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33):不許再束胸  
   
尾聲(三):竇初開(33):不許再束胸

浴-室里,很快響起"嘩啦啦"的水流聲來,攪得竇然有些靜不下心了.

眼睛盯著電腦屏幕,腦子里卻不知怎的,想的全是那日向憶敞開衣襟的性/感模樣……

他突覺口干舌燥起來.

一下子就在電腦面前坐不住了,干脆起身,去廳里倒水,也免了自己聽著這聲音胡思亂想了.

在廳里倒了杯水,正好就見阿棋趴在桌上寫著什麼,竇然好奇的探頭去看,"你在干嘛?"

"寫申請書."

"申請書?"

阿棋仰頭看他,"法國公費進修的申請書啊!不過,你不用寫吧?學校肯定第一個錄你名單."

原來是這玩意兒.

"我不去."

竇然干脆的丟了三個字給他.

"你不去?"

阿棋驚愕的瞪著他,"這麼好的機會,你不去?為什麼呀?你不知道多少人為了這次的十個名額擠破了頭呢!!"

"我讓教導主任把我的名額留給你."

"……你真不去啊?"

阿棋實在沒想明白.

"真不去!"

竇然端著水要走.

"為什麼呀?"

阿棋拉住竇然,"你上學期還跟我講要去法國留學呢!怎麼這會就變卦了?我這還想著跟你去法國住同一宿舍呢!"

"世事無常!"

"可你留下來總得有個理由吧?"

阿棋就非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有,但肯定與你無關!"

"我知道!與里面的向沛有關是吧?!"

阿棋著,*的搭上竇然的肩膀,"竇然,你就老實跟我交代了吧,反正我也不是別人,大不了我不把你和向沛的關系宣揚出去唄!其實我老早就覺得你對他有意思了,當時他才進咱們宿舍,你居然就允許他和你共用一個洗手間,而且居然還允許他成天在你房間里走來走去!還有啊……他軍訓那會突然暈倒,你居然沖上去就把他抱到了醫務室去!!你竇然可絕對不是這麼熱心腸的人啊,再了,男人抱男人,多奇怪!!你要不喜歡他,你能那麼抱他?竇然,你就承認模∽魴值艿模我不會笑你的!"

竇然倒是不疾不徐的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才慢悠悠的道,"連你都那麼早就知道我喜歡她了,可她居然笨到從沒發覺過……"

還非得他開口挑明了,她才恍然大悟.

所以,可想而知,這智商,這商……

竇然完,也不看一眼旁邊阿棋的反應,邁步,就往自己的臥室走了去.

留下阿棋一個人傻傻愣愣的站在那里,手還搭在空中,僵在那里,一動不動,一張嘴驚愕的張大著,下巴宛若都快要掉了下來!

雖然他一早就猜到竇然對向沛的那點心思了,可是,可是……

真的聽他這麼出來,好吧!!他還是震驚到了!!!

而已,要一點也不介意那一定是假的!

阿棋猛地一顫,回神過來,才陡然發現自己身上早已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簡直不敢想象,兩個大男人同住一套房,在里面會做些什麼事……

該不會是……一起洗澡,然後順便撿個肥皂什麼的吧?!!

阿棋猛覺菊-花一緊,下意識的拿手在後面護了護,慶幸自己與竇然生活的這兩年沒被他瞄上,不然自己這菊-花……

恐怕已經裂了!!

再者,被竇然這種男女老少通吃的殺手瞄上,一般人都很難逃過這一劫吧?

真同向沛!不定直的都能被他竇然生生掰成彎的去!

阿棋在這邊不停地腦補,不停地YY著他們倆,而這邊,竇然一回房間就恰好遇到向憶洗完澡從浴-室里走了出來.

"洗完了?"

他把水杯順手擱桌上.

"嗯."

向憶忙點頭.

抱著自己換下來的髒衣服要走.

不知怎的,突然就覺得氣氛有些尷尬起來了.

