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37)  
   
尾聲(三):竇初開(37)

"文汐,你帶向憶先出去!"

竇然示意她們先走,末了,又掃了一眼一旁的林榕雨,眼神幽冷,"你也出去!我想單獨跟主任談談!"

林榕雨的眼神有些躲閃,卻沒有多什麼,便成主任辦公室里退了出來.

外面,向憶的手機響了起來,電話想當然的是自己的老媽打過來的.

才一接通,就是一通臭罵,向憶一語不發,就在那默默受著.

可向憶一聽著關于'開除’的話題,她就特想哭,倒不為別的,只是一想到自己要和竇然分別了,心里就特難受.

電話掛斷,文汐安慰著向憶,"先別難過,不定主任就被竇然給勸服了……"

不出一刻鍾的時間——

竇然就從教導主任的辦公室里走了出來.

"怎麼樣了?"

向憶和文汐同時朝他迎了上去.

林榕雨也站在一旁期待著看著他.

不過,她所期待的結果,自然跟他們稍有不同.

竇然卻看亦沒看一眼林榕雨,牽過向憶的手,給她抹了抹臉頰上的淚痕,"一點點事就哭鼻子……"

"文汐."

竇然轉而看向身側的文汐,"你先幫我去看看你們女生宿舍還有沒有空余的*位."

"有!!我那宿舍就空了個*位呢!"

"那正好了!"

竇然*溺的揉了揉向憶短碎的發絲,"以後就讓她搬過去跟你住吧,幫我好好照顧著她點."

"這話的意思是,主任不打算開除向憶了?!"

文汐喜笑顏開,向憶也不敢相信,"真的嗎?"

"嗯!但男生宿舍你肯定住不下了,走吧,先跟我回宿舍收拾一下你的行李."

"好……"

不能跟竇然住一塊了,向憶心里其實還是挺失落的,可是,能在學校里留下來,她心里又特別歡喜和意外,"竇然,你真是太厲害了!!這種事你居然都能搞定!!"

林榕雨也詫異極了.

竇然是拿什麼服教導主任的?!

………………………………………………………………………………………………………

竇然牽著向憶的手,往男生宿舍走去.

一切,似乎顯得那麼平靜而順利.

他握著向憶的手,拉得很緊很緊.

"竇然,你把我的手……握疼了……"

向憶終于忍不住提醒他.

竇然回神過來,輕輕放開了些分,低頭,看她一眼,卻什麼都沒.

"你怎麼了?"

向憶覺得他的緒看起來有些不對勁,"是不是教導主任訓你了?"

"沒有."

竇然搖頭,捏了捏向憶的手,"有些舍不得你走."

"啊?"

原來是這樣啊……

其實,她也有點舍不得!

以後,晚上她就沒辦法再陪著他一起作圖了.

晚上也不能到他的房間里去洗澡了.

他也不能再給自己泡那種香香的姜茶了.

"沒事,以後只要沒課,我就陪著你."

向憶的話,讓竇然眉心微微緊了緊,卻沒什麼,亦沒回答她的話.

一進臥室,竇然卻沒急著讓向憶收拾行李,而是有些心急難耐的一把將她擁入懷里.

"竇然,唔唔唔……"

向憶才想話,但微張的唇,已然被他攫住.

大手捧住她的-臉蛋,濕熱的唇-舌肆意的在她的檀口間游離,索取……

卻仿佛是一個吻,還要不夠似的,他的大手緊緊的纏住她的細-腰,將她埋入自己空虛的懷里,手掌貪婪的在她的-腰段上輕撫著,厮-磨著……

手心里,滾燙的溫度,透過向憶薄薄的運動衫,滲入到她的肌膚里,轉而蔓延到心尖兒上……

向憶的呼吸,不自覺的有些喘了起來.

竇然驀地抱過她,順勢一帶,就將向憶帶到了身後的大*-上去.

他挺拔的身影,強勢的朝她壓了下來.

雙臂分開,撐在她的兩側.

他低頭,居高臨下的覷著她,兩個人的呼吸,貼得很近很近,幾乎僅有半寸之遠的距離.

竇然的目光,熱切的凝住向憶,視線太熱,讓向憶莫名渾身發燙,仿佛快要被他灼燒了一般.

"竇然,我們只是……不住在一起了而已……"

向憶像個乖乖白兔似地,好心提醒著竇然.

眼眸兒垂下,都有些不太好意思去看他.

竇然沒話,薄唇又再次朝她的唇落了下來,與她癡纏了好一會兒,又停下,看她.

卻不急著話.

竇然的眼神,溫柔得像一池春水,就那樣深切的凝望著向憶,恍惚間,向憶有一種錯覺……自己快要溺在了他這池春水里……

連她自己,根本都舍不得出來!!

向憶輕-喘了口氣,臉頰微,學著他的樣子,在他誘人的薄唇上輕啄了個吻,"我也舍不得你……"

竇然漆黑的眸仁深重了些分.

身體里,某一種緒開始瘋狂發酵……

"怎麼辦?真想把你打包,每天都藏在自己口袋里,永遠不分離……"

竇然一邊親吻著她的發心,一邊呢喃著,聲音不覺有些喑啞,卻倏爾道,"等我們畢業就結婚,好不好?"

"結……結婚??"

好吧,她承認,這個問題,在這之前她沒仔細想過,不過……

"好……"

她著臉兒,點頭應答他.

她的答案,讓竇然似乎很開心.

一直抓著她的手,親吻個不停……

"向憶……"

竇然喊她,聲音有些低啞.

頭,埋在她柔軟的懷里,不肯起來.

長臂,圈住她的細-腰,很緊很緊.

"嗯?"

向憶低頭看他.

手不自禁的揉了揉他短碎的發絲.

向憶特別喜歡這種和他黏在一塊的感覺,即使什麼都不做,可是心里卻是那麼的溫暖……

這種戀愛的感覺,真好!!

竇然抬起頭看她.

柔軟的指腹,輕輕緩緩的劃過她臉上的肌膚,他的眼潭深邃了些分,卻不敢去看向憶的眼睛.

"如果我告訴你,我打算去法國留學……"

"……"

去……法國留學??!!

向憶的心,明顯的,有好幾秒的停止了跳動.

"你會生我的氣嗎?"

竇然問她.

目光深深的攫住她的水眸,看著她.

向憶眨眨眼,再眨眨眼……

"去法國留學?這……這是好事啊,我不會生氣,不會……"

向憶搖頭,不停地搖頭.

她想用搖頭來掩飾自己心里的慌和亂.

可她的緒,再掩飾,卻永遠逃不過竇然的雙眼.

他掰過她的臉蛋,啞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

"不要跟我'對不起’……"不知怎的,許是被竇然渲染的,向憶莫名的居然有些想哭了.

"留學要去多久啊?什麼時候走啊?"

向憶盡可能的讓自己看起來輕松一些.

"兩年.半個月後走……"

一聽到這遙遠的兩年,加上馬上就要迎來的半個月,向憶再也忍不住,一下子就濕-了眼眶去.

豆大的眼淚,就如雨一般,滑落而出……

一想到自己可能跟竇然真的就只能在一起半個月了,她的緒完全沒法壓下來了.

手揪住他的運動服,臉頰埋在他的胸口里,嗚咽的痛哭起來,"竇然,你就不能不走嗎……嗚嗚嗚……"本來,她是不想這種話的,可是,沒想到居然是半個月之後就要走……

她不想他走!!是真不想!!

"我舍不得你走,嗚嗚嗚……"【更新完畢!】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36):開除學籍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