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35):她到底是男是女  
   
尾聲(三):竇初開(35):她到底是男是女

竇然被教導主任請到了辦公室去.

"竇然啊,你也知道,這去法國留學這麼好的機會,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學校里希望你能帶個頭過去,你也曉得,這次不單單只是游學,法國那邊還會從這批學生里抽幾名優秀的出來參加這次的國際大賽,白了,院方還是希望你能做代表給咱們學校去增光啊!"

教導主任親自給竇然做思想工作.

可竇然去完全不為所動,"主任,你該相信咱們這麼一大個學府,能夠參加比賽獲獎的絕不只有我竇然一個."

"是!能參加比賽拿獎的是不止你竇然一個!可咱們……想要的是一等獎啊!就這點,除了你竇然,誰還能保證給我們拿個一等獎回來?"

"主任,這次可能真的讓您失望了,這法國我是去不了了,你們還是物色新的參賽選手吧!我還有事,就先不陪你聊了,再見!"

竇然著,就兀自出了教導主任的辦公室去.

"喂,竇然——竇然——你這孩子……"

教導主任勸不動竇然,一時間懊惱極了,待會還不知道該如何跟院長交差呢!

向憶乖乖守在辦公室外不遠的地方等著竇然,一見竇然出來,她忙欣喜的迎了上去,"聊完啦?""完了!"

"主任找你都聊些什麼呀?"

向憶好奇極了.

實在的,像她們這樣的學渣,平日里想見一眼主任都難呢!

他竇然就好福氣了,瞧瞧,人主任都親自找上來,跟他主動談話.

"沒聊什麼,就聊聊以後的學習規劃."

"……這麼深奧."

那還是算了吧!要主任找她聊學習規劃,可能她會直接就倒在主任辦公室睡著了去.

"走吧!帶你吃飯去."

竇然搭上向憶的肩膀往外走.

聊到以後的學習規劃,向憶又想到了個事兒,"竇然,你這還有兩年不到就要畢業了,那你豈不是沒法陪我兩年了?"

"……嗯."

竇然點了點頭.

向憶癟癟嘴,"那我豈不是得一個人在這上學了?"

"舍不得我?"

"有點,你想想,你要走了,我又得重新分宿舍,萬一跟些壞男孩住一起的怎麼辦?"

"你敢!"

竇然用力捏了捏她的下巴,"下個學期你就別想住宿舍了,跟我一起搬出去住!"

"搬出去住?!!"

向憶瞪大眼看著他,"我們倆一起嗎?"

"不然呢?讓你一個人,你敢住嗎?"

"不敢!不過……"

向憶的臉頰一片通,"就咱倆住啊?那……那豈不是,*……"

"……"

"這樣不太好吧?"呵呵!景向憶,你自我保護意識倒是還蠻強的!!

"*不同房,跟現在有什麼區別?!"

竇然淡幽幽的別了她一眼.

"……好吧."

得倒也對.

"不過,那你也只能陪我這兩年啊!"

向憶耷-拉著腦袋,"你走了以後豈不是還得我一個人住?那我多無聊."

竇然拉過她的手,邊往前走,邊道,"我沒打算讀兩年就走."

"咦?"

"打算考研."

"真的?"向憶開心得直拍手叫好,"那太好了!那我就安心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向憶就徹底不用擔心自己和竇然會分開了!

心沒來由的一下子就好了!

——————————————最新章節見《添香》———————————————

一年一度的秋季運動會又熱火如荼的開始了.

像竇然這樣的優秀十佳學生,幾乎是哪兒都有他的身影,而像這種大型的運動會,又怎會少了他的項目呢!

接力賽前,竇然坐在草地上系鞋帶,向憶忙過來遞了瓶水給他,"竇然,加油!"

"你不給自己班的同學加油,跑這來干嘛?"

問話的人,自然不是竇然,而是林榕雨.