再待下去,好像不太適宜……

"我……我先睡了,你也趕緊睡吧!"

向憶了一句,預備開溜,卻驀地被竇然扣住了手臂.

"干嘛?"

向憶緊張的抬頭看他.

就見竇然正低頭,皺眉看著她,且還一臉的不悅.

怎麼了?!

向憶狐疑的眨眨眼,心翼翼的問了一聲,"怎麼了?"

竇然把她手里的髒衣服丟開,緊跟著毫無預警的一把掀起她的T恤,"你這干什麼?"

向憶還來不及尖叫質問呢,倒反被他給質問了起來.

竇然指著她胸前的束胸帶,冷著臉問她.

向憶被他的舉動給嚇壞了,臉兒也羞得通,連忙羞窘的去扯自己被他抓在手里的T恤,"我才應該要問你干什麼呢!你趕緊放開我的衣服啦!!都走-光了!!"

這家伙,也太表要臉了吧!!

"你先跟我,你這胸前纏的什麼玩意兒!!"

竇然不肯放手,反而還伸手就去拽她胸口的束胸帶.

"哎呀,哎呀!!別扯了,再扯真的要走-光了!!!"

向憶嚇得大叫,"這是束胸的!!不纏這玩意兒,會被人瞧出來的."

"束個屁!!"

竇然罵了一句,不顧向憶的掙紮和害羞,直接一把強勢的就把她的束胸帶給扯了下來.

胸前兩團雪白驀地一彈,那種忽而掙脫禁錮,被解救的感覺,暢快的讓向憶重喘了口氣,卻也讓……竇然驀地收緊了眸仁.

"……"

向憶的臉頰,一下子得幾乎能滲出-血來了.

一時間,僵在那里,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手足無措,-嘴兒張張合合的,想什麼,卻發現什麼都不出來.

"這……這……我,我……"

最後,到底還是竇然反應了過來,連忙將手里拽著的衣服放了下來,"以後-進宿舍房間來就把這玩意兒取掉,還有睡覺的時候不許纏著,這玩意兒且不對你身體發育不好,就對你身體本身來就不怎麼樣!很容易導致各種疾病發生的,你明不明白?"

"……"

向憶訥訥的點了點頭,"明白."

"真明白了?"

竇然唯恐她是跟自己打馬虎眼的.

"真明白了!"

向憶再肯定的點頭.

態度很誠懇,也很乖順.

"那個……我能出去了嗎?"

向憶抬了抬頭,像個白兔似的,問他.

竇然無聲一道歎息,走上前去,*溺的拍了拍她的腦袋,而後伸手,一把將她納入自己懷里來,"景向憶,你怎麼每次被我訓完以後總要這副乖乖受教的模樣呢?"

向憶被他抱在懷里,腦袋歪在他的脖子上,燙燙的,問他,"你不喜歡我乖乖的樣子啊?"

"喜歡!"

是太喜歡了……

所以,心和身,總有些蠢-蠢-欲-動的感覺.

可這感覺……並不好!

這會抱著她,竇然甚至能清楚的感覺到,那件薄薄的T恤後,屬于她的那份軟軟的觸感……

猿臂下意識的收緊了她的細-腰,大手輕輕的拍在她的後腦勺上,"真不敢想象,我要哪天不在你身邊看著你了,你會是什麼樣子."

"你不是你要一輩子在我身邊的嗎?"

向憶甜甜的笑起來,"既然都決定陪我一輩子了,那就不要再想那些不可能的事了!"

所謂地久天長一輩子,這是竇然教給她的第一堂課!

她學會了,也相信了!

她和竇然是要走一輩子的!!

"竇然,我要乖乖去睡覺了……"

向憶仰著腦袋,眨著眼兒,請求他放自己走.

她的心思太明顯了,惹得竇然不由皺了皺眉,"你干什麼?故意避著我?怕我吃了你啊?"

——————————————————————————————————————————————————————————————————————【還有一更哇!!感謝親們的守候————————————————————————————————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32)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34):養她就跟養豬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