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醫冠禽獸,女人放松點! 尾聲(三):竇初開(41)  
   
尾聲(三):竇初開(41)

一路吃,一路鬧,一路走,時間如飛一般的從倆人緊緊相纏的指間劃過……

眼兒一眨,就從白日到了黑夜!

夜里十點——

竇然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們該回學校了!"

"這麼早就回學校啊?我還沒玩夠呢!"

向憶不肯回,"竇然,你帶我再去夜市里逛逛吧!"

"十點半,學校宿舍就該鎖門了!再晚一點,我們誰都進不去了!"

"那就不進唄!"

向憶這句話,宛若是隨口的一般.

"不進?"

竇然驀地拉近她,目光頗含深意,"不進的話,就意味著……今晚我們必須住外面!"

"住外邊就住外邊唄!"

向憶的雙眼根本不敢去看竇然.

竇然眯緊了眸子,低啞著聲線問她,"你知道住外邊意味著什麼嗎?"

"那你就你陪不陪我逛夜市嘛!"

向憶撅起嘴巴,已經有些不愉快了.

"走吧!氣鬼!"

竇然只好帶著向憶往夜市里走去.

夜市,相當繁華.

十點過後,卻對于這里的熱鬧而才不過只是剛剛開始.

吆喝聲一道比一道高,時刻吸引著向憶的好奇心.

她就像個蝴蝶似的,流竄于這種商販間,玩得樂不可滋.

當時鍾指向十一點的時候,她終于停了下來.

"竇然,我有點困了……"

路燈下,她嬌!軟的身子,疲倦不堪的趴在竇然挺拔的身軀之上,低聲呢喃著.

跑了這麼久,她能不累嗎?

其實她就累了!

可是,還偏偏要堅持著等過完十點半,這樣她才有借口在外留宿.

"我們找個地方休息吧!宿舍肯定回不去了."

竇然抱著她,手臂圈著她的細!腰,有些滾燙.

站在原地,似想了想,才道,"我們找個酒店住下來吧!"

"……好啊."

正中她下懷呢!

竇然領著向憶一路去尋最近最好的酒店.

他其實也是頭一回帶女孩出來開/房,這感覺挺奇怪,也挺別扭的.

向憶能明顯的感覺到他手心里那不同尋常的溫度.

酒店大堂前——

"兩位,麻煩請出示一下!身份證."

前台服務姐禮貌的像他們索取身份證.

竇然把自己的身份證遞了過去,向憶在包里翻了好一會兒,才把自己的身份證翻出來,緊張而又帶著些羞窘將自己的身份證遞給了前台姐.

感覺自己好像在做一件特別羞的事似的,被前台姐一看,她的臉頰就快速的蒙上了一層緋色的!潤,連忙羞澀的低了頭去,根本不敢再看一眼任何人.

一男一女……

身份證上都明顯的寫著倆人的年齡,十八!九歲的,熱血青年,大晚上的跑來開/房,除了做那種事兒,還能有別的嗎?

明眼人凡看一眼就明白了吧?她能不害羞嗎?!

相較于向憶的緊張和羞澀,竇然就顯得坦然多了.

"兩位開一間還是兩間呢?"

前台姐又特別不明事理的問了一句.

真討厭!!明知故問!

向憶在心里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一間."

竇然不假思索的回答.

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思考.

"那是大*呢還是雙人*的呢?"

"雙人*."

"……"

向憶郁悶的瞅了一眼竇然.

雙人*……

也就是意味著要一人睡一張*嗎?

"先生,這是您房卡,祝你們入住愉快!"

前台姐很利索的幫他們開好房間.

竇然接過房卡,道了聲謝後,便拉著向憶往樓上的房間而去.

一路上,向憶一聲不吭.

她是害羞的.

而竇然呢,似乎也覺得這氣氛有些尷尬,*,也就一直領著她往倆人的房間走去,卻也沒有開口話.

"唰——"

房卡掃過門鎖,臥室門應聲而開.

竇然側身,讓向憶先進,他才尾隨著跟了進去,順手把門帶上,鎖好.

偌大的房間,只剩下他們倆個人……

孤男寡女,加上兩張白潔如新的*,氛圍一下子變得有些*不明,仿佛連空氣里都充斥著男女荷爾蒙的味道.

向憶站在*前,著臉,緊著呼吸,有些不知該如何是好.

手不停地勒著肩上的單肩包帶,顯得有些局促.

"先把包放下來吧……"

竇然提醒她.

"……啊,哦……"

向憶後知後覺,忙將包從肩上脫下來.

一貫處事泰然的竇然,此時此刻,也稍顯局促.

畢竟,跟女孩兒出來開/房,當真頭一回.

這感覺……有點緊張,有點期待,卻又覺特別青澀.

心髒也"砰砰砰"的跳得老快.

"你不是累了嗎?先去洗個澡吧!"

竇然拍了拍向憶的肩膀.

"啊?"

向憶愣了愣,"哦,好……"

她呆呆的點頭.

"這里有一次性的睡袍,都是消過毒的,洗完後換上吧!"

竇然把睡袍遞給她.

"好……"

向憶臉頰撲撲的,像被火兒烤過一般.

此時此刻,她身上的那股疲憊早已不知什麼時候悄然散了去.

一顆心,緊張的兜在胸口里,宛若隨時都可能蹦出來一般.

"那我先去洗澡了!"

她抱著睡袍,就進了浴!室去.

才正預備脫衣服,轉身之際,卻驀地發現……

浴!室里的玻璃窗,居然是透明的!!

而玻璃窗外,就站著竇然!!

她嚇了一跳,而這會竇然也發現了浴!室里窘迫的她.

竇然走過來,敲了敲浴!室門,而後推門走了進來,"別慌!把簾子拉上就成了!"

"……哦."

原來還有個簾子的啊!

竇然站在里面,替她拉了拉百葉簾,卻不知怎的,拉了好久也沒拉上.

他皺眉,"這玩意好像壞了!"

"不會吧?"

他又試了試,最後投降,"真是!"

"……"

向憶一張臉兒得像熟透的番茄,"那怎麼辦呀?要不……我就不洗了吧!反正就睡一晚,明天早上回學校以後再洗算了!"

"就這麼洗吧!我不會看你的!"

"啊?"向憶一窘.

竇然想了想,"你要實在不放心,我出去,等你洗完了我再回來吧!"

"那不用!!"

向憶趕忙拒絕,她不想他出去.

不想離開他,哪怕一點點遠,她都不想.

"你就在這吧,我相信你不會偷看的……"

竇然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嗯了一聲,算做應了.

他是不會偷看,可……聽著她在自己旁邊洗澡的感覺,應該會特別難受吧?那還不如出去走走呢!

真要命!!

竇然覺得自己今兒晚上恐怕是攤上事兒了!!

這一晚,想當然的都知道,不會太好過了!!

"那我要洗了,你背過身去吧!"

向憶羞聲提醒他.

竇然連忙背過了身去.

杵在落地窗前的窗簾外,眺望著窗外繁華的夜景,耳畔間響徹著一陣陣撩人的水流聲,滿腦子里想的卻都是那道脫盡之後的麗影……

當然,他沒見過,有些事,只能單憑想象.

"竇然,你可不許偷看啊……"

【今日更新完畢,凌晨繼續更新】

上篇:尾聲(三):竇初開(40)     下篇:尾聲(三)竇初開(42)