"我來給竇然加油的唄!"

向憶回答得理直氣壯.

竇然接過她的水,仰頭喝了兩口後,蓋起來,遞回給她,*溺的拍了拍她的後腦勺,"行了,油已經被你加得滿滿的了,去,回自己班上去,免得班主任訓你."

這邊,竇然的話才一完,那邊就已經要准備候跑了.

"竇然!!!加油——"

向憶扯著兩嗓子又喊了兩句.

這才拎著手里被竇然喝了兩大口的水往自己班上走了去.

林榕雨看著向憶離開的背影,微微皺了皺眉,目光卻落在了她臀-部那一塊鮮的血跡上,久久的沒回過神來.

她屁/股上怎麼會有血?

那是什麼?!月-經?!

可她不是……男人嗎?!

一下子,林榕雨對向憶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平日里他本來就夠娘娘腔的,再加上又與竇然*不清,莫非,她其實真是個女人?!又或者……他男女不分?!

天啊……

林榕雨的目光下意識的追緊向憶,很快,就見文汐朝向憶迎了過來,緊跟著,倉皇的推著向憶就往前面走.

"向憶,你漏身上了!!"

文汐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啊?不會吧!"

向憶這才猛地回神過來,"沒被人瞧見吧?"

"誰知道你呢!你你,來這玩意兒了,還四處亂跑什麼!趕緊的,先回宿舍一趟吧!"

兩個人就這樣一路遮遮掩掩的,送著向憶回了男生宿舍.

好在大伙兒都參加校運會去了,宿舍里基本已經沒什麼人了,向憶也不用太倉皇的躲閃.

很快,換了衛生棉,又換了條乾淨的褲子,向憶這才從宿舍里走了出來.

其實平時她來月-經都是穿黑色褲子的,那樣哪怕漏身上了也絕對瞧不出來,可今兒偏偏遇上這該死的校運會,規定得穿統一的運動服,這褲子還偏偏就是白色的!

人倒黴,連喝口水都塞牙.

向憶把換下來的衛生棉用兩個黑色袋子包緊,從宿舍里帶了出來,看一眼四下無人後,就趕緊扔進了垃圾池里,這才隨著文汐奔赴體育場去了.

林榕雨卻是一路跟著她們而來,在垃圾池里發現了向憶的秘密後,有好一瞬的震在那里,腦子里思緒一片紊亂.

這景向沛到底是男還是女?!

她的秘密文汐知道,那竇然肯定也清楚……

如果她真的是個女人的話,那為什麼卻還偏要一直住在男生宿舍里?她想裝成男人?

如果她本身是女孩子,卻隱瞞院方住在男生宿舍的話,就這一點,也能夠給她記個不檢點的過了吧?

林榕雨覺得這事兒她非得弄清楚不可!

誰讓她不是別人,非是自己的敵呢!

林榕雨沒做多想,抬步就往教導主任辦公室狂奔而去.

她作為藝術系學生會的副主-席,有義務和權利弄清楚每一個學生的基本況.

教導主任辦公室——

"主任,一年級的景向沛同學到底是男還是女啊?"

林榕雨一點也不隱瞞,劈頭蓋臉就直接問主任.

"哪個景向沛?什麼是男是女?什麼況,把話給我清楚點."

教導主任著,推了一把鼻梁上的眼鏡架.

林榕雨就把剛剛自己見到的況,詳詳細細的給主任了一遍.

教導主任皺了皺眉,"有這種況?"

"那可不!如果景向沛本身是個女孩子,她住在男生宿舍,影響豈不是特別不好?!"

林榕雨其實想得挺單純的,她就是覺得如果竇然和她住一塊,兩個人孤男寡女,甘柴獵火的,特別容易出事不是.

"等等,等等!!我先看看他的檔案,院方是不可能弄錯的!"【不出意外,今兒還有2更哇!】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34):養她就跟養豬一樣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36):開除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