向憶被他一問,只覺眼眶一燙,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湧了出來.

晶瑩的淚水一顆一顆的往下落……

竇然站在車前,靜靜的看著她.

其實,他是最間不得向憶掉眼淚的,真的,那一顆顆的眼淚落下來,簡直都快要把他的心給化了.

可今兒這事,他不能輕易妥協.

他可以原諒她無故發脾氣,但真的沒辦法放縱她隨便鬧消失.

那種突然聯系不上的感覺,根本不是'患得患失’這樣的詞語能夠形容的,而是一種,要瘋了的感覺,簡直瀕臨崩潰!

他竇然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哪天過得像今天這麼煎熬過.

"你過來."

他命令車燈前的向憶.

語氣根本是嚴厲的,卻偏偏一開口就已經不自禁的轉柔了些分.

向憶一刻都不敢耽擱,連忙朝他走了過去,在離他半米遠的距離處停了下來.

竇然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哭什麼?"

不問還好,一問,向憶哭得更厲害了.

竇然斂了斂眉,伸手,替她拭干眼淚,哪知他的手才一觸上她的臉蛋兒,向憶的眼淚就跟河水泛濫了似的,根本停不下來,"竇然,對不起……"

她抽噎著,同他道歉,因為哭得太厲害,聲音都已經聽不太清楚了.

"先告訴我,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嗎?"

竇然被她哭得心疼了,哪里還敢跟她一句重話.

壓了一天的郁火,在這一刻,也消化得差不多了.

又或是見著了她後,想發也根本發不出來了!

"我……我跟你談戀愛的事,嗚嗚……被……被我爸媽……知道了……"

向憶抽抽搭搭的著,又抹了一把眼淚,"我怕他們失望……所以……"

所以,後面的話,向憶已經不下去了.

她不,竇然也已經明白了.

要他心里不難過,那一定是假的.

聽完她的話,心里就像被錐子訂了進去一般,銳痛得有些厲害,甚至于,讓他呼吸都覺壓抑著,難受得慌.

黑眸深重了些分,居高臨下的看著跟前的女孩,喉頭艱澀的滾動了一下,半晌,才艱難的發音,"所以,你打算跟我分手?"

竇然的聲音,沙啞著,喉嚨像被刀片割破了一般.

向憶聽完他的話,驀地一頭紮進了他的懷里去,嚶嚶泣泣的哭了起來.

竇然的身體,有些僵硬.

沒有伸手去抱她,只低頭問她,"向憶,你先告訴我你的答案……"

"我不想分手!"

向憶窩在他的懷里,猛搖頭.

眼淚沾濕`了他的T恤,她抬起頭來,連連道歉,"對不起!我知道我今天做錯了,我不該隨隨便便關機的!可是,我只是因為……害怕跟你清楚,也害怕讓爸媽失望,我只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

聽著她一聲又一聲的道歉,竇然心都疼了.

他俯身,與她平視,伸手,替她擦乾淨臉上的淚痕,暗眸深深的看著她,"別哭了,聽話……"

向憶抽噎了一聲,抹了抹淚痕,強忍著讓自己停止了哭泣.

竇然歎了口氣,拍了拍她的後腦勺,故作輕松的笑笑,"你今天的動搖,只能證明,愛還不夠……"

"竇然……"

"你還!我能理解."

他的聲音,有些沙啞,眸光也暗了些分,"你在爸媽和我之間,選擇了爸媽,我不會怪你,也不會生氣……但你一語不發的鬧消失,我不喜歡那種感覺,當我想找你,卻又不敢隨便進你家門的時候,那感覺,簡直能把人逼瘋……"

向憶的眼淚,一瞬間又狂湧了出來.

竇然一把撈過她的後腦勺,讓她置于自己懷里來,"答應我,以後不要再無緣無故的鬧消失了!"

"再也不會了!!我保證,我發誓!!"

向憶唯恐竇然會生自己的氣,趕忙舉手發誓.

抬頭看著竇然,眼眶一片通,她抽噎了一聲,吸了吸鼻子,不自禁的同他撒嬌,"竇然,我不想跟你分手,我想跟你在一起!你別生我的氣好不好?如果你覺得我給你的愛不夠,我保證,以後我會努力的給你多一點,好嗎?"

竇然被向憶的單純表白逗笑了,*溺的拍了拍她的臉蛋,"女孩子對男孩子的愛,要適當的多做些保留,所以,就這樣已經夠了!剩下的愛,讓我來填補吧!"

"竇然……"

向憶被他感動得又想哭鼻子了.

"有沒有想過回去怎麼跟你爸媽?"

竇然抽了紙巾來替她擦鼻涕.

向憶把鼻涕省出來,"我就告訴他們,我想跟你在一起!"

竇然想了想,"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你讓我去跟他們吧!"

"……"

向憶驚愕的眨了眨眼,想了想,"還是我先吧!我會盡力服他們的!"

竇然歎了口氣,"我怕你沒把他們動,反而被他們動了."

真的,今兒這事,讓竇然看清了自己心里到底有多愛她.

因為迷戀得有些深,所以,當知道她有分手意向的時候,心里那種難受和疼痛真的來得特別的尖銳.

男女感里,想讓自己少受傷害,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盡量的壓抑住自己動,可顯然,到他這,都已經為時已晚了……

付出的感,就像潑出去的水,早已收不回來了!而他,也從來沒有想過要收回來!

【我在想,是不是每個早戀的孩子,曾經都在父母和初戀面前做過掙紮呢?景爸爸這番話曾經也是鏡子的爸爸過的一番話,依舊記憶猶新哦!!白天還會有一更的哦,今兒給大家加更了,希望大家有月票的能夠給鏡子哇!麼麼噠】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26):思念是一種病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28):見家